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五 心浮气躁不知渔乐,嚣张跋扈非是妄言

三五 心浮气躁不知渔乐,嚣张跋扈非是妄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两位长老一同钓鱼去了,临走时嘱咐我,要我好生招待你们!”

小童十分热情,小乙对他道,

“他们在哪钓鱼?我们过去看看呢!”

小童回话,道,

“就在堡西侧不远,那里有处回水湾,水流平缓许多,长老以往经常去那,今日二人朝那方过去,应该就在那边。不过,这饭菜马上就好,不如吃了再……”

话未说完,小乙拉着他,往外便走。几人出了堡来,沿河西行,走不多时,远远见二老坐在水边。三长老不时提竿,却是收获极少,四长老那鱼就要多上不少。

“两位长老,在钓鱼呢?”

小乙来到近前问话。三长老笑道,

“这么无聊的事情,他竟然能钓上几十年,真是不能理解!”

四长老轻声怒斥,道,

“别说话,把鱼都给吓跑了!”

几人觉得好玩,正好旁边还有几根老头的备用鱼竿,便一人一竿学着四长老钓起鱼来。

“四长老,四长老!”

童陆轻声叫他,他微微一瞥,回道,

“干嘛!有话快说!”

童陆笑问,

“你这么多根竿子,为何不一齐丢入河中,那样没准还能多些收获呀!”

四长老哼了一声,道,

“小娃娃懂个什么!这钓鱼钓的就是一种心境,弄得手忙脚乱,那还叫钓鱼?”

童陆又道,

“三长老,你闲来无事之时,都做些什么呢?”

三长老对钓鱼毫无兴趣,此时有人陪他说话,倒也十分乐意,

“平日里院中四处走逛一下,养养鸡,喂喂鸟,再就是和月儿玩耍,月儿啊,真是个可爱的小……”

他说着说着,竟是伤心起来,童陆勾起人伤心事,赶忙安慰道,

“月儿呀,更是怀念你呢!反正这里没什么大事,不如回雅州去,再续师徒缘分!”

三长老摇摇头,道,

“哎,只怕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小乙奇道,

“这又是为何!”

三长老放下鱼竿,叹了一声,

“哎,老祖宗见了你们,应该觉得你们可以信任,我呢也多少了解过,跟你们聊聊也无妨!老祖宗啊,只怕没多少日子了!”

白青疑惑问她,

“长老,老祖宗看起来越发精神了呀!我看她面色红润,声音亮堂,哪像将死之人?”

三长老回她道,

“这我也奇怪,前几日我亲见的,的确没有太多生还可能,难道是,难道是回光返照?”

四长老提起一条小鱼,默默取下,放入鱼篓之中。三长老看了他一眼,又道,

“昨日那精气神,啧啧,像是二十年前那般!我这脑袋不好使,真是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要想,哪这么多废话。老成这个样子了,还能管那许多?钓个鱼也不清静!”

四长老说完这话,提起竿子篓子,走到二三十步之外,又从旁边寻了块石头放下,这才又支起鱼竿钓起鱼来。

“呸,这狗臭脾气!不用理他!”

三长老朝河中吐了一口唾沫,又道,

“这次找我回来,也是要我站队,他们啊,不像样子,分了几派,闹腾得很!老大势大,也张扬一些,我就是被他带来的。我这躲了十多年,一切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被人认出,还报给了门人,哎,又是一桩想不通的大事!”

小乙回道,

“难道不是那马官儿家做的好事?”

三长老摇摇头道,

“这马官儿如何能够猜到我的身份?门规如此森严,又怎会有人随意透露我的消息?依我看啊,若非有那高人指点,他们绝计不会认出我来!”

童陆越想越觉有趣,说道,

“这就更有意思了,这马官儿已死,剩下的,估计也只有牢里那位知道些道道,可又信不得他!要知真相,着实不易啊!”

白青也想不通,

“怎么这般复杂,我还以为那里一切都成定论了!”

小乙看她盯着自己瞧看,怕是还在想着夕月,想要换个话题问那三长老,

“师傅,那……”

白青将一块青石丢入水中,扑通一声,溅起好大水花。小乙自知失言,怎的又跟夕月一同叫上师傅了!他慌忙改口道,

“长老,你刚才说老祖宗已经油尽灯枯,因此才将众人召来?可她突然又似全好了一般!她也曾这般糊涂过么?”

三长老不住摇头,回道,

“老祖宗可一点不糊涂,她聪慧至极,她眼中明镜一般,谁能糊弄得了!这也是怪事,她让人回来,又马上将人散去,着实猜不透!”

童陆嘿嘿笑出声来,道,

“你看你看,我就说没这么简单吧!”

众人闲聊中,白青那根鱼竿竿头一动,她反应慢了一些,却仍然钓起了条大鱼,兴奋得大喊大叫起来,

“哈哈,好厉害,好厉害!”

那边四长老朝这边看上一眼,十分不屑,又专注于他那边。童陆两手才把那鱼抓起,大笑道,

“钓鱼果然是靠运气,哈哈!”

那边四长老大声哼了两下,这边几人捂嘴偷笑,三长老乐得不行,道,

“这河水极冷,鱼啊都不易长大,能有这般大的鱼,也属不易,这老四也是嫉妒得很啦!”

小乙开口问他,道,

“长,长老,这门中暂时安定了吧,若是没事,我们就此告辞了哦。月儿那边,我会去通知,她也能放心了。”

三长老眉头皱起,有些犹豫,道,

“这,我也不知了,不过应该暂时不会有大事发生。你们若是不忙,就待下来,在这山中游玩几日也是不迟。”

小乙点头道,

“也好也好,这几日也累得够呛,正好能看看这青城风光。”

白青童陆并无异意,就这般定了下来。

那小童机灵得很,给众人送来吃食,于是边吃边钓,倒也自在得很,直到日落西山,这才收拾东西往回走。

刚入堡中,“老祖宗”又来请小乙几人过去,两位长老大为不解,却也未问缘由。小乙三人如之前那般进到“老祖宗”那小厅之中,“老祖宗”依旧坐在原处,欢迎三人,

“你们来啦!过来坐下!”

小乙三人坐到近处,借着烛火之光看那“老祖宗”,“老祖宗”嘴唇微启,轻轻张合,又道,

“又寻你们过来,是有要事相问!”

小乙回话道,

“老祖宗有何事?”

“老祖宗”支开侍女,这才慢慢说来,

“有几件事想要问询,第一件,听说在建昌府遇到叛军,那叛军头领,是否亲见他死了?”

白青点头回话,

“是我亲自查验的,确是死了无疑!老祖宗为何对这人这般上心?”

“老祖宗”回道,

“这叛乱,让我想起了一人,若真是死了,那就好,那就好!”

小乙疑惑问她,

“这人有何要紧的?”

“老祖宗”道,

“既然死了,再提也无意义了。好,下一个问题,你们在雅州时,对那两家结亲之事,真的只是刚好碰到?”

童陆回道,

“老祖宗,这事我最清楚,确实只是刚巧遇上,不知这又有何关系?”

“老祖宗”轻点一下,又道,

“太巧了,太巧了,像是设计好的一般!”

小乙想了想,确实十分蹊跷,

“老祖宗,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有人设下计来,我们也只是做了他的棋子?”

“老祖宗”点头道,

“不完全是,但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三人思索好长时间,想不出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老祖宗”又开了口,

“听说齐天门灭门时,你们正好在那,可有此事?”

小乙摇头道,

“我们上山之时,除了一人还能说上几句,其余人等全已中毒而亡,那恶徒肖棠早就没了影,也不知道从何去找寻!”

“老祖宗”点点头,又问,

“那毒除不尽,是否仔细查过?”

白青回话道,

“仔细查过的,我先以为是那潭中水草所致,可水草本身却是无毒,真不知这毒是如何生成的。”

“老祖宗”咂了两下嘴,说道,

“这毒如此厉害,下毒之人必然不是普通人!”

小乙道,

“那肖棠可是极厉害的角色?”

“老祖宗”回道,

“这点不知,不过那毒由他带来,定然也不是个等闲之辈。”

小乙又道,

“对了老祖宗,我们在雪山之上发现一处岩穴,里边有四十六具尸体,全是中毒而亡,那毒与齐天门众人所中毒一模一样,我们猜想,只怕这也是那肖棠干的好事!”

“老祖宗”咦了一声,道,

“那雪山上有一波人,平日里行事诡秘,倒也不常与外人来往,不过还是来此处拜访过的,这次遭人毒杀灭门,却是无人知晓,哎,实在是让人痛心啊!也不知是得罪了何方神圣!”

小乙也觉难过,

“是啊,活生生的几十条命,这样就没了,那下毒之人,当真凶狠!”

“老祖宗”一声长叹,又道,

“难道我唐门也要遭此一劫?”

小乙安慰她道,

“有老祖宗在,哪里会有事!你就放宽心吧!”

老祖宗转了一下身,道,

“对了,你说那人少年白发,如同老人一般,是否真的那么难看?”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变化,白青笑着回她,那小小酒窝格外调皮,

“那甜心哥虽然看起来人老,但却格外精神!”

小乙见“老祖宗”眼中隐隐有泪打转,问道,

“老祖宗,你这是怎么了?……”

连叫两声,她才反应过来,

“哎,人老了,总是爱走神!这样的人倒真是很少遇到!”

说谈几句,那帘外侍女来报,

“老祖宗,大掌柜他们又在下边齐聚,说是要让老祖宗下去主持公道!”

小乙三人都有异样感觉,只怕要有事发生了。老祖宗却是一脸平静,慢慢回话,

“让他们折腾去吧!”

那侍女去回话,小乙没说几句,她便回来,

“老祖宗,大掌柜吵嚷个不停,说是不见到你,绝对不会回去,还说,若是不去,他们便一同上来给老祖宗磕头!”

老祖宗大怒,一巴掌拍在轮椅扶手之上,

“真是太狂妄了,胆敢如此说话,看我不,看我不把他那臭嘴打烂!”

白青关切道,

“老祖宗千万别要气坏了身子。他们去而复返,只怕真有事发生,咱们不如一齐下去看看,免得他们又找借口闹腾!”

侍女等在一旁,老祖宗思虑良久,方才叫那两位侍女。众人一齐到了议事厅中,来人如前日一样,厅内全站满了人!

“今天又闹的哪出!不是让回去了么!”

小乙推着老祖宗出来,她倒也没反对。众人瞧看这方,迅速安静下来。老祖宗又道,

“说说吧,怎么回事!”

大掌柜从头到尾盯着老祖宗看了一遍,对众人道,

“咱们唐门数百年基业,一直鼎盛未衰,也是各代掌门领导有方。这数十年来,老祖宗就是我们的天,只要有她在,我们就一点也不怕!”

小乙不知他要干嘛,说这话似乎另有深意!大掌柜停顿一下,又道,

“前些日子,我听闻老祖宗身子支撑不住,便四处寻医,觅得仙方,老祖宗却看也不看一眼。这没过几日,便再起不了身,虚弱至极!后来老祖宗要大家回来,只怕也是为了安排后事。我都是为唐门着想,却有人说我想要得到老祖宗的位子,真是把我冤枉够呛!”

有人回话道,

“大哥,你要说什么就赶紧说,这次是你把我们都叫回来,没错吧!”

大掌柜向他点头,又道,

“老祖宗突然之间又好了,大家不觉得奇怪么?我曾听人讲有那回光返照一说,也不知是不是应验在老祖宗身上了!”

另一人怒道,

“大哥,你这话怎么说的!咱们老祖宗好好的,你乱七八糟说些什么!”

小乙觉得奇怪,老祖宗听到这话却是没有太大反应,他在老祖宗耳边轻声问话,

“老祖宗,要是不舒服,我先推你回去休息。”

老祖宗摆手示意无妨,那大掌柜冷笑一声道,

“只怕不是回光返照那么简单!”

“大哥,你今日怎的这般啰嗦,有事快讲,老祖宗还要休息的!”

大掌柜把袖子挽起,来到老祖宗近前,道,

“老祖宗,让我讲几句可好?”

老祖宗没有回话,大掌柜轻笑一声,他这般表现,小乙真是想给他一棍,

“老祖宗,你前些日子还对我讲呢,说我小时掉下山去,把右臂给划伤了,后来哭着闹着要吃糖,父亲母亲不给,我便偷偷跑到你这里,你让人给我找糖来,还雕了一只木碗给我,说是我若是好好吃饭,这伤就很快能好,能长得又高又壮!那碗,我到现在还珍藏着呢!”

众人不解他要说甚,只是他越说越是激动,竟是泪洒当场,又听他道,

“还有还有,我们几个兄弟打架,各有各的理,互相不服输。你知道了,让我们一齐过去,当着你的面再打一场,我们打着打着,就欢乐起来,再也提不起劲儿了!”

这话应当不假,小乙看场中有人动容,应该是说到心头去了。

“老祖宗,我们这些后辈都是敬你爱你的,哪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老祖宗微微闭上眼来,大掌柜继续说话,

“大家可能不明白我要说什么,请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来!老祖宗已然过了百岁,可头脑却极其清楚,咱们这些人都只能望其项背!因而由她来掌管门内大事,再合适不过,我想也没人反对吧!”

众人不言,小乙看那两位长老慢慢从黑暗中现了身。大掌柜看到他二人,微鞠一躬,又道,

“三十年前,太祖入川,与那乱匪激战数月,我等中立门派深明大义,也是尽全力相助,我们的父辈大都死在了战场之上,留下一堆半大孩子。老祖宗本来已经不管事了,可门中无人,她挺身而出,接下了这重担。这几十年过去了,咱唐门日益壮大,在这江湖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也是老祖宗领导有方,方才有今日之盛景!”

他歇息了片刻,继续说道,

“可就有那奸人看不得我们好!”

他这话一出,众人大哗,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祖宗身子好了,我自然是高兴的,可这事太过蹊跷,大家难道都没有一点怀疑?”

厅内安静至极,没有一丝声响,小乙听他这话,这老祖宗好起来,他倒有些不太乐意了。

“大哥,你说了半天,我们倒是越来越糊涂了!”

小乙也同意这人看法,大掌柜看了看众人,来到老祖宗面前,老祖宗微微眯起眼来,看起来有些疲惫。

“老祖宗的话,我是不敢不听的,她即便把我打死了,那我也是心甘情愿!不过,若是有人对她不敬,我拼了命,也定要护她周全!老祖宗,你是知晓的,对吧!”

老祖宗轻轻点头,道,

“有什么事,你就快些讲吧,我可累得很了!”

大掌柜道,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老祖宗,你别着急!别着急!”

话音刚落,他以手为刀,便往老祖宗头顶招呼,厅内众人大惊,往这边挤来,口中不住叫喊出声,不过离得太远,哪里够得着!小乙也被吓了一跳,这老祖宗如何经得住他这一下,还好小乙眼疾手快,他将轮椅向侧后方向一退,将将躲过这一击。大掌柜一招落空,又飞起一脚过来,小乙右腿上抬,两脚在空中对撞,各自向后退出两步,方才停下。老祖宗眼中迷离,直直盯着小乙。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想造反了么!”

有人大喊起来,满腔怒意。

大掌柜冷笑一声,道,

“你们,还没看明白么?”

众人慌忙上前,将大掌柜围在当中,各人都是愤怒至极,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