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六 假面拆穿原是故人,祖孙拥泣诉说心声

三六 假面拆穿原是故人,祖孙拥泣诉说心声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大掌柜大叫一声,持弩弟子齐齐列队,又将众人团团围住。箭已然上弦,厅内人太多,若是谁手滑一下,死伤难免。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逼老祖宗让位么?!”

大掌柜大笑道,

“你们太可笑了,这都还没看清,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老祖宗!”

众人回头看去,老祖宗坐在轮椅之上,眼神略微有些闪躲。两位长老不知何时挤到了近前,立在老祖宗两侧,四长老大怒道,

“你个小犊子,真不把老祖宗放眼里了?”

大掌柜又道,

“四爷爷,你先别急,先问问三爷爷干的好事吧!”

厅内安静下来,众人齐齐望向三长老,他不知所措回道,

“我做的好事?”

大掌柜气不打一处来,怒道,

“三爷爷,现如今,整个唐门之中,除你之外,还有人能给人换脸?”

众人大惊,有人问话,

“大,大哥!你是说三爷爷寻了个女子,换了老祖宗的容貌?这老祖宗,并非真的老祖宗?”

大掌柜神情严肃,道,

“你们总算明白过来了吧!这人,绝计不是老祖宗!”

三长老低头看那老祖宗,丝毫觉察不出异样,

“不,全然看不出门道,老大,你真能确定?”

大掌柜道,

“三老爷,你别再装糊涂了,你这些日子没少到老祖宗那里去,除了你,还会有谁!哼,此事暂且放在一边,让我们好好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来假扮老祖宗!”

众人让开一条道来,两位长老也未动弹,大掌柜直直走了过来,伸手抓向这老祖宗侧脸,手指刚触及肌肤,便被一人伸手挡住,

“大掌柜,你若真断定老祖宗是他人假扮,那就让她自己来吧,好么?”

小乙与这老祖宗聊了不少,只觉无比亲切,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可这是人自家之事,倒也不便掺和,可又想为她争取一下,于是这般说来。大掌柜停下手来,同意了小乙说法,

“好,取些清水,让她自己来!”

马上有人端水过来,送到那老祖宗面前。老祖宗犹豫不决,看着那盆水发愣,众人看她这般表现,也知大掌柜所说之事应当不假。四长老疑惑看着三长老,三长老满脸无辜,似乎也不是他亲手所为。童陆眼珠子乱转,自言自语道,

“真让我说中了!这下麻烦了!”

白青捏了他一下,轻声道,

“你可别乱说话了,这些人好生厉害的!”

童陆也怕那弩箭,赶忙闭嘴,退到一侧看那老祖宗如何继续。只见这老祖宗微微抬起头来,左右看了看,伸出手来,打湿了水,众人把眼圆睁,也有不少位不由自主握紧了趁手兵器!

“真是好大动静啊!”

由于厅内极静,这一声低沉女音格外清晰。小乙朝那方看去,双腿已然无法动弹。众人齐齐看了过去,一片死寂,好长时间,方才有人开口说话,

“又,又,又来了一个老祖宗!”

全乱了,所有人心头都乱如麻!大掌柜也慌了神,忙道,

“这,这,这老祖宗又是?!”

众人皆是圆睁双眼,不时在两位老祖宗之间转换,新来的老祖宗坐在另一轮椅之上,被人推了过来,小乙看那推椅之人,不是那小毛儿又是何人!

“来得够齐啊!我的话也听不得了?”

大掌柜问她道,

“老,老祖宗?”

这老祖宗也不理他,来到小乙身边,拍了拍他后背,说道,

“你们先回我屋去,这里我来处理!”

小乙推着那位“老祖宗”离去,并未有人拦阻。只听得身后老祖宗话音起,

“两个老小子,还有你们几个,一起来吧!其余人等,先歇着,掌柜们明日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身后起了动静,小乙放慢脚步,小毛儿推着另一位老祖宗赶了上来,再后边,是两位长老,然后是那几位掌柜。几人不发一言,默默跟住。这许多人来到初见老祖宗的小厅之中,并未有人入座,所有人神色摇摆,静待真相大白。

“你们啊,放松点,咱们自家的事,也不用那么紧张!”

老祖宗发话,众人却依旧那般,小乙双手僵住,不知该放在何处才好。

“老,老祖宗,这三个娃娃不是门中之人,是否让他们……”

大掌柜该是不想让三人在此,老祖宗却摇头回他,

“没事没事,也没太多要紧事,就让他们呆着吧!”

小乙很是奇怪,在老祖宗面前,从来只是大掌柜说话,其余众人也难得说上一句。大掌柜问道,

“老祖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祖宗看了看那假老祖宗,道,

“真像,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你们都被她给骗了吧!”

大掌柜又问,

“老祖宗,除了三爷爷,竟还有人能够做得出来?”

老祖宗又道,

“你们知道他是谁么?”

无人应答,老祖宗拉着那位双手,又道,

“你们都认识的!哎,苦了这么多年,这次回来,就再不要走了!”

老祖宗颤巍巍抚摸着她,眼中泪光流转,温柔至极。

“小老三,你懂得多些,你来吧!”

三长老双手还算灵便,取了水和面巾过来,在那人脸上敷抹好一阵,小乙只见那女子泪如泉涌,啼哭不止,那音调也变了样,听上去年纪不会太大。

“孩子别哭了!你不是早就等着这一天的么!”

三长老从那人脸上扯开一处角质,然后慢慢从那端拉起,又沾水轻抚,这才慢慢退下一层面皮。小乙不眨一眼,死死盯住那人面庞,只觉这人肌肤不佳,只怕也是长期易容所致,不过她眼角并无太多皱纹,年纪必然不会太大。

“老祖宗,你说这人我们认识?”

大掌柜问道,老祖宗也流下泪来,

“你们仔细看看,再仔细看看!”

众人围了过来,三长老手抖个不停。大掌柜快把自己脸都贴了上去,他不住摇头,看来是记不清了。

“哎呀,这,这难道是心姐?!”

一片哗然,大掌柜怪叫一声,

“啊!这,这是心妹?真的是你!”

那女子流泪不止,大掌柜也似个孩子那般大哭起来,

“心姐!”

“心妹!”

众人只是这般叫唤,悲痛至极。白青也被这情景感染,泪流不止,小乙也是红了眼眶。

“好孩子,好孩子,这么多年,受了多少苦,哎,现在回来,和家人在一起,什么都会好起来了!”

大掌柜死死拽住她,大声问道,

“这些年你都去哪了,我们各处都寻遍了,也没见到一点踪迹!”

“是啊,是啊。找了这么些年,我们都不抱任何希望了,可今日再见到你,太好了,太好了!”

“……”

小乙听他们语无伦次说这说那,这感情之深,实难表达。众人哭了好一阵,老祖宗开口说话,

“好了好了,唐心回来是好事!先让她把妆卸下!”

众人让开,唐心自己动手整理片刻,终于恢复了自己容貌。小乙见她长相虽然普通,却极有韵味,年纪四十上下,眼中却又有那小女孩的天真与浪漫。

“哥哥弟弟们,心儿好想你们!”

又哭作一团,老祖宗费了好大劲,方才劝住。大掌柜抹了把鼻涕和眼泪,问她道,

“心妹,你这么多年都去了何处!”

唐心回他道,

“被那人关了起来,直到一个多月前,我才趁乱逃了出来!这辈子还能见到你们,我已经十分满足了!”

大掌柜怒道,

“狗日杀千刀的!让我碰到他,非把他剁了喂狗!”

小乙不知那又是何人,只是从众人表情上可以看出,必然是个无恶不作之辈。老祖宗道,

“不要再提那人了!再说一句,我都觉得恶心!”

众人不再谈这事,大掌柜又开口问话,

“心妹,你为何扮上老祖宗了!”

唐心回道,

“老祖宗身体抱恙,怕自己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于是请了门人回来,要将大事相托。我回来之时,她已然难开口说话了!她怕讲不出来,或是再等不了大家,便让我扮上她的样子,若是她不幸,不幸去了,就由我代她传话。扮作她的样子,应该会比较让人信服!后来不知怎的,老祖宗突然又好转过来,可她还让我去试试,要看看你们是否能认得出来!”

她看了看两位长老,两位长老不由转过头去,小乙心知他二人对这门中之事并不上心,因此这事也必然不会交由他二人来处理。唐心又道,

“三爷爷教我的,我可一直记着呢,这些年有空之时,也经常会练习一下,虽然没能派上用场,手倒也没生!这些年,没了自由,吃喝倒也不愁,若是有正常的需求,那人也会一一满足,总的来说,对我还算不错。他不知一天到晚忙些什么,有时一两月也见不到一次。哦,对,不提他,不提他!对了大哥,心儿很好奇,你是如何认出心儿的?”

大掌柜憨笑着摸头,道,

“我啊,还不是你打我那棍子!”

众人看他如何说法,他却又卖起关子来,直到真的老祖宗一棍打来,他才躲开说话,

“你们看,你们看,老祖宗打我,从来只用左手!可心妹你,你可是用的右手哟!”

唐心看着他,不住眨眼,又问,

“就这只右手,你就敢往我头顶上招呼?若是真的老祖宗,那你咋办!”

大掌柜笑道,

“我离你最近,当然注意到他们见不到的地方!比如这右边发根处,竟然还有点黑发!哈哈,你不知道老祖宗头发已经白了好几十年了么,又怎会生出黑发!还有还有,你虽然极力想要模仿老祖宗的声音,可我常在她身边,又如何分辨不出。当场我并未反应过来,酒醒过后,越想越不对,这才琢磨出来,于是赶忙让兄弟们回来,一齐拆穿你这小把戏!”

唐心双眼眯成一条缝来,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大哥真是心细如发,小妹自叹不如啊!”

大掌柜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说笑好长时间,夜极深之时,才被老祖宗一人一棍赶将出来。

“小乙,你们留下片刻,我还有话跟你说说!”

大掌柜很是不解,还要再问些什么,又被老祖宗几棍打了出去。厅内安静下来,只剩下小乙三人,还有老祖宗和唐心。老祖宗微笑看着几人,轻轻摆动着身子。唐心过来拉住白青小手,把她按到座位之上,说道,

“你们啊,站了一夜,快些坐下休息休息。”

小乙三人摸不着头脑,不知她意欲如何。唐心满眼爱怜之色,问道,

“你们可知为何我单留你们下来?”

小乙三人皆摇头,唐心又道,

“我啊,有个儿子,你们都认识的!”

小乙想了想,回道,

“儿子?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呢?”

童陆笑了起来,唐心看向他,问道,

“怎么?你想起来了?”

童陆点点头道,

“若我猜得不错,你就是甜心的娘亲!”

唐心眼泪不住往下流,哭笑道,

“你很聪明,一下就猜对了!说说,你怎么想到的!”

童陆笑道,

“我始终觉得老祖宗有些不太对劲,但是没能想到竟是他人假扮,因此好多事情无法想通。刚才亲人相认,着实让人感动,一看你这年纪,再加上之前问询小乙哥时,对甜家父子多上了点心,想到这出也并不难吧!那荷花木雕只怕也是你故意掉落地上,从而引出草海这段吧!”

老祖宗也很是高兴,

“这孩子少年白头,哎,也不知是得了什么怪病!不过没关系,咱们把他接来,好生调整一番!”

唐心摇摇头道,

“老祖宗,他在那草海边上简简单单活下去就挺好了!我再不想让他沾上这许多世俗的东西!我当年就差点死去,不想对他再有任何伤害。”

老祖宗叹口气道,

“我这里似乎也不那么安全了!不过心儿,儿子就在那边,你真能忍住不去看他?”

唐心眼中一片迷茫,回道,

“他开开心心的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小乙回他道,

“甜心哥单纯善良,定会快乐一辈子!”

唐心点头,又问,

“老头死的时候怎么说?”

小乙哎呀一声,从那包里取出从草海之中寻来的石簪,递给唐心,道,

“这是甜老让我给你的!他说他这一辈子窝囊,守着那一只船儿,到死都不敢出去找你!不过,他终于寻到了石簪。”

唐心接过石簪,抚摸一阵,又哭笑起来,

“真是个傻子!”

小乙问她道,

“我叫你心姨可好?”

唐心点点头,小乙又道,

“心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是,就是,你出身如此显赫,名门世家,嫁给他这么个乡野糙汉,不后悔么?”

唐心没有一点犹豫,回道,

“他是我遇到过,对我最真诚的男子,虽然长得不好看,又没什么本事,但对我,真是细致入微,体贴至极。我时常回忆那段日子,每每想起,都只有甜蜜!这辈子已然阴阳两隔,那只盼下辈子再做夫妻,下辈子啊,就只愿当个普普通通的百姓,安安静静度此一生!”

老祖宗泪如泉涌,抱住了唐心,

“我可怜的心儿啊!是我没能保护好你呀!”

二人哭作一团,白青也不住落泪。三人怕老祖宗哭太久,伤了身子,赶紧上前安慰,这才将两位泪人儿分开。唐心贴到老祖宗耳边说话,老祖宗思索一阵方才点头,

“小乙,这簪子,你帮我带回去给老甜,我不能再回去,所以,就让它陪伴着他吧,至于甜心,哎,我负他太多,这辈子也还不上了。这簪子虽然仍有些意义,但也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留在我这里啊,只能徒增悲伤!”

小乙接过那簪子,只觉它又温柔了几分,不知是不是见到了主人的缘故。

“心姨,我记下了,下山之后,我便跑上一趟。嗯,正好可以带些甜心酒回来,让你们都尝尝它的绝妙滋味!”

老祖宗很开心,笑道,

“你是个老实孩子,我很喜欢,这次就多留下些时日。”

童陆嘟起嘴来,

“老祖宗,你就不喜欢我了?”

老祖宗大笑起来,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还有小青!”

白青也很欢喜。小乙心中还有一事不解,脱口而出道,

“不知那人又是谁呢?”

一说出口,他自知失言,赶忙低下头来。唐心却没觉如何,很自然的回道,

“只是一个恶徒罢了,不告诉你们,也是为你们好!对了,我还要好生感谢一下你们!”

小乙回道,

“我们也没做什么,心姨为何这样讲?”

唐心从怀中取了一只镯子出来,碧绿圆润,翠色动人。

“这镯子啊,是三十多年前母亲给我的,我一直带在身上,你们看,似活的一般!”

小乙看这镯子,那股翠绿似有灵性一般,四处流窜。唐心走了过来,拉住白青小手,白青用力回手,可力气太小,哪里又能逃脱。童陆羡慕至极,嘴巴噘得老高。

“感谢你们给我的甜心找了个好姑娘,我呀,也没什么好东西,这个镯子,本想给儿媳妇的,哎,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再去打扰他们。啰,你也不要嫌弃哦!”

他把镯子穿过白青手掌,挂在手腕之上,

“你这手呀,太瘦,可要多长些肉,才能戴得稳哟!”

白青喜欢得不行,抬手把玩起来。唐心见童陆盯着自己,笑道,

“至于你俩嘛,我实在没有好东西了,若是想要,就得看老祖宗的了!”

二人赶忙说不用,老祖宗倒是大方得很,让二人在这房中随意挑选,小乙挑了一只仙鹤,童陆选了一个猪头,都是木刻而成,又说笑好长时间,这才回房歇息。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