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七 命不久长生死一瞬,信步而来再见恶人

三七 命不久长生死一瞬,信步而来再见恶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嘿嘿,小兄弟,远来是客,多喝点,多喝点!”

小乙被几个年轻人拉住,酒水就没停下过。唐心这次回来,唐门上下又欢腾起来。这几人应当是那青年一代,较之大掌柜来说,又矮上了一辈。一人拉住小乙说个没完,又与小乙连干三杯,

“三哥,三哥!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有人过来把他拉走,小乙看这群年轻人喝起酒来,一点不比长辈含蓄,即便是那半大小子,也能喝个两大碗。唐门门风森严,这般喝酒,倒是让他十分不解。

“你在想什么呢?”

有人拍到小乙肩头,问他道。小乙转身,只见一二十来岁汉子,下巴全是胡子,又是红光满面。小乙回他,道,

“我在想啊,这般喝酒,是否会误了大事?若是有外敌来犯,怎生了得!”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道,

“我唐门数百年基业,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击垮的!除了当家的几位,我们喝酒都是换着来,即便是大掌柜喝得不醒人事,照样有人能够把所有一切处理妥当!嘿嘿,你是客人,那就没这说法啦!”

小乙又被他灌了一通,好容易脱身离开,这才与白青童陆二人重聚在一处。

“小乙哥,我早就知道不行,所以躲得远远,哈哈,你看你,不行了吧!”

童陆举着小小一个酒杯,得意洋洋。小乙呼吸几下,问二人道,

“咱们明日便走?”

白青早就想去成都,赶忙回道,

“老祖宗也没甚大碍,又得团聚,咱们留下来呀,只是给他们添麻烦,依我看呀,明日下山最好!”

童陆叹了口气道,

“哎,你们说好就好,这里也确实没什么好玩的。”

三人说笑一阵,被之前那人捉个正着,

“哈哈,我说哪都找不到你们,原来是躲这里了!都自觉一点啊!”

小乙被他拉了过去,他抱着小乙嘿嘿笑了起来,

“不行了吧!不怕不怕,哥哥我给你吃点好东西!”

说完,他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小葫芦,只有两指大小,他打开葫芦嘴,把里边的汁水倒了几滴到小乙碗中,小乙大为不解,正要问询,那人又给他倒上了酒,灌入腹中。喝完不久,他胃中暖意渐起,竟是十分清明,

“哥哥,你这什么东西,厉害得很啊!”

那人拍拍腹中,窃笑道,

“这玩意,早失传啦!我呀,嘿嘿,也就只有这么点啰,不是那人,我还不愿意分给他呢!”

小乙举起大拇指,赞道,

“厉害,真是厉害啊!所以,你就是这一大家子里边最能喝的了?”

“那是那是!哈哈哈哈!”

二人说笑走入人群,这次换作是对方吃不肖了!小乙心中大喜,可还是不敢多喝,他看白青童陆躲得远远,正瞪大双眼看着自己,正想过去,眼前却现出一人,正是大掌柜。

“小乙!嘿嘿,咱俩还没喝呢!你看起来真是海量啊!”

小乙回他道,

“比起大掌柜来,我这又能算什么呢!”

“哈哈,来喝上!”

二人对饮一碗,大掌柜拉着他遁走,来到帘后边停下,

“小乙啊,心妹很喜欢你们啊,怎样,昨夜把你们留下,都说了些什么?”

小乙心想,唐心只把他们留下,必然是不想让他人知晓甜心之事,因而撒谎道,

“也没什么,只是说了些在大理发生的事,老祖宗正好也喜欢听故事,所以就多说了一会。”

大掌柜眼珠子四处乱转,一点也不相信,

“她私下见了你们这么多次,怎会只是说点这些!你定是撒了谎,对不对!”

大掌柜一只手围在小乙肩膀之上,贴在他耳边低声说话,

“快,跟我说说,跟我说说!”

小乙无奈道,

“大掌柜,若是不信,你大可去问她呀!”

大掌柜嘟起嘴来,却是十分可爱,

“她要告诉我,我还问你干嘛,哎,没劲没戏!”

大掌柜两只胳膊放在小乙脖颈处,用一个极为亲密的姿势靠近小乙,弄得他怪不好意思。

“你听话,跟我讲讲!”

大掌柜把耳朵放到小乙嘴边,静待小乙回话。小乙吹了一口气,大掌柜觉得酥痒,扭动起脖子来。小乙只觉他慢慢靠向自己,把脸都贴到了自己脸上。酒气扑面而来,大掌柜身子完全靠到自己身上,小乙笑着道,

“大掌柜,你喝醉啦!哈哈,看来还是我的酒量好一些!”

大掌柜没有反应,小乙想把他扶起放在椅子上,可他身子一点不能动弹,似被冻僵一般。小乙看白青童陆在旁偷看,赶忙叫他们过来,

“快来快来!帮我一把!”

二人说笑着走了进来,

“小乙哥,你和大掌柜说什么悄悄话呢?!”

“嘻嘻,陆陆刚才说他知道大掌柜要问你什么,定是心姨私下跟我们说了些什么!”

小乙有些着急,

“快来看看啊,我觉得不对劲!”

童陆道,

“有什么不对劲的!”

他移到身后,低下身子朝上看那大掌柜,只听得“啊”的一声尖叫,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再也起不了身。白青被他吓着,慢慢蹲下身子,和童陆一样,又是一声惊叫,然后捂住口来,哭泣不止。有人听到尖叫之声,过来查看发生何事。小乙当了个支架,将大掌柜架起,而那大掌柜,早已七窍流血,命丧当场!

“大掌柜……”

“大哥啊,大哥……”

“呜呜……”

大掌柜的尸体被平放到大厅正中央,仍旧保持着之前那般姿势,小乙坐在一旁,精神涣散。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头一刻还拉着自己喝酒说笑,下一时却再没了活人气息,如何能够让他接受。

“你说,快点说啊!怎么回事!”

有人拉晃着小乙没完,小乙眼神呆滞,只是死死盯着那大掌柜。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说句话啊!”

那人没完没了,童陆抓住他手袖乱扯,哭喊道,

“你让他静静,让他静静,你以为他会好受么!事情没清楚之前,别血口喷人!”

那人一下泪崩,哭得比谁都惨!众人恶眼相向,有人甚至已经作势要来以命相博,白青童陆却始终守在小乙两旁。三人被围在中间,呼吸都显困难。

“怎么回事!”

那低沉女声响起,小乙知是老祖宗来了,他想说话,却是开不了口,于是只能眼珠随她而动。

“老祖宗!”

众人齐齐跪了下来,

“大哥,大哥他中毒死了!”

老祖宗双腿微微有些颤动,唐心在旁扶住,老祖宗虽然悲痛,却淡定说道,

“慢慢说,别急!”

“老祖宗,我们正喝着酒,大哥拉着这小子到那帘后,后来就中毒而亡,死时还趴在这小子身上,你看看,他现如今还保持这姿势呢!”

老祖宗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平躺地上的重孙儿,长长呼出一口恶气,转头看向小乙,问他道,

“小乙,你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

童陆赶忙回话,

“老祖宗,他一时说不出口,稍等他片刻可好!”

老祖宗点了点头,吩咐众人,

“都散开去,别堵在这里!”

众人散开,小乙总算恢复了一些神气,开口说道,

“大掌柜拉着我喝酒,到那帘后,要问我一些关于心姨的事情,刚一问完,整个身子就僵住不动了,我发现不对,赶紧叫青青和陆陆过来,他们见到之后,吓得大哭起来。之后,之后所有人也都过来了!”

有了老祖宗在,小乙也有了主心骨一般,一下说了这许多,大致讲明了事情经过。

“你们喝的什么酒?”

老祖宗问他,小乙回话道,

“和大家喝的一样,没有什么不同!”

老祖宗又道,

“把酒取来看看!”

早有人将众人喝的酒和小乙大掌柜所用酒碗检查清楚,迅速回话,

“回老祖宗,这酒确实与大家喝的一样!应该不是酒的问题!”

“老祖宗,大哥定是被这小子所害,他们过去之前,大哥还精神得很,跟我干了一大碗!到了帘后便死了,不是他干的,又是何人!”

小乙心知无法讲清,童陆大声回他,

“没有证据就诬陷好人?那毒如何下的?是否寻到毒源?你就这么肯定,大掌柜是在与小乙哥去往帘后才中的毒?我看你唐门这么些用毒之人,只怕比要我们懂行得多!”

童陆这般说话引得众人大怒起来,若不是有老祖宗在,只怕要将三人砍死数十次才能解那心头之恨。老祖宗拍拍一旁泪流满面的唐心,对她道,

“心儿,你去看看你大哥,注意一点。”

唐心取来手套,检查大掌柜身子。众人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只待她检查完毕,说出死因。唐心看向一人,道,

“二哥,你过来和我一起看看吧!”

这二哥花白头发,满脸严肃,慢慢走来,和她一起仔细查验,二人不时轻声交流,小乙却也没能听清。足足检查了半个时辰,二人这才议定结束。唐心脱掉手套,来到老祖宗身边,扶住她胳膊,对众人道,

“大哥是中毒而亡不假,具体中的何毒,一时无法定论,这就要劳烦二哥下来再仔细查验。”

这二哥只是点头,两腮咬紧,青筋暴露出来,怪吓人的。唐心接着道,

“这毒中得极深,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而成。这点,二掌柜也能作证!”

二掌柜想来也有不少威望,他一点头,哗然一片。唐心又道,

“这毒为何此时发作,确实有些蹊跷。小乙,大哥他只是跟你说了几句,便挂在你身上,死,死了?”

小乙点点头,回话,

“是啊,我正想着如何回他,他身子就压了下来,于是变成了现在这般!”

小乙突然惊叫一声,

“心姨,心姨,我想起来了,我吹了他一下,吹了他一下!”

唐心赶忙来问,

“什么?说清楚!”

小乙急道,

“大掌柜趴在我身上,我轻轻朝他脖子之上吹了一口气!然后,然后他扭动几下,就再不动弹了!”

唐心马上又去检查,二掌柜也跟她一齐。二人在大掌柜脖颈之上仔细观察,二掌柜大吼一声,

“快,把磁石拿来!”

小乙想到齐天门长老送的秤杆,他急忙取出递给二掌柜,可这下太急,连带出几样物事,其中一个,便是唐心昨夜要让他送还的石簪,上面刻有一个“文”字。小乙迅速收回,却还是被二掌柜看到,他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大声喊道,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乙看他一直沉默,突然这样说话,把他吓了一跳。二掌柜看了他几眼,握紧秤杆又去看那大掌柜尸身。这磁石果然厉害,不多时,便从那脖颈之处取了六根细针出来,唐心用布包好,捧在手心,向众人展示,

“这下清楚了!”

唐心有些语塞,不过迅速回复心神,又道,

“大哥早已中了巨毒,毒早已入了五脏,可有人用这细针压制住了巨毒,让它不得再向上发展。小乙这下,也是误打误撞,他一口气吹在大哥脖颈之上,大哥怕痒,扭动几下,正好把这针再往里送了半分,巨毒没了压制,窜得极快,所以,所以就毒发而亡。”

唐心再说不下去,换作二掌柜来讲,

“这针极细,并且埋在肌肤之下,实在难以发觉。若不是这小子提醒,要想发现缘由实在不易。大哥中毒只怕已超半日,下毒之人太过恶毒,手段也当真了得!”

“二哥,依你这话,大哥是昨夜睡梦之中被人下了毒,若是有外力拍到他脖颈处,立时便要没命?”

“就是这样!”

众人沉默下来,老祖宗来到近前,从唐心手中取来小针,仔细查看。她毕竟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把眼都快眯成一条缝,这才定住不动。

“这人手段十分高明,应当也不是临时起意!”

唐心点头同意,

“这人如此大费周章,只怕还有预谋!老祖宗,莫非是那人回来了?”

小乙看众人脸色大变,心知那人在他们心中是个恶魔般的存在,究竟是何人,他定要弄个明白。

“心姨,那人是?”

唐心不答,老祖宗长叹一声,道,

“本是天纵奇才,怎的成了这般面目,还要做多少恶才能善罢甘休!如果可以,我愿用我自己性命,换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小乙知这话分量,不敢再问,老祖宗又道,

“如果真是他回来,一切都算到我的头上,是我没有照顾好他,你们,你们是否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唐心哭了起来,说道,

“老祖宗,你,你其实还是放不下他!这,这还没定论呢,没准不是他呢!”

老祖宗拍着唐心又道,

“我知道他对你不起,你啊,哎,哎!”

老祖宗将手中金竹击打到地上,啪啪直响。

童陆看这一切,始终不发一言,此时方才开了口,

“老祖宗,我不知道你们口中的‘他’是谁,也一点不想知道。就现在来看,大掌柜未死,这下毒之人应当还在唐门之中,没准,就在咱们这一群人之中!”

老祖宗点头道,

“你继续说。”

童陆又道,

“大家想想看,我们都没中毒,这人应当只是针对大掌柜一人。若是大掌柜死了,谁得到的好处最多呢?”

小乙早看出这三五十岁一辈里分成两波,互相有些不太对付,于是有人站出来说话,

“就目前声望而言,大掌柜去了,自然是二掌柜接替他的位置,所以,二掌柜的好处只多不少!”

小乙看那二掌柜又咬起牙关。不过很快有人抗议道,

“二掌柜平日里和大掌柜走得极近,如何能够害他性命,依我看来,有些人总是不太服气,所以才害了大掌柜性命!”

小乙看这边三人怒意渐浓,那人说的,应该就是他们了。

“哼,大掌柜死了,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我们平日虽然不太来往,还不至于伤他性命!”

“……”

双方你来我往,吵闹不停。老祖宗闭下眼来,有些怒意,唐心只好插话,道,

“凡事讲究证据,正如刚才那般,差点冤枉好人。二哥,七哥,你俩都别见怪,他们也是无心。”

众人不再多言,老祖宗睁开了眼,道,

“你们说完了?”

再无一人发声,老祖宗怒道,

“怎么,还学会拉帮结派了?我还没死呢,就吵成这样?若是死了,还不定成什么样子!”

老祖宗这般说话,哪里有人敢回。

“怎么不说了,你,刚才说得最大声,还有你,你那言语,我听得心烦意乱!不说了?那就听我说!”

老祖宗言语清晰,铿锵有力,

“不论是谁下的毒,都绝对不只针对显儿一人!用针锁毒,便是证据!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不要随便怀疑任何一人,也不能对任何人放松警惕。通知下边弟子做好警戒,你们自己也要注意身边的人,若有异常马上禀报。”

众弟子称是,几位当家安排下去,便有人去通知其他弟子了。

老祖宗看上去很疲惫,唐心在旁照顾,

“老祖宗,我们回去歇息!”

老祖宗点点头,正要离开,有人惊慌喊道,

“老祖宗,那链锁完全无法运转了!好像被人破坏了一样!我们,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老祖宗大声说话,道,

“是谁,这就想难倒我们,太小看我唐门了!”

众人四处搜寻,并未发现异常之处。老祖宗又道,

“究竟是何方神圣,快些现身来见!咱们都是明理之人,有话尽管明里说来!”

厅内极静,小乙听得风声簌簌,有一人飞快行来,

“哈哈,老祖宗,你老人家身子挺好啊!”

小乙看向那边,一人手持长刀,肆无忌惮至极,直奔到老祖宗身前两丈之处,方才停下。

“恶贼林梵!竟然是你!”

小乙大声叫喊,长棍已然握到了手中!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