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11 欲解心结投其所好,上山采药登高遇险

11 欲解心结投其所好,上山采药登高遇险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安小乙拉住苏白青,将顾大娘的话说给她听。白青很是难过,又不知如何办才好。小乙思量了片刻,说道,

“子苓姐现在主要是自己心里边有些结尚未解开,需要咱们帮她一把。不如,咱们想办法让那药铺振兴起来,没准还有些用处!咱们还可以找老板娘帮忙!”

二人计划一番,又觉不妥,想着还是先瞒着姐姐,又回去与老板娘、顾大娘一起商议。

良久,陆子苓从老板娘房中出来,整个人都喜气洋洋的,看来二人聊得不错。陆子苓来到小乙白青面前,说道,

“你俩今天在这帮沐阳姐的忙,晚上再到铺子里来。”她笑着捏了捏白青的脸,然后瞪了小乙一眼,又回头向老板娘挥了挥手,便径直走出了院子。

小乙白青找到老板娘和顾大娘,说明自己的想法,几人商议一番后就四处张罗去了。

这晚,小乙来到土地庙中,把有用的东西全部打包回了药铺。三人围坐炉火旁,小乙给二女烤着鱼,二人眼都看直了,陆子苓竟是给安小乙挤出一个笑来,让小乙头皮直发麻。

这店中药香伴着烤鱼香味,说不出的滋味。这陆子苓突然想到些什么,走到外间忙活了一阵,回来时手中多了一小把细粉,她架开小乙一只胳膊,把细粉均匀撒在鱼身之上,刹时间香味愈加浓郁,小乙也是忍不住大咽口水。陆子苓仔细闻了闻,把鱼抢了过来,一条递给白青,一条直接就上口吃了起来。

“嗯,外酥里嫩,小子手艺还行啊。”说完又大口吃起来,小乙也是惊叹姐姐的吃鱼功夫,只见大块的鱼肉在姐姐中口一转,只片刻,鱼刺就被分捡了出来。白青咬了一口,便忍不住出声,

“姐姐,你这是加了些什么东西,这般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鱼了!”说完白青看了看小乙,只见他眼巴巴的盯着自己,还不时咽着口水。她咯咯一笑,扯下半条鱼来递给小乙。小乙看了看陆子苓,见她只顾自己吃鱼,迅速接过,吃了起来。

“姐姐,不如以后咱们做这烤鱼买卖,就这滋味,肯定能赚好多好多钱!”苏白青看着二人吃相,不禁笑道。

“咦,好主意啊,姐姐,我来烤鱼,你来收钱,白青嘛就负责吆喝……”安小乙附和道,却被陆子苓打断。

“没兴趣。”陆子苓冷漠的看着小乙,然后转头笑眯眯的看着白青道,

“这好东西怎能随意与外人分享。”

苏白青一脸茫然,边吃边点头。

三人吃完鱼,小乙笑嘻嘻的将地上收拾干净,还特意拿来湿布,以作二女擦手之用,态度十分恭敬。苏白青看看小乙又看看姐姐,乐得双腿乱蹬,又哈哈大笑起来。小乙出到外间,铺上棕垫,美滋滋的躺在上面。他还在想那烤鱼,想这改日定要多烤几条,要请老板娘和顾大娘也尝尝其中滋味。

这第二日天尚未全亮,小乙晨练完毕,正坐在店前出神,隐约听见远处有人向此处走来,而且人数应该不少。不一会,就见到一群人大步而来,步伐一致,着装统一,头前一个昂首挺胸,气派非常,衣襟宽松,裤脚拖在地上,应是那瘦猴无疑。瘦猴身后有数十人,个个嘴角翘起。这些人在两丈宽的街道上挨个排好,瘦猴大吼一声,众人一起凝神,慢慢移动身体。正是头日里所学养生操。

陆子苓睡眼惺忪,打开店门正起势要骂,却被眼前一幕惊得把话咽回。她摸摸头,然后向众人说了几句,怎料众人并不理睬,气得她直跺脚。一套打完,众人方才转向陆子苓,瘦猴抢先道,

“子苓姐,老板娘说以后我们每日清早到这里来操练,你可要多多指点哦。”

“要做操滚远点,来这干嘛,还让不让人睡觉。”陆子苓白了瘦猴一眼,恨恨道。

苏白青走到陆子苓身边,拉起她来到瘦猴身边,

“姐姐,他们打得也太难看了,我看你还是再教教他们,来吧,你在最前面,我们在后面跟着。”白青把陆子苓向前推了推,转头向小乙眨了眨眼,小乙点头来到白青身边。身后传来伙计们的鼓掌叫好声。

于是,在这天刚微亮之时,这条破旧街道又充满了人气。数十人的动静也着实不小,不一会街道口便出现了围观人群,不时有人指指点点,有些还走上前来询问一番。有些个闲汉觉得好玩,便站到伙计们后边跟着扭动身体,之后还不时有人加入其中。

陆子苓打完一套,回头一看,人又是多了不少,也被弄得哭笑不得。刚想回店,却被瘦猴大声叫住,

“子苓姐,大家对这操还不太熟悉,你给指点指点呗。”他身后伙计也一一附和,陆子苓愣了一下,并没有拒绝。瘦猴低吼了一声,众人皆是面露喜色,一齐缓缓动了起来。

陆子苓前后走动,不时停下给人纠正姿势,倒也不嫌烦乱。人群后方爱凑热闹的几个老头不时伸腿出掌,引来笑声一片。陆子苓自小便与这几个老人相识,也是耐心的解答对方疑惑,当然偶有调笑之辈,也被她怒喝一通。

众人好容易才全部散去,陆子苓终于长舒一口气。她回到里间,直挺挺躺在床上,双眼圆睁,目不转睛盯着屋顶。小乙白青看她这样,也是暗自好笑,心想这老板娘也真够厉害。二人正窃窃私语,陆子苓无声无息站到身后,双手各抓二人后脖颈,

“你俩串通沐阳姐姐一起戏弄我是吧!”

苏白青想了一下,明白过来,这沐阳便是老板娘了,

“哪有啊姐姐,我和小乙哥都不知道这事呀。我想老板娘就是让他们过来让你指点的。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呀,这一群人一起操练,还是挺好看的。今天那最后边几个老头,把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苏白青咯咯笑了起来,安小乙跟着笑,手臂却被狠狠拧了一下,他揉着痛处,不敢再作一声。

二人随意吃了些早餐,小乙上前把门板全都取了下来,准备开张。陆子苓已经记不清是有多长时间没大开店门了,这好些日子以来,也只是偶有几位老友上门看病,最多也就半开店门而已。门板一除,店中大亮,甚至是有些晃眼了。

陆子苓大感不适应,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坐着,她将下颚抵在柜台之上,愣愣出神。白青站到她身后,轻轻给她揉肩。

“姐姐,我想跟你学医,你说好不好。”

陆子苓一震,问道,

“为什么想学医,这可是很辛苦的。”

白青嘻嘻笑道,

“小乙哥说,这行走江湖,难免有嗑嗑碰碰,学些医术总是好的。而且,我要学了姐姐的医术,没准还能救上不少人!”

“嗯,那好。”说完,陆子苓在柜台底下摸索了一番,取出一个小包。包里是几本旧书,用牛皮纸包得严严实实。

陆子苓拿出其中一本,递给苏白青,

“你先看看这本,这几日我再把我这铺中所有药材药性给你一一说明。其它这些啊,有传世药方,还有我陆家家传的一些行医见闻与心得主张。这就得一步步来了。”

苏白青见姐姐如此大方,把自家老底都一股脑拿了出来,便转到她身后,熊抱着陆子苓,二人脸蹭脸,甚是亲密。安小乙也是开心,老板娘说要想解开姐姐心结,白青可是最重要的棋子,果真不假,而白青看起来也是愿意学医的,这就再好不过了。

陆子苓从立在墙边的药柜中取出一些药材,一样样说给白青,白青在这方面倒是很有天赋,陆子苓大都只说一次她就记住了,小乙听得头晕,只好想些其它事情。白青又翻开书来,对着实物观察记忆,看她如此认真,陆子苓满是怜爱与欣慰。

一个半白头发老头在门边探头探脑,陆子苓一看,也是好奇,

“吴老六,你干嘛躲躲藏藏的,有话就说,没事走人。”

只见这人慢慢移出身子,脸上带笑,尽是褶子。这吴老六头发半白,总是套穿一件黑色小褂,甚是扎眼。他大概五十上下,老是佝偻着腰,显得十分猥琐。这人是这云龙赕有名的臭嘴巴,嘴里没闲,出口成脏。小乙和白青都认识他,却都不大喜欢,陆子苓更知其秉性,虽说是长辈,却是从来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吴老六走到柜台前来,笑着对陆子苓道,

“子苓丫头,你给我看看。我这几天啊,喉咙难受,吞咽个口水都痛得很啊,隔壁那个臭婆娘骂我是吞了牛屎,我说是吃了他男人卵蛋太上火……”

陆子苓拿起银针比划,狠狠瞪他一眼,吴老六吓得再不敢言语。

“把手伸过来。”吴老六照办,

“子苓丫头啊,我这身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总觉得哪哪都不舒服,整天都没精神……”

“闭嘴!”

吴老六赶紧闭嘴。

“我看你是精神的很,张嘴,把舌头伸出来。”

吴老六有些紧张,却还是伸出了半截舌头。陆子苓用手捏住他双腮,吴老六吓得一哆嗦,差点从凳子上掉下去。

“别动,还想不想好了。”

吴老六僵住身体,不敢动弹。

陆子苓仔细看了看,又想了一下,突然她眯眼笑看着吴老六,然后空手取出银针,快速从吴老六舌尖扎入。吴老六大惊,正要飞起,

“快把他按住,吴老六你以后还想不想说话了,不想当哑巴就别动,要不然,哼哼!”

安小乙上前按住他肩膀,大笑起来,

“没关系啊,姐姐医术高明,保证针到病除,再来几针好得更快!姐姐,”他奸笑着盯着陆子苓,陆子苓瞪着吴老六,吴老六对着眼,努力看着自己的舌头。这三人模样滑稽,白青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陆子苓手中又摸出一根针来,针在吴老六眼前一晃而过,齐齐扎入舌中。

“吴老六,这舌针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取出来,我们这马上要关门了,就不留你了。针你半个时辰后自己拔出来就行,算是送你了。记住,要是拔早了,出了问题我可不负责啊。小乙,送他出门,咱关门了。”

小乙一把将吴老六扶起,推至门外,然后开始安置门板。吴老六显然是被吓着了,口中哼哼,双手扶着下颚,口水流了出来,甚是恶心。他眼巴巴的看着这陆家药铺三人,眼中满是委屈。

安小乙插好门板锁上门,陆子苓递给他一只背篓,然后三人目不斜视,走了开去。剩下吴老六一人巷中凌乱。

等拐过了街角,三人一齐大笑起来。陆子苓笑罢缓缓道,

“咱们去找一趟沐阳姐姐,然后一起上山挖药。虽然时辰已晚,就当是一起散散心,平常就我一人,现在多了你俩,想来会有趣许多。”

小乙白青点头,三人向烟雨楼走去,白青问道,

“姐姐,你为什么要教训那吴老六啊,他虽然嘴巴毒,好像也没欺负我们呀。”

“哈哈,这怕是沐阳姐姐让他来的。我前面还在想,这吴老六怎么会来我这,我爹在时他也不敢来,要是只有我,他就更不敢来了。我爹要还在也会好好收拾他。”她一只手搭在嘴边,轻声继续说道,

“我以前偶尔也会找他茬,不过一般不用亲自动手。呵呵。”陆子苓微微一笑,撅了撅嘴,如同小女孩般可爱得紧。她接着又道,

“我就在想,他怎么会来,而且我也检查过,似乎身体不错,未见异常。突然想起早晨这养生操,嗯,多半是沐阳姐姐了。她这么有钱,吴老六又怎能忍心拒绝。沐阳姐姐还是懂我,她可不是让吴老六过来给我药铺增加人气的,她是让他来给我出气的。哈哈,这沐阳姐对我脾气。哈哈。”

陆子苓想来心情很好,还轻轻拍了拍小乙肩头。小乙也很是开心。不一会,三人一齐迈进烟雨楼。走进后院,老板娘还是老样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白青跑上前,还未近身,老板娘就知道她来了,一把拉在身边。

“沐阳姐姐,那吴老六是你请他去的吧,哈哈,舌头被拉出来扎了几针,我看都要被吓尿裤子了。”陆子苓跳着走到跟前,满脸笑意。

“我就想这老小子人缘不好,只怕是这整个集镇都没几人会替他说话。本打算多找些人到你那看病,又想着你定会不喜这种手段,索性就找个出气筒,哈哈,想不到咱姐俩心意想通,一下就想到一块去了。”老板娘让二女坐下,陆子苓抢先说话,

“沐阳姐,我上山去挖药,要不就留白青在这陪你,我和黑小子去。”

“咦,挖药肯定很好玩呀,白青,我们一起去呀!”老板娘两眼放光。

“好呀,好呀。老板娘和我们一起去,人多才好玩。”白青拍手叫道。

老板娘用手在白青鼻梁上轻磕一下,

“都说多少次了,叫我姐姐,老板娘听着着实不大舒服。”她掩嘴一笑,

“虽然从年龄上看,我怕是与你娘相仿了,可这姐姐,就是听着顺耳。”

“嗯,这次一定记住了,老板娘。”说完她赶忙捂住嘴。

安小乙傻笑道,

“沐阳姐姐,我也这样叫你吧。”

老板娘点点头,接口道,

“你们三个稍等我片刻,我去换件衣服,马上就来。”

片刻之后,老板娘穿了一套普通农妇劳作的衣衫,缓缓走至三人面前。三人皆是睁圆双眼,被这俏丽村妇惊得讲不出话来。想这老板娘年近四十,仍是风韵犹存,平日里淡妆轻抹,确是千般妖媚,可这素衣素面之时,也能穿出百种滋味。这二十年前的风采,只怕是普通人不能想象的。陆子苓上前一把扶住她的腰枝,又仔细打量一番,

“哇,姐姐,您这身子真是太让人羡慕了,怎么穿怎么有。啧啧。”

沈沐阳自己转了一圈,想来也是十分满意,

“走吧,咱们挖药去。”

四人风风火火上山去了,引来街上一阵骚动,不时还有女人投来鄙夷眼光,沈沐阳也并不在意,只顾与三人说笑。

已是深秋时节,山上风大,带来些许凉意。几人一路未停,却也不觉如何寒冷。只听得树尖梭梭声响,似有飞鸟被惊起。陆子苓教三人辨认这山中常见药草,四人分成三组向山上慢慢摸索,两组之间间隔数十步,遇到情况叫上一声大家也都能听到。小乙和白青一组,只一个背篓当然也是小乙背着。

药草不多,倒是有不少野菜,几人决定自己采摘一些回去。于是小乙有时刚跑到陆子苓那边,沈沐阳就大声叫他了。他在三女之间来回奔波,自己倒是没采上几棵,这背篓就满了。想来这盛世光景,野菜也都没多少人吃了。

“沐阳姐,这正午刚过,要不咱爬上山去看看,这山顶之上云遮雾绕,好看的紧。”她转头看着小乙白青,

“要不你俩就别去了。”

白青赶紧道,

“姐姐,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陆子苓无奈,望向小乙,

“那你……”

小乙打断他的话,

“姐姐,我当然也要去了。”

陆子苓斜眼看他,

“我是说你背她上去。”

白青咯咯直笑。小乙放下背篓,把黑色棍子移到身前,半蹲下来,对着白青傻笑,白青有点害羞,却还是跳了上去。她轻轻扶着小乙肩头,只觉这肩膀宽阔有力,极为结实,她开心的轻轻拍手,口中叫道,

“驾,驾驾……”

小乙背起她来,非常轻松,原地转了两圈,大叫一声,

“走咯,走咯……”

然后一溜烟跑上山去,似乎没有担负任何重物一般。陆子苓沈沐阳相视一笑,陆子苓指着地上背篓,

“这个等黑小子下山来背,看他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沈沐阳轻轻点头,

“这小子还挺有意思的,待人真诚,又能吃苦,武艺也还不错,最重要的是有颗善心。他说是想要闯荡江湖,可又自知这江湖凶险,上次范老头那事似乎对他触动良多。话说回来,你让他给你打杂,我觉得是好事,让他再磨练三年,出去时至少能够少一些危险,多一些机会。”

陆子苓点点头,

“我当时就是想要戏耍他一番,哈哈,万没想到这黑小子竟然一口就答应了。”

陆子苓突然想到什么,大叫道,

“这小子不认路的,咱快追上去!”

沈沐阳摸摸她的头,

“哎,你是糊涂了么,你忘了她背后还有白青呀。”沈沐阳拉过陆子苓小手,二人对视一眼,噗嗤笑了出来,这才慢慢向山顶攀爬。

这山并不太高,却是极为险峻,一路之上溪水潺潺,绝美异常。安小乙自小在山中长大,加之白青体重较轻,他也并不觉太多辛苦。二人来到一处平坦之地,白青示意他下来休息。他放下白青,走到溪水旁,洗了洗手,然后捧起清泉快速跑回,白青一看,他手中仍有大半捧清水,对他笑笑,低头喝下少许。

“哇,这水好甜呀!真好喝!小乙哥,你也喝。”

小乙一口喝完,才慢慢擦去脸上汗水。

突然间,小乙听到一声低嚎,似有野兽嚎叫。他冷汗直冒,并不是因为畏惧,只是有些担心那东西会伤害到白青。他把手放在黑棍之上,把白青一把拉起护在身后。环视四周,终于,在溪水那头发现了那物。是一只野猪,巨大无比,全身棕黑,两颗獠牙足有尺许长,闪闪发亮,一看就知是不太好惹的主。

白青大叫一声,

“小乙哥,野猪!”

安小乙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向后退远一些,

“别怕,有我。”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