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八 无赖装傻说三道四,异香迷身任尔施为

三八 无赖装傻说三道四,异香迷身任尔施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嘿嘿,你这小子,怎么处处都有你,咱们也算是有缘,这样的大场面已然遇到两次。若是没这许多麻烦,我倒也愿意跟你喝上一杯!”

林梵大声说话,众弟子早已将手中弩箭描准,随时可以将他射成马蜂窝,可林梵却一点也不担心,得意洋洋看着老祖宗,道,

“老祖宗,你就这般待客么?”

老祖宗一抬手,众弟子虽是不愿,却还是放下了武器。

“你就是那大理国的亡命杀手?”

林梵大笑起来,声音洪亮,竟是在这厅中生出了回音,

“老祖宗真是见多识广,我听说你已然过了百岁,头脑还这么清楚,啧啧,真是厉害啊!”

老祖宗回他,

“也就虚长个几十岁吧!你今日到我唐门,又有何指教?”

林梵笑道,

“指教不敢当,老祖宗,我听说今日有大事发生,只是来凑凑热闹罢了!”

二掌柜对林梵道,

“你这恶贼,如何进得堡来?”

林梵转头看他,眨了两下眼睛,道,

“我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又有几人能将拦住!你们也就仗着人多些,兵器厉害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二掌柜大怒,道,

“你这恶贼,今日来了,便要你有来无回!”

林梵也不看他,伸出小指向下一点,回他道,

“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哎,这么大的唐门,竟是连一个高手也没有,扫兴啊扫兴!、”

这唐门上上下下,听了这话,谁能忍下气来。马上有人叫阵,

“你这贼人,简直无法无天了,今日不用弩箭,也把你打成残废!”

说着就有人抢上,小乙一看,是位小角色,貌不惊人,却有一身强健体魄。这样身材,在唐门之中却实不容易见到。林梵一见这人,来了兴趣,不过还是向老祖宗请示,

“我说老祖宗,我本就是来看热闹的,这小子要来打我,你看我是还不还手呢!”

众弟子都以恳求眼光看向老祖宗,她也不好拒绝,说道,

“点到为止即可,不得随意伤人!”

林梵哈哈大笑起来,道,

“老祖宗你这话不对,打架嘛,死伤难免啦!”

说完便跳入场中,与那人只两尺距离,他拍了拍刀背,笑道,

“我这宝贝可有些日子没尝到甜头啦!你可想清楚啦!”

那人平日只怕也不太说话,半天挤出一个字来,

“来!”

二人马上战到一处,那人平日在这唐门只怕也是小有名气,众人齐齐为他打气,小乙隐约听人叫他唐勉!

你来我往好几回合,林梵一时奈何唐勉不得,他咦了一声,跳了开来,唐勉未落下风,也不马上追击。

“咦,老祖宗,以往只听说你唐门善于制造器械机关,没想还有这般人物,真是见识了!”

老祖宗不回他话,那唐勉回他,

“你这贼子,哪里有那资格跟老祖宗说话!快来受死!”

林梵哈哈大笑起来,

“有人竟然比我还要狂妄,我可见不得他好了!”

话音刚落,那刀已然随着人飞了出去。小乙看林梵人刀合在一处,光影闪动,气势极盛。这边唐勉也不害怕,右拳已然迎了上去。小乙大惊,这赤手空拳,如何能是大刀的对手。待到两人交战一处,只听得好大一声响动,二人皆无大碍,那唐勉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一副拳套,刚才那声,便是这拳套与长刀相交而生。光影闪动,林梵长刀忽上忽下,左砍右劈,唐勉身手了得,一只铁拳攻守兼备,二人又战了数十个回合,胜负还是难分。

林梵大声道,

“想不到这里还有这般高手,老祖宗,在下佩服佩服!我早说了,今日只是来看热闹,不想掺和你们的事!不打了,不打了!”

唐勉哪里能停,死死与他纠缠,众弟子看他慢慢占了上风,也是大回了一口恶气!老祖宗知晓这林梵恶贼诡计太多,生怕唐勉吃了苦头,于是喊停道,

“勉儿停下,你们算是打个平手!”

唐勉很是听话,林梵故意擦了一把汗水,道,

“老祖宗,这小子可真厉害,连我都奈何不得他!”

小乙心中早估算过,若是自己和他二人任意一人单打独斗,也许只能坚持个百十来招,再往后必败无疑,这唐勉也真是个中好手!更何况,这只是小小切磋,若是真到搏命之时,更无一丝胜算,林梵那杀意他也是见过的,现在想想,都后背发凉。小乙有些沮丧,自己连他们都打不过,又怎么去跟蒜头葱头,还有师傅相比!不过,那些都是后话,还是先看看现下如何再说。林梵收刀,扛在肩上,找了个偏僻地方坐了下来,

“我都说了,我只是来看热闹的,你们就是不信!哎!”

老祖宗回话道,

“你的意思是,显儿的死,跟你没有关系?这里,还有其他人?”

林梵一听,举起大拇指来,

“你们看,你们看!这么多人,还是只有老祖宗想明白!”

不消老祖宗吩咐,马上有人安排下去,虽然链锁卡住,但这里人手众多,料想敌人再怎么奸猾,也闹不出太大动静。

“我说老祖宗,你们这聚会也真够无聊的,只是喝酒有个什么劲!你看你看,这么些个美貌女子,不跳上舞来助兴,多浪费呀!”

老祖宗回他话道,

“阁下可否回答老身几个问题。”

林梵嘿嘿笑了起来,

“你尽管问,我不一定会回答哟!”

老祖宗开始问话,

“你如何进来的?”

“我大摇大摆进来的,又没人拦我!”

“是何人跟你说有大事发生?”

“道听途说算不算?”

“你真会如你所说,只在这里做个旁观者?”

“这可不一定哟,万一有人要来伤我,我可不傻哟!”

“若这大事发生了,你当如何,不发生,你又当如何?”

“走一步看一步啰,没准心情好,想杀个人玩玩呢!”

“你真不怕被万箭穿心?”

“老祖宗,我这般坦诚出来与你们说话,给你们提个醒,我想你也定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把我给杀了吧!”

“对方有多少人?”

“有个三五十号?”

众人大惊,这么多人隐藏进来,为何搜寻了一遍也未见一人!老祖宗有些忧虑,又道,

“看来是早有预谋!不知告知阁下这事之人,是否也姓唐?”

林梵摇晃着脑袋说道,

“这个嘛,你觉得是就是啦!”

众弟子听这回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小乙站上前来,道,

“老祖宗,你可千万不能听信此人的话,他只有一个爱好,就是杀人!我看……”

林梵指着小乙道,

“我说小子,你这是要治我于死地啊!哦,不对,不对,你要想我死,直接找我来呀,干嘛劳烦老祖宗!”

小乙持棍就要上来,老祖宗却让他退下,

“小乙,你先不要着急。”

小乙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不是对手,

“老祖宗,这人真的可恶至极,无论如何,我都想试试!”

林梵看起来不想跟小乙打,他不住摆手道,

“我不跟你打,不跟你打!哎,不然这样,等这大事完了,咱们再来!现在还是先等着看场好戏才是!”

这林梵在小乙心中有着磨灭不了的印记,他一直想着,有那么一天,亲手惩办了这斯!唐心给小乙眼色,白青童陆也都拉住他衣角,小乙这才忍下这口气来。

“对嘛对嘛,要听老人家的话!”

老祖宗身子一颤,众人都怒目相向,林梵不觉有异,又道,

“哎,怎么这么慢,真是急死个人!”

老祖宗观瞧四周,未觉有何异常,

“通知所有人,全部到这里集合!”

很快,这堡内所有人,慢慢聚集过来!

“我说老祖宗,你这堡也真够厉害的,竟然能够承受这么多人身重!”

老祖宗一边回话,一边留意众弟子,

“这堡下有数十梁柱,这底下又是多级支撑,均匀分散下去之后,当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林梵拍手叫道,

“真是厉害,厉害!长见识了!”

看众人聚齐,老祖宗吩咐道,

“查验!”

众弟子迅速分好队来,分开问话。小乙心想,这莫非每队之中有对答口令,若是遇到变故,以此判断是否自己人。他又想,这三长老便是易容高手,想必这手艺在这唐门也不稀奇,因此有此一招,只怕也有防着自己人的意思。

小乙看得真切,有三十余人被绑了出来,各自身后两个弟子持弩对准后背。想不到,这一招还真是十分管用!那林梵又开口说话,

“老祖宗,你也真神,这样也行?哎,这一下就全抓住了,真是没劲的很!”

老祖宗却不十分满意,把那金竹打在地上,道

“荒唐!荒唐!怎会混入这么多外人来!盼儿,你去审审看!”

小乙不妨这二当家竟有这般温柔名字,也是大感新奇。二当家将那些人放到一处,全身上下仔细搜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当然,那审问也是全然无效。老祖宗似早就知道结果,只是闭眼沉思。二当家来报后,她仍旧保持这般姿势。

“我说老祖宗,你觉得你把敌人全抓完了么?”

老祖宗头微微朝向一边,好一会方道,

“没有!”

林梵站起身来晃荡,唐勉一直眼着他看,他倒是不乐意了,

“你别老盯着我看呀,我脸上又没长麻子!真是!”

唐勉也不管他如何说法,只是左手不住磨搓右手拳套,林梵又道,

“好好,你看你看!那边有个人来了!”

唐勉眼神没动一下,林梵烦躁起来,

“我说你个死木鱼,真是呆到和尚家了!”

小乙看向林梵所指方向,只觉那边帘布被风吹起,确实有些诡异,众弟子不用吩咐,立马分开一队人马过去。不久回来报告,

“老祖宗,并未发现有人!”

老祖宗突然开口问道,

“心儿,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唐心仔细辨别,回她道,

“老祖宗,好似有一淡淡香味,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老祖宗又问,

“盼儿,你平日研习药理多,能否说得上来?”

二掌柜只是摇头,回道,

“老祖宗,盼儿分辨不出!”

林梵哈哈大笑起来,道,

“莫非这是毒药?要将你们全部迷倒!”

二掌柜斥道,

“贼人还敢说话!若是迷药,你不也被它迷倒了!”

林梵又大笑三声,方才回他,

“我只是稍加提醒,哎,你唐门中人,当真不太友好!”

二掌柜拉下脸来,被林梵这么一说,倒还真有些担忧,他抬起手来,在自己身上几处要穴按捏几下,忽然大叫一声,道,

“不好,不好!这香有毒,快些捂住口鼻!”

众弟子马上按他说的办,就连唐心也给老祖宗口鼻上垫了一层纱,唐心问他道,

“二哥,这是为何?”

二掌柜捂着丹田道,

“丹田之处隐隐痛了起来,还有增长之势,大家看看是否如我所说!”

众弟子检查一番,都觉有异,二当家看向那林梵,林梵却是满脸无辜,说道,

“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们了!不过啊,我没事啊!哈哈,哈哈!”

二当家怒极,大喊道,

“来人,将这贼人乱箭射死!”

他说完便一下跌坐在地上,再也无力动弹。众弟子连弩箭都抬不起来,又如何能够威胁到林梵。

童陆白青双双倒下,小乙正要查看,突然无力,就连话也说不出来。一人紧挨在他身后,和他一同倒下,小乙压住了他一条胳膊,小乙眼睛刚好能看到老祖宗那边。

林梵大摇大摆来到众弟子中间,将那些弩箭踢开老远,看着谁不舒服,就上去踩踩脸,扭扭胳膊。老祖宗大怒道,

“你这贼人,莫要伤我唐家人!”

林梵一脚踢飞一人,疑惑看着老祖宗道,

“他们可是要杀我呀,我这小小报复一下,又要怎样?”

林梵来到被绑的数十人身后,向老祖宗道,

“老祖宗啊,别一口一个贼人的叫,这些啊,才是贼人呢!”

他挥起大刀,砍断一人身后绳结,那人得以解脱,又迅速帮助他人,不多时,三十来号人,全都没了束缚。老祖宗大急,唐心看着这一切发生,也是没有任何办法。林梵嘿嘿乐个不停,

“你看吧,我早说这里要有大事发生!”

唐心突然问道,

“你与这些人是一伙的!为何你们没有中毒?哦对,我和老祖宗也未中毒,究竟是何原因?”

林梵双手一摊,找到那唐勉,将他翻了个身,自己坐在他后背之上,这才回道,

“我早就说了,和他不是一伙的,只是来看看热闹。啧啧,看来啊,这戏已经开始了,我就坐在这里看你们玩耍。哦对,中毒这事,我也不知道,莫非是需要有些引子?”

唐心思索片刻,脱口而出,

“酒!酒!老祖宗,定是那酒出了问题!我们没喝酒,所以并未中毒!酒加上那香味,便成了巨毒!”

老祖宗大怒道,

“那咱们这几十号守备呢?”

林梵回她道,

“这么多人都混了进来,你那守备只怕早就被人换掉啰!”

小乙心想也是,这么多人进来,定然早有计划部署,区区几十号人,又如何能够逃脱。那三十来号人动作麻利,把这地上众人抬到一起,众人连说话的力气也无,只能任由他们摆弄。兵刃之类,则是堆到一起,足有半人多高。没有去动那唐勉,只因林梵坐在他身上,林梵拍了拍唐勉屁股,笑道,

“真是有意思,这堡本是防着外敌,现如今却是外人用来防着自己人!老祖宗,你根本想不到吧,在死之前能见到这种结局!哎,可怜啊,可怜!”

林梵装作难过的样子,不住叹气,老祖宗冷笑回他,

“即便没了我们这些人,对我唐门来说,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林梵摇摇头道,

“我看不然,这里可不只是普通弟子!你看这,二掌柜,这六掌柜,还有你啊,老祖宗。啧啧,对了老祖宗,你身边这妇人长得还不错,不如以后就跟了我,虽然老是老点,但也不要紧,努力一些,没准还能为我生个一男半女的!”

林梵说着说着,便要走上前来调戏唐心。

“混账!”

老祖宗发怒了,

“你别痴心妄想!你今日来我唐门,就别想活着出去!”

老祖宗在轮椅扶手之上按了一下,瞬间有飞箭射出,直直飞向林梵心口。林梵大惊,挥刀格挡,那箭击中刀身,掉落地上,小乙看那短箭只半尺长,头顶极尖,上边还绑缚一丝细红绳。短箭又出,离得太近,竟是无一虚发。林梵被这一波攻势压制,不敢再往前半步,他急步退走,待到无箭再来,方才停下脚步,小乙看他额头之上也多了些许汗珠。

“我说老祖宗,你怎说来就来,若我功夫差点,还不断送在你手里!”

老祖宗怒视着他,道,

“你这贼子,死有余辜!”

林梵干笑两声,又道,

“没箭了吧?嘿嘿,没箭了,那我可就来抱美人啦!”

林梵试探着往前,把刀挡在胸前,老祖宗看来也没有后手,于是林梵大胆了起来,快步上前,唐心刚跑出两步,便被林梵揪住,老祖宗叫喊着跟在后边,可她气力不足,哪里追得上,众人眼睛都快瞪出血来,可连话都讲不出,又有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他作恶。林梵带着唐心来到场中,大笑起来,

“哈哈,平日里喜杀人,今日换个玩法,当众玩弄这女子,也不知合不合大家胃口!”

说完,便要去解唐心衣衫,她奋力挣扎,可又哪里能够抵挡得住,“嘶”的几下,外衣被扯破一大条口来,露出里边亵衣一角,林梵更是兴奋,还要再来,却听得一人说话,听似极远,又似极近,

“林老兄,真想不到,你还好这一口!”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