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九 欺老屠幼丧尽天良,所谓真人不可貌相

三九 欺老屠幼丧尽天良,所谓真人不可貌相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嘿哟,我道是谁呢!你怎么有空来这?难不成这些人都是你的手下?”

林梵回转身来,对那黑衣人说话。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可面色却异常惨白,似乎得了白化之症,黑巾未包住的几缕头发也是雪白一片,他身子瘦弱,风一吹就要倒下一般。

“林兄,你今日在这,又所为何事?”

林梵把唐心抓紧,唐心奋力挣扎,力气耗尽停歇下来,他看了她一眼,笑了两声,这才回话,

“我都说了,只是来凑凑热闹,并无其他事,可他们不听啊,所以我就找点事来做啰!”

那黑衣白化之人又道,

“林兄真是好雅兴!在这么多人面前,对付一中年妇人,真是一条好汉!”

林梵大笑回他,

“你可不知道,这妇人大些,滋味大有不同!不然,让你老哥先受用一番!”

老祖宗已然到了跟前,那金竹一指,林梵大惊,下意识便将唐心挡到向前,老祖宗金竹上抬,十来根银针激射而出,钉到一旁柱上!老祖宗这一招也未奏效,挥着金竹又要来打,林梵把唐心挡在前边,来到老祖宗面前。眼看无下招,这才将那轮椅转了个方向,使劲一推,轮椅带着老祖宗走开,她用力刹住,却把自己飞了出去。老祖宗没了轮椅,只用双手在地上抓爬,甚是凄惨。众弟子眼睛都快瞪出血来,唐心不住叫唤,却哪里能够得到恶人的同情。

黑衣白化人又道,

“林兄啊,你这为了个姿色一般的妇人,差点把命给搭上,哎,小弟真是佩服,佩服!”

林梵回道,

“人这辈子啊,多在这刀口上行走,这才畅快!哈哈,老兄,你这次来就是要灭了这唐门?”

黑衣白化人道,

“等了这么多年,总算等来了机会!这些年身子骨越来越差,再看看这老家伙,年过百岁却仍健在,真是恨得我牙痒!”

林梵点点头道,

“我不清楚你与唐家之间的瓜葛,但与唐家结仇的又何止你一人!今日轮到你来,倒也是你的福气,嘿嘿,我呢,玩玩就好!”

林梵说完后退,正巧踩到老祖宗手背之上,又故意撵了几下,老祖宗忍痛,一点声音也未发出。

“哎哟,老祖宗,你怎么在这里!我是说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对不住了,对不住了!”

唐心挣脱,张开双手护在老祖宗身前,怒斥他道,

“你个恶贼,老祖宗之前也是大发慈悲,这才放你一马,你竟然这般污辱于她,你,你不得好死!”

林梵哈哈大笑,

“我死呢,只怕还要些年月,倒是你们,只怕是活不过今日了!嘿嘿,我的好姑娘,他们打打杀杀不好玩,咱们自己玩自己的!”

唐心被他一把架起,老祖宗双手紧紧攥住唐心右腿,可被林梵一脚踢开,老祖宗整个身子滚了几周方才停下,再看那嘴角,有了些许血渍。小乙泪流满面,早就下定决心要将这恶贼除去,怎奈自己一点动弹不得。

那林梵一阵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正此时,小乙突然听到背后人声,那声音极小,只他能够听见,加之林梵在那狂笑,他人又如何能够听到。

“刚才酒喝得少,我现在好像能说话了!没准是那解酒药的效力,你若也好了,千万别动,待到真正时机到来,咱俩一同给他们致命一击!”

小乙听得明白,这人便是给他喝特殊玉液之人,他心头了然,慢慢觉得全身放松,似乎正一点点恢复过来。

再看那边,唐心已然被扒掉大部分衣物,只留下小件亵衣遮住了私密之处。林梵狂笑不止,那三十余人也是陪笑一旁,指指点点。唐心的声音早就哭哑,被他这般折磨,真是生不如死。她拼命把头向地上去撞,可又被林梵揪住了头发。

林梵正得意间,一只飞箭袭来,他往外一让,箭尖擦着他脸飞过,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他环视一周,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没人管地上的老祖宗,她已然爬到一柱子旁,正在那边扯着什么东西!又有箭来,射向林梵,林梵想要拉唐心过来,可又赶不及,只好让开,那箭飞向那三十来号看稀奇的观众,噗的一声,一箭将二人串起,又向后飞出几尺方才停下。

“好你个老祖宗,真是有些手段,这箭的力道也当真了得!厉害,厉害!”

林梵竟是竖起了大拇指,那三十来人折了两位,马上有人过来,可老祖宗那箭竟似听她话一样,从不同方向精准射来,若非箭少了,那几十人又如何能够近得了她的身!老祖宗毕竟年岁已高,行动也不够方便,哪里能够操作的过来,箭射死三人伤了六人,再往后,又哪里阻挡得了。两人架起老祖宗,用那粗绳拴在柱子之上。林梵把唐心丢给一人,道,

“这位兄弟,让你先享受享受!”

那人却不敢如何,直愣愣揪住唐心,唐心一阵哭喊,还是无法挣脱开来。林梵来到老祖宗面前,拍着手道,

“老祖宗,你可真是厉害!若你再年轻个七八十岁,我们这些人,只怕被你三下两下就给干掉了!哎,可惜啊可惜,你这般英雄了得,这后辈却如此窝囊!”

老祖宗嘴角流出血来,朝他喷了一口唾沫,笑道,

“我儿孙如何,还用不着你来评判!”

林梵道,

“你的儿孙就要死完啦,你一点儿也不担心么?”

老祖宗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儿孙,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要死也是光明正大的死,哪像你这恶贼,死个百次也赎不了你作的孽!”

林梵也笑出声来,

“多谢老祖宗,我若是能够死上百次,那定会在你坟头多上几柱香的!”

林梵回头看看这边唐门子弟,问那白化人,

“你若不急,我先玩玩?”

那人停顿片刻,方才回他,

“也好也好!林兄先请!”

林梵抓起一人,拖到老祖宗面前,道,

“老祖宗,你这么多儿孙,你可认得出?”

老祖宗回道,

“我们唐家人,没那贪生怕死之辈!”

那人眼神坚毅,没有一丝惧怕。小乙看他只比自己稍长一些,没准儿女尚幼。林梵点点头,又道,

“老祖宗,你见过太多人死,今日给你换种花样!”

他搬来两桌,让那人跪下,只将头留在桌上,两桌面刚好夹住头,便成了桌下是身子桌上是头的奇怪模样。林梵捂嘴偷笑,又故作惊慌,道,

“老祖宗,你可睁大眼睛看看!”

老祖宗把头转开,林梵使个眼色,两人上前将她头又移了回来。林梵把他那大刀从头到尾摸了一遍,轻啸一声,

“走!”

他双腿分开下移,刀随人身转向,平平砍了出去,刀身穿过那人头顶,却未见得伤来。林梵走到近前,抓起头发,竟是连那顶瓜盖也一同提了起来!此时,那血方才流下,很快将那人脸全部染红。那人抖摆起来,头顶没了脑壳,里边沾着血红的脑花不住颤动,再多晃几下,怕是要晃成一滩。

扶着老祖宗那二人看不下去,背后呕吐去了,老祖宗浑身颤抖,泪流两行,

“好孩子,老祖宗对不住你!你先行一步,我马上就来!”

那边唐心哭昏过去,被人拨了一盆凉水,蜷缩在地上抽泣不止。老祖宗咬牙道,

“你这恶贼,有什么手段朝我使来,他们,若是难逃一死,可否留个全尸,死个痛快!”

林梵笑道,

“这个啊,你得问他了!”

他指指白化人,又道,

“哎,我怎么糊涂了,我得去办正事去了!”

他吹着口哨朝唐心这边过来,扒了唐心几下,她却一点动弹不得。林梵在她屁股上使劲拍了一下,唐心也未有太多反应,他却似乎一下没了兴致,

“没一点反抗,真没意思!来兄弟,给你玩!”

他把唐心丢给另外一人,自己则又回到唐勉那里,头靠在唐勉身上,翘起腿来,不停抖动,

“你们开始吧,我等着看好戏呢!”

白化人抱拳道,

“多谢林兄!”

他一招手,马上有人上前,不用吩咐,有人便将柱子后边的东西抬了出来。小乙一看,心道不好,竟然是数桶桐油!那些人也不废话,过来便往众人身上浇,小乙只闻得那油味浓烈,身上也是湿成一片。

林梵拍手称赞,

“啧啧,用火烧不错!正好把这堡也给烧了!”

白化人道,

“这堡木质都经过反复处理,只怕不易烧毁,不过人死了就好,我几代人的大仇也算报了!”

林梵坐起身来,笑道,

“那请吧!”

白化人正要发令,却有人大声拦阻!

“给我住手!哪里来的恶贼!”

小乙熟悉这声音,正是夕月师傅,唐门三长老。

“你们,你们!老姑!你……”

他见此情形,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他也到了耄耋年纪,哪里经得住这般惊吓。白化人问手下道,

“怎么没发现这老头?你们干什么吃的!”

小乙也觉奇怪,为何三长老没被人搜到,如今又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心头有欣喜又有些忧虑,欣喜的是,自己身子慢慢恢复知觉,三长老的出现,恰好为自己争取了时间,忧虑的则是,三长老好容易才没被人发现,这般过来,真是自投罗网了。

白化人笑道,

“没事没事,你正好赶上了!”

话音刚落,三长老便被人擒住,绑了个严实。三长老早被那削去头顶的子孙吓到,嘤嘤哭泣起来。

白化人又道,

“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林兄也等着急了!来人,点火!”

那手下举起一只火来,直直丢上小乙这边,小乙手脚还动弹不得,眼看那火便要落下,却听得一声轻啸从头顶处破空而来,击中火把,一齐掉落在地。小乙长舒一口气,那火把只隔一尺便能引燃桐油!

一人飘了下来,白衣如雪,绝代风华,发丝轻舞,光彩动人。小乙看他只一把短剑,看上去普普通通,并无特别之处,刚才空中之物,便是这小剑的剑鞘。只是这人背影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待到那人转过脸来,他心中大惊,竟是四长老的贴身陪伴,每日被四长老骂得狗血喷头的小毛儿!小乙不知他真名,可这小名倒是记得真切。他回头一想,能够常伴四长老左右,也定然是那不凡之辈。

“恶贼!我唐家怎会是你作恶之地,快些缴械投降,否则休怪我剑不留人!”

白化人哈哈大笑,

“你这小毛孩儿,非得前来送死!好,好,那我就成全你!”

白化人出招迅速,一把折扇直戳过来。小毛儿也不躲闪,那短剑立起挡在胸前,正好与那扇子对上。两物刚一相碰,折扇忽然展开,里边竟是铁片制成,看那锋利架势,只需被它割到一下,便能掉下一块肉来。小毛儿不敢硬来,小剑侧过来,便将两片扇叶分开一指来宽。白化人手一抖,扇叶也随之震动,随后便发射出来。还好小毛儿早有防备,身子向后倒下,右脚上抬,正好踢在白化人持扇那手之上。铁扇飞起,白化人正欲去接,可他手还未触及,胸口已然被小毛儿脚尖踢中!他向后跌出数十步,重重摔到地上,捂住胸口,一时半会说不上话来。

林梵看戏看得热闹,鼓起掌来,

“哎呀不得了,不得了!这唐门果然卧虎藏龙,我还以为再也无力回天,没想还有转机!”

白化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那泛白的唇色红艳起来,看起来怪吓人的。他咿呀叫喊,手下一拥而上,将那小毛儿团团围住。小毛儿也不惊慌,一只小剑横在胸前,时刻注意周围动向。双方僵持片刻,四面刀光闪起,一齐向小毛儿砍来,若是常人,哪里能够护架得住这许多人同时一击。这包围圈中并无太多躲闪空间,小毛儿只能兵行险招,向一刀影下边钻去,身子刚好擦着刀锋飞过,入了那使刀人怀中。这刀砍了个空,其余几刀碰到一起,发出悦耳之音。小毛儿将那人扛起,转起圈来,人带着刀飞舞起来,竟是将这包围圈扩大两倍有余!

众人又要围上来,小毛儿将那人朝一方扔了出去,自己一个健步上前,踩踏着那人,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在了众人外边。这下有了施展拳脚余地,近处几人,没两下便挂了彩,再也提不起刀来,仔细一看,皆是手腕被利刃切断,手法干净利落。众人又围上来,小毛儿边退边走,瞅准机会,补上一剑,立时有人被他划伤。林梵在旁看得起劲,大笑起来,

“厉害,厉害!来来来,我也来耍耍!”

说完他也跳入场中,大刀狂舞,众恶贼跳了开来,以免被他伤着。小毛儿被这刀影笼罩,情况十分危急。那边白化人被人扶住,站起身来,朝向林梵这边说道,

“多谢林兄助力!”

林梵边打边回,

“好久没遇到这般对手了,过瘾过瘾!”

小乙见林梵渐露狠相,心知他此时已然认真起来,对手必然不是泛泛之辈。林梵刀法简单粗暴,可杀伤力极强,小毛儿那小剑硬挡了两下,只觉手上抖了起来,几乎快要握不住!小毛儿再不敢与之硬抗,借用身法之优势扩大活动范围。二人在这厅内追逐,不时对上几招。

小毛儿朝一处梁柱奔去,林梵紧跟在后头,小毛儿飞起一脚,踩在柱上,脚上用力,飞旋回转,那小剑带着人身直奔林梵心口而来。林梵早料到他有此一招,可小毛儿人剑合到一处,快到让人眼花,他那刀收回不及,只得勉强把刀柄拉回。剑尖刺到刀柄之上,刀道也是极大,林梵来势极猛,受这一下,虽不致死,也够他难受好一阵!

老祖宗大喊道,

“打得好!”

再看这林梵,脸色憋得通红,好长时间,方才缓过气来,他怒极,手臂青筋暴起,提刀又上。小乙看他这次比之前又要勇猛不少,对小毛儿也多了几分担心。二人又追打起来,林梵步步近逼,小毛儿应当不是那经常斗狠之人,在这般搏命打法之下,又吃了兵刃劣势之亏,渐渐处在了下风。

小乙只觉得腿部已然有力,全身上下,只有双脚双手尚未恢复,他心道,若是再待上片刻,自己就能上场,二人对他一人,应该有些胜算!他只盼小毛儿能再多坚持一会。

林梵大刀挥得呼呼作响,小毛儿只有招架之力,哪里还有机会反攻。小乙心急如焚,小毛儿身前都被林梵刀影包围,再往后已然没了退路,又如何能够抵挡!小毛儿眼看就要成了林梵刀下亡魂,他也不要命了,瞅准林梵口鼻,把那小剑扔了出去,真是那以命换命的招法!林梵怎会与他以命换命,收刀侧身,没能将小毛儿砍死当场,却仍在他右臂之上划了一大道血口,血流汹涌而出,小毛儿用牙帮忙,将长袖卸下制住喷血。林梵也受了轻伤,侧脸被那小剑划开一道小口,血水流下,他伸出舌头,将鲜血舔入口中,那模样,倒似很享受一般。

“哼,别挣扎了,死到临头啦!”

林梵奸笑着,提刀又来,小毛儿扶着伤臂,靠在边上大喘粗气,脸色惨白异常。老祖宗大喊,

“孩子,你是好样的!老祖宗定要为你报仇!”

她停了一下,用尽所有力气,一字一句嚎道,

“万箭……”

林梵害怕老祖宗还有后手,时刻防备着她。老祖宗只说了两字,忽听得一小孩哭着叫唤,

“老祖宗!老祖宗!”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