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十 围堵截杀好不痛快,密道追踪机关重重

四十 围堵截杀好不痛快,密道追踪机关重重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老祖宗停了叫喊,林梵也放下心来,他不妨还有他人,停下手来笑看那边。只见一个十来岁小孩从暗处跑了出来,奔向老祖宗。众人看他只是个小孩,也是卸下了防备,看起来,倒是更加乐于见他这般痛哭。

小孩抱着老祖宗双腿,大哭不止,哭声震天,

“老祖宗,老祖宗!”

林梵也来了兴致,慢慢走过来,问他道,

“嘿嘿,小子,你怎么跑来了,心疼老祖宗么?要不然,给她表演一个?”

林梵刚要上手,小孩轻巧躲开,绕到了柱子背后。林梵来了兴致,又道,

“别躲别躲,我可不是坏人!你看那边,那白脸的才是坏人呢!”

小孩不是傻子,哪里能听,大声回道,

“我,我,我都看到了!你们,是坏人,是坏人!”

林梵收起刀来,笑道,

“没事没事,你过来,你看,我把刀都收起来了。”

林梵绕着柱子追逐,那小孩却是更快,让林梵更加兴奋。

“嘿嘿,小子,若是再不停下,一会把你胳膊砍下来接到腿上!”

小孩哪里肯听,仍旧与他这般周旋。可这林梵也不是吃素的,小小孩童又哪里能够与他周旋多久。小孩跑累了,眼看就要被林梵捉到,他大声叫喊,害怕以极,林梵却是慢了下来,缓缓靠近。正要上手捉住小孩,一支飞箭忽至,林梵身手了得,可还是在他手背之上划出一道血槽。

“不好!有埋伏!”

林梵大声叫唤,小孩也趁机跑远,再看一旁,几人隐在暗处,持弩蓄势待发。林梵动作倒是很快,奔走如飞,那数十飞箭贴着林梵身影穿过,竟只伤了他的衣物而已。林梵大喊,

“还等什么,放火啊!”

话音刚落,火把扔了过来,眼看就要落到桐油之上,却有一人将它接住,又来几个,无一落下,全被一人接到手中。再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小乙。他恢复过来,现了身手。四周火光亮起,数十人打着灯笼,弩箭早已激射而出!

“快跑,快跑!”

林梵急忙叫喊,

“妈的,早点放火多好!”

他说完便要奔逃,可忽然又折返回来,手起刀落砍向地下,血飞溅起老高,一只前臂弹了开去,被他接入手中!那林梵临走之时,竟然一刀将唐勉那只戴着拳套的右手砍了下来!唐勉吃痛,却叫喊不出,脸上憋得通红一片。

林梵不敢再逗留,躲着箭雨飞也似的隐入黑暗之中,那黑暗之中有几声叫唤,应该是几位唐门弟子,被这恶人所伤。

那白化人恨恨,又想点火,又想去处置老祖宗,可现如今又怎么来得及,还是逃命要紧吧!

除了林梵、白化人还有几位跑的快的手下先行逃离,其余人等哪里有还手之力,若非老祖宗让留下活口,全都死绝,也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小乙见这方局势已定,赶忙追了上去,几位唐家好手也与他一齐。老祖宗在身后大喊,

“密道之中机关重重,你们可得当心!”

小乙早已猜到此处可能会有密道,没想唐家众人却没几人知晓,想必这林梵等人也是有高人指点,方才能够轻易进入堡中!巨堡依山而建,有几个密道,也不难理解。

厅后不远,有处廊道,廊道边上即是山体,那壁画裂开一道门来,想必恶人们就是从这里进出了。小乙当先进去,一人正欲旋转机关,想要将这石门关上,小乙一脚将他踢飞,众唐门弟子也一齐进来。那人被踢到石壁之上,却听得咔嚓一声响,石门迅速关上。唐门弟子回去查看,那石门却再也无法打开!

“小兄弟,这石门打不开了!咱们被困在这里了!”

小乙回他道,

“我们去找其他出口,若是把贼人也给困住,那就最好!”

另一人回他道,

“这里机关重重,我看还是让一人留下与外边接应,看看老祖宗有没有什么办法!”

小乙道,

“这样最好!”

说完,几人一齐往里走。刚走几步,地上便有一具死尸,被石笋穿胸而过,死相十分难看,尸臭难闻,应该死了有段时间!小乙捂住口鼻继续往前,不远处,又有同样的死尸出现。

“几位大哥,这石笋也是机关?”

有人回他道,

“确实不假,我们唐家善做机关,有这等防御工事倒也不足为怪。可这里我们从未听说,若是遇上机关阵法,倒还真不易对付!”

小乙看这唐门子弟都没甚把握,几人擅闯过去,只怕会有损伤,于是对几人道,

“几位大哥,不如你们先回去问问老祖宗,看她是否知晓其中关键,若是有,咱们也能多些把握。我先摸上去看看!”

一人回他道,

“这是什么话,你不是我唐家人,怎能让你去送死!你回去!我们先上!”

相互推让间,已有唐门弟子跨过了尸体,独自前边探路去了。刚走几步,小乙听得石壁有些异动,大叫一声,

“小心!”

那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只尖锐石笋钉入腹腔,他临死之时,指尖不听使唤,弩箭射出,差点又伤到几人。

“不好,这里机关尚未解除,你看那边,还有一具尸体,只怕是刚逃走的一位!”

小乙长舒一口气,道,

“几位大哥,你们快些找人去问问老祖宗!至于这里,我来探路,我自己会小心。我先走二十步,若无事,你们再沿着我走的道行来,然后再继续向前!”

几人看他如此坚持,只好点头同意,派了两人回去接应,其余几人点着油灯,在后边为小乙照亮前方之路。

小乙行了几步,又听得那石壁异动,他早有防备,向侧方一闪,躲过了石笋一击。可另一边又有石笋袭来,小乙虽然无法躲开,却是早有了防备,石笋尖碰到黑棍,折断开来,握住黑棍的手被震得发麻,那力道可想而知。小乙向后边问话,

“几位大哥,可看清这机关如何触发了?”

这几人十分机敏,商议了一番,给出了答案,

“这应当是地面某处触发的机关,我们看这死尸位置,若猜得不错,这里最是简单,洞宽三尺,这道便分成三份,左一上一右二上二左二上二右一上一,这一便是一尺,如此反复便能过去!你现在试试,往前一尺,然后开始右一上一,左二上二,也可以自己验证一下!”

小乙听得明白,照他所说走了几步,竟然真没有再见到石笋,他又试探了一下,果然不在此路线上的,都有石笋招呼,他回头大喊,

“几位大哥,真如你们说的!快些过来!”

那几人也极欢喜,从死尸处找到线路,然后慢慢移步过来。小乙心想,之前死的那几人,应该也是知晓规律所在,可不知从何处开始计算,自己身死,则为后人提供了线索。同时,他也感到庆幸,有这几位唐家人跟着自己一起。

这处通道只三尺宽,因而机关容易伤人,再住前,便宽敞了许多。这里极为普通,只是一片泥地,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就是这样,众人才更加警惕。小乙嗅了嗅,问道,

“几位大哥,有没有闻到什么味?”

几人仔细辨别,只有一人回道,

“好像是你身上的桐油味道!”

小乙摇摇头道,

“这味道不是我身上传来,我们不如试上一试!”

众人点头,小乙从石壁之上掰下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却无声响,可在那石块落下之后,竟是忽然着起火来。烧了好一会,方才歇下。

“咦,这里竟然能生起火来!”

小乙点点头道,

“这里看起来平静,却是故意给人的暗示,你若慌忙行走,便要着起火来!依我看,这里若是用极慢的速度走过去,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

一人回他道,

“小乙,我看你还是先把衣服脱了,你身上这许多桐油,若是沾上火,那可不是好玩的!”

小乙点点头,脱掉衣衫,露出结实胸膛。

“呵,你这小子,倒是个习武的料!”

那人说完,轻轻探入这泥中,再慢慢往前移步,待到过了这片泥地,方才回头招呼众人。众人学他模样,没有一人伤亡,顺利过了这关。

“走到这中间方才发现,似乎有气从里边出来,有些难闻。莫非这气遇到火,便能燃烧?这泥中也不知有何东西,若是遇强,便能引出火来!”

几人同意他看法,不过也未做过多停留便继续往前去了。走不多时,便听得水声起,

“这里竟然有水!”

这里漆黑一片,是处深潭,方圆数十丈,若要继续走这密道,则必然要涉水过去。众人来到水边,看那水中有不少石块,有些露在外边,有些则刚好被水面淹过。小乙问几人道,

“咱们只怕要踩着这石块过去,不过要踩哪块,还要好生商议一番。”

一人回道,

“这里我看最是简单,直接游水过去便是!”

他把手伸入水中,笑道,

“水还挺凉!”

刚一说完,啊的一声惨叫!小乙赶忙上前查看,只见那人不知何时少了一截手指!再看水中,有鱼不住翻腾。小乙帮那人处理伤处,叹道,

“这鱼竟要吃人!石壁又光滑无比,咱们如何过去才好?”

有人回他,

“若是有条小船就好了,划船过去,那鱼又怎能伤得到人!”

这话是不假,可在此处,又如何去寻那船儿去!又有人道,

“这里数百石块,哪里能够看清规律!”

众人没了办法,瘫坐在地上,小乙对众人道,

“几位大哥,那几人都能过去,咱们也定然可以的!”

有人无聊,胡乱朝那水中扔石块。那鱼只要有东西进来,便围上来,发现不是吃食,这才又散了开去。小乙突然灵机一动,对几人道,

“这鱼贪食,咱们也许能让它们来为我们作指引!咱们向不同石块丢掷杂物,那鱼儿翻腾起来,若是石块纹丝不动,定然是可以站立上边的!”

小乙说完,众人也都明白,各自分工去探查,不多时,便寻得了路线!

“小乙,你可真行!若非如此,咱们没那口诀,还真难寻到出路!你们来看,这来来回回,绕来绕去,真是太过复杂!”

小乙看他们在地上画的图案,心中有了把握,

“我先去试试!”

几人虽不同意,但论身手,确实是小乙更胜一筹,小乙飞身上了石块,那石块坚实非常,确实可以踩踏。他有了信心,越走越快,很快便上到了对岸。几人依次过去,再回头看时,这水中石块又似乎变换了方位,与之前大有不同。小乙有些惊奇,问道,

“怎么又变了个样子?”

有人回他道,

“依我看,这是水位高低变换之后,这些石块高低有别,因而如何过水,又得重新计算!”

还有人附和道,

“没错,若是想与之前那般过来,只怕还要到明日同一时刻方可!咱们还算过得快,否则水位增高,要想过来更是不易了!”

小乙心道这自然之力用得妙极,再看那水中,慢慢漂起一件破烂衣衫,应该是之前有人落入水中,被那群鱼撕扯了个干净!

众人继续往前,竟是一处极长极宽的沙土地,小乙联想之前几处,想到了些规律,

“几位大哥,你们是否也发现了,咱们进入密道,接连遇到三关,分别是石笋、风火、深潭,在那五行之中,是不是对上了金、火、水,如今这片沙土,便是土了?”

众人听他说完,也觉有理,

“那这土,又是何种考验?”

小乙回他道,

“不知,难道是要将人整个吞掉?”

他拾起一块石头,扔到沙土之中,石头慢慢下沉,只是片刻,便没了影。

“还真是,这沙土如此柔软,若是人走到这沙土之上,实难借到力来,你越加力,则陷得越深,最终也只能被它吃掉!”

“那我们如何办才好!”

小乙思索片刻,道,

“你们看,林梵恶贼过去之后,这沙土之上并未留下任何脚印,因此这沙土当是在不停的流动当中。咱们注意观察何处冒出沙来,没准就能寻到过去的方法!”

几人分头行事,果然在这沙土之中寻得不少极难发现的冒沙之处,将那石头丢到上边,竟是不再下沉。众人纪录下来,便是那沙中的一条隐蔽小路。小乙十分兴奋,跃跃欲试,一唐门弟子却抢先跳入沙土之中。小乙看他沿着一条曲线行走,沙子只冒过脚背,并无下沉迹象,他也跟了上去。那人越走越快,自信满满。怎料脚下一滑,落入一旁流沙之中,瞬间身子有一半没了进去,他又动几下,沙土已然埋到胸前。

“别动别动!”

小乙大喊,那人不敢再动,两手上举,那下沉之势顿减。

“拉住我手,身子尽力向前弯曲!我一点点把你拉上来!”

小乙趴“小路”之上,一手紧紧抓住那人,一点点用力,那人到了生死之际,也相当配合,好一会胸口方才出来,他向前屈身,小乙这下方才能使上力,终于将他拽了上来!

身后唐门弟子斥道,

“你慌什么慌!不要命了?若是一个不小心,死了都找不到尸身!”

几人一同过去之后,再看那一片沙土,又慢慢恢复了往常平静。小乙对几人道,

“已然过了四关,这最后一关便是木了,也不知还有何种机关等着我们!”

几人却是忧心忡忡,

“不瞒你说,我唐门善于使用木器,就拿我们的巨堡来说,也是以木为主体,辅以铜铁之类建成。这一关,只怕不易过的!哎,不知是何人泄露了我唐家秘密,真是可恶至极!”

不再多言,小乙与几人一齐继续往前,来到一处密道岔口方才停下。小乙不敢擅自进入,停下来观瞧,

“这里两条路,不知如何走?”

“咱们不如兵分两路,若有情况,马上通知对方!”

小乙摇摇头道,

“咱们人也不多,若是分开,遇上林梵等人,如何能够对付得了!”

“这密道不大,近距离时,这弩箭杀伤极大,我们三人守住这一条道,应该问题不大。若是只选一条,没准会跟丢!”

小乙想想也是,于是众人分开两队,各自分开入内。行不多时,竟是又碰了头,

“咦,这竟然是相通的,两边都能走!”

小乙也觉奇怪,正疑惑间,身后巨石落下,把那出口堵得严严实实。几人全被隔在外边,再也无路回返。几人尝试推动那巨石,可无论如何努力,那巨石始终纹丝不动,也许只有从里边方能将那机关开启。

“咱们触动机关了!只怕要被困在此处了!”

小乙回他道,

“别急,没准还有其他方法!”

那人却是摇头,

“这密道如此重要,只要机关开启,该是不容易逃脱了!”

几人倒是想得开,很快平静下来,

“我们死了倒无所谓,只是连累了你!希望那恶贼也被困住,我们即便是死,也值了!”

小乙回他道,

“先别说这丧气话,咱们一同进来,也定要一同出去,还要带上那恶贼的头颅!”

小乙对那几人深恶痛绝,恨不得马上将他们置于死地!几人相互点头,下定决心继续往前。刚走出两步,便听得密道传来一人暴躁怒嚎,

“是谁他娘的触动了机关!老子把你全家都砍了喂狗吃!”

嚎叫那位不是林梵,又是何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