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二 一线天地恶贼为伴,命不该绝死而复生

四二 一线天地恶贼为伴,命不该绝死而复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从什么地方讲起呢?”

林梵问小乙。

“就从那日崇生寺一战之后开始吧。”

林梵点点头,调匀呼吸,慢慢说来,

“那日也当真凶险,差点小命不保。那事,也与这家伙有关!若非他从中牵线,我又如何能够与那太子相识。哦对,现在是皇帝了!我好容易逃了出来,浑身是伤,他也似能猜到一切,早为我准备好了车马药品,还有养伤之所,一点儿也没耽搁,我便出了大理城。一切都很顺利,我按他说的,去往峨眉养伤,那里山好水好,又是清静无人打扰,伤也好得极快。那家伙过了两月才来看我,我和他大打一架,可伤刚好,他本来也厉害得很,我反而吃了大亏。伤口开裂,于是又多养了一段时间。”

小乙听得仔细,这林梵已然这般厉害,对上那人,却是没有胜算,那人又是何等厉害!林梵呼吸几次,继续说来,

“他说有事要回大理看看,我本来也想跟去,他却不肯,说是安排下一场大戏,我这冲动性子,去了只怕要误大事。没办法,我就继续留下来了。不过峨眉也真是好玩,你可不知道有多少人去那求佛问仙,大姑娘小媳妇可是多得很啊!”

小乙怒道,

“你,你……你无论到哪都不忘作恶!”

林梵兴奋起来,却是引发咳嗽,好长时间方才停歇下来,他闭眼休息好一阵,又才继续,

“我也救下过一人的哇!见到她时,她正准备跳崖,被我一把拦住!那小娘们儿,啧啧啧,长这么漂亮,那胸那屁股,哎呀,我怎么可能让她那般死掉!我把她带回去暖床,嘿嘿,那日子过得真是舒畅!她说她家就在峨眉山下,被恶霸欺负,已经只剩她一人,我这暴脾气,哪里能忍,提刀下山便把那恶霸一家全给砍了!我的女人也敢欺负,想死不是!”

小乙回道,

“看来恶人自有恶人磨,那女子后来如何了?”

林梵笑道,

“那家伙回来,见到这女人,十分不喜。我没办法,把她打发到山上道院做了道姑子。那家伙回来,心情倒是不错,后来才发现,他还带了一人回来。那人精瘦精瘦,整天叫唤着要杀将回去,把他儿子给抢回来。我不喜欢这人,于是什么都没问。过了几日,那家伙说要找点事来做,还说可以为这人筹集一些本钱,来日才好回去继续做大事。我这也是无聊,便让他把我也给带上。没想,却是来了唐门!”

小乙打断他道,

“你先等等,那人,那人长得是不是很黑,还有,右脸之上是否有一刀疤,看上去不像是新伤!”

林梵疑惑问道,

“咦,你难道认识那人?”

小乙长叹一声,回他道,

“若我猜的不错,那人便是建昌府乱军首领,我与他交过一次手,他离叛乱成功,也只差一步了!后来见他死了,还是我亲手埋的!不过我见他最后一眼时,隐隐觉得那脸变幻了模样!”

林梵想要点头,却是不能,他转动两下脖子,又道,

“那家伙鼓捣的东西太多了,没准是找了个替死鬼。”

小乙心道,林梵口中的那家伙,只怕与唐门多有瓜葛,因此才如此熟悉这密道情况。林梵的话着实不少,

“那家伙跟我们说了这密道,按照他所说的,进来十分顺利。我到时,你也在场,后来的事,你都知道的。”

小乙问他,

“你说的那人没有跟你一同进来?”

林梵想了想,回道,

“那家伙只跟我说了时辰,就带着那人走了,至于干嘛去了,我还真不知道!”

小乙又问,

“那白化人也不是与你一同前来的?”

林梵回他道,

“那个白脸家伙,看起来真是恶心!我曾经见过他几次,每次都是苦大仇深的样子,太讨厌了!听说与唐家有仇,应该也是那家伙找来对付唐门的。唐门这般势力,有几个仇家倒也不足为奇。哎,这坏人啊,总是死在太过拖沓,不能一招制敌!若是我来,哪里还有你们的活路!若不是用人探路方便一些,我又怎会愿意跟他一路!”

小乙思索片刻,又问他道,

“按你说的,那阿则应当还未出现,若是藏在暗处,只怕还会对众人不利!哎,可惜我现在无法动弹,否则定要将消息带出去!”

林梵哈哈大笑起来,

“你别做梦了,那人早说了,石门降下,月圆之时方能再次开启,没人能够进来啰!嘿嘿,你说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小乙想都没想便回他道,

“我当然要看着你先死才是!”

林梵干笑两声,又不住咳嗽起来。

“你这小子表面看起来老实,其实心里头坏得很!嘿嘿,与你一齐死掉,倒也合适!”

小乙呸了一口,道,

“跟你死在一处,真是太让人难受了!”

二人你说一句我回一言,再看那巨木上边,有了一丝光亮,天已经亮了!林梵看着上边,又道,

“这时间过得真快啊,竟然天亮了!我这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真是命苦啊!”

小乙也没好到哪去,轻轻一动,便是筋骨巨痛。二人为保持清醒,依旧对话不止。忽的,地面颤动起来,小乙只觉整个身子就快炸裂开来,痛苦非常。林梵大骂起来,

“他娘的,就不能给个痛快么!”

话一说完,巨木落了数尺下去,小乙林梵也随之下坠,重重的摔到一堆泥土之上。小乙痛不欲生,可他能感觉到身上的土去了大半,呼吸也顺畅了不少。他仔细查看周围,不太能够看清,但能感觉四周空间不小,应该是一处洞穴。林梵哇哇叫喊了几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就说我命大嘛,这都死不了!”

小乙问他道,

“你能看清这里?”

林梵回他道,

“夜路走太多了,自然就能看清了!就像作恶人一样,杀人杀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解释也够特别,小乙又问,

“我们这个样子,你确定还能摸出去?”

林梵嘿嘿干笑,

“总是比刚才有些希望吧!”

小乙心道这恶人,倒是有股不服天不服地的劲头!他尝试挪动身子,虽然疼得厉害,倒也能够稍稍动下了。林梵顺着石壁摸索,虽然腰断了,却还能用力拉伸,当真是个极能忍耐的人物!

“我说小乙,我好像发现了一个茶壶!”

小乙有些好奇,回问他道,

“你确定是个茶壶?”

林梵又道,

“也许是个尿壶!不管他,总之这儿定然有人来过!”

小乙也摸到一个东西,似是一条腰带,他惊奇道,

“我寻到一条腰带,正好用来把腿固定住!”

林梵道,

“给我也找上一条!哎,我这腰断了,只怕还要找上几块木板来才行!”

小乙不理他,只顾绑腿。

“咦,咦!小乙,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

小乙仔细闻了闻,惊道,

“酒!这里竟然有酒!难道,难道是有人在此处窖藏了酒水?”

林梵大咳不止,小乙问他,

“你还行不行,是不是快死了?”

林梵缓和过来,回道,

“托你的福,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咱们还是先找着酒来,把伤口清洗一下,顺便喝个痛快,现在想想,做个醉鬼也不错啊!我这鼻子又堵上了,他娘的!”

二人一齐去寻那酒,小乙在前边爬,林梵跟在不远之后。

“小乙,好像就在前边了!”

小乙双手果然探到一只小坛,他打开坛口闻了一闻,大喜过望道,

“还真有酒啊!这坛都没开封过,也不知放置了多少年!”

林梵急道,

“快,快给我喝上几口!”

小乙大喝一口,递给林梵,道,

“看你也是快死的人了,赏你一口!”

林梵接过酒来,笑个不停,回他道,

“咱们真是有缘,这酒啊,算是你请我的,来日若有机会,我再回请你三次!”

他小心翼翼喝酒,生怕洒了一滴下来。酒坛不大,一人一口便喝完,林梵把坛倒竖起好长时间,这才放了下来,

“小乙,还有没有?这酒也能当饭吃,咱们有了它,活个几日不成问题!”

小乙回道,

“哪有这许多酒!我刚才已然寻过了,就两坛,一坛碎了,只剩这坛!”

林梵有些沮丧,不过很快恢复过来。

“这里既然有人来过,定然是有路可走!咱们顺着石壁找找看,没准能够寻到出去的方法!”

小乙早在找寻,不仅仅是自己心中汹涌澎湃的救生欲,更是为了先行出去,以便将这恶人留下!他四处寻觅无果,趴在地上喘气,却听得不远处有脚步声起,由远及近,他又仔细听来,确认有人过来无误。他心中忐忑,可又希望大增。这山本是唐门重地,定然有唐门弟子重兵把守,这人有很大机会是唐门弟子。但他又想,唐门弟子出来寻人,应当不会只单独一人,又让他陷入不安之中。于是他只是关注着那人动静,不发一声。林梵也是一样心思,半躺着一点也不动弹。

那人四处敲打,又用铁锹之类挖掘一阵,再敲再打,如此反复好长时间这才找准小乙二人所在之处。石壁之上破出一个洞来,那人狠砸几下,容得下一人进出。

“林梵?死是没死?”

那人开口问话,林梵大喜过望,赶忙回道,

“你他娘的怎么现在才来?你再晚来一小会,老子就疼死了!”

小乙一听,便知这人就是林梵口中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家伙。他也不作声,听他二人说话。

“龙柱终于下来,我不得不来看看!你以为这里好找?哪里受伤了,还能不能动了!”

林梵道,

“腰断了,我用尽全力,也只爬个三五十步,现在,一点动弹不得了!”

那人回道,

“你若再动,这辈子也别想起来了!”

那人说完,忽然又问,

“怎么,这里还有别人?”

林梵道,

“是个臭小子,你应该早就见过的!”

那人点了火折,过来观瞧,小乙奋力一击,他也没躲,轻轻用手拨开。

“咦,是你!你这小子着实有点意思!你虽未见过我,我可已经跟你打过好些次交道了!”

小乙忍住巨痛说道,

“你个恶贼,我定要将你除掉!”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脸上黑色面具也带着些狡诈,他又道,

“你啊,腿断了吧!还是多歇着点,否则以后只能坐轮椅了!”

林梵笑道,

“你说要不要把这小子杀了!”

那人回道,

“你看呢?这小子有趣得很,我倒真舍不得杀他!”

林梵又道,

“哈哈,哈哈,我也是,我也是!”

二人十分默契。小乙见那人在这洞中四处探查,那刚喝过的酒也被他拿起来查验。

“怎么,你俩还喝酒来着?这么好的酒,也不给我留着点!”

林梵笑道,

“我们二人只是等死,哪里品得出味来!你平日里又不喝酒,谁会想着给你留着!”

那人有些犹豫,还是举起酒坛,也不知有没有喝到一滴。之后,他把两个酒坛装入怀中,继续四处搜索。

“你他娘的找什么东西,快些带我出去啊!这么大动静,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

那人漫不经心回道,

“不急不急!”

他又继续四处找寻,忽然他发现了什么,向前跪了下去,头低到了地上,火折折上,再看不清他做了些什么。

“你在干什么,快些带我走了啊!”

那人磨蹭了好长时间,这才起身,来到小乙身边,摸了摸小乙额头,又按按肩头,道,

“身子骨挺结实,也还算聪明。我以前也和你一样,哎,可这人啦,哪能一辈子始终如一!我一会去引他们过来,你千万别再动了,这腿再动,只怕保不住了!”

那人找了些东西,给林梵垫上,抱起来出了洞去。林梵之前也没怎么叫唤,被这人抱住,倒是哭喊得死去活来,也不知是不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这一旦还能活,便一下释放了出来。

二人走后,再无一点声响,小乙慢慢迷糊了双眼。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寻了过来,这次必是唐门弟子无疑了。小乙微微睁开眼睛,看那五六人先后进到洞中,口中喃喃,却是发不出声来。

“在这,在这,还没死呢!真是命大!”

“腿断了,快去找些平直树枝,没准还能保住!”

“我们找你好长时间,还以为……不过还好,还好!”

“……”

小乙眼珠子乱转,想要看清这里一切,可眼睛模糊成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咦,这边还有个死人呢!”

“我看看!嗯,早化白骨了,哎,也不知道什么人,竟会死在这里!你俩留在这里看住,我们带他回去,听听老祖宗怎么说。”

小乙被人抬着回去,他想看看这死人,可是什么都看不清。他心头清楚,那人确实是向这死人跪了下去,这二人又是何关系,他实在想不通。这人死了数十年,知晓他的应该不多,不过老祖宗尚在,没准还能为他解答一二。

回程途中,便遇到了白青童陆。小乙发烧不止,神智有些糊涂,二人大哭不止,小乙却反过来安慰他们。

“你俩别哭啦,我这还没死呢!陆陆,把你包包里边的好酒给我喝上两口!”

童陆慌忙取了酒出来,把小乙嘴撑大,灌了一些下去。小乙喝酒十分困难,用了好长时间方才咽了下去。他轻轻笑道,

“没事没事,还能喝酒,就没大事!”

白青哭道,

“你就知道逞能!看吧,差点把自己命也给丢了!你若是死了,我,我还怎么活!”

她大哭不止,小乙拉住她小手,按捏几下,道,

“这不还没死么?我看你这般哭,真是要伤心死了!”

童陆赶紧回话,

“青青,你先别哭了,小乙哥见你这般,更不易好了!”

小乙也道,

“对啊对啊!你还得想想办法如何治我,否则这下半辈子,就只有靠你推着轮椅带我行走江湖了!”

白青哭笑道,

“你现在怎么油嘴滑舌的!可别再多说话了,这山路不好走,回去之后再讲也是不迟!”

唐门弟子爬山也是一把好手,只二人抬着小乙,一路也未有他人换过手,却始终奔走如飞,白青童陆被远远落在后头,待他二人回到堡中,小乙已然在此处等候多时。有弟子赶忙过来接二人上去,

“我说姑娘,那小乙太过固执,非要让你亲自为他医治,说这断腿是你练手的好机会!你说,你说……哎!”

白青哭着跑去看小乙,这屋里围了好些人,老祖宗、唐心,还有几位掌柜都在。唐心一见白青回来,赶紧扶了过去,

“姑娘,还得你来才行!”

白青口中大喊,

“你,你……”

她再说不出口,看那周边治伤工具、药品、热水毛巾一一俱全,她长舒一口气,对众人道,

“这里,这里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陆陆,你来帮我!”

老祖宗看她这般坚定,也不愿强求,吩咐众人外边歇息。

屋内就只他们三个,小乙笑眯眯看着二人忙活,道,

“哎,你俩一齐伺候我,还真是难得啊!”

童陆在他腿上轻轻按了一下,小乙痛得大喊起来,童陆反而斥道,

“你这没良心的!还不快闭嘴!”

二人斗起嘴来,倒是转移了小乙注意,白青下手也更加自如了一些。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