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三 神仙作恶百姓遭殃,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四三 神仙作恶百姓遭殃,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老祖宗,师傅,你们来啦!老祖宗,你身子怎么样?”

老祖宗和三长老来看小乙,小乙欲坐起来,却被白青按住,

“你可不能随便动弹!”

老祖宗笑道,

“只有这小姑娘能制住你!我这身子好极,什么事也没有!倒是你啊,得多休养些时日。我们这儿什么都不缺,想吃什么,跟老祖宗说就是!”

小乙回她道,

“多谢老祖宗!”

老祖宗又道,

“是我们唐家要感谢你才是!白青姑娘的医术还真是不错,你小子有福哟!”

老祖宗看着二人,欢喜得很,接着道,

“你呀,就在这里好好养伤,等到伤好了,老祖宗作主,为你俩把婚事给办了!”

白青羞红了脸,小乙乐得合不拢嘴,童陆却是嘿嘿干笑起来,

“那月儿怎么办!”

一旁三长老也是黑下脸来,

“这事我不同意!”

老祖宗摇了摇头道,

“我怎么把月儿给忘了,这可不太好办啰!”

童陆笑道,

“老祖宗,你呀就别操心他们的事了,这糊涂账难算得很!”

三长老又道,

“不论如何,你要对不住月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小乙不知怎么办才好,他看向白青,白青咬着嘴唇,皱起眉头,看上去很不开心。老祖宗又道,

“你这老家伙!说话这么不受听!年青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三长老又道,

“老姑,月儿和这小子已经是拜堂成婚了的!这可一点不假啊!”

老祖宗摇头道,

“我不想知道,也不愿去管!回啦,回啦!”

老祖宗被人推着走了出去,三长老犹豫了好一阵,这才甩袖出门。屋内又只剩下小乙三人,白青转过头去研磨药材,小乙童陆对视,互吐舌尖。

小乙问道,

“怎么没见心姨,她,她现在如何?”

童陆摇摇头道,

“她受了太大打击,一时半会只怕不会出来见人,哎,那狗贼真是太可恶了!小乙哥,刚才老祖宗来,本也想问你密道之中发生何事的,她见你伤得太重,也是没忍心马上问来。”

小乙笑道,

“所以,你就忍心问了?”

童陆笑出声来,道,

“我们不一样嘛!快些说说,那林梵有没有死在密道之中?”

小乙微微摇头,回他,

“那家伙命大的很,哎,我也差点死在他手上!”

童陆点头道,

“想必里边也是机关重重!你这断了双腿,那林梵为何不趁机下手,将你除去?”

小乙道,

“他也想啊,可他腰断了,哪里能用上劲!”

童陆奇道,

“他腰断了,如何逃走,难道还有同党?”

小乙点点头,闭上眼来休息,童陆又问,

“小乙哥,小乙哥,先别睡呀,你可已经睡两天了!”

小乙已然睡着,他梦到了林梵,只是这次,二人推杯换盏,喝得好不痛快!

转过天来,小乙心情大好,他双腿被架在轮椅之上,童陆推着他四处转悠。正好遇到那小毛儿,小毛儿神色匆匆,只是与三人咧嘴一笑,又忙去了。小乙问童陆道,

“这小毛儿怎么这般奇怪!”

童陆回他道,

“小毛儿现在可得意了!以往常在四长老身边,识得他的人虽然多,可也没甚太大影响,这猛然成了唐门上上下下的大英雄,真是一时风光无两啊!”

小乙笑道,

“孤胆英雄啊!当真了得!”

童陆回道,

“那是,我也见到的,真是太厉害了,若不是吃了兵刃的亏,那林梵还不一定能够胜他!啧啧,真是没看出来,一点儿也没看出来!以前看他那般窝囊,还以为就是个软瓜,没想真人不露相,却是个飘逸非凡的大侠!”

几人说笑一阵,便有人来传话,

“几位小侠,老祖宗有请!”

老祖宗头一日已然来过,此时请几人过去,只怕也是要问小乙密道之中发生了何事。几人一齐来到老祖宗那里,老祖宗十分欢喜,

“快过来,咱们坐下说话。”

童陆回道,

“老祖宗,小乙哥可一直坐着的呢!”

老祖宗大笑起来,

“小乙也和我一样,坐上轮椅了!”

童陆推着小乙过来,那小毛儿也在,他过来帮忙,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童陆打趣他道,

“怎么,我们的大英雄还会害羞?”

小毛儿低头,细声细气回道,

“哪有哪有!”

三长老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几位掌柜坐在另一侧,喝着清茶。老祖宗将侍女打发走,屋内也就这十来人。老祖宗问道,

“小乙,你身子看起来好很多了,是否能跟我们说说后来发生了何事?!”

小乙点点头道,

“当然,本来早就应该告知老祖宗的!”

他把密道之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告诉了众人。小乙看众人脸色都不好看,老祖宗不住叹气,小乙问她道,

“老祖宗,那人你们都认识?”

老祖宗道,

“哎,都是冤孽啊!本是万中无一的龙凤,如今却成了……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

小乙回问道,

“莫非那人也是唐门子弟?”

老祖宗回道,

“我也不瞒你,那人确是我唐家子弟,算得上是唐心的哥哥,相差只不过数天而已。他大名唐渺。他从小聪慧过人,学什么都学得极快,待人处事都很有章法,甚得我的欢心,他十岁之时,已然在我唐门有了极大名声。这唐家上下对他也是充满期待,把他看作唐家将来的接班人。他十五岁那年,太祖入川,与西边的乱匪大战数日,各有损伤,太祖派人来向我唐门求助,当然好处也是许了不少。那乱匪平日里也常常欺压百姓,所以掌门人答应下来,我唐家大军加入,那恶匪哪里是对手,一交手便大败而归。”

小毛儿端来一碗茶,老祖宗接过来,喝了一口,又把碗递还给他。她歇息了片刻,又道,

“再后来,不知匪军哪里请的后援,反扑过来,太祖大军先行撤退,我唐家大军殊死抵抗,杀敌过万,好不勇猛!可孤军深入,补给又无持续,所以唐家人大多战死沙场。他们的父辈,也大都战死沙场!”

童陆恨恨道,

“这太祖也真不够意思,自己跑了,让唐家军为他殿后!那援军难道是土蕃大军?”

老祖宗异样眼神看他,

“你这小娃娃,倒是机灵得很!我们后来查过,援军确实是土蕃王派来。太祖只怕也有难言之隐,不愿与土蕃军正面为敌,因而舍我唐家军而去!”

小乙拍椅道,

“真是可恶,为他卖命,却反而被他出卖!”

老祖宗又道,

“太祖自知有愧,因而给了许多好处,我唐门如今已然成了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帮,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你们应该也能够猜到。由于未能及时提供后援,我们的二长老,不堪忍受同门指责,离开了唐门。渺儿,嗯,唐渺正是二长老的亲孙子!他不相信自己的爷爷会犯这样的错误,他极力维护二长老,渐渐与众人疏离。哎,本来是开朗活泼的好孩子,却整日郁郁寡欢。我气不过,将他骂得狗血喷头,他就此离家出走,发誓再不入我唐家门!我其实,其实是爱他的呀!他竟然就这般走了,我病了整整半年,整日以泪洗面。”

老祖宗说完,也是流泪不止。众人上前安慰一阵,二掌柜接她话道,

“小渺确实聪明至极,我们一齐学习技艺,他只看一次便能学会。特别是那机关器械,时常会有新的想法,做出的东西也比同龄人精致好多!哎,老祖宗最爱他,可他也最让老祖宗伤心!后来听说他在外面受了很多苦,我们也派人去找他,可他如此机警,真想躲藏,又如何能够寻到。后来,也是听说他教使他人叛乱,这才有了他的下落。不过这消息也不知真假,也许只是误传而已。直到心妹被他捉去,这才确定是他无疑。”

小乙又问,

“心姨当年也是被他带到大理国去的?莫非心姨离开甜家父子,也是因为这唐渺?”

老祖宗歇息了一会,恢复了精气神,她回道,

“心儿跟我讲了,她趁渺儿有事外出逃了出来。可你们也知道,渺儿,嗯,唐渺机关术学得极好,当然不会任由她离去。可心儿即便是死,也不再留,她虽然也懂得一些破解之法,可唐渺的机关又可是人人都能识破?她身受重伤,来到草海,遇到了那甜老狗。哎,心儿虽然未受皮肉之苦,但精神饱受摧残。她再也无心回来,这甜老狗对她极好,她委身于他,倒也是自愿。她怕自己再次被人利用,对我唐门不利,于是就与甜老狗一齐过活。怎知这好日子没能过得太长时间,唐渺神通广大,还是把她找了出来。唐渺对心儿说,他不会对心儿下手,但对那甜家父子,可没这交情,他要让人生不如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心儿没办法,也只有跟他走了。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真是苦了心儿了!我也知道,他这是做给我们看的!”

二掌柜接着道,

“从心妹被他抓走之后,我们唐家避讳再提唐渺的名字,因而好些年轻子弟都从未听说过他。这次他又回来,没想到差点让我唐家死伤惨重,真是罪大恶极、罪大恶极!”

童陆笑问众人,

“咦,怎么没见那小九儿?”

二掌柜回他道,

“小九儿到成都历练去了!”

小乙疑问道,

“这小九儿是?”

童陆赶忙抢话道,

“这是老祖宗第九十九个重孙子!也就是这些掌柜们的弟弟啦!”

小乙奇道,

“难道就是那日抱着老祖宗哭泣的小孩?老祖宗真是多子多福啊,这大哥和小九儿之间竟是差了四十多岁!”

童陆又道,

“你可不知道,前来营救的唐门子弟,也是小九儿带来的,他自己又来演上一出,众子弟将那贼人团团围住,贼人一点都没发现!”

老祖宗面露欣慰之色,那二掌柜问小乙道,

“对了小乙,那日为何只有你能够动弹?”

小乙回道,

“那日有一小哥给我喝了点不一样的东西,后来他与我倒在一处,还跟我说了些话来着。对了,好像有人叫他二哥,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二掌柜黑了脸,众人说道起来,

“原来是这小子,每日不学好,只知道弄些神神叨叨的!”

“这小子事后为何不来报,我非把他腿给打断!”

“不然现在把他叫来问问!”

“……”

老祖宗也来了兴趣,

“老二,你这儿子倒是像你,沉迷于这些东西。”

二掌柜低下头来,说道,

“小儿不学好,让老祖宗担忧了!”

老祖宗回道,

“你这是哪儿的话!专注于制药也是过错?我看啊,是你这老爹当得太不够称职了!”

二掌柜赶忙回道,

“老祖宗教训的是!”

老祖宗看向小乙,道,

“那小子倒还真有些本事的!白青姑娘这几日没少跟他讨教,想必也多少有些收获的吧!”

白青点头道,

“二哥真是很厉害的呢!”

二掌柜听几人这般说话,总算有了些面子。

小乙还有一事要问,

“对了老祖宗,那林梵说还有一人过来,也不知捉住没有。那人可是个厉害角色,他是建昌府叛军的头领,手段也是凶残得很!”

老祖宗眼神询问众人,却是无人回应,

“右脸刀疤?好像没听说有这样人!不过没事,现如今上上下下都提高了警惕,怎会让他轻易得手!”

小乙点头道,

“这就好,这就好!对了老祖宗,心姨她现在?”

老祖宗也未作隐瞒,回道,

“放心吧,没甚大事,过段时间就好了!”

小乙忽然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又想不起哪里不对,忽然看到那木刻的鱼儿,这才想起,

“咦,怎么不见四长老呢!”

还是老祖宗回他话,

“小老四又去钓鱼了!他看我好了,觉得这里没他什么事,就下山钓鱼去了!哎,他这日子过得实在清闲。这小毛儿也是半路回来取东西,这才遇上我们遭袭。这老天爷的安排,当真神奇!”

童陆笑呵呵回道,

“若不是这般,那小毛哥可要装上一辈子么!”

众人莞尔,戏说一阵,老祖宗又安排了宴席,众人吃完这才散去。

回到住处,小乙三人又在一处说笑,童陆道,

“小乙哥,那唐门密道真如你所说那般神奇?”

小乙回他道,

“确实不假!也不知是如何办到的!”

童陆道,

“我这几日也问了好些人,可大都并不知情,少有知道的,也是闭口不言。我还听说,这龙柱落下,这密道就算废了!真是太可惜了!”

小乙咦了一声,道,

“龙柱?就是差点把我砸个稀烂的柱子?”

童陆不住点头,

“不是它又是何物!小乙哥,你可真是命大,以后啊,你也得小心一些,别让我和青青整日提心吊胆了!”

小乙看他二人,心头暖极,将二人之手又攥得紧了些。

“我尽量,尽量!”

童陆来了气,怒道,

“尽量?你这次可是两条腿都断了!若是再晚一些,只怕这辈子都恢复不了!还有,多亏二哥帮忙,不然你这腿即便恢复,也只能当个瘸子了!再看看你身上这几处伤,青青足足用了四五个时辰,才把伤口里的泥沙清理干净!”

白青泪在眼中打转,还强笑道,

“你以后可千万别把自己命不当命使!再来一次,我怕是要受不住了!”

小乙知道他二人在乎自己,好一番表态,这才缓和了气氛,三人说些其他,便过了一日。

小乙折了骨头,可不是轻易就能好的!三人便在唐门住了下来,唐门也给予贵宾待遇,这日子过得舒爽。

转眼之间,便过了近一月。小乙吃好喝好心情好,恢复得十分迅速,这不,已然能够拄拐独立行走了,众人都惊叹他超凡的体格。小乙三人人缘极好,在这唐家堡中住下,还真是如鱼得水一般。这日清晨,小乙拄拐而行,白青童陆跟在后边说笑,童陆手握几根鱼竿,他们这是要去钓鱼。很奇怪,这童陆本没这耐性,今日却是一反常态,非要拉着小乙白青陪他一同过来。还是四长老的老位子,三人坐下钓起鱼来。童陆把鱼钩鱼线丢入河水之中,问道,

“小乙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过来么?”

小乙摇头回他,

“你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童陆轻声说道,

“你小声点,我还真有些发现!”

小乙白青也把鱼线丢入水中,听他说来,二人有些好奇,都忘记了穿饵。

“这些日子以来,我时常观察,总觉得这唐家堡中还有事将要发生!我叫你们过来说话,也是怕人听了去!”

小乙问他道,

“比如何事,觉得有不妥之处?”

童陆回他道,

“比如老祖宗吃得越发少了,比如三长老和心姨整日不出门,比如四长老一直没有回来,比如你和白青迟迟不肯成婚!”

小乙回他道,

“我看你说的,也没甚大事,老祖宗身子骨时好时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三长老本就不爱出门,心姨心结还未解开,不出门也是正常,至于四长老嘛,我们第一次相遇之时,他就在那雪洞钓了好长时间,此时,只怕也是寻了个极好的地界,独自钓鱼来着!”

童陆微微摇头,道,

“小乙哥,总之我们要当心一些!我看你已然可以单独行动,若是可以,咱们现在就下山去吧!我听说蒜头前辈在成都耍得开心至极,真是让人羡慕!”

小乙想了想,这已然白吃白喝一月,若是再有叨扰,还真有些过意不去。三人计议已定,便要去跟老祖宗辞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