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六 死里逃生不算本事,艺多人善怎生离心

四六 死里逃生不算本事,艺多人善怎生离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看那人竟是挂在了窗外,他身后一人奸笑不止,可不就是那阿则!二人身上绑着护板,往上竟是连着一对木骨布面翅膀,每个都有一丈长五尺宽!

小乙大声叫喊,

“他们,他们要飞走!”

那破口刚能一人出入,六掌柜在后边急得直跺脚,小乙那棍完全发挥不出威力,只好退让出来。六掌柜持着箭匣朝外直射,他小心探头出去,那二人已然乘风飞走。

堡下弩箭不停飞来,距离稍远,力道已然不足,被那翅膀下的二人轻巧挡去。山上的箭矢则被翅膀一一化解,伤不到那二人分毫。

六掌柜大喊大叫,作那飞身之势,小乙双手将他抱住。

“你干什么!”

六掌柜狂嚎起来。小乙大声回他,

“这么远,你下去就得摔个半死,即便死不了,也得落个残疾!”

六掌柜清醒过来,对众人道,

“追,跟我一起去追!我就不信他们能飞多远!”

众人齐齐散去,只有小乙留了下来。他从破口往外望去,只见那双银灰色翅膀一张一合,像极了空中飞行的鸟儿。那翅膀骨架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竟是这般坚固轻巧,载上两人也无一丝压力。那阿则往这方招手,甚是得意,引得下方唐门弟子怒骂不止。

“哎,就在这眼皮底下溜走,咱们,咱们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童陆从侧方看向那已然飞远的恶徒,一手扶住小乙右肋,如此这般说来。

小乙遇到这人两次,竟然都是差点没命,他知道这人的厉害,却又不知这人为何要放过他。他想不通那人为何会四处作恶,为何还要找人前来祸害唐门。

“喂,小乙哥,你想什么呢!快去看看心姨才是!”

小乙回过神来道,

“对啊对啊,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二人转身来到先前那屋,还有二人守在六口,不断凿门。

“怎么,这门打不开么?”

童陆问那二人,二人气喘吁吁,道,

“这门结实得很,用刀劈斧砍都不太管用!”

童陆示意二人停下,用那匕首在门上划拉,又使劲捅几下,奇道,

“这真是木质的门?怎这般奇怪!”

那二人回他道,

“我唐门善于制木,若是这木质坚实,再经过千锤百炼,也能像这样坚韧,只是为何单单这门与众不同?”

小乙道,

“这应该是恶贼早就置办好的!就是为逃命作的准备!”

童陆点头道,

“他们进去之后,再从里边将门堵住,也能多争取一些时间!”

小乙让二人停下歇息,自己上前又仔细检查一番,

“陆陆,你说二人怎么进去的?”

童陆摇头道,

“肯定不像我们这样!”

他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喊起来,

“哎呀,我们都傻了么,可有发现锁头?”

几人围了过来,确实没有发现锁头。童陆拍手大笑,

“厉害厉害,咱们都中计了!这门,我已经知道怎么开了!”

小乙给了他屁股一拐,他摸了摸,慢慢道,

“试试往外拉呢!”

几人恍然大悟,赶忙上前尝试。

最初几下,那门纹丝不动,再用力一些,竟然动了一下,之后便十分顺滑。门大打开来,小乙大喜,赶忙冲了进去,可刚走近一步,他便停了下来,童陆没刹住,撞到他身上,差点把他撞倒。童陆赶紧扶住小乙,再往那窗边看去,他双腿也软了下来。

屋内腥味极重,只见唐心被吊在窗边,满身是血,身上好几个窟窿,血流一地,甚是凄惨。她肚腹微微有些抽搐,头颈则是一低一抬,应该还未气绝。几人一齐奔到窗边,大声叫唤。

“心姨!心姨!”

唐心想要抬头却是不能,小乙将绳取下,把唐心放倒在地上,

“心姨,心姨!你一定会没事的!”

唐心嘴唇微动,应该有话要说。小乙把耳朵贴了过去,只听得她轻微喘气之声,

“心姨,你慢些说,不急不急!”

唐心双唇张合几下,再不动弹!

童陆大哭起来,

“心姨,你还没见过长大后的甜心呢!你可不能就这般去了!”

小乙抱住唐心,想给她一些温暖,可她身子渐凉,再无存活可能。

“陆陆,心姨死了!”

童陆仍旧拉着唐心摇晃不停,小乙放下唐心,将他老制住。二人依偎在一起,难受至极。

“心儿,我的心儿呀!”

小乙二人缓缓抬眼回看,门口轮椅之上,老祖宗大哭起来,白青推她进来,来到唐心尸体边上。老祖宗想要下来,白青赶紧拦住,小乙见她这般,也是不忍,于是过去抱起老祖宗,轻轻坐放在唐心边上。老祖宗泪水不止,用那枯瘦双手轻轻抚摸在唐心脸上,可唐心脸上尽是血水,被她这一抚,散乱开来,

“都是老祖宗不好,把你脸给弄花了!老祖宗给你擦干净!”

小乙见二掌柜等人消消进来,见到此情此景,无不痛哭起来,只是老祖宗正与唐心说话,也是不敢哭出声来。

“我这么多儿孙,就你最乖,最疼老祖宗,可你的命也最苦。老祖宗这么在乎你,却是害了你啊!”

老祖宗用手整理唐心早已破坏的衣衫,又道,

“都是老祖宗的错,老祖宗不该让你离开唐门的,若是那样,你也不会遇到唐渺,若真是那样,你又怎会吃这许多苦头!二十多年啊,老祖宗想得很啊!这次回来,老祖宗别提多高兴了,你看,我本性命垂危,再见你后,都好转过来!可是,可是……我的心儿啊……”

众人听老祖宗这般说话,更是伤心。可老祖宗愿意跟唐心再多说些心里话,于是无人去打扰她。她就这般说了好久好久,众人也始终陪在身边。

“老祖宗,让我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可好?”

众人回头一看,门口直立着一人,黑衣黑袍,一脸平静。

“小直!你竟然回来了!”

那二掌柜一把抱住小乙只觉眼熟,想了好一会,方才回忆起来,

“你,你是草海镇那位……送我指护的奇人?!”

那人微微点头,

“一面之缘,你竟然还记得我!”

小乙还要说话,老祖宗却早已回头,

“回来啦?!”

那人点头,依然面无表情,只是双腿弯下,跪了下来,

“老祖宗,直儿回来了!”

老祖宗长舒一口气,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心儿这次回来,也再不走了!”

那唐直摇摇头,回道,

“老祖宗,唐心还有个孩子,她曾说过,她这辈子,只一件事让自己骄傲,就是生了一个好孩儿。她说,那孩子虽然模样不好,也只是位乡里渔夫,但从头到脚,都透露着善良。她还说,若是能与儿子共度几日,她即便是死,也都值了!”

老祖宗看看唐直,又看看唐心,缓缓闭上眼来,她鼻头微微颤抖,艰难说道,

“好,好!既然是心儿所愿,你就带她去吧!”

唐直重重磕下头来,

“多谢老祖宗!”

他一连磕发九个头,又道,

“我代心儿,还有那你从未见过的孩子向你磕头!”

老祖宗不住点头,

“好,好!”

那唐直又道,

“老祖宗,既然心儿不在了,那我留下也没什么意义。我,我也……”

老祖宗点头道,

“去吧去吧,我不知你这几十年如何过的,不过定然辛苦至极。记住老祖宗的话,唐门永远是你家。老三头没了,你是他最后一个弟子,去看看吧!”

那人又重重磕下头来,良久方才起身。

早有人备好收尸工具,老祖宗一点头,他们便进来处理。老祖宗不忍再看,捂着双眼出了屋来。小乙三人很是难过,又没能帮上忙。

来到厅内,那唐直一人坐在三长老边上,嘴唇微微张合,不时轻笑起来,应该正与二长老说些有趣之事。三人不愿上前打扰,只是远远看着。老祖宗在他身后不远,也只是看着,不动不言。

好长时间,唐直站了起来,来到老祖宗这边,推着轮椅来到窗边,轻声说道,

“老祖宗,你看看外边,哪里有叶落的痕迹!”

老祖宗拍拍他手,回道,

“可秋天已然来了!”

二人不再说话,只是定眼瞧看外边翠色。良久,老祖宗才道,

“明日再回吧!我这一日之间,真是失去了太多了!”

那唐直点头,道,

“那我明日再回!”

二人继续看那窗外,不见言语。

这边童陆叹了一声,轻声道,

“咱们,咱们去看看四长老吧!他此时心中,也定然不会好受!”

小乙白青没有意见,三人一同去寻四长老。倒也好找,几人初次吃酒那小屋之中,四长老正自斟自饮,对着空屋说话,

“老三,你酒量太差了,才喝一口就醉了?嘿嘿,你定是装醉!小毛儿,快些给三祖宗满上!”

白青又忍不住哭了起来,童陆轻轻安慰她。四长老发现了三人,哭笑起来,向三人招手,道,

“哎呀,来得正好,来得正好!这酒刚喝一口,一点不晚!”

三人过来坐下,这小桌之上,只几个酒杯,桌面也未展开,可触景生情,童陆自己都没忍住,又如何去宽慰白青!

小乙强忍住悲痛情绪,对四长老道,

“四长老,三长老都知晓的!”

四长老又喝一杯,道,

“我骗你的,这酒我还藏着不少呢!这不,又拿出来让你喝!不过你可不能喝多,你上次差点就喝死掉啦!嗯,小毛儿,你可看着点,可千万别要他再喝醉了!”

三人只是听他说话。四长老忽一抬头,好像刚发现三人一般,

“咦,你们怎么来了?”

他看着三人杯中酒水,不满道,

“怎么一点没喝,这么给我们两个老家伙面子!”

三人互视一眼,端起酒来,小乙轻声回道,

“四长老,我们一齐敬你一杯!”

四长老大笑起来,抿上一口酒来,

“好,好!哈哈!好!”

四长老喝完,把头歪在一旁,看起来是在思考些什么!

“我说老三,你送他什么东西,怎么这般讨厌!”

小乙心道,莫非他知道三长老丢了什么东西给自己?他从包里取出那东西,摊在手上,回道,

“四长老,你看,是这东西!”

四长瞥了一眼,不屑道,

“就你有!难道我没有么!”

他在腰里摸索片刻,取了一个小饰品出来。

小乙奇道,

“两块竟然一样!”

四长老直摇头,道,

“不一样不一样!”

小乙仔细分辨,这两个饰品模样不太规整,却是一般无二,同样的石质,同样的纹路。唯一不同之处,便是那背后刻字,一个是德,一个是才。

小乙正要说话,四长老大方道,

“啰,送你了!可不能让他觉得我小家子气!”

小乙不知怎么办才好,四长老又道,

“怎么,他给你的你就收,我给的,就不要?莫非是看不起我?”

小乙赶忙回他,

“哪有哪有!我这就收下,收下!”

四长老这才恢复笑意,几人又喝起酒来。小乙怕他喝多,干脆将那酒换成了白水,可四长老还是喝醉了,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乙将四长老送回,三人又去看看是否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所有事情都已经处置妥当,无需他们再出气力。

唐门上上下下都笼罩在悲痛之中,没有一人说笑,就连这幽幽青城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也不知老祖宗现在怎样了!她今日真是伤心透顶了!”

白青趴在窗边,看向远方叹道。小乙呼吸两口,回她,

“有那唐直陪着她,应该会好些了吧!”

三人不住叹气,身后有人说话,

“多谢你们!”

三人齐齐转身,只见那唐直立在身后不远处看着三人,他微微点头,又道,

“谢你们舍命护我唐家,也谢你们真心对待唐心还有他那丑儿子甜心。”

小乙回道,

“所以,你送我那护指,便是因为我们与甜心相识,还为他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

那人面无表情道,

“是也不是!你小小年纪,便有大胸怀,当真不易,也算是给你的肯定。”

小乙问道,

“能否跟我们讲讲你、心姨、还有那,那唐渺?”

唐直微微点头,道,

“既然唐心已死,好多事情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你们若是想听,听我慢慢说来。”

三人让他来到窗边,唐直如释重负般呼吸几次,方才说来,

“我们三人,年龄相差不大,虽然分属唐家不同支系,年青之时,倒也经常一齐走动。三爷爷,也就是三长老,他精通易容之术,但是很少传授给他人。有一年,他心血来潮,便从众多子孙当中挑了唐心和我出来。我们兴奋至极,恨不得马上学成,好四处扮人取乐。”

三人听他越说越是欢喜,应该是想着开心往事,陷入了美好回忆之中。唐直继续说道,

“没想学这手艺当真辛苦,那面皮贴在脸上便是一整天,夏日闷热非常,难受至极!你们想,唐心一小姑娘,正是爱美的年纪,如何能够受得住?因此我和唐心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偷懒!可三爷爷可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他每每发现,我二人都要屁股开花!慢慢的,我们成了队友,相互掩护、包庇。”

唐直顿了顿,嘴角竟是有了一丝微笑。

“她天真浪漫,又美丽大方,我慢慢喜欢上她了,为了她,我愿意付出所有,甚至是生命,也再所不惜!这样欢乐的日子过了很久,三爷爷对我们渐渐失去了信心,我们偷懒,他也只当作没见。我们却仍欢心鼓舞,以为骗得了他老人家!哎,所以直到唐心被抓走,我们也没学到太多东西。”

童陆听得明白,问道,

“还有那唐渺呢?”

唐直回道,

“别急,马上到他了!在我们二人暗自欢喜之时,唐渺也来学艺了!若是从这里算来,我们确也成了师兄弟。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学艺只为玩乐,而他,不学则已,学就要学到极致!试问哪个师傅不喜欢这样的徒弟呢?三爷爷把一身的本事都教给了他,而他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许多方面都作了大改进。三爷爷四处跟人夸口,一提到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这人极有本事,小乙心中也是了然,可他变成现在这样,当真只是因为自己爷爷被人冤枉?他期待从唐直这里获得答案。唐直又道,

“唐渺不仅学得好学得快,嘴巴也很甜,这唐家上下对他都是赞不绝口,他深得老祖宗欢心,他对我们十分客气,我们对他却是嫉妒得很。三爷爷再没有可以教给他的了,他又换了其他技艺学习。我们只这一项已然叫苦不迭,他却是随随便便学了个透彻!你们说,这样的人,如何不让人害怕!”

三人点头,又听他道,

“我们都以为他为成为唐门的中坚力量,可后来他那一系出了事,他慢慢变得沉默寡言。而那时,他已然将门中所有技艺学了个透彻,十多岁的孩子,你能相信么?后来听说他八岁便自己做出连弩,真是让人无法想象!我们这现在使用的机匣,也大都由他一人研制而成!我们万万不敢想象竟有这样的天才,慢慢生出了敌意。不仅仅是我们,年纪相仿的也是如此,所以他这一系出了事,多数人都是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人去添柴加火。哎,回忆起来当真惭愧!初时,他也不放心上,后来老祖宗教训了他,他一怒之下叛出,震惊了整个唐门!”

小乙问他,

“那心姨又是如何被他掠去的呢?”

唐直回道,

“这又是后来的事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