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12 临危不惧初示身手,推杯换盏削骨吃肉

12 临危不惧初示身手,推杯换盏削骨吃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沈沐阳和陆子苓远远听到白青的叫声也是大惊,只是这山险峻异常,沈沐阳虽说精通暗器,体力却并不很好。而这山上传来声响,听着近,走起来可就远了,想来这二人一时半会也是帮不上忙了。

野猪朝小乙冲来,小乙飞身闪过,抽出黑棍在猪背上来了一记,那野猪身形微闪,鼻头喷出水烟,转身再次向小乙攻去。小乙身形灵活,这次他从空中跳起,用黑棍击中野猪后脑。野猪大怒,不断咆哮,不顾一切朝小乙奔来,来势太快,小乙不敢接招,只是堪堪躲过,锋利獠牙差点挂到身体。

小乙心惊不已,不敢大意,举起棍子挡在身前,白青从不远处大石后边探出头来,双手中各攥紧一块石头,显得极为紧张,当然更多是担心小乙。小乙有些后悔没有把烛影带上,至少一剑下去能割开这畜生毛皮,或是给他身上弄个窟窿。这黑棍不够锋利,击打在它身上也无太大反应,看来一时半会制它不住。

没有好办法,小乙只好四处乱窜,有几次都差点被野猪撞上,只是他体力好,并不显颓势。野猪在一通横冲直撞后,却是疲态尽显。野猪突然变得狂暴无比,只见它眼珠直转,掉头向白青冲去。小乙大惊,向野猪狂奔过去,与之前情景颠倒了一番。白青虽说心里害怕得紧,却也是浑然不惧,她怕小乙因她分神误了时机。小乙心中大骇,毫不迟疑将手中黑棍扔了出去,这一棍用了全力,正正击中那野猪屁股,野猪吃痛,噗嗤一声匍匐在地,可它也极为了得,转眼间便又站了起来。正是这一下,野猪速度停滞,小乙追了上来,在空中接住反弹而来的黑棍,向下使出十二分力道。只听得骨肉断裂之声,那野猪尾骨竟是被这一棍击碎。尾骨断裂,那野猪狂嚎不止,山中尽是悲凉。野猪显然已然无法正常跑动,却仍然想要伺机暴起伤人,小乙不敢大意,仗着黑棍之长,慢慢与其周旋,瞅准最佳时机时又给它来了几棍,那野猪再也无力反抗,只是趴倒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血从它七窍缓缓流出,凄惨非常。

可笑的是,这野猪想攻击白青,让小乙前来救援,之后便能接近小乙,给他致命一击。怎料小乙却是抓住机会,将自己投身险境,反而要了它性命。

小乙上前拉起白青小手,走了过来,隔得老远看那野猪,白青手指野猪,怒道,

“看吧,叫你欺负人,被打死了吧!哼!”她被吓得不轻,却还故作镇定,小乙心中也是好笑。

那野猪却又暴起身形,作那最后尝试,小乙十分警觉,再加上野猪气力已然耗尽,迎头只一棍,野猪噗通倒在地上。

这时两位姐姐终于上来,二人皆是满头大汗,看到这巨大野猪尸身,汗水急速冷却。他俩飞速来到白青身旁,拉住她上下查看,一个拍拍肩一个摸摸背,白青也是哭笑不得,大喊没事,二女这才停止。小乙满脸黑线,姐姐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也并不以为意。

沈沐阳指着那野猪,张大了嘴,

“你杀的?!”

“是啊,是啊。沐阳姐姐,小乙哥可厉害了!就用那根黑棍子打死的,不过这畜生皮厚,倒是吃了好多棍才倒下的。”苏白青抢着说道。

“只用这黑棍?!”

沈沐阳咽了咽口水,又道,

“厉害啊小子,要是换作是我,肯定是对付不了的!嗯,厉害厉害!这畜生怕是有个四百来斤,你一个人就能杀死,还是用这长棍,真不简单!小乙,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沐阳满眼放光盯着安小乙。

安小乙摸着头,却是有些害羞了,

“我就是力气大了点,从小阿爷便让我背水桶,我这一膀子力气就是每日这样练起来的。时间一长,我就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结实,也越来越灵活了。”

沈沐阳疑惑的看着他,

“难怪说要闯荡江湖呢,你阿爷倒是从小给你打好底子了。你才十四,难不成已经练了十年功?”

小乙摸摸头,笑笑,

“如果这就是练功,那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怕是还不止十年哦。不过阿爷只教我一套拳法,看起来也是平淡无奇。”

沈沐阳不再问他,指着野猪道,

“这猪怎么处理,不会就让它待在这里吧。”

陆子苓两眼放光,竟是对着满目狰狞的野猪咽了咽口水,

“好久没吃过野猪肉了,上一次爹爹还在世呢。咱们抬下去吧,今晚就在烟雨楼大吃一顿,顾伯顾大娘的手艺那可真是了得!”

沈沐阳想了想,问道。

“可这么大,怎么弄得下去,要不一人下山叫伙计上来?”

“这可不行,只怕他们来时已然天黑,晚上更是不好弄了。依我看啊,我们把四条腿砍下来,这黑小子抗两条,我俩一人一条。嗯,还有还有,把这心肝也给装上!哈哈,就这么办。”

“姐姐,那你有刀么?!”安小乙无奈看着她。

“那老头给你的剑呢,我看锋利得很!……什么!你小子竟然没带来!气死老娘了。”陆子苓有些懊恼,如若是挖药的锄头还在,只怕也能帮上些忙,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我看就直接推下去吧,这家伙皮厚,不怕摔的。”安小乙拍拍死猪,两位姐姐对他翻着白眼。小乙也不多说,将棍子递给白青,将绑棍的绳子解下,套在死猪背上。这是他第一次把棍子交给他人,阿爷曾经跟他讲过,这棍子他只能自己背着,或是给那能交付性命之人。他取回棍子,架在石块之上,找准方位,一步步将猪移至崖边,最后使力一顶,这野猪便是向下急坠而去。小乙扒在崖边,看着野猪不断撞在山石之上,很快不见踪影。他回头傻笑,却发现三女皆已石化,好一会儿沈沐阳才回过神来,她连忙问道,

“子苓啊,这山下会不会有人,要被这猪压死,那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安小乙一拍脑袋,大叫“哎呀”不好,就要顺势冲下,却被沈沐阳一把拉住。

“要真有事,你下去时早就死了,不在这一时半会,而且你这小子不辨方向,走丢了咋办。你拉着白青走。”

安小乙只好跟着与三人一齐向山下走去。这野猪也够干脆,在山石之间撞来撞去,毫无一丝停留,直接掉到山底,竟是与几人采野菜之处相隔不远。只不过品像就不太好看了,只见那野猪肚穿肠裂,一半脑袋不知掉在何处,周身全是血口,很多断骨将皮肉撕破凸了出来,断口很是锋利,死尸周围尽是血水肉沫,想来是摔得极惨了。白青只看一眼竟是差点吐了出来,晚间的野猪宴不知是否还能有那胃口了,两位姐姐想来也不会太好受,却只故做镇定。

安小乙大笑起来,

“哈哈,我就说这样快。你们在这,我赶紧回去叫人,这样晚上就能吃到野猪肉了!哈哈!”

说完他抬腿就跑,一溜烟便没影了。三女躲得远远的,坐在草地之上大声说着话。陆子苓生怕小乙迷了路,可又想想,这下山就一条路,要是再跑丢那就真没办法了。

烟雨楼中,顾大娘听小乙一说,连忙叫来两个伙计,皆是一等一的好手,二人取来挑担,跟着小乙上山。小乙跟两位哥哥打了声招呼说明情况,自己提着大砍刀先跑了,那架势威风凛凛,势不可挡。

三女见小乙回来,赶忙迎了上来,陆子苓拉住小乙道,

“那几块好肉你可别砍坏了,先把那半边头砍了,看着瘆的慌,还有再看看那心肝肚肠,要是没摔烂就一起捡着哈,那玩意儿烤着真是好吃的要人命……”

小乙有些哭笑不得,连忙道,

“姐,还要不要我干活了,要不你来?!”

陆子苓连忙摇头,

“我还是等着吃比较好。”

然后三女竟然直接走开了,留下小乙独自在风中摇曳。

有了这大砍刀,果然是犀利无比,小乙很快就将四条腿砍了下来,虽说很多肉都已摔烂,大部分腿脚却还算完整。小乙把猪身剖开,将内脏全部掏了出来,一股恶臭袭来,他干呕了一会,待呼吸顺畅,又把姐姐交待的没坏的心肝肚肠全部清理出来,其它的则挖了一坑埋了进去。小乙挥刀将猪身砍成两块,又分解成大块,然后才坐在一旁大喘粗气。直到这时,两位伙计这才欣然赶来,二人将野猪肉放入各自担中,每人足有小两百斤,可他们挑上倒也不显如何吃力,是能干苦力的主,这顾大娘派这两人是肯定够用了。俩人向安小乙竖起大拇指,然后挑着猪肉下山去了。安小乙歇息了好一会才缓缓起身,看到那堆内脏还在地上,瞬间失力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他是真饿了。

三女迟迟不见小乙下山,只好坐在路旁等着。好一会,小乙背着装有野菜的背篓下来,砍刀别在腰上,手中抓着肠肚,血淋淋的怪恶心。三女见小乙,连连向小乙问询,陆子苓竟也是一改往常,温柔的说,

“小乙弟弟啊,你今天可真是厉害啊!我们家白青刚才还一个劲的夸你呢!……”

说了一大堆,小乙终于转过头来,

“姐,你带的吃食还有么。”

陆子苓顿了顿,说道,

“这个啊,我们刚刚吃完了,呃,咱们回家,姐亲自给你下厨啊……”

“连一点吃的都不给我留啊,啊,我好饿呀,我好饿啊……”安小乙翻着白眼,慢慢向山下走去。

陆子苓追上小乙,掰开小乙的嘴,把一团东西塞进他嘴中。小乙口中仍旧轻轻说着“好饿”,好一会儿才发现这竟是一大块饭团,里边还有菜丝与碎肉。他大嚼起来,将饭团咽了下去,意犹未尽之时,口中又塞进一个饭团,小乙吃得异常舒爽。刚一吃完,又是一团塞入嘴中,他想也不想大嚼两口,顿时满嘴苦涩,还带了点儿辛辣,心知必是早前采的野菜了。安小乙看着笑成一团的三女,脸上极度扭曲,可他竟又继续大嚼了起来,然后将嘴中事物统统吞咽下腹。这时,倒是换作三女面面相觑,说不出一句话来。

陆子苓呆立当场,她拿起手中野菜,咬下一片叶子,然后飞快吐掉,大叫着跑向安小乙,

“你这小子耍我是吧,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姐,你也尝了吧,味道不错吧,哈哈,哈哈!”

“嘿嘿,来,咱再换种野菜试试。”说完陆子苓就要再给他塞,小乙吃了东西顿时来了力气,飞快躲了开来,二人打打闹闹,这一路倒也十分有趣。白青挽着沈沐阳远远跟在后边,二女看着他们,也是欢笑连连。

太阳刚一落山,几人便一齐回到烟雨楼后院之中。已是深秋时分,大堂中的食客正多,于是就只剩这刚回来的几人收拾这野猪肉。陆子苓一脸嫌弃,

“叫我吃还行,这我是真不会弄了。我回铺里弄点药粉,一会儿弄点儿放在烤肉上,保准让所有吃过的都伸出大拇指。”说完她便拉着白青一起走了。

沈沐阳看看安小乙,耸了耸肩,笑道,

“我也不会啊,就只有你来了。”

安小乙很是受伤,这猪自己打死,自己分尸,自己叫人背回来,然后还要自己来收拾,没准一会儿还得自己来烤。他满脸血水,哭笑不得,大喊一声,

“啊,好像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啊!”

天黑了下来,烟雨楼中客人也是渐少,有空的伙计们也过来帮着小乙收拾野猪肉。听说这个大家伙是小乙用棍打死的,伙计们纷纷竖起大拇哥,还有的想来看看这黑棍,却被小乙拦开。瘦猴虽说体力不行,但掏个肠子什么的手法却是极其娴熟,那堆内脏就全由他负责了。伙计们一起倒是很快就将这肉分类处理好了。两条前腿被整个拿去做熏肉,后腿则是剃下肉来切成大片,准备晚间烧烤之用,身上里脊之类先腌上吊干以后再吃,排骨之类则是大锅炖下。整个后厨人人带笑,喜气洋洋。

小乙取出两只巨大獠牙,把玩一会便送给了瘦猴,可把那瘦猴乐坏了,他用一根红绳拴起獠牙,挂在脖子上,见人就给炫耀一番。还有伙计愿意帮他做仨月活计换来其中一个,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有客人向他问起这是从何而来,他昂首挺胸,高喊“那可是我兄弟”。

一切收拾妥当,伙计们端来好几大盆炭火,红彤彤怪好看。陆子苓从药铺拿来两盒药粉,统统丢进肉片之中,小乙用大铲使劲搅拌。小乙用细条把肉穿起,放在炭火之上,后院中顿时油烟弥漫,肉香四溢,众伙计眼睛放光,口水直流。陆子苓默默的走向那一盆处理好的内脏,然后端到自己身旁。

老板娘叫人端来了好酒,众人一同坐下举杯痛饮,老板娘发话了,

“今天这野猪,可是我们小乙亲手用棍打死的,我们都沾了他的光,一会可得好好敬他一杯。还有啊,这酒今晚随便喝,明日午间不开工!来,先干一杯。”说完老板娘一饮而尽,众人也都是痛快之人,一点不含糊。

这大锅中炖肉也是极有滋味,顾大娘派人给附近孤寡送了肉汤,一些伙计熟识的客人也是有幸来上一碗。要说这野猪肉,虽说没有家猪嫩,但肉紧筋硬,很有嚼头,肉里那种野性的味道,还真不是任何人都能有机会吃上的,特别是这么大一头,只怕是数十年也难遇。不过回头想想,若是留这野猪性命,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人会糟它袭击,又有多少庄稼被他祸害。

陆子苓翻动着肚肠,她轻声对身边的白青道,

“好些人都害怕吃这些东西,依我看,都是猪身上的东西,又有什么区别。你看那些兽类,总是先把这心肝吃掉,最后才吃鲜肉,嘿嘿,不得不说,动物倒比人实在太多。哈哈,我就是猛兽!”

陆子苓向白青做了个鬼脸,偷偷在白青耳边说,

“这肝是好东西,营养丰富,味道也是没话说,这一大块倒是运气好,没怎么伤着,一会咱们上山四个把它分了。嘿嘿,还有这脾脏,这也是精华,有人一辈子都体会不到这种滋味……”

白青不停眨眼,说道,

“姐姐,你怎么懂的这么多?”

“我不是医生么,这内脏什么的肯定要弄清楚嘛。今天不谈这些,只管吃,以后有空再慢慢教你。对这吃的,我可是有深入研究的。”

说完她奸笑着取出一小包药粉,轻声道,

“咱吃这个,这药得来不易,千万别让他人知道。”

二女窃窃私语,安小乙凑到跟前,飞快的夹起一大块刚熟的烤肝,塞入嘴里。陆子苓顿时暴起,一把纠住小乙衣领,

“你这小子,这块是我的!”

安小乙委屈道,

“这上面不是还有好些么!要不吐出来还你。”他说着便要吐出来。陆子苓瞪他一眼道,小声在他耳边说道,

“我这料都还没下呢!”然后她得意的把药粉在小乙身前晃了晃,小乙两眼发直,上次烤鱼的滋味他可万万不敢忘,无奈这口中已经吃完,只好在一旁眼巴巴看着陆子苓摆弄烤肉。

沈沐阳来到陆子苓身边,这四人又待在了一起,这药粉果然不俗,她只一试就赞不绝口,再来一杯美酒,好不快活。陆子苓喝着梅子酒,也是格外开心,

“沐阳姐,我们才认识三天,这就已经是第二次喝酒了,还吃这么好的野猪肉,早知道我就早一些过来与你认识了。嘻嘻,不过怕是要不了一月,咱俩都成大酒鬼了,哈哈。”

沈沐阳微微一笑,脸上有了些红晕,

“子苓妹子,还是要感谢这个小子,要不是他迷迷糊糊跑你那儿去,只怕我俩也是很难遇到的。这,就叫缘分呀!”

陆子苓眯眼看着安小乙,小乙只好在旁陪笑,

“这药粉给你,以后好好干活,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乙大喜,接过来撒在身前烤物之上,果然奇异香味一下就出来了。四人疯狂把肉往自己大碗里装,不远处众人刚闻到味,竟是没反应过来。四人频频低头,还不时打量对方,偶尔对视皆是憋住坏笑。

子苓看着白青有些眼馋自己碗中梅子酒,还是给她倒上了半碗。白青轻抿一口,又仔细品味了一番,

“沐阳姐姐,这酒好好喝呀,以前我也尝过爷爷的白酒,可辣了,喝后晕晕乎乎的。”

沐阳点点头,笑道,

“我们这酒都是自酿的,祖传的手艺,再加上这最好的梅子,才有这样滋味。这梅子酒可不能放太长时间,这些是去年的,已经是最后几坛。我总怕哪年梅子不喜,于是在年份好时会让人多酿上一些。这不,今年上等梅子就极少,不过也没影响烟雨楼生意。”

“沐阳姐,你可真会做买卖。”白青轻声回答,又冲陆子苓伸了伸舌头。

“嘿,小丫头,你这是说我不会做买卖了是吧!”陆子苓瞪着白青,继续道,

“我可不是做买卖,我那可是救死扶伤……”

安小乙打断她说话,

“姐,来吃一个大腰子,这东西好。”

“臭小子,你……哦,啧啧,这腰子烤得不错哦,还有没有?!”

“没了没了,今天就找到一个,还是我特意藏起才留到现在的,难怪这野猪战力不行呢!”

几人相视大笑,小乙凑到白青耳旁,

“有好吃的就能堵住姐姐的嘴,嘿嘿。”

白青捂嘴轻笑。

伙计们不时过来敬酒,除了白青,其余三人都是来者不拒,异常豪气。这梅子酒极为顺口,却也不能喝太多,小乙只感身体轻飘飘的,他见身旁白青有时也会变作两人,便知已经喝多了。沈沐阳已经趴在桌上起了鼾声,小乙很是惊奇,想不到这等绝美人儿也会打鼾,真是太过意外了。陆子苓从茅房回来,

“沐阳姐,我送你回房。”

说完便想要去抬沈沐阳,可她如何使劲对方却是纹丝不动,

“咦,姐,你怎么变这么重。”

顾大娘白了她一眼,

“你这丫头,这都能认错,这是棵树啊!小乙白青,扶姐姐到客房去。”

陆子苓已经醉得不行,摆了摆手,拉起小乙白青往外就走。

“不,不,我们回药铺去,嗯,走了。”

小乙依稀记得这一路跌跌撞撞,似乎还摔了好些下,还有就是,刚要想上床去,却被人一脚踹到了地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