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一 目无王法街头行凶,深入贼穴以探虚实

五一 目无王法街头行凶,深入贼穴以探虚实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妇人接过粥来,比划一番,该是在谢过老板。老板示意她坐下慢慢喝粥,她寻了个偏僻角落蹲下,将那睡熟的孩子弄醒,一口口喂小孩吃粥。小孩和她一个模样,头较平常孩子大上一倍,看上去怪可怜的!小乙轻声问白青道,

“为何会长成这样,青青,你知不知道?”

白青回道,

“那孩子与她一样,只怕是先天传下的病症,即便是华佗再世,也无力回天了!我听见多识广的老太医说过,有些病症会传到下一代,唯一能阻断这病的方法,就是不让她生孩子!”

小乙叹道,

“长相怪异,又学不会讲话,哎,在这世间过活,当真不易。也不是谁造的孽,还叫她生了孩子,让这孩子也来这世间受苦!”

白青又道,

“是啊,小乙哥,咱们帮助她们一下可好?”

小乙点头,回道,

“我正打算给她些银子。不过,银子花光之后,又当如何呢?”

白青摇头道,

“只怕没人会想要雇这样一个怪人吧!哎,咱们也不能养她们一辈子吧!”

正说着,外边有人喊了起来,

“到里边去了?给我抓起来!”

妇人一听这声,赶忙把孩子塞到桌下,自己则往外边冲了出去。那孩子也身子发抖,呜呜叫唤起来。小乙心想,难道那说话之人是来捉拿这对母女的?他略微一滞,这才跟着妇人冲了出去,白青童陆无需吩咐,自行站几多到那桌前,将孩子挡在后头。

妇人破门而出,吓了那外边几人一跳,只是她头太大,保持不了平衡,跑起来歪歪斜斜,很快便被人追上。

“你还能跑天上去?快给我抓起来!哼,大脑袋还挺聪明,把娃娃藏起来了吧!把这粥店也给我查查看!”

小乙看那说话之人满脸横肉,手下有个四五人,分开两队追拿妇人和孩童。那妇人即便是个正常人,又哪里逃得过这肌肉成块的汉子!很快,一只大手便拿住了妇人长发。妇人身子还欲往前,可被这一拉,双腿朝前飞起,重重摔在地上。那大头撞到地上弹起,好大动静!抓她头发之人还不满足,飞起一脚便要朝妇人头上招呼,可那腿刚要踢中妇人,却受了怪力反弹回去,双腿劈出一个一字,绷在地上。只听得筋骨撕裂之声,然后便是那人的嚎叫之声。几人刚好走过,也被这声吓个不轻!

“哪里来的小贼,竟敢来管大爷的事情!来人,给我拿下!”

发号施令那人指着这方大喊。小乙救下妇人,将她扶了起来,护在了身后。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欺负这对母女,还有王法么!”

那人哈哈大笑,

“在这,我们就是王法!快给我上!”

两人攻了上来,小乙长棍在前,轻轻一点,直中胸口,便将一人打趴在地。另一人一见,知自己不是对手,正想收手,可哪里来得及,被小乙一脚踢在肚腹之上,之后便只能捂住肚子缩在地上!

“我倒要见识见识你这王法!”

小乙说完,飞身上去,长棍直奔那人面门!那人猥琐得很,早就移步窜逃,进了那粥店。小乙转身继续追去,却听得那人大喊,

“来啊,来啊!你再上前一步,这大头娃娃就活不过今天,你信是不信!”

小乙停下脚步,见那人一手抓着那孩子,另一手则握住一把匕首,比划在那孩子脖颈。小乙见此情形,哪敢再动!

“来啊,你到是来啊!”

那妇人眼见自己孩儿被人捉住,疯也似的冲了过来,她虽然呆傻,却也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在距离一丈远处停了下来,口中呜呜说个不停,手脚并用比划出各种姿势,却是无人能够听懂。

“你快跟我回去,我就放了她!”

那人对妇人讲,眼神在妇人和孩子间游走,妇人好似听懂了一般,慢慢走了过来。那粥店之中出来那人两名手下,过来将妇人捉住。童陆白青趴在门边,朝小乙使劲摇头,小乙知不能硬来,只好静观其变。那人冷笑起来,道,

“小子!还敢跟我斗!你给我等着,我先把这两大头处理好再来收拾你!”

那几人凶得很,粥店老板朝小乙不住摇头,小乙心道,这些人只怕大有来头,若是现在去救,恐怕伤了那母女二人。粥店老板向他招手,让他过去,小乙也想先了解一下对方,因而并未拒绝。粥店老板拉过小乙,轻声道,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还是避开些好!”

小乙问他,

“这些人是何来头,为何会对这毫无反抗之力的母女下手!”

老板回道,

“这是本地恶霸的走狗,没什么本事却凶得很!平日里收收保护费也就算了,还不时过来欺负人,我们这些商家都深受他们欺负,可是没人能管,也没有敢管。官府?呵呵,他们都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怎会帮我小老百姓说话!”

小乙点头道,

“这我懂,但是他们抓这母女二人过去,也不知是有何用处!”

老板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看你身手不错,不如跟在他们后头,一探究竟!”

小乙想想也是,跟上前去,待到时机成熟,再救二人出来。谢榭被吓得不行,那些人走了好久,这才敢出来见人。童陆对小乙道,

“小乙哥,你若要去,可得小心一些,这里人生地不熟,莫要中了贼人陷阱!你跟到了地方,查探好周边情况,就先回来,咱们再从长计议!实在不行,你招些唐门弟子过去,也不怕他们不交出人来!”

小乙摇摇头道,

“我可不想随意使唤他们!我看那几人对这母女虽然凶了点,倒还不至于伤其性命,所以还是依你的说法,先去寻到他们的落脚点。”

小乙一人去了,童陆白青陪着瑟瑟发抖的谢榭,老板又给三人盛来米粥,三人吃完,就坐在粥店等候。粥店老板靠在门边张望,怕那些人又回转过来,将白青童陆也给抓了起来。

天黑下来,这粥店之中,除了童陆白青三人,早已没了其他顾客。老板收摊,将门关好,这才过来与三人说话。刚一坐下,那门便被人敲响,老板过去开门,只见小乙趴在门边,朝里张望。他将小乙让了进来,又将门板合上。

“怎么样,带到哪里去了?”

童陆这般问道。老板极为贴心,为小乙盛了一碗粥来,小乙谢过,接过来一口喝完,然后回道,

“那是两条巷子,一条宽些卖各式玩物,另一条窄点则大都是些茶馆。母女二人被带入一条极小的巷子,若是人胖些,从这巷中相对而过也很困难!巷子尽头,便是那贼人的巢穴!”

粥店老板思索好一阵子方才回道,

“我在这里开店这么多年,倒还真没听过有这样地方!还好跟得及时,否则又要到哪儿去寻她们!那儿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谢榭不发一言,看来也对这一无所知。小乙回道,

“里边有人喝茶,好像是个茶馆,不过人不太多。那母女二人被关在一间小屋之中,有好几人把守门口。我隐隐觉得四周都有暗哨,生怕打草惊了蛇,于是先回来与你们商议。对了,临走时,有铜锣鼓点声起,好似有人唱戏一般!”

童陆道,

“只要开门迎客就好!咱明日便大大方方走它一遭!不过小乙哥,那人认得你,你还是稍稍变化一下才是!”

“快快!围起来!”

几人大惊,自己没去找人麻烦,人家反倒过来拿人了!话音刚落,那门板被人砸得砰砰直响,

“快些开门,开门!”

粥店老板故作害怕回喊道,

“谁,谁啊,粥已卖完,要喝粥只有等到明日啦!”

外边马上有人回道,砸门之声未作停歇。

“别废话,快些开门!”

粥店老板将外边衣衫解开,然后奔到柜台后边,掀开一块木板,招几人过去。几人过来一看,那木板下边竟然是个小洞,足有三尺长宽,小乙跳下去,差点没过头来。四人藏在这儿,倒也十分宽松!粥店老板大喊着过去开门,

“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门一打开,粥店老板便向后飞出老远,再看胸口,好大一只鞋板印。粥店老板捂着胸口,气急败坏道,

“你,你们怎的如此霸道,我只是个本份生意人,从来不敢得罪任何人!”

店内一下窜入好些人,其中一位,正是之前叫嚣之人。他一脚踩到老板胸口,俯身问他,

“那小子去哪了?!”

老板抱住那人脚踝,结结巴巴道,

“刚,刚才和你们打斗的那小子?他,他,他早就走了,好像走的与你们相反的方向。这,这时候,只,只怕是,是很难追上了!”

那人脚在老板胸口又搓了几下,这才放开他来。

“你小子千万不要跟我耍花招,若是被我发现你与他有勾结,哼哼,看我不拧掉你的脑袋!”

“老大,这店里里外外全搜过了,什么都没发现!”

那人手下进来便四处翻找,却是没能发现什么异常。那人这才背过身去,留下几句,

“若是那小子再来,你先按兵不动,然后私下派人告知于我这些手下!听到没有?”

粥店老板有些犹豫,那人瞪大了双眼,直把他吓得蜷缩起来,他这才回话道,

“听到了,听到了,我,我一定照办!”

那人带着手下离去,最后出门那人把门板一甩,差点将那门板摔断。粥店老板来到门边,轻轻别上了门。他回来小乙这边,将木板抬起,拉众人出来。

“老板,大恩不言谢。对了,还不知你如何称呼?”

小乙问老板道。老板微微一笑,比哭还要难看,

“鄙人姓米,虚长你们几岁,叫我米大哥便是!”

几人一齐叫他,

“米大哥!”

老板拍拍胸口脚印,弹了好些灰下来,淡定道,

“你们今后还需多加小心,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硬来!”

小乙看着米老板,心头有些过意不去,

“米大哥,真是不知如何感谢才好。不过,你这店中怎会还有这般藏身之处?”

米老板回道,

“家父经营此店数十载,食客无数,偶尔有人需要,他便挖了此坑,以备不时之需。他临死前才跟我说起此事,我没往心里去,今日正好碰到,于是派上了用场。”

小乙点头到,

“也是我们的运气!米大哥,我们就多叨扰了,你早些休息才是!”

米老板道,

“你们若是不嫌弃,便在我这店中将就一晚,明日天亮,再想办法救人。那些人定然想不到,你们竟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大方歇息。”

小乙几人心想也是,于是就在这粥店之中借宿了一晚。

转过天来,天刚蒙蒙亮起,小乙三人便出门去了。小乙知谢榭胆小,于是让他回去抄书,正好这几日找他抄书的人也是不少,不愁没有生意可做。谢榭婆婆妈妈好长时间,这才离去,小乙三人直奔那处小巷,足足走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到达目的地。

小乙换了衣衫,又将头发整理一番,倒是与昨晚不太一样,也不知是否真能骗过昨夜那人。三人在那街上走来走去,看看这,又瞅瞅那,弄来几个物饰把玩,吃喝也是从未停过。小乙眼神却始终注意着那条小巷,足有一个时辰,并未发现有人进出。童陆有些奇怪,问道,

“小乙哥,好像没有人进出,真是奇怪!你确定是从这里进去的?”

小乙点头道,

“确定无疑。为何无人进出,倒还真有些奇怪了!”

话音刚落,那巷子之中出来两人,长得五大三粗,一看便知有那一身的蛮力。二人出来只是一小会儿,便各自扛了半块整猪回去。小乙压低了声音道,

“原来是出来取肉的!咱们要不要跟进去看看?”

童陆回道,

“这般进去太过明显,咱们不如等有真正客人,跟他们一齐进去才是!”

三人又在四周打转,直到日头西斜,方才有人进去。

“小乙哥,快看,有人进去了!”

三人过来这边,又见五六人结队走入巷中,于是紧紧跟在了后头。那巷子极窄极深,走了好长时间,这才到达一处院门。前方客人拉动门环,门从里边打开,将众人让了进去。小乙三人跟在后头,也一齐混了进去。童陆四周查看一翻,这院极大,植被异常繁茂,更显得幽深清静。那草木被人修剪的极为整齐,相隔不远之外,便置有一套桌椅。每桌旁边枝干之上,都挂有精致灯笼,里边早已点上了烛火,好看非常。

“那两人刚才进来,咱们去跟他们一桌,打听些事情如何?”

童陆指着远处一桌,一男一女正在眼神交流,那男子手脚有些不太规矩,慢慢伸向那女子。

“嘿,哥,你怎么也在这儿?嗬哟,这位,长得这般标致,难道是未来的嫂子?”

童陆上前便抱住那男子。男子抬头看着童陆,一脸茫然,回问,

“我,我,你,你是认错人了吧!”

童陆回道,

“怎么会,前几日我们还一齐喝酒来着,你怎会不记得了!哦对了,你说最近爱上了一位姑娘,她美艳无双,真是天下最好看的女子!这话被隔壁老三听了去,跟你争辩起来,到后来竟然大打出手,那老三牙都被你打掉两颗,你也被他踢中了肚脐!这些你都忘了?哎呀,我的哥呀,人说酒后吐真言,我还不信,今日一见你口中的美人,才不得不信啊!”

那男子手指童陆,不住点动,

“噢噢,原来是兄弟啊!哎呀,哥哥当日喝太多酒了,竟然把你也给忘了,恕罪恕罪,来来来,快些坐下,当哥的定要多敬你几杯!”

童陆刚才那话,也让这女子十分受用,当然不会反对他们坐下来。

“我说哥哥,你也太过客气了,是弟弟该向哥哥敬酒才是!”

二人对饮一杯,小乙白青也来凑数,那男子豪气干云,来者不拒,颇有男儿气概。童陆又道,

“哥哥总是这般豪爽!小弟自上次与你见过,便打心底里的钦佩!我还听人说,哥哥曾经舍命救下了一条落井的小猫,对这小小动物都关爱有加,何况是这,是这么美丽动人的嫂子了!以后呀,嫂子可有福享啰!”

那女子看男子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童陆这般叫她嫂子,她好像也没有反感。男子侠意顿生,道,

“这些小事,何足挂齿,兄弟们爱戴我,才是我的福气呢!来来来,别的不说,咱们再喝上一碗!”

男子又来敬酒,童陆虽然不太能喝,却也一口喝完。

“哥哥何时寻到如此美妙的去处?也不跟兄弟们说说!不过也是,这样的好地方,得先把嫂子带来看看才好!”

男子抱歉道,

“怠慢了兄弟,真是哥哥的不是!快些把酒满上,让哥哥多敬你们一杯!”

又喝掉一杯,童陆心中翻腾,长呼出一口气,方才继续问道,

“这里如此清静,难道只是喝酒闲聊?”

女子也好似不知一般,带着疑问看着男子。男子笑道,

“这里啊,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每人每次的收费可都不低于这个数!”

男子用手比划出数字,女子哇了一声,继续听他说话,

“这里还有许多极为特别的节目,你看过一次,就会上瘾了!”

几声锣响,男子轻笑起来,

“听,好戏就要开始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