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二 戏里戏外犹存悲喜,床尾床头皆是人生

五二 戏里戏外犹存悲喜,床尾床头皆是人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边突然亮起灯笼来,竟是一块极大的戏台,院中各处也大都能看到整个戏台。那男子笑道,

“今日这出,便是关将军温酒斩华雄的好戏!这戏子当真了得,功夫厉害至极,是我亲眼所见,两位兄弟可要仔细看哦!”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童陆这般回他。再看那戏台,早已布置妥当,只待那铜锣声起,便要开唱。那女子目不转睛盯着那戏台瞧看。童陆叹道,

“又是说那三国的好戏!”

小乙知他老听得三国三国,想必也是有些烦了,也不知这戏又能比往常所听所看高到哪里。那戏台极大,布景也十分讲究,与平日所能见到的确是有些不同。

只听得一阵锣鼓声起,戏台中间缓缓上来一人,扯着嗓子大喊,

“今日好戏,温酒斩华雄,各位看观请了!”

话音一落,那人负手立在台前,之后便有人端着盘子过来,一看便知是收那份子钱的。小乙想要掏钱,却被那男子制止,

“怎能让兄弟来!这不丢哥哥的脸面么!我来,我来!”

那男子也是不缺钱的主,这点银钱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九牛之一毛罢了。可这么一来,那女子又更多了几分仰慕,只怕这男女之事,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收钱完毕,戏台那人退了下去。两位演员伴着鼓音登场。众人一见,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一人似根竹竿,长得又细又长,另一个则是个胖墩,又矮又圆,这一对比之下,真是让人一见开怀。

小乙好奇,二人这般模样,又该如何来演这关将军。果然不出所料,这二人并非戏中主角。那竹竿儿绕着小胖墩跑了两圈,朝天一声嘶喊,二人分开两边。竹竿儿身旁闪出一人过来,红面长须,青龙偃月刀在手,绿衣长衫,上面纹饰繁复,极有讲究。他哇呀呀入到场中,把那长刀舞得风生水起,众人看得过瘾,四周响起掌声。小乙看他这刀使得炉火纯青,只怕没有十年功夫不成,心中也是佩服得很!

那关将军耍了足足半个时辰,间隙里还要唱上两句,那声音有如洪钟,十分敞亮,这院再大,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真不是人人都能喊上这一嗓子的!

有人上来,递酒给他,唱道,

“关将军饮下这酒,再与那华雄小儿一决高下!”

这人定是曹操无疑,关将军不接那酒,一手捋了一遍胡须,唱道,

“待我斩下那贼子头颅再喝也是不迟!”

那人退下,关将军大手一招,竹竿儿飞跑过来,弯下腰来,关将军跳到他身上,差点没把竹竿儿腰给压断!可他应该早就适应,也就刚上来那下吃力,之后便奔走如飞。小乙心惊不已,原来那竹竿儿扮演的正是那万里挑一的良驹赤兔!再看另外一边,华雄已然入场,被小胖墩背着迎了过来。

“本将军不斩无名之辈,快快报上名来!”

关将军不与他多说,骑着赤兔马儿直冲过去,挥起刀来用力砍下。那华雄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砍翻在地。血喷溅出来,将那戏台上的背景染红,那关将军青龙偃月刀上却只沾上几丝血渍。关将军用一张白布接住了从空中落下的人头,然后潇洒转身。那赤免马儿也是不住嘶鸣,兴奋至极。

这一系列动作十分连贯,竟是看不出任何破绽!若不是在戏台之上,胖墩带着死华雄跑到后台,小乙当真会以为那“华雄”实实在在被人砍了头!

“好,好!”

戏台之下观众叫好之声不绝于耳,小乙几人也被这气氛感染,不由自主拍起手来。旁边男子站起身来,大声叫好,那女子也兴奋起来,拉住男子袖口。男子得意道,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这样的戏,看起来才有意思嘛!”

女子站了起来,贴在了他身旁。那男子向小乙几人眨了几下眼,那手自然而然放到了女子腰间,女子没有拒绝,二人就这般一同看戏。

戏台之上,那关将军将刀一扔,有人翻着跟头稳稳接住。关将军跳下“马”,曹操迎上前来,赞叹道,

“将军神武,这酒尚且温热,真是天下无双的勇将!”

关将军把那人头摆到桌上,白布扯开,竟是好大一个人头!众看官发出惊呼之声,也被这场景吓得不轻!小乙心中一震,那东西竟是他们要找的娃娃的大头!这大头本就有些狰狞,再用血水画上,更是恐怖至极!

女子啊的叫喊起来,男子趁机双手将她抱在怀中,口中念叨,

“不怕不怕,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相同的情况在许多角落同时发生,小乙眼中只有那孩子,哪里顾得上看他们如何。戏桌被人抬了下去,台上几人唱了一会便下去了。

这戏内容不多,可加上关将军武刀,以及各种说辞唱段,却也演足了一个时辰!叫好声此起彼伏,听得小乙更加难受,童陆知他心中乱极,贴到他耳边说话,

“小乙哥,那边人好多,咱们还是先等等!不如等他们演完再议!”

小乙并无把握躲过所有人眼睛,也就只好照办了。

这一幕下去,竟有人上台演起了杂技,各种刺针玩火,游木顶碗之类,那竹竿儿和小胖墩都在其中,当个小丑罢了。那男子已然得手,便带着女子去了,临走还向几人眼神表示感谢。

再后来,数十女子上台奏乐起舞,都只穿一层薄薄轻纱,身材火辣,看得众男子心潮澎湃!不时有单身男子上去与众美人调笑,若是满意,旁边交钱,便将美人带走。

“咦,小乙哥,表面是唱戏杂耍,背后却干的这等勾当!你看这些女的,长得又美,还能弹能唱能跳,估计不会便宜!啧啧,小乙哥,你去问问价钱呗!”

白青给了童陆一下,怒道,

“臭陆陆!要去你去!”

童陆辩解道,

“我也是为救人哪!不要美人,你能继续留下来?”

小乙偷看白青,她紧咬下唇,不发一言。童陆笑道,

“小乙哥身体好,多要一个也是无妨!哈哈,我这就去啦!”

童陆一溜烟跑远,小乙没能拉住,白青喘着粗气,直愣愣盯着小乙。小乙避开她眼神,朝童陆那边看去。只见童陆跑到戏台之上,把那十来个女子瞧看了个遍,也挨个挑逗一番,有的摸摸小手,有的捏捏小脸。最后选中了两位,交钱领人过来。

童陆拉着二女过来,分了一个给小乙,小乙不敢看那女子,白青虽然心头来气,却也不好当场发作,只当是为救人吧!一浪子走了过来,看着小乙淫笑道,

“年轻就是好啊,自己带来一个,还要再点一个!小伙子,你悠着点!哈哈!哈哈!”

浪子伸手在他的女伴身上乱摸一通,大笑走开。小乙一眼晃到身边女子,脸上立时燥热起来,那薄纱竟然如此通透,几乎就是没有任何遮挡一般!童陆偷笑不止,小乙则故作镇定道,

“小美人儿,跟我来吧!”

有伙计过来带路,将几人带到相临的两间小屋之中。小乙看这屋虽然不大,却极为精致,小屋里间还有一处水池,供人沐浴之用。

“公子,让奴为你宽衣!”

小乙笑道,

“这个不急,小美人儿,咱们喝些酒再说!”

那女子十分乖巧,赶紧倒酒去。小乙手上吃痛,只怕是被白青捏成青紫。女子很快回来,小乙接过酒来,闻了闻,一口喝掉。那女子又倒上一杯给小乙,然后对白青道,

“姐姐也喝一杯,待会一起服侍公子,若是妹妹做的不好,还请姐姐教我!”

白青脸色由白变红,再由红转青。小乙赶忙接过那杯酒,回道,

“她可喝不得!我看还是小美人儿你陪我喝吧!”

这女子掩嘴轻笑,回道,

“奴敬公子一杯!”

白青早已知去言语能力,干脆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二人。小乙与那女子对饮一杯,女子喝完,上前为小乙宽衣,手在小乙胸前试探,不由惊道,

“公子真是强壮,难怪需让二女相陪!奴看姐姐不太好意思,就先让奴来伺候公子!”

小乙衣衫被她解开,女子故意跌倒,直扑到小乙怀中,娇嗔道,

“公子可真坏,这般心急!”

小乙不敢动弹,任她趴在自己胸口。女子娇喘一声,声音慢慢低了下来,

“公子,我这双眼都快要睁不开了,咱们,咱们还是早些歇着了吧……”

话音刚落,女子便已睡着。小乙将她抱到床上,用棉被裹得严实,这才敢回头去看白青。白青直瞪着他,怒道,

“小美人儿是吧!怎么不让她先把你侍候舒服?”

小乙赶忙过来抓住白青双手,白青欲要挣脱,却是不能。她嘤嘤哭了起来,小乙赶忙宽慰,

“青青别生气啦,咱们不都是逢场作戏么!”

白青哭道,

“看到她那样,我就是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小乙将她抱住,

“好,好,就是不开心,咱们快些办好事,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白青好容易才止住哭来。小乙轻声道,

“也不知陆陆那边怎么样了,这些女子当真了得,我真怕他一个不小心……”

话音未落,就听得童陆大笑之声。

这两间屋相隔不远,那边童陆与女子调笑不止,二人一唱一和,好不开心!

“青青你听,陆陆那边好不欢快!”

白青仔细听来,生起闷气,口中嘟囔道,

“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模样!”

小乙赶忙表决心,好一通安抚这才让气氛缓和下来。小乙问她道,

“咱们要过去看看么?”

白青想了想,道,

“陆陆鬼精鬼精的,他定然能够套些话来,咱们先在这边等等,以免那边女子起疑。对了小乙哥,刚才你下了多少药?”

小乙回道,

“你给我的全下了!”

白青咂舌道,

“我以为你要下到酒里,怎知全放酒杯之中。哎,这女的,只怕要睡个两天才能醒来!”

小乙摸头道,

“这样也好,也就没人打搅我们了!”

白青瞪眼看他道,

“你想干嘛?”

小乙嘻笑道,

“我看那池水清澈,温度也合适,若不去洗洗,那可真是太浪费了!”

白青掐着小乙怒道,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

小乙回她,

“好,好,我只是开个玩笑,怎么又生气了!”

小乙满头大汗,又花了好长时间宽慰。

二人转入正题,商讨着如何去营救那母女二人。

“小乙哥,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人,这母女二人被他们抓来,只是充当个演戏的道具?”

小乙回道,

“青青,现如今,只怕不是救这母女二人这么简单了!你今日也见到了,那高高的竹竿,还有小胖墩,他们在台上也就是充当个小丑,引人发笑罢了。那高个儿的不住叫喊,我听得清楚,那是带着多少不甘与痛苦!还有那软体人,还有那无手无脚的可怜儿,这,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狱,把这些人凑到一起,只为搏人一乐!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白青问道,

“小乙哥,你是说,咱们要救的是所有人?”

小乙点头道,

“若是她二人得救,那就会有其他人,第三个第四个,甚至更多可怜人被他们抓来,作为他们挣钱的工具!”

白青想了想,又道,

“若是这样,咱们人手有限,要想办成此事,怕是还要借助些外力才行!”

小乙点头道,

“我明日就去搬救兵!”

白青点头,再听童陆那边声响,忙道,

“小乙哥,陆陆那边没动静了,只怕已经得手了!”

小乙点点头,挪到门边,将门拴打开。不多时,一人轻轻推门进来,这人身手一般,却极为自信,开口便道,

“嘿嘿,这事还得靠我才行!”

小乙一把将他拉住,与白青汇合一处,这才一齐商议。

“陆陆,你那边如何,打听到些消息没有?”

童陆嘿嘿干笑,

“我一出马,能干不成事?不像你,送上门的美人儿,都不懂得享用!”

白青拍了童陆一脸,轻喝道,

“别提那有的没的!快说正事!”

童陆向她吐舌,慢慢说来,

“这里管得好严,那女的口紧得很!哎,也是我太有魅力,这才能从她口中套出话来!”

小乙白青听得着急,他却十分陶醉,慢吞吞的讲话,

“小美人儿为我宽衣,那小手儿可真是热呼哎!那池水极好,又有美人儿伺候着沐浴更衣,哎,神仙过的日子也就这样了!”

小乙白青板着脸看他,他这才眼珠子活动起来,

“好啦好啦,不说笑了,还是正事要紧。这里虽然在闹市之中,却一点也不张扬!他们做的,正是需要这般场子!这里小屋数十间,每日接客数量有限,今日也是运气好,咱们才能来见识见识。这院子本是一位官员所有,因喜好唱戏,所以才搞了这么多名堂出来,又是戏台又是杂耍的。听说这里本不对外开放,最初只是这官员为了巴结他人而作的私人别苑,这些女的,就是他家养的妓女。一下养这许多,这官员家底可想而知!这些女子每日弹唱,也都极有水平,初时只是偶尔陪下客人,倒也不算太难。可不知怎的,这院子连同这人一齐归了他人!”

童陆歇了口气,又道,

“这黑道大哥接手之后,便转变为现在这个样子。唱戏的杂耍的也还在,对外也是这般说法。可谁能想到,主角却是这些女子,她们被当作买卖工具,也真是可怜!最初无人愿意,可这大哥出手阔绰,倒也有几分豪侠气概,加之这里主要接待的都是门名之后,富家弟子,做上一次,倒也能分到不少银钱,也真有了自我赎身的希望。慢慢的,所有女子都心甘情愿这般做了!”

“这大哥厉害得很,在成都也极有影响,连那官家做事也得给他几分面子!听说上一任父母官就是被他给拿下的,现在的那位,对大哥真是唯命是从,不敢有任何违意之处!哎,这世道,真是官匪一家亲啊!”

小乙点头道,

“照这样看来,官府已然靠不住了,只能咱们自己来!若是让唐门出手,事情倒是能解决,不过又会与官家生出间隙,当真不好决断!”

童陆道,

“确实如此!这院子里守备众多,咱们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救走,是一点可能也无!何况还有这么多人要救!”

小乙点头道,

“陆陆和我们想的一样,咱们可不仅仅去救那母女二人!那高个儿,小胖墩儿,还有好些个可怜人儿!”

童陆点头道,

“确实如此,不过要想彻底解决问题,还是要找到根源才行!”

白青接话道,

“陆陆说得对,咱们去将那大哥擒住,让他放了他们!”

童陆摇摇头道,

“青青,你想得太过简单了,咱们连人家面都见不着,还去擒人家呢!咱们啊,先全身而退,再去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

正说话间,外边脚步声起,小乙以为自己三人被护卫发现,他立起身来,将长棍护在身前,藏身门后。怎知那些人只是从门外经过,并未朝这方过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竟然有人叫唤起来,小乙听这声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来着。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