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六 明知有虎仍要前行,侠义江湖不忘初心

五六 明知有虎仍要前行,侠义江湖不忘初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转过天来,天气大好。

小乙起个大早,可刚一出门,浪哥儿已然在门前转悠了。他见小乙出来,马上迎了过来,开口便问,

“哎呀,小乙哥啊,我昨夜是喝醉了么?后来发生了何事,竟是一点儿也记不清了!”

小乙拍拍他胸脯,笑道,

“你喝了几碗,倒是醉得干脆,待我这双腿好些,定要与你再多喝几碗!”

浪哥儿摆手道,

“不成不成,我可不能喝酒,只是别人向我敬酒,我倒是不知如何拒绝。对了,我这几日也无他事,你们若是想在这边逛逛,我大可做个向导,以免你们多走冤枉路!”

小乙笑道,

“那当然好啦!我们本来有个向导,只是他忙于抄书,还真不太好意思让他过来。”

浪哥儿道,

“嘿嘿,说到成都城,我敢打包票,你的那位友人定然没我熟悉的!我这十多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这城中窜来窜去,只要是在成都,就没我找不到的地方!”

小乙举起大姆哥儿道,

“厉害厉害!昨日与那友人分别之后,就再没联系,我怕他又回去找我们,又白跑一趟,咱们不如先去往他那说上一声,你再带我们去其他地方玩耍。他就在西门,离这应该也不太远的!”

浪哥儿道,

“这又有何不可!待他二人醒来,咱们便去!”

二人见时辰尚早,便出了门来,就近寻了处临水的大石坐下。水边遍地细柳,枝条低垂入水,鱼儿不时过来吞咽几口,引得那水面波纹阵阵。轻风扶来,温润肌肤,十分舒爽。

“浪哥儿,你定要带我们多转转,这成都千年古城,哪里是短时间之内能够了解清楚的!”

浪哥儿笑道,

“这包在我身上!咱们也算是一同出过生入过死了,这点小小要求,一点不在话下!”

浪哥儿说完,一拍大腿道,

“哎呀,对了,施前辈还在那院子里呢!我怎么把他给忘了!罪过罪过!小乙哥,我这就去把他也接过来!”

说完他就要起身,却被小乙一把拉住,

“不用去啦!昨晚吴大人早就处理好了,还配了专人治伤,一点事儿也不会有的!他虽然断了一指,但精气神还在,院子里的伙计们对他也都不错!一会青青陆陆醒来,咱们一同去看看便是!”

浪哥儿这才放下心来,

“哎,这施前辈也不知怎么的,非要去救那小胖墩出来。我们计划了整整一天,却连院门也没出得了!”

小乙好奇问道,

“你俩怎么回事,给我讲讲看呢!”

浪哥有些不太好意思,回道,

“我与施前辈偶然遇到,听说我对成都熟悉得很,便央着我带他四处游玩。我这人从不拒绝他人,便欣然同意了!我带他玩了三日,他还不尽兴,说来也巧,我们刚好在那巷口吃食。见得有人进去,觉得好奇,便跟着进来。刚入到那院中,便见到了小胖墩,圆圆乎乎的,怪可爱!施前辈整个人傻了一般,直愣愣看着那小孩,我拉了好几下,他这才反应过来。正要与那小胖墩说上几句,便有人拿着皮鞭过来,小胖墩屁股被打了一下,整个人弹跳起来,疯狂跑远,真似是奔走的肉丸子一般!施前辈大怒,与那人纠缠在一起,里边来人,与我好一向劝阻,这才制住了他。他气不打一处来,吵吵嚷嚷要见这小胖墩。有人说坐下喝酒吃茶,便能见着,于是我二人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没想,那儿一人得要这个数!”

浪哥儿伸出一手比划,还不住颤抖,想必到现在提到,还心有余悸,

“我们哪有这许多钱!施前辈不肯走,大闹一场,我看他是真想留下,便提意让他们打上一顿,以抵分子钱!那些人竟然同意了!哎,于是我俩被十多人揍了一顿,我到现在都还肝疼!还好我们都拼命护住脸,俊俏的脸庞才得以保存!”

小乙一愣,然后大笑起来,再看浪哥儿,他咧嘴大笑,那牙缺忽大忽小,一阵风吹来,竟是把呛得咳嗽起来。

“后来又怎样?”

小乙笑了一会,又问他道。

浪哥正襟危坐,继续道来,

“出现一戏台,小胖墩是个丑角,与那高个儿一起,被人使使来唤去,除了我和施前辈,其他所有人都被大笑不止。他们越是笑得厉害,施前辈越是悲痛,我看了,心头也是不忍,开口安慰,却也没有什么用处!哎,也不知道这小胖墩与他有什么关系,我问过他,他却一点解释也无。”

小乙点头道,

“之后呢?你们便商量着去把小胖墩救出来?所以便有了后边这一出?”

浪哥儿摸摸头,道,

“戏演完后,我们便被赶了出来。没想,没想这后边的戏更是……”

小乙笑道,

“更是让你不好意思吧!你看你脸都红了!”

浪哥儿脸上好一阵子才恢复了颜色,接着道,

“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潜入了那院子,你可不知道,那墙上也有不少人守着!后来施前辈去寻那小胖墩,他让我留在外边接应。我等了好一阵,他没出来,又听得里边动静大起,于是我就进去帮忙!哎,没想那大哥竟然如此狠辣,竟然切下了他的小指!这十指连心,想想都觉得痛啊!”

小乙道,

“你俩也真是够大胆的!一个没什么功夫防手,便要孤身救人,另一个明知进去就是送死,还是奋不顾身!浪哥儿,佩服佩服!”

浪哥儿马上跟着道,

“哪里哪里!我江湖中人,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啦!我可不能见死不救!我们一同前来,便要一同回去!”

小乙一听,也是不住点头,

“浪哥儿,你这朋友,我交定了!以后若有需要,尽管说来,我在所不辞!”

浪哥儿马上抱拳道,

“我也一样,在所不辞!”

二人说谈一阵,方才慢慢悠悠往住处赶去。刚一回来,童陆便抱怨起来,

“小乙哥,你俩出去玩,也不叫上我们!我们这等了好一会,又不敢乱走!”

小乙笑道,

“我们也就在这附近走逛一下!你俩收拾好没有,咱们去看看施前辈他们!”

童陆回道,

“不用去看了!刚才吴大哥派人过来说了,那院子已被查封,施前辈和众伙计也被他安置下了,待这大事结束,再来与我们相会!对了,他说到了南门,随便找个士兵,把这东西交给他们看,便能寻到他了!”

童陆手中抓着一块铁牌,黑乎乎的,上边乱七八糟画了些东西,认不清是些什么。小乙接过那牌子,放入背囊之中。童陆白青早已收拾好东西,随时能够出发。

不用再去那院子,浪哥儿便带着三人四处闲逛游玩。浪哥儿与童陆白青年岁相仿,也很聊得来。白青正思索着如何为他把牙给补上,可又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浪哥儿却也不太在意!转悠一阵,吃吃喝喝,就没有浪哥儿找不到的地方。

“浪哥儿,你对这里倒是挺熟啊!”

童陆这般对他说道。浪哥儿却很谦虚,

“我自小在成都长大,又爱四处走动,所以知道的地方多些。小乙哥,咱们这就去西门吧,早去早回,再去我那里坐坐!”

小乙道,

“嗯,如此甚好。青青陆陆,谢榭整日忙活,只怕也没多少时间与我们一同闲逛。浪哥儿正好没事,便让他来安排我们这一日的行程了!”

与谢榭相比,白青童陆只怕更喜欢跟浪哥儿一起,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浪哥儿也是拍着胸脯,朗声道,

“当然没有问题啦,来一串糖球吃吃!”

浪哥看到临街有个小贩正卖糖球,赶忙跑过去买了四串回来,糖球冰甜冰甜,十分好吃,几人边走边吃,轻松惬意。走走停停游玩了半日,这才来到那西门。果然如几人所料,那谢榭近日生意好得让人嫉妒,竟是一点抽不开身。小乙几人有浪哥儿陪着,倒也不愁找不到好吃好玩的地方。谢榭又赔不是又是拿钱,倒显得有些生分了!众人别了谢榭出来,又渡船戏水,把那浣花里转了个遍,然后寻了个车马去往南城。绕城而走,一片开阔,视野极好,稳坐车上,这般去看成都,又是另一番滋味。

车行了好长时间,抬眼看那天色,已是落日时分。

“浪哥儿,这南城便是你的地盘了吧!”

童陆打趣道。浪哥儿咧嘴开笑,

“那是那是!来到这边,所有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了!”

几人说笑一阵,车马便到了那南城门外。几人下车行来,见这南门人来人往,一点不比西门少。城楼威武,不同凡响。小乙问浪哥儿道,

“浪哥儿,你看这马上就要天黑,肚子里也咕咕叫唤不停。”

浪哥嘿嘿笑着,指着城外一处窝棚道,

“啰,那就是我家了!那吃的喝的,管够管够!”

小乙奇道,

“浪哥儿,难道说,你就是这茶馆的老板?”

浪哥笑道,

“对啊,从我爷爷起就在这开茶馆了。爹爹死的早,我接手这茶馆已是第四个年头!往来的人很多,生意倒还不错。我不时出门,可这茶馆的茶水那是一刻都不会停。人人过来,都能喝上热茶!”

几人慢慢朝那茶馆走去。小乙又问他,

“你若不在,那谁来照看这生意?”

浪哥很是得意,回他道,

“我在这一带小有名气,也是因为信誉好,够义气!我若是出门,客人们都自己动手添水加料,临走之时,再向我那小小钱箱之中投下茶钱。据我所知,也并没太多人去占那丁点便宜。若是客人手头不太方便,那也无妨,我也心甘情愿送他吃喝。”

小乙点头道,

“难怪那葱头前辈指定要在此处等候。哦,对了,浪哥儿,你是否见到一个叫蒜头的前辈,断了双腿,一天没个正形!”

浪哥大笑起来,

“哎呀,哎呀,他在我这里住了足有一个月呢!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小乙又问,

“他此时还在这儿么?我前阵子来过一次,没见着他,也没见到你来着!”

浪哥摇摇头,回他,

“他一个月前就走了,说是要带那小和尚去长安,什么什么寺来着,哎,他也没说清楚。前些日子忙这忙那,你没能见到我,也能理解。”

小乙又问,

“他那双腿怎样了?恢复情况如何?”

浪哥儿回道,

“走的时候似乎全好了一般!按理说,这伤筋动骨一百天,他只短短一个来月,便全好了,我看他跑得比兔子还欢,真是太神奇了!”

小乙笑道,

“他的神奇之处可不止于此!对了,那葱头前辈这些日子可曾来过?!”

浪哥儿想也不想,只是摇头,

“没,从上一次见他后,已经好几个月了吧,再没见过。或是他来过,但没遇上我吧!啧啧,没想到这两兄弟竟然有如此大区别,葱头蒜头,真是两个极端啊!”

小乙道,

“葱头前辈与我们约好在这茶馆碰头,他却这长时间也没过来,莫非出了什么事?”

童陆接放道,

“小乙哥别担心了,葱头蒜头,哪个头都不是好惹的头,要想找他们麻烦,都是自讨苦吃!咱们啊,还是先管管自己的肚子才是!”

几人已然到了茶馆边上,小乙曾经来过一次,却也没有留意,此时有空,方才仔细看来。茶馆下边立起十多根木棍,支起横向几条梁来,梁间搭着木板干草,便能挡下雨了。棚顶十分整齐,应当经常有人修整。再看四周,用整块木板支起,便是四面墙了。较大的缝里填有黏土,晾干之后,便能挡风。一面墙边整整齐齐码着好些干柴,若是不再补充,坚持个一两月也不会有太大问题。茶馆中间便是一个圆形土灶,上边放有三只铁壶,火苗窜起,壶水滚滚,正煮着茶。估摸着是怕烟把这屋顶和墙面熏黑,灶上还有一只不小的烟冲。灶边一张小桌,上边摆满了茶碗,客人喝茶,随时可以从这取用。再往外边,便是五张茶桌,把这茶馆挤得满满。天快黑了,就只两人坐在一桌,看到浪哥儿进来,便向他招手,应该是个熟客。

小乙叹道,

“浪哥儿,你这里收拾得真是不错!”

浪哥儿笑道,

“只是多用了些心,地方不大,来这的人舒服一些,我也就更开心一点!”

小乙笑道,

“浪哥儿,你平日也住在这里么?”

浪哥儿回道,

“是啊,里边还有一小间,若是我不在,有客人需要,也可以让他住的!”

童陆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摸着肚子眯眼看着浪哥儿。浪哥儿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让你们饿肚子,真是过意不去!你们先吃些茶,我去去就来!”

小乙拉住他,浪哥儿解释道,

“我这里没备上吃食,马上去寻些回来!”

小乙本想说可以一起回城吃喝,可看他这般模样,也没再多说什么。

浪哥儿给三人倒上清茶,然后走到挂在门边的木箱前边,开箱拿钱。小乙看他没取出几个钱来,只怕他手头也不宽裕,正想说话,另一桌客人开起玩笑来,

“浪哥儿,怎么,又没钱了?需不需要支点给你,这下月的茶钱,我便一次性给了!”

浪哥笑道,

“不用不用,只是这几位好友刚到,想要多拿上些钱,好生招待招待!”

童陆看着小乙摇头,小乙这才放弃要给浪哥儿银钱的念想。浪哥儿笑着出了门。不多时,那两位茶客休息好后,便离去了,正如浪哥儿所说,他们临走时自觉放下了茶钱。

过了好长时间,浪哥儿方才回来。他手中提着一壶酒,还有烧鸡煎鱼炝豆饭食,肩头还挂着一小袋青果。

“嘿嘿,饿坏了吧!我怕你们饿着,于是就在酒楼里买了些熟食。我这茶馆虽小,在这里吃喝倒也痛快!”

小乙过去帮他,这许多东西摆了满满一桌,虽然只是普通酒菜,但此时一见,也都口水直流。浪哥儿看三人这样,也是欢喜得很!

“你们喜欢就好!”

小乙笑道,

“浪哥儿,你真是太客气了!你不会对人人都是这样吧,那你这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浪哥儿道,

“有需要的不用多说,有缘份的绝不怠慢!你们与我有缘,嘿嘿,你看看我这口牙,要说没缘,谁能相信!”

浪哥儿张大了嘴,给三人看那牙缺。几人一齐大笑起来,再不跟他客气。小乙扯下一条鸡腿递给他,浪哥儿接过放入口中,边吃边讲,

“别看这些都是些寻常菜品,可得来也是不易!你们可不知道,我可是排了好长的队才买来的。还有这酒,更加不易得,还是因为我脸熟,这才托人寻来,不过也只寻来这一小壶。小乙哥你腿伤还未痊愈,不过我估摸着,这酒少喝一些,也应当不会有太大影响,咱们四人喝这一壶也差不多了!”

小乙口中嚼着一个鱼头,问他,

“这是什么酒,又有何讲究?”

浪哥儿回道,

“这酒可是楼外楼的招牌,寻常人有钱都不一定喝得着呢!”

小乙三人皆是一惊,齐道,

“这酒是楼外楼的酒?”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