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八 心意相通与敌周旋,出逃无果魔爪通天

五八 心意相通与敌周旋,出逃无果魔爪通天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第三人笑道。

“对啊,是我啊,我可是多有照顾你生意的哟!”

“呵呵,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现在知道也是不迟,让我亲自送你上路!”

说完,他取出一把利刃,在那锋刃之上舔了一舔,慢慢靠近过来。忽听得一声暴喝,地上之人竟然弹跳起来,双手张开,正面迎敌!那第三人吓了一跳,朝后退了三步方才停下,

“嗬!吓我一跳!你中了这蛇毒,还这般跳起!即便我不杀你,你也没几时可活了,算了算了,受了这毒,太过痛苦,我也不太忍心。来吧,很快很快,一点都不会难受!”

那人暴起之后,才发现自己身子僵硬起来,一点不能动弹,更不用说去与另一人搏斗了。难怪那位如此大胆,持个短刃便敢上来。上前两步,利刃已然比划到了脖颈之上。

“嘿嘿,去死吧!”

正待下手,却听得一人大声叫唤,

“住手!住手!”

几人大惊失色,没想这里还有其他人!往那声音来处看去,只见小河对面,一人满面红光,双眼瞪得老圆,一手提着裤子,另一手指向这边,他怒气冲冲,吼叫个不停,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随意行凶杀人,还有没有王法!”、

“还好被小爷拉屎时看到,哪会容得你这般放肆!”

“……”

“小爷只用一根树枝便能把你打到你妈都认不出来!你信是不信?”

“……”

吼叫之人正是浪哥儿,他手倒是灵活,一边说话,只用一手便将裤带绑好,然后从边上小树掰了一根枝条,怒气冲冲朝这边过来!可这河虽小,宽度却也有个两丈以上,浪哥儿一跳不过去,竟是当场脱衣,

“你们等着,等着!我分分钟就能过来!”

对面二人疑惑的望着浪哥儿,然后爆笑起来,

“哎呀,我道是个高手呢,原来是个傻子,哈哈!”

“你说他要把衣服脱完再游水过来么?”

“嗯,有可能哦,可能要光着身子来教训我们哦!啧啧,我好怕怕呀!”

“可别说了,他就快要过来啦!我看,我们还是赶紧逃命要紧啊!”

“哎呀不行,不行,我这双腿被吓得走不动道了!”

“来来,我来扶你一把!”

“……”

二人看浪哥儿滑稽模样,相互打趣起来。再看浪哥儿这边,口中骂骂咧咧说个不停,双手一齐脱那上衣,由于太过慌忙,却反而脱不下来。他扯来扯去,不住蹦跳,更是把那两人逗得大笑不止。

二人笑了一阵,一齐收住,对话道,

“这小子想必也听到我们说话了,留他不得!”

“当然,我这身上虽然还有一把刀,但要解决掉他,问题不大!”

“哈哈,还是要小心一些才好!可别栽在这小子手里哟!”

“怎么可能,你看他这模样,还能翻天不成?”

二人大笑几声,那人也是当真勇猛,身上还被插着一刀,往浪哥儿那边奔去。浪哥儿放弃脱衣,挥动着那枝条大吼起来,

“来呀来呀,让你看看小爷的厉害!”

那人飞奔过去,正要过河,身后一声闷响,然后便是人扑倒在地之音。他急忙刹住回看,只见一年轻人扶着烂眼之人,另一位则被击晕在地,被他踩在脚底。他暴呵一声,道,

“哪来的崽子,竟敢来管闲事!”

抱住烂眼那人正是小乙,之前浪哥儿那般表演,也是为了给小乙争取更多时间,二人配合恰到好处,浪哥叫唤之声,正好掩盖了小乙行进时绊草之音,那二人正乐得欢,所以也一点没能发现小乙。小乙这一棍正好击中那人肩颈处,那人立时昏厥,连哼都没哼上一下!

“哼,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若是举手投降,从实招来,还能减轻些罪责!”

那人大笑起来,

“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爱管闲事可不是好习惯,别把小命丢了,还不知发生了何事!”

那人提着匕首便往这边过来,小乙喝道,

“来的正好,有多少本事,尽管使出来!”

那人暴喝一声,飞身过来。小乙将中毒那人叠放在昏厥那人身上,长棍飞出,照着来人便是一击。那人也真够勇猛,身上插着把刀,硬是要与小乙正面对敌。眼看黑棍就要击中那人胸口,他却是侧向一转,贴着长棍过来,匕首已然削向小乙持棍之手。长棍停滞,小乙身子却是继续往前,一手放开,另一手则紧紧握住长棍另一端。二人这般换了个位置,谁都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嗬,竟是个高手,我倒是小看你了!”

那人放下重心,从下路向小乙攻来。小乙第一次遇到这等招法,也是不太适应,那人只攻下三路,近到身来,小乙长棍完全发挥不出优势,竟然被逼后退,想要跳开拉开距离却也不能,那人应是老手,经验丰富,知道如何去破解对方招式,就小乙长棍而言,这样打法虽然不太好看,却极为受用。小乙心想,这般下去,越打越是不顺,只能吃大亏。他看旁边小树极多,于是闪了进去。这样一来,小乙虽然行动被限,却也让那人动作缓和下来。二人在这林中相互追逐,斗了个旗鼓相当。小乙边打边道,

“哼,你再多用力,流血越多,就死得越快!若是此时罢手投降,还能有命活!”

那人却越发狠了,用那匕首砍下不少树枝下来,小乙不时上前骚扰,让他十分恼火。此时那长棍优势更加明显,小树遮挡之下,小乙不时击中那人,但那人短兵却完全够不着他!形势一边倒,小乙信心倍增,那人血越流越多,本想着速战速决,怎知反而陷入了僵持之中,心态已然崩溃。正起势间,那熟悉声音叫唤起来,

“住手,住手!你若再动,他便立时没命!”

小乙余光看去,只见那熟人用刀制住烂眼之人,边叫边喊!小乙回他道,

“他已然没救,我停不停都是一样,哼哼,你可别想跑,待我制服这人,就过来会你!”

小乙没理他,他也无计可施,放开了手中本就动弹不得的那人。

“你,你别得意,我师傅还没离开,你若是伤了我,那离死也不远了!”

小乙又一棍击中对阵之人,冷笑一声,

“你师傅又是何人物,你让他出来一会,看我是否会有一丝惧意?!”

“我师傅可是天下人闻风丧胆,……”

话音未落,他又被人打晕过去,再看他身后,一人咧嘴大笑,牙缺突显,不是浪哥儿又是何人!他双手叉腰,大笑起来,

“小乙哥,这里有我,你安心教训那家伙!”

小乙喜道,

“浪哥儿,待会回去请你吃酒!”

浪哥儿把那人捆得严严实实,又在他嘴中塞了一只臭鞋,这才回去瞧看那眼中蛇毒之人,不过他不懂医术,也只能给他喂些清水。

小乙这边已然没了悬念,那人血流过多,已然站不起身来。小乙冷冷道,

“如何,还要继续么?”

那人虽然体力渐弱,却仍仰天长啸,

“天不助我!天不助我!”

他把那匕首往自己脖颈一划,竟想要自裁了却这一世!小乙隔得稍远,哪里能够阻止,眼看他就要殒命,一飞石过来,正正好砸中匕首,利刃只在他胸前划下一道血槽。小乙心头一惊,自己虽然经常练习投掷石块的本事,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这等威力,这投石之人,必然非同一般!他朝那飞石来处大喊,

“是谁!是谁!快快现身!”

再看那边,慢慢走出一个人来,布衣布鞋,只是寻常村夫打扮,走到近处,朝小乙招手示意,

“这没过多久,咱们可又见面了!”

小乙早就僵在当场,不知言语。

“怎么,我长得也没这么吓人吧!”

小乙吞吞吐吐,吐出几个字来,

“唐,唐,唐渺,唐渺!”

那人正是唐渺,他微笑点头,道,

“我还以为你得了健忘之症!如此便好,不用再多作自我介绍了。”

小乙知道他的厉害,那林梵武艺这般高强,也不是唐渺对手,更不用说耍阴谋诡计了。他心中起伏,但仍然将棍横在胸前,

“你这恶贼,竟然还敢现身!”

唐渺微微皱眉,道,

“我不太喜欢被人这般称呼,按辈分来说,我应该长你一辈,你得叫个叔伯才是!哎,我这一辈子,也没亲手杀过几人,比起好多所谓大侠可差太多了!你这样叫我,我可不太认同哟!”

小乙咬牙道,

“你虽不亲自动手,但因你奸计死去的人,那可是成千上万,你难道就没一丝悔恨么?”

唐渺道,

“人间本就充满欲望,有欲望便有不公,有不公便有争斗,而后便是死伤,我做的,只是为了看清这世间险恶,人性悲凉,呵,又有何错之有?”

小乙没想他竟说出这般话来,斥道,

“那寻常百姓本安居乐业,因你之计,又有多少家破人亡?你可知那亲人离世之痛!”

唐渺笑道,

“我可比谁都清楚,所以我看着他们那样,心里倒是能够好受一些!哎,不多说了,这家伙要死了,我还是先把他带走,你和你的小友,就当没见过他们就是了!我也给你个面子,不去为难那将死之人,还有他们计划中的事,也就这样算了。”

小乙知拦他不住,但又如何能够放弃抵挡!

“我知道打不过你,可还是想要试上一试!”

小乙早已观察好了周边情况,心道,若是在这里与之周旋,待到浪哥儿回去找到救兵带人过来,不仅能破获大案,还能将这唐渺一齐擒住。他只盼浪哥儿与他心意相通,听到刚才他自认不敌的话语,就能马上回城!让他颇感意外,浪哥儿竟然已经偷偷溜了好远,应该是小乙一见那唐渺,他便看出此人不好对付,更重要的是,他从二人对话之中也能感觉,那人对小乙并无敌意!小乙心中大喜,浪哥儿与自己真是心有灵犀。

唐渺如此奸滑狡诈,又怎能看不出。他始终保持微笑,轻轻一瞟正在逃走的浪哥儿,

“你这小友也真有意思,我去他那儿吃过好些次茶,茶虽一般,倒是自在。他为何这般着急?”

他嘴角一扬,身子已然朝浪哥儿那边飘了过去,小乙从未见过有人能有这般身法,那被踩的杂草似乎一点没被压弯!小乙赶忙追了出去,长棍飞出,直奔那唐渺后脑。唐渺也不看这边,一只短袖轻轻往后一扫,便将那长棍卷入手中。那棍子似是长到他手中一般,十分听话,棍子弹起,在空中转了数圈又落回另一手中。小乙全力去追,却仍是差了好远。浪哥儿拔腿快跑,这草太多,哪里能够跑快,可再看这边,唐渺却是如履平地,只是片刻功夫便已追上。

浪哥儿还在往前,唐渺奔到他侧方,与他同速前行。唐渺笑着对他道,

“浪哥儿,怎的跑这么快,咱休息一会呗!”

浪哥侧脸过来,被吓得不轻,可还是故作镇定回他,

“前辈你好啊,我这好长时间没练过了,今日有空出来练练,出出汗,整个人都舒服了!前辈你慢慢玩,我先回了,咱们有缘再见哈!”

唐渺哈哈大笑,

“浪哥儿啊,我可经常去照顾你生意的哟!咱停下来说说话可好?”

浪哥儿回道,

“这一停下就再跑不动了,不如前辈跟我一起去我那小茶馆,咱们边喝茶边说岂不更好?!”

小乙已然追到近前,子爪已然飞出,直击唐渺背心。唐渺似是后背长眼一般,竟然在最紧要的关头侧过身去!浪哥儿的一手被他拿起,那长棍也顺着一手钻入了衣袖,再往里一送,浪哥儿两袖都被长棍串起。唐渺轻轻一抓,他便再也无法往前一寸。

“前辈,前辈,你作什么?我可不是坏人哦!”

浪哥儿满身是汗,唐渺却只微微气喘,对比之下,差距太过明显。小乙还要再攻,可爪子飞向的却是浪哥儿的胸口,他赶忙回爪,差点伤着自己。唐渺放开浪哥儿,笑道,

“怎样,还要继续么?”

浪哥儿知道没有胜算,若是再强来,只怕会将他惹怒,痛下杀手。于是这般回道,

“今日练得够了,好累好累!就陪前辈坐坐,前辈,你刚才说甚么来着?常去我那茶馆坐坐?”

小乙看唐渺没有杀机,也不再往前。唐渺笑看这二人,道,

“这下就对了嘛,咱们坐下好好聊聊!”

唐渺指着那边几人,又道,

“喏,去那边如何,这里定然有你们想知道的事情!”

小乙看看那边,对浪哥儿点了点头,二人跟在唐渺身后,来到那几人身边。唐渺寻了处杂草较少的地方,席地而坐,又示意二人过来坐下。小乙始终将那黑棍握在手中,唐渺一见,摇头笑道,

“把你这棍子收起来吧,老是拿在手里,怪傻的。我又不要你的,干嘛这么紧张。”

小乙知他说的不假,只要他想要,这棍子随时都可能被他夺走。他把黑棍收到身后,拉着浪哥儿远远坐下。唐渺瞟了一眼地上的烂眼之人,问小乙二人道,

“你俩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小乙也看了看那人,问道,

“他,他还有救么?”

唐渺笑道,

“你倒是讲些义气,自己都性命难保,还要去管别人。你看看他,已经成这样了,哎,活不成了!”

小乙道,

“我听人说,你对药理也有涉猎,难道就一点办法也无?”

唐渺道,

“这蛇极小,却是极毒,只这一小条腹中毒素,便能杀死七八人!中了这毒,从伤口之处开始腐烂,直至人死,尸身都还要继续溃烂,毒性相当猛烈。这毒无药可解,若是一点不动,也能坚持半日,若是再劝得厉害些,半个时辰便要人命,你说厉害不厉害!”

唐渺看小乙沉默不言,又道,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也许能管些用!”

小乙抬起头来,眼中充满希望,唐渺又道,

“把这蛇毒集取了些许,加入特制的药济之中,再注入这人体内,待上三日,便能解了这毒!”

小乙一听,以为他在胡乱挑弄,斥道,

“这待上三日,他早就身亡,哪里还会有用!”

唐渺笑道,

“所以我说无药可解啊!”

小乙极是失望,浪哥儿也很沮丧,唐渺却开怀笑道,

“你们不想知道他是谁么?”

小乙又看那人一眼,道,

“我今日见他之时,那脸已然烂了一半,哪里能够认得出来!”

唐渺道,

“好吧,那让我来告知于你,他啊,城西粥店老板,米七。这下有些印象了吧!”

小乙浪哥儿一同惊呼,

“怎么会是他!”

唐渺大笑起来,

“你们终于感兴趣了啊!他啊,隐字排行第七,可不是个小人物哦!”

小乙蹭的站起,惊道,

“隐七?那隐十三隐十四,他们都是一起的?”

唐渺歪过头来看他,笑笑,

“是啊,只是他们彼此都不认识,只对一人效忠!这大宋国最精锐的探子,全在这隐门之中。编号二十八以内的,都是最高一级,有的只自己一人,有的则会发展下线。像他们这一级的,哪会这么容易出现,你这一路已经见过四人,运气当真不错。”

小乙指向腹部流血之人,又问,

“那他排行第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