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九 仙人作恶手不沾腥,狂徒专行自食其果

五九 仙人作恶手不沾腥,狂徒专行自食其果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唐渺看看那人,叹道,

“封老八,本是潜在西边夷狄头目身边,已有几十个年头了吧!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三十年前那场恶战!”

小乙点点头,

“我知晓此事,也正是因为那一战,才改变了你的一生!”

唐渺叹道,

“也许这就是命吧!后来我为了报仇,挑唆他们内部争斗,之后他们用了二十多年,方才慢慢恢复元气。那次过去,恰好遇到封老八,我猜出他身份有所不同,后来被我知晓他真实身份,呵,倒是让我兴奋不已。”

小乙又问,

“这又是为何?”

唐渺道,

“你有没有听过隐翁?”

小乙念叨这两字,好似在哪听过,却仍就摇头。又听唐渺说来,

“这隐翁便是隐门最神秘的人物,他掌管这天下机密,却无人知晓他真实身份!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去挑战这类有高难度的事情!不过被其他事情耽搁,这才没有继续深挖。这次从唐门出来,便去找了这封老八,想要再探究一翻!封老八嘴巴紧,而且以他这级别,也没见过隐翁真面目,当真让我惊奇。封老八变了节,他极力掩饰,却还是被我发现。闲来无事,跟他们提点几下,可是他们也真是太笨了,什么事都做不成。”

小乙道,

“所以他们所说,都是真的了?那些蛮夷真会来成都作恶?”

唐渺笑道,

“你俩不已经知晓了么?他们再来,只怕也得不了多少好处!所以啊,也没太大影响了!”

小乙心中疑惑解清大半,直愣愣看着那晕死之人,

“那这肖棠,又如何解释!”

唐渺挪动身子,轻轻靠在一棵小树上,抬起一腿搭在另一腿上,慢慢回道,

“他啊,真名其实不叫肖棠。”

小乙问道,

“他真名是?”

唐渺道,

“反过来念便是!”

小乙口中念叨,

“棠肖,棠肖,棠,唐?难道他也是唐门中人?”

唐渺笑道,

“你还不算傻,确实是我唐门中人。他死皮赖脸想要跟着我,还说要拜我为师!呵呵,要做我的徒弟,就他这资质,我还真看不上眼。不过看他如此殷勤,便教他用些下毒之法。”

小乙恨恨道,

“于是那齐天门上上下下,便是被他毒死的!”

唐渺又道,

“这实在是个偶然!他下毒不假,但那毒清除不尽,却是让人不解。我后来也去查看过,确实太过巧合!这可真有意思!”

小乙赶忙问他,

“如何去解那毒,你可有方法?”

唐渺笑了起来,

“我还没能研究好,哎,一天忙的事情太多,真是辛苦啊!”

小乙想了想,又问,

“那雪山上的几十号人又是何为死在他手?”

唐渺笑笑,

“听这小子说,他驾车与那些人发生了口角,后来知道是些隐士,便跟去将他们一同毒死。哎,这小子怎么杀人杀上瘾了。他本想着把尸体推到崖下,却是被一头雪豹给吓个半死,于是弃尸下山,再没去管那些人。”

小乙疑团总算解开,慢慢道来,

“好了,总算明白了。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自己?”

唐渺道,

“我有一个条件,你若答应,你想知道何事,我都不会隐瞒。”

小乙道,

“所为何事,说来听听!”

唐渺微微一笑,说来,

“你若做我徒弟,学了我这一身的本事,我便将所有一切都告知于你!”

那昏厥良久的唐肖醒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叔父,你怎么,怎么会想要收他为徒!”

小乙能听出他言语之中的嫉妒,

“你这恶贼!竟然一念之间杀了这许多无辜之人!真是该死!我定要为那一门老小和那几十号隐士报仇!”

小乙持棍起身,来到唐肖面前,唐渺却未作阻拦,唐肖有些慌乱,看着唐渺,急道,

“叔父,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也为你奔走过许多次啊!”

小乙举起棍来,正要砸下,唐渺开了口,

“小乙,这人啊,不该由你来杀!你手上本不该沾上这许多鲜血的!他作恶,定会有人来让他偿命。你不如把他带回去,让那幸存的齐天门门人处置!”

黑棍停在半空,再无法向下,小乙心知他说的不假,自己就这样杀了他,倒是便宜了他!他问唐渺道,

“他叫你一声叔父,你不救他?”

唐渺笑道,

“我跟他无亲无故,救他作甚?他所谓的为我办事,也只是倒上半盆洗脚水罢了。”

唐肖大哭起来,

“叔父,叔父,你可不能这样!你可不能这样啊!”

他言语开始不清,哭得死去活来。

小乙心中解气,又问唐渺道,

“我还有些疑问,你说这人也不会武艺,为何能够寻得到你!老祖宗可是指派了大批弟子去寻你,却是一点线索也无!”

唐渺笑道,

“这家伙鼻子比狗鼻子还灵!大概十多年前吧,第一次与他见面,他便认出我来,非要跟在我身边,说我是他最敬佩的人,呵呵,朝谁说理去!我一人待惯了,哪会让人跟在左右。我第二次见他,已是两年之后!没想他竟然寻了我整整两年,连唐门都不回了!我见他已然不成样子,有些不忍,便让他在一处安下家来,回来过两次,教了他一些制毒方法。这次见他,大概是半年之前,他听唐门弟子讲,门中分了几派出来,相互争斗,老祖宗的身子也是大不如前。我跟他讲,若是有空,不如去看看哪一派系更有希望,占对了队,以后也能平步青云,没准我还能沾上他的光。所以他去了齐天门,想要吹吹唐家几个掌柜的冷热风。呵,他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人家齐天门当家的,也只是利用利用他,最后还差点把小便搭在上面!他气不过,下毒杀人,也算是在情理之中。半月前,又遇到他,跟在我身边死活不走了!我去那边看看封老八,便将他一同带去,他二人倒是一拍即合,非让我给他做上一张面皮。哎,我这一阵有些闲功夫,也就答应了。我与他们一同回来,也想看看他们能不能成事。呵呵,可是被我猜对了,他们果然没能干成!”

唐渺说了这好些话,取了水袋出来喝上一口,然后丢给小乙,小乙把那壶嘴盖上,又问,

“那林梵现在何处!是否还活着?”

唐渺笑笑,

“那林梵在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应该无人能够找到。他一条腿废了,是我故意弄的!性命无忧,现在过得也还算不错。”

小乙知他必然不会讲出那恶贼所藏之处,因而也没再多问。浪哥儿一直张大嘴,傻傻望着二人,口水都流了一地,听得似懂非懂。唐渺看着二人,眯眼道,

“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小乙点点头,问道,

“可以说说你自己么?”

唐渺摇头,

“我刚才已经说了,关于我的,我一句都不会多讲,除非你拜我为师!”

小乙冷冷道,

“休想!”

唐渺也不恼怒,又道,

“没关系,我能等。”

唐渺盯着小乙看了良久,闭上眼来,

“小乙,听说你当上了唐门长老?”

小乙回他,

“老祖宗的意思,我也不好拒绝。”

唐渺笑笑,

“把那护心石给我看看可好?”

小乙早知晓这其中缘由,从包袱之中取了出来,递给唐渺,唐渺将那护心石捧在手心,仔仔细细观瞧了一阵。小乙二人看他如此专注,也未作打扰,只静静守在一旁。唐渺眼中闪烁,不知悲喜。他把护心石放在胸口,用心感受了一番,这才递还给小乙。

“这东西你还是放在心口,以你这性子,容易出事,还是护着点好!”

小乙正想说没有必要,唐渺却已然猜到他想说些什么,

“用处定然是有的!这东西别看模样丑陋,但坚固程度一点不压于你那黑棍!”

小乙也知道这东西很不一般,

“你也知道我这棍子?”

唐渺笑笑,

“这棍子,知道的人不多,我算是其中一个!”

小乙奇道,

“我知这棍子与众不同,但又有何说法?”

唐渺还是那副模样看着小乙,

“拜我为师,自然就会告知于你。”

小乙沉默不语,唐渺也不勉强,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笑道,

“哎,时辰不早了,也该走了!那封老八我带走,这二人,你俩自己看着办吧!小乙,记住我的话,很多事情不该由你来出头!还有,我自会去找你的!你俩呀,也别浪费力气了,阻止不了我出这片林子,出了林子,也就再不可能找到我了!这米老七话都说不得,也怪可怜,我给他来上几针,让他交待下后事吧。走啦,走啦!”

唐渺从怀中取出针来,给那米老七头顶眼间扎了几针,把他的脸歪向一边,米老七身子抽搐起来,好像起了些用处。他用肩头扛起那封老八,慢慢走入树林之中,很快,再不见二人踪迹。小乙呆立当场好长时间,还是浪哥儿叫他方才回转过心神,

“小乙哥,小乙哥!”

小乙身子一晃,慢慢坐了下来,浪哥儿过来抚他额头,

“小乙哥,你没事吧!”

小乙微微摇头,

“没事,没事,只是有好多事情一时想不通。浪哥儿,你说,这般让他走了,岂不是还有更多人遭殃!”

浪哥儿拍着小乙后背回道,

“小乙哥,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人如此厉害,我俩斗他不过,若是硬来,真得不到什么好处。咱们现在没事,至少能将所知情报告知于吴大人,也算是为成都百姓做了实事!至于那唐渺,咱们都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去超越他!”

小乙没想浪哥儿竟能这般安慰自己,听了他的话,心头也是好受了些。浪哥看他气色缓和过来,指着那边两人,问他,

“小乙哥!咱们,咱们现在就带他二人回去?”

小乙看看地上两人,一个中毒脸上已然烂了一大半,另一个失魂落魄,似个木偶一般。

“带他们回去吧,把这唐肖交给吴大哥发落。这米七哥,也不知还有没有什么遗愿,我先过去问问。”

小乙来到米七身边,俯下身子问他,

“米大哥,这毒,这毒我解不了,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尽管对我说来!”

那米七口中吐了好多浓水出来,脸色竟是有了好转。他口中嘟囔起来,缓缓出声,

“楼……外……楼外……楼!”

这声音极难辨别,还是浪哥儿听出门道,

“小乙哥,他说想去楼外楼!”

米七又道,

“楼外楼!”

这次二人清得清楚,正是那楼外楼无疑!小乙道,

“咱们这就送他过去。”

小乙正要去扶米七,想把他扛到肩头,却被浪哥儿制止,

“小乙哥,他中了巨毒,也不知沾了这腐血会不会有危险!还有,你这双腿刚好,还是不要这样做!我看这米老七骨架不大,身子应该不重,就由我来背他回去吧!我把背蒌里的干柴倒出,把他装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浪哥儿呵呵笑着去取那背蒌,小乙在旁边看着米七,

“米大哥,你再稍等片刻,马上就送你过去!”

米七眼珠子微微转了一下,应该是心存感激的。小乙过去扶他,米七眼中一闪,小乙觉察出异常,身形一闪,跳了开来!只见那唐肖手持一小盒,对准了小乙,盒门只比筷子稍宽,小小蛇头半露不露,正在寻觅敌人!小乙怒喝一声,

“好你个恶贼,到了此时,还想行凶?!”

那唐肖哈哈大笑起来,

“我要你死,要你们所有人都一起去死!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浪哥儿取了背蒌回来,小乙让他不要靠近,浪哥儿看那唐肖手势,已然明白一切,他远远叫唤,

“我说唐肖啊,大和尚们总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要好好想想才是。还有还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小乙听得好笑,回道,

“浪哥儿,这人早就没了人性,不用跟他讲那许多!”

唐肖冷冷道,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一直走恶运,今日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

小乙回道,

“哼,我真是后悔那日救你一命,害了齐天门,害了那群隐士,还害了这米大哥!你这人恩将仇报,颠倒黑白,到了此时还不思悔改,还要反抗,真是一点羞耻之心也无!哼,还有什么理由留你在这世上!”

唐肖大怒,扯着嗓子叫喊,

“谁需要你来救,害得我再在这世上受苦!你若是不去救我,我也只是摔死了事,只是痛上片刻罢了!如今这般,还不如早死了事!我心中恨啊!恨啊!”

那唐肖持着小盒不要命的往小乙这边冲来,小乙哪会让他近得身,一棍飞出,直直砸到胸口,唐肖受这一击,整个人往后倒去。那小蛇一惊,顺着小洞钻了出来,它无法稳住蛇身,往下边落下,直接入了唐肖张开那嘴。小乙也是一惊,浪哥儿赶紧往这边跑来。唐肖双手掐着喉头,满脸紫青,也不知道是否被那小蛇咬到,他把自己掐得口吐白沫,再看那双眼,尽是血丝,整个往外翻出,异常吓人!

浪哥被他这模样吓到,

“小乙哥,他,他活不成了!”

小乙也不知如何才好,只道,

“这蛇极毒,若是这般吃下,也不知会不会叫人立时身死。”

那唐肖在地上撕扯了几下,慢慢没了动静。

浪哥儿慢慢靠近了些,又道,

“他果真死了!真是入口封喉啊!”

小乙用长棍去探他,连杵了几下,一点动静也无。他用衣衫将手裹住,慢慢去探唐肖鼻息,一点气息也无,定是死了无疑!小乙向浪哥儿摇头,

“死了,一点气儿都没了!想不到他竟是死在自己所养的小蛇手中,报应啊报应!”

浪哥儿叹道,

“是啊!这恶人自有恶人魔,小乙哥,他本就该死,死得这般痛快,也算是他的运气!”

小乙点点头道,

“让他待在这儿不是个事,咱俩快些挖个坑把他埋了吧!别让这尸身再被吃了,再害了那贪嘴的禽兽!”

浪哥儿没有异议,二人马上行动起来。浪哥挖土也是一把好手,二人一人挖一人刨,很快就挖出一块坑来。小乙将那唐肖的尸身放入坑中,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刚好装下。填土拍实,唐肖便葬在此处了。小乙与他算得上是相识一场,这般为他下葬,情面已然给足。

浪哥环视四周,对小乙道,

“小乙哥,他在这么多野坟之中,也不算孤单了。咱们还是快些将这米七哥背回去才是!”

小乙看那米七,大半边脸都烂了,只剩下一只眼珠缓缓移动。衣衫湿了一片,尽是脓水,已然是大半个死人了。小乙不忍再看,脱下自己衣衫,给他把那烂脸遮上,只露一眼看向外边。小乙抱他进蒌时,似乎听到他说了一个“谢”字。

浪哥儿背起背蒌,小乙一旁扶住,稳稳往回赶去。

快到茶馆之时,童陆远远看着,站到茶馆旁边的大石之上,开口抱怨,

“你们两个男的,怎的一齐出去这么久,难道都好上那口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