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〇 难断前世止于楼外,眼望香榭命陨春归

六〇 难断前世止于楼外,眼望香榭命陨春归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待二人来到近前,童陆发现背蒌之中还有他人,这才消了怒气,

“小乙哥,这是谁啊,好像受了重伤!我去叫白青过来!”

小乙还未来得及答话,童陆已经奔入茶馆之中。白青紧跟着出来,小乙没让她碰那米七,只是对她摇头,

“没救了,只是还有些念想,我们帮着他一些!”

浪哥儿满身是汗,示意小乙将背蒌放下。刚一落地,浪哥儿一溜眼跑了进去,小乙只道他累得很了,想要喝口茶水解乏,可稍等片刻,浪哥儿去手握一大锭银子出来,

“我想着要去楼外楼,得拿些银钱出来,没想,这,这,竟然有这么多钱!这么大一锭,我也只是曾经见人使过!小乙哥,这……”

小乙知晓是童陆白青干的好事,只道,

“浪哥儿,没准那人有钱得很,不在乎这一点两点!你有没有听唐渺说过,他来你这喝过茶的!他走遍天下,没准是他放的也说不定呢!”

童陆白青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他们见过那唐渺!浪哥儿想了想,回道,

“若非小乙哥说来,谁能想到他竟然是个坏人!小乙哥,这银子?!”

小乙回道,

“收下吧,不知道谁放的,不过反正是用来助人,也就不要再管那许多了!”

浪哥儿这才点头,将这银子收入怀中。他又背上背蒌,与几人一同朝成都南门行去。

白青跟在小乙身后,边走边问,

“小乙哥,真是那唐渺?他没对你们怎样吧?!”

小乙回道,

“真是他!我们与他交过手了,只是一点还手之力也无!”

白青奇道,

“我看你二人都好着呢,这又是为何?”

小乙道,

“他并未对我们下手,还跟我们讲了好些事情。对了,你们还记不记得齐天门上毒死众人的恶贼?”

童陆抢道,

“就是那肖棠?”

小乙点头道,

“那人竟然也是唐门弟子,他本叫唐肖,把名字颠倒过来,就是肖棠了!”

童陆道,

“哎呀,原来如此。这唐门中也不乏制毒解毒的高手,没准能够找到那毒出处,也好去将那潭水之毒解了!”

小乙摇头道,

“没这么简单!连唐渺都不知为何出现那种怪事!其他人,只怕也是无能为力!”

童陆有些奇怪,问道,

“小乙哥,我怎么觉得你对那唐渺倒是有些敬服了呢?”

小乙急道,

“怎么可能!只是那唐渺确实厉害,让人不得不高看一眼!”

浪哥儿气喘吁吁道,

“那唐渺还想收小乙哥为徒呢?只是小乙哥立马回绝,想都没想一下!”

童陆奇道,

“浪哥儿,真有此事?”

浪哥儿回道,

“当然不假!小乙哥回绝了他,他却说是可以等,还说会再来找他!那个叫唐肖的恶贼,想要拜他为师,他连正眼都没看上一眼!不过话说回来,小乙哥又怎是那小子能比的!”

童陆笑道,

“浪哥儿,你竟然会拍小乙哥马屁了!不过,这未必是好事,那唐渺作恶多端,若是盯上我们,那我们便一刻也不得放松了!”

小乙点头道,

“他武功那般高,也不知道是怎么学来!我以后还得加紧练习,以免再遇他时,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几人边说边走,只是一小会儿便入了城中。进城未走太久,便到了那楼外楼。小乙看这楼外楼只分上下两层,乍一看十分普通,只是店面极大,比大理城中那风花雪月宽上数倍!临街各种店铺林立,在这繁华闹市之中并不十分显眼。

“小二,快些找个雅间!”

正是午餐时分,楼外楼中人头攒动。一个小伙计迎了出来,小乙赶紧让他找个单间,又给了几分小费。伙计喜笑颜开,带着几人上了二楼。来到最里一间,他推开门,迎众人进来,

“只有这一间了,几位需要些什么,尽管跟我说来!”

小乙只道,

“所有招牌菜,还有那老掌柜亲手酿制的老酒,全都给我上来!”

那伙计大吃一惊,

“客官,你,你们吃得了这许多么?”

小乙道,

“放心,银子一分也不会少你!快去快去!还有,那酒甭管多贵,尽管上来!”

浪哥儿张大了嘴,忘了把那米七放下。小乙喊了几声,方才将他唤醒。

“浪哥儿,别愣着了呀!”

浪哥儿这才反应过来,众人帮忙将米七放了下来。米七坐在椅子这上,口里微动,似乎想要说话,几人赶忙凑到近前,

“不……波……贝……”

浪哥儿以为他着急吃喝,只道,

“米七大哥,你稍等片刻,那酒菜马上就来!”

小乙又问,

“米七大哥,没有听清,慢些说来!”

又是那几个字,实在听不清。浪哥儿想到,

“他定是说的杯子!对,对,他是想喝那酒了!”

众人也觉得是,于是干脆自己出去把酒给端了回来,倒入杯中,却又不知如何让他喝下。

“他嘴都烂了,这般倒进去,只怕疼都要疼死了!”

浪哥儿却想到了办法,

“我去寻个芦苇杆来,让酒顺着流进,他就能喝着了!”

他很快寻来,小乙借着芦苇杆喂他喝酒。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盯着这米七,也都紧张无比。米七喝了几口,眼珠转了几下,应该颇为受用,也让小乙心头欢喜。小乙还要再喂他喝,他却又唤了起来,还是刚才那几个字,小乙大为不解,童陆托腮思索,片刻方道,

“难道他过来并非为了吃喝?你们想,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能够吃进东西去?莫非,他是来寻人的!”

众人一听,也觉有理。童陆对米七道,

“米七大哥,我若是说对了,你眼珠子往上动上一动,若是不对,就向下!可以么?”

米七果然能够明白,那眼珠向上微微一动。众人大喜,静静听童陆问话,

“来这楼外楼是否为了寻人?”

米七眼珠向上,却实是为寻人!

“是这楼外楼的伙计么?”

米七眼珠再向上,已然缩小了范围。

“你刚才说的是否就是他的名字?”

米七眼珠再次向上,童陆真是一问一个准,浪哥儿对他也好生佩服!

“波?”

眼珠向下。

“贝?”

再次往下。

“本?”

再次往下。

……

一连问了数十个相似音调的字,无一命中。

白青有些着急,胡乱说来,

“是不是宝?”

米七眼中一闪,不住往上。众人大喜,终于找到了线索。小乙赶忙过去问询,可这楼中伙计众多,竟有四人姓名之中带个宝字!小乙干脆让这四人一同进来,看米七反应来辨别。这里果然有米七要见之人,小乙将那伙计留下,带着几人出来,为他二人留下交流空间。只是米七已然说不出话来,又如何去表达给这伙计知晓?不过他也管不了这许多,自己已经努力去帮他,在他这最后几个时辰中,多去争取一些罢了!

几人在门外等了足足半个多时辰,那伙计开门出来,把几人让了进去,他则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小乙看他似乎哭过,却也没想过要问他,之前二人到底说了些什么。米七似乎心情好了许多,小乙亲自喂他喝酒,没喝几口,他再喝不下。米七口中声起,

“春,春……”

这次几人听提明白!小乙赶忙问他,

“这次还是人人名么?”

米七眼珠往下,

“那是地名?”

眼珠向上,

“在城南?”

眼珠继续往上,小乙兴奋道,

“浪哥儿,这是你的地盘,你一定知晓的!”

浪哥儿想了想,道,

“春归苑?”

那米七眼珠停住不动,却慢慢向上抬起,小乙抱着浪哥儿头道,

“果然是你的地盘,一猜即中!陆陆,快些付了钱,咱们一同过去!”

浪哥儿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是犹犹豫豫,一时说不出口来。小乙道,

“浪哥儿,你歇会,这次我来,他身子不重,不要紧的!”

可浪哥儿哪里会同意,死死拽住那背绳。小乙没办法,也只好让他继续。几人出了楼外楼,直奔那春归苑。楼外楼里,众伙计议论纷纷,这几位豪客点了一堆吃喝,却是只喝掉半坛老酒,那酒菜钱竟还多给了不少,当真奇怪得很!

那春归苑离楼外楼也就几条街,几人行不多时,便到了那边楼下。米七眼珠直盯着二楼上那正摆弄风情的女子,童陆忍不住问道,

“浪哥儿,竟然是这种地方?”

浪哥儿只是点头,正要往里去,米七竟然有些动静,浪哥儿赶忙停下,

“难道他只想在这里看看?”

老鸨子本以为有客人过来,一看到米七这模样,吓得不敢出门,央着护卫过来将几人赶走。几人护卫过来,小乙也不愿与他们争执,各自给了些银钱,说是就先在此处看看,并不打紧。几人得了好处,便不再理会了。

小乙看这一条街上好几家妓院,此时人不多,兴许待到晚间才会热闹起来。这春归苑便在这街巷入口处,招牌不小,规模也在中上,二楼有一处开窗,几位风尘女子穿着暴露,正在兴风作浪,引得来往众人留步张望。白青转头不看她们,童陆看了几眼,捂嘴偷笑不停,小乙也觉脸红,低头只看米七。浪哥把米七放下,这米七在背蒌之中歪斜着身子,头仰靠在背蒌边缘,正好能够看到那几位风情女子。

浪哥儿这才抬头看那几位女子,鼻血慢慢流下来,

“真是让人想入非非啊!”

小乙笑道,

“浪哥儿,莫非你经常过来这边?”

浪哥儿赶忙摆手,一手擦着鼻血还忍不住继续偷瞧上边。

“嘿嘿,浪哥儿,你要看就明眼看,干嘛偷偷摸摸的!”

旁边竟有熟人,看到浪哥儿,便过来打招呼。浪哥儿赶忙回道,

“我没偷看,没偷看!”

浪哥儿这次倒是不再偷看,而是明目张胆的正眼观瞧。小乙不知发生什么,也瞟了一眼。只见其中一位女子转过身来,开始向这边抖动着身子,那傲然双峰狂颤起来,甚是吓人!其余众女皆离开了去,似乎一点不敢与她争锋。旁边那人不断摇头,

“啧啧,这春归苑的头牌果然是汹涌澎湃啊!今日运气好,若是平常日子,哪会轮得到她出来表演。”

小乙看着那女子俯下身来,双胸自然垂下,从这路边正好能够看个清楚。她一手拨弄着脚尖,一手手指放在口中轻吻,那浑圆屁股左右慢慢摇摆,引人浮想连连!

“啧啧,小乙哥,这女的真是风骚得很啊!”

童陆盯着那女子叹道。白青也晃了一眼,又看小乙动不得双眼,气的在他脚背狠狠踩了一下,小乙吃痛,这才低头陪笑。旁边那人又道,

“浪哥儿,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想入非非?”

浪哥儿不由自主点头,那人唉了一声,道,

“果然是想入非非,想入非非!”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说,回问一句,他淫笑着道,

“她就是菲菲呀!想入菲菲真是一点没错!”

童陆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小乙也想大笑,只是面前白青嘟着嘴,也不好张嘴笑来。浪哥张嘴看着那菲菲,口水流了下来也不曾发觉。

这女子这般逗弄几下,这春归苑门口倒是聚了不少人,有几个一时没忍住,这大早的时辰便进去欢愉了。小乙突然想到米七,心想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看米七盯着菲菲一动不动,眼中似乎有些伤感。小乙问他道,

“米七大哥,你认识她么?要不要点钱请她单独说话。”

旁边那人也是多事,又来吐舌,

“这位老兄真是厉害啊,都伤成这样了,还要过来糟蹋身子!啧啧,在下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小乙这才正眼看这老兄,只见他粗布青衫,一副书生打扮。他肤色极白,满脸堆笑,朝着小乙不住挤眉弄眼。

“这位兄弟也不是一般人啦,还带着姑娘过来,真是年轻少壮,勇猛过人呀!”

白青瞪了他一眼,他马上转头继续欣赏。小乙只是笑笑,也不说话。

再看那女子,作了个撩人姿势,然后慢慢离了去。那老鸨来到窗前,似铃铛儿一般说话,

“菲菲今日心情大好,今日晚间,将会选择一位公子共度良宵,他今日所有费用全免,公子们,可要好好把握这机会哟!”

旁边那人摇头晃脑,看着浪哥儿道,

“这位兄弟也想去试上一试?要知这菲菲平日一晚,得要这个数呢!”

浪哥儿又张大了嘴,直愣愣看着上边!

“嘿嘿,今日正好凑下热闹,反正平日也没钱过去,若是运气好,那可妙得很呀!”

白青看这人满脸淫相,对他一点好感也生不出来。浪哥儿竟然回他,

“好啊,好啊,小乙哥,咱们一起去么?”

童陆笑道回道,

“那就一起去呗!”

白青一直盯着小乙,小乙只好道,

“我,我就不去了吧!”

白青道,

“你肯定也想去吧!哼!”

小乙不敢看她,那米七瞳孔扩散开来,小乙俯下身来查看,已然没了出气。那菲菲进去之后,众人也大都散了开去,几人见小乙面容,已然猜到一二,都围拢了过来。那太碎嘴之人也一齐过来,一见此情形,脸色更是白得厉害,

“哎呀,这,这也太吓人了吧!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之前小乙特意将米七裹得严严实实,因而他没能见到米七真容,此时那面巾耷拉下来,倒是把他吓得够呛。他叫喊着阿弥陀佛,转身大吐起来。浪哥儿见他吐得厉害,为他拍了拍后背,他双手举起,摇摇摆摆扶墙而走。

“小乙哥,米七哥死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浪哥扶着背蒌问道。小乙回他,

“我听说这隐门中人,无亲无挂,若是身死,也只似浮萍一般,咱们,也不必再去找他家人,就寻个山水丰美的地方,好生安葬了吧。”

浪哥儿好不难过,眼泪不住流下,止也止不住。他背起米七,双腿有些打颤,小乙要去扶他,却被他拦开,

“小乙哥,我还行,不用管我!我知道城门东南有一处风水极好的地界,离这也不太远,咱们就把米七哥埋到那边去吧!”

小乙回头一想,又道,

“好是好,但是米七哥身上还有这许多秘密,与百姓生计息息相关。咱们不如先知会于吴大人知晓,看他如何来办。那粥铺之中没准还有许多线索,咱们去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待事情一了,咱们马上回来,送去好生安葬。不过,此事不能声张,咱们就告知吴大人便是。他虽然头脑有些不清不楚,但绝不是那多舌之人。他现如今也有了不小实力,请他来帮忙,最好不过!”

浪哥儿也知这其中关系颇多,也同意小乙看法。这样背着着实不便,于是小乙去寻了个车马过来,众人一齐上车寻那吴大人去。

来到城门守卫处禀报,不多时便有了回复,吴大人此时正在城头巡检,打算晚间犒赏众将士,一听小乙几人寻他,让人带话回来,说是把手头事情安排一下就来。众人以为还要等上许久,那吴大人已然出现在了眼前,

“嘿嘿,几位兄弟,两日不见,在这成都玩得可好?需不需要哥哥向长官请个假,与你们一同玩耍玩耍?”

几人站在马车边上,笑容略显尴尬。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