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二 月影相伴入土为安,以命相搏进退两难

六二 月影相伴入土为安,以命相搏进退两难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大叫一声,

“这宁大人,果然拧得很,吴大哥,你能帮我们挡上一挡么?”

吴大人一听,赶忙叫手下上前拦阻,可宁大人毕竟是当官的,他们不敢太过放肆,宁大人却不管其他,照着来人便是一脚,两位官兵被他踹倒在地,捂住肚腹不能再起。众官兵大怒,也不再管他是否官高一级,不要命的冲上前去与他厮打在一处!

再看那边,小乙浪哥儿,还有白青童陆都已经上了马车,小乙扬起马鞭,大喊道,

“吴大哥,这里就交给你啦!一定替我跟宁大人好生解释解释!拜托啦!”

吴大人也大声回他,

“小乙兄弟,你放心好啦!替我多上一柱香!”

马车启动,那宁大人被众官兵联合按在地上,任他如何用力也无法起身过来追赶。吴大人转身回去,说道,

“兄弟们轻点,轻点。哎,我说老宁啊,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来!”

马车已然走远,宁大人眼中含泪,大叫一声之后,终于放弃了挣扎!

“小乙哥,你说这宁大人真把你认出来了?”

童陆把头伸出帘外这般问他。浪哥儿同小乙一齐驾车,听到后疑惑问他,

“小乙哥,难道那宁大人说的是真的?”

童陆自知失言,不过浪哥儿义气深重,几人倒也不太担心。小乙点头回他,他继续问来,

“他说那邪教,是什么教派来着?我听说官府不允许这类组织出现,采取了极为激进的手段,相当之残酷!”

小乙点头道,

“浪哥儿,我们也不瞒你,正是拜火教!宁大人专门过去抓捕,却扑了个空,他岂会善罢甘休!”

浪哥惊道,

“咦,竟然是拜火教!我也曾遇到过拜火教弟子,被人追杀,我带他们躲开追兵,也算是救了他们性命!在我看来,那拜火教徒和寻常百姓并无不同,官府要杀他们,真是无法理解。小乙哥,咱俩还真算是有缘呢!”

童陆听浪哥儿这话,放下心来,

“浪哥儿,那宁大人相当顽固,你可不能被他知晓与这拜火教之间有过瓜葛,否则怕是这辈子都甩不开他了!”

小乙也道,

“我也曾问过吴大哥,那宁大人就这般脾气,他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咱们以后见到他,还是绕远一些才是!”

这月儿虽不够圆满,月色却仍极好,在这夜里行车,倒也还算容易。浪哥儿对这一带极熟,路上哪儿有个小坑,哪儿有块大石,他都一清二楚,实在是少了太多麻烦之事!约莫行了两个时辰,这才到了地方。

小乙下了马车,四下观瞧,这夜风吹来,带着些水气,寒意十足!月色朦胧,似撒下一层银粉,将这一小片水泽装饰得无比动人。这水泽视野开阔,其间有些小小孤岛,只容得下三五人站立。水中则是长满荷花,只是季节不对,只能见到一片枯败景象!几人停下车马,有些动静,那水鸟闻听人声,蹭的飞起,打破这一夜宁静。

小乙问浪哥儿道,

“浪哥儿,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我看也不怎么样吧!”

浪哥儿道,

“这里白日看来又是不同,若是到了时节,荷花一开,那可就美艳得很了!啰,看到那边一处小丘没?小丘之上,还有几棵槐树,葬在那树下,再好不过吧!我爹死时没发现这里,否则定会将他安葬于此处!最最关键的是,这里平日里也无人过来,米七哥生前太多琐事,死后,就让他安安静静待在这吧。”

小乙又问,

“为何说没有人过来?难道这儿也有‘鬼怪’?”

浪哥儿道,

“这里景色虽好,可那水泽可是会吃人哟!你们一会跟着我来,一下都不能出错哦!”

浪哥儿将马绳栓到树上,与小乙一同将米七尸抬下车来。米七身子早已僵住,于是浪哥儿决定把连同那背蒌一起入土安葬。

浪哥儿双脚进入水泽之中,水深刚没脚背,在这初秋夜里,已是刺骨冰寒。小乙怕白青童陆受不住冻,更不愿他们身处险境,便让他们留在马车之中,等他们回来。

浪哥儿背着米七在前,小乙在后扶住,二人同速前进。浪哥儿不时拐弯,似在闯个小小迷宫一般,看上去极近,却是走了好长时间。二人上岸,那土丘树下异常平整,也刚好容得上一座孤坟。小乙赞道,

“果然是个好地方!”

小乙又往外看去,惊呼道,

“哎呀,这一片水泽怎的这般大!从刚才的位置,竟是一点看不出来!”

浪哥儿道,

“现在知道这有多好了吧!”

二人不再多言,迅速挖起土来,很快挖好,便将米七入土为安!二人在坟前多说几句,也不知他在九泉之下,是否能够感受得到。

小乙刚回到车旁,却有马蹄声传来。那声音越来越近,竟是有人骑马过来!近了些后,童陆看清来人,大声叫喊起来,

“哎呀,狗皮膏药来啦!狗皮膏药来啦!”

果然是那宁大人!他竟然能找到这里,当真是个不易对付的角色!几人想要驾车再跑,又哪里能够跑得过这快马!正思索间,那宁大人已然到了跟前。

“小贼!我说过不会放过你,快快束手就擒!”

童陆大声怒斥他道,

“一见面就小贼小贼的叫,你嘴怎么这般臭!我曾听说前朝武氏在位时,一位学子样样都是拔尖,就是不受女皇重用,他四处托人问询,原来是女皇不喜他有口臭!难怪你那手下都不喜欢你,也是因为这口臭吧!”

那宁大人却只冷哼一声,提着长矛过来,边走边道,

“说我没用,我只对他感兴趣!”

小乙也有些怒意,已然把那长棍握在手中。浪哥儿生怕小乙吃亏,轻声对几人道,

“咱们退到米七哥那边去,从那还有另外出路,就能把他甩开了!”

童陆白青都在,若是这宁大人使些不要脸的手段,小乙还真不知如何办才好!于是仍就是浪哥儿带路,几人紧紧跟在后边。

“哪里逃!”

宁大人发现几人进了水泽之中,疯也似的冲过来,他飞身过来,长矛向前刺出,小乙回棍抵挡,两个兵器在空中碰撞,然后各自反弹回去!宁大人身子落入水泽,腰身往下尽入水中。童陆大喜,笑道,

“看吧看吧!得报应了吧!”

宁大人却一点也不着急,身子慢慢向前,贴在水面上,手慢慢移出,将那长矛平举起来,然后继续往前轻轻使力,挣脱了这要命水泽的束缚!童陆惊道,

“哎呀妈呀,这是人么?这么厉害!咱们快走快走!”

宁大人已然出了水面,回到岸上来,他浑身湿透,从上到下全是污泥。再看这边,浪哥儿已然带着几人来到米七那儿。众人回头看着还在水泽边上的宁大人,长长舒了一口气。

远远的,又有马蹄声传来,似乎还不止一人!童陆眼睛尖,第一个发现那带头之人,

“吴大哥,这宁大人油盐不进,一点不听人解释!我看,还得要靠你才行啊!”

来人正是吴大人,他身后还跟着十余人,个个气喘吁吁,跟着这宁大人过来,也是累了够呛。吴大人还未靠近,便叫喊起来,

“我说老宁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马上拼个你死我活!几位兄弟,你们莫怕,我来救你们!”

有了吴大人帮忙,几人逃走,只怕也要容易许多。小乙怕他们身陷水泽,大声提醒道,

“吴大哥,这水泽万万不能进来!可是会吃人的哦!”

吴大人正想回话,那宁大人却是一下跳入水中,沿着刚才几人行进路线飞奔过来。土丘之上几人大惊失色,童陆大声叫喊,

“哎呀妈呀,入了水,连狗都不管用了,可他这鼻子,可是比狗鼻子还要灵!”

童陆蹦跳起来,拉住浪哥儿问话,

“浪哥儿浪哥儿,趁他还没过来,咱们赶紧走啊!”

浪哥儿也很着急,回道,

“这边难得走,不容易寻得啊!我想想,我想想!”

他越是着急,越是记不起来,不过此时想起,那也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宁大人已经站到了几人身前。他冷笑一声,道,

“哼哼,还想去往何处!”

那边吴大人手分开人手探路,却是没有太大进展,吴大人也很着急,大声朝这边叫唤,

“兄弟们别怕,我马上过来!”

小乙苦笑回他,

“吴大哥,这事,还是我们自己来解决吧!”

小乙站到前边,与那宁大人对视起来。他个头略微高出宁大人些许,二人几乎平视对方,眼中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你若顽抗,罪加一等!”

小乙还未开口,浪哥儿却是冲到前边,扯着嗓子大喊,

“你可知道我们刚才埋的是谁?”

宁大人却不管他,身子缓缓前倾,随时可以改动进攻。

“他为救那千万百姓,却是搭上了自己性命,他刚刚入土为安,你就忍心去打扰他么?”

宁大人略微一滞,开口问话,

“救万千百姓?”

浪哥儿见他有所松动,赶忙继续道,

“你可知贼匪叛乱会死去多少英勇将士,又会有多少生灵涂炭……”

浪哥儿话还未说完,那宁大人便回了话,

“可他已经死了,死人就是死人,再怎么祭奠尊重也无任何意义。我说了,我只要他跟我回去,无论他在何处!”

小乙怒了,他拉开浪哥儿,暴喝道,

“来啊,来啊!让我看看你这无情无义的狗官能有多少能耐!”

那宁大人又在冷笑,让人好不难受,他又说来,

“你们这般遮掩,定是你无疑了!哼,我今日便要一雪前耻!”

那长矛已然刺出,小乙一个抬棍一指,棍尖与矛尖触及,二人便站在一处。

“浪哥儿,你带他们先走!”

小乙展开长棍,将几人护在身后,大吼一声。浪哥儿立马带着白青童陆涉水回去。小乙与那宁大人则是继续留在那土丘之上,你来我往,斗了个难解难分。这月色正浓,这水泽之中,似是盖了一层那般银纱那般。二人身影印在这银纱之上,竟是十分好看。

那宁大人主攻上三路,矛尖在小乙眼前乱舞,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它刺到。水泽边上众人停了下来,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打扰到小乙,被那宁大人占得上风!虽然危险至极,小乙却也还能应对,那长棍与长矛长度差距不大,二人离得远些,宁大人矛尖虽利,却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小乙想着这宁大人大伤未愈,体力应当差些,不如死死与他纠缠,待他力竭,便能轻易胜之。二人忽远忽近,兵刃时快时慢,缠绵在一处,宁大人费了好大功夫才将长矛抽出身来,他大喝道,

“好小子,竟然这般与跟我相持,想要耗尽我体力?哼,门都没有!”

宁大人换了种战法,那长矛只是突刺,少有侧向斩劈,矛尖一突一进,十分迅猛,宁大人功夫了得,长矛时常在中途骤然停下,又朝不同方向刺去。小乙显得有些吃力,这土丘不大,腾挪之地有限,宁大人这般打法慢慢占得先机。童陆在那边大喊起来,

“小乙哥,他招招都要你性命,你来保留什么!”

小乙确实未用全力,首先这宁大人并非十恶不赦之人,加之刚把米七埋在此处,小乙处处小心,生怕对这死人不敬。再看那宁大人,毫无顾忌,怎么有利怎么来,哪会去管许多东西!小乙被逼得狠了,若是再这般下去,不出十招,必败无疑!

他手上青筋暴涨,长棍向上一挑,将那刺来的矛尖挑开,横扫过去,宁大人身子一转躲了开去,长矛在空中转了一圈,落至半身又是飞快戳来。小乙偏头轻躲,长棍弹开矛头,倒手一换,直直取那宁大人喉颈要害。宁大人也是身经百战,长矛迅速上扬,用那矛身挡住这一棍。小乙这一棍力道极大,宁大人虽然挡住这一击,身子却不由自主向后倒退,长矛在直滑动数尺这才将身形稳住。

“好,好!”

那水泽边上众人大声叫好,不用多想,叫声最为响亮那人,正是吴大人!那宁大人也是嗜血之人,越是遇到高手,越能显出其本事!他一刻也未停留,长矛在地上一杵,再一次攻了上来。小乙见他此时攻势虽猛,但破绽百出,是那搏命的打法。小乙不知他为何如此执着,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任何人遇到这样打法,也都会忌惮几分,更何况他本就是个高手。

小乙寻了个时机棍尖戳中宁大人前胸,但宁大人那枪尖也扫到了小乙肩头,划破衣衫,在那紧实肌肉上划出一道血槽。宁大人这般不要命来,把众人也都吓坏。这一下本来小乙占优,若他使的是利刃,立时便要了宁大人性命。可偏偏只是长棍,宁大人受此一击,干咳几声,吐出一口血来,他眼中血丝遍布,怒视前方,凶恶非常,众看官也都闭上了嘴,不敢发出声响!小乙肩头血流如注,浸湿了整条衣袖。白青一直掐着童陆手臂,他却也不敢作声,只是咬牙忍住。

吴大人来到白青童陆身边,轻声说道,

“这家伙执拗得很,若不是小乙做的,就跟他回去吧,我保证不会伤到分毫!如果真是,那就把他打倒,我和手下众人,保证不会说出一个字来!”

童陆心道,这吴大人虽然表面有些傻愣,倒还真够义气,他大声向小乙叫喊,

“小乙哥,他要取你性命,你还藏着掖着什么,把那枪头换上,我倒要看看是他的胸口硬还是这枪头硬!”

那宁大人嘴角带血,却仍在冷笑,

“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我又有何惧!”

旁边童陆也是大喊起来,

“亏你有这一身本事,却枉费这力气来拦阻我们,还要痛下杀手!哼哼,你怎的不和吴大人一同去剿灭恶匪?还大仁大义呢,还为国为民呢,我看都是屁话,你只是被人施了手段才会失败么?我告诉你,不是的,是你自己,是你自己从来没有认清自己,你连手下人都管服不了,又何谈去为民谋福祉?你想抓人顶罪,只怕也是因为在手下和长官跟前失了脸面,说到底,还不是为了自己!我们尊称你为宁大人,已然是给足你面子了,可你却是连脸面都不要,我看以后叫你宁瞎子才好,你这眼瞎得厉害,一点看不清现实!”

童陆骂得痛快,吴大人和他那些手下也是心头叫好!没准以后这宁大人的外号便是宁瞎子了!

那宁大人听完他说,也是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宁瞎子,我就算是眼瞎了,也要将这小贼擒拿回去!”

童陆这般言语,竟然一点用处也无,气得他直跺脚,恨不得马上上去,把那宁大人的脸皮给撕扯下来才好!

吴大人说话调解,

“老宁啊,我都跟你说过了很多次了,事发之时,他们与我在一起,你不信可以去问在场的弟兄!你也只看清那人背景不是,身形相同之人何其多,又如何能断定是小乙兄弟!你们快些停下,一齐到我府上,咱们一边吃喝,一边化解误会,岂不更好?你说……”

吴大人话音未落,那宁大人却是大喝一声,

“闭嘴!”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