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三 勉力而行终有竭时,黑恶除尽解救众生

六三 勉力而行终有竭时,黑恶除尽解救众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吴大人脸上通红一片,他倒没什么,手下却是怒极,吵嚷着要让宁大人好看!吴大人只说一句,

“别管他们,让他们打个你死我活才好!”

吴大人已然看出宁大人落了下风,加上他重伤未愈,小乙胜他应该不在话下。这样也好,小乙定然不会痛下杀手,让宁大人没有还手之力,便是最好的结局。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宁大人竟然越发凶狠起来,小乙见他这暴怒模样,好似在哪见过,仔细一想,不正与那林梵身处绝境之时的表现一样么!他不由心头一凉,微微一滞,骤然风起迎面而来。

宁大人已经疯了,疯得连与他同事多年的吴大人也认不出来!小乙也真不知他到底是人还是鬼!小乙被他这般模样弄得心乱如麻,一下没准备好,竟被宁大人扫到了耳朵,立时便流下血来。

“小乙哥!他疯了,彻底疯了!你再不出绝招,就来不及了!”

童陆急得大喊出声,小乙也发了狠,长棍直直往那长矛砸去,宁大人却也不躲,与他硬碰一下,两人双手都被震得发麻。可宁大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剑,整个身子继续往前,便要在小乙身上扎上一个窟窿!小乙怒极,他竟然真要自己性命,他长棍回转,轻轻挡开小剑,身形旋转一周,手中多了一物,正是那叶风亲传的枪尖!

再看这枪尖,外边加了一小截,只为能够更好固定在小乙长棍之上,长棍一回一伸,枪尖已然安在了长棍之上。水泽边上众人也是惊叹不已,这枪尖在月色之下,竟然笼罩着一层银光!小乙虽然也经常练习枪法,但从未在实战中用过这只枪尖!他不舍得用它,只是在那夜深人静之时,取出来轻轻擦拭一番。这枪尖看似鲁钝,却仍十分锋利,更难得的是,这刃口十分坚韧,即便用了百次千次,也都不会折损分毫!童陆一见小乙取了枪尖出来,大喜道,

“小乙哥,赶紧把他打趴下,吴大哥还要请咱们去喝酒呢!”

小乙有了这枪尖,威力大增。二人又战在一处,小乙又慢慢占到上风!众看官双眼盯着那枪尖未离过片刻,那一团银灰在这夜色之中四处飞舞,好看至极!

二人分开,又马上合到一处,枪尖矛尖相碰,火花飞溅出来,引得众人惊呼不已。众人定睛一看,那宁大人的长矛已然变成了长棍!那矛尖竟被削了下来,直直钉入米七坟前三尺之处!二人又分了开来,宁大人抬眼看他那矛尖,一点不敢相信!可他仍然不放弃,管他有没有矛尖,都要一往无前!

小乙不敢大意,举棍迎敌,枪尖一晃,切下了宁大人一缕黑发,黑发轻轻柔柔落在了矛尖旁边,似是在给米七做祭奠。宁大人哪里会怕死,又攻了过来。小乙枪尖模扫,中途又变换了招式,宁大人艰难躲过,把断矛一扔,整个身子伴着小剑飞来,小乙长兵近战占不到优势,只好退让开来。可那宁大人好似突然泄了气一般,破绽大露,小乙不敢大意,还是用枪尖先挑,再飞起一脚,正中宁大人胸口!

宁大人被这一脚踢翻在地,他捂住前胸,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那血血色暗红,只怕已然积攒了好久!小乙见好就收,没有痛下杀手!众位看官大声叫好,相互拥抱起来,真是比自己亲自打败那宁大人还要开心!吴大人大笑起来,

“小乙兄弟这功夫俊得很,哥哥也是佩服得很!快些过来,咱们回城喝酒去!”

小乙看那宁大人半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还想再去看他,那吴大人怕宁大人还有后手,大声唤道,

“小乙兄弟,你先不用管老宁了,我叫手下带他回去养伤,你俩近段时间还是不要再见为好!我怕他再用力,连命都没了!”

小乙点头,收了枪尖缚好长棍,原路返回这边。浪哥儿带着几位官兵过去一看,那宁大人虽然还有些气力,但他眼神呆滞,没有一丝精气神,真与那死人无异了!

小乙叹了口气道,

“以后离他尽量远些,他这性子,真是要把命给拼掉才能罢手!”

童陆也道,

“真是个混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这么大官的!”

吴大人也不住叹气,

“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都是从下往上慢慢爬,他呢,从最下方一下窜到了最上边,然后又一点一点掉下来!他曾经可是皇上的大红人,只因不会逢迎,不知相处之道,这才被人排挤!我们蜀中虽然富庶,但从外边调入,虽是平级实则是降了职了!他本是将军,最后却成了我的搭档,找谁说理去!呵,这还没完,我和他倒了个儿,他竟成了我的下属!若是我啊,我把头给打破也想不通!他今日这般,我看了真是心痛得很!他伤得太重了,我先找个清幽之地,让他休养一阵再说。”

小乙点头道,

“吴大哥,多亏有你!哎,若是宁大人有你一半好说话,那就没这许多事了!”

浪哥儿带着几人回来,宁大人面如死灰,眼神涣散,盯着前方一动不动。白青虽然讨厌这人,可医者父母心,怎能见他如此这般。她处理好小乙的伤,便过来为他包扎。

小乙把那车马让给宁大人,几位官兵听令,将他抬上车去,先行走了。小乙几人则是与吴大人一同骑马回城。

“吴大哥,我看我们还是早些离去才是,再继续待在成都,真怕再次遇上宁大人!”

小乙这般对吴大人说话。吴大人叹气道,

“这老宁,真是固执得很!小乙,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小乙回他道,

“吴大哥有话尽管问来!”

吴大人道,

“我刚才看你二人打斗,四周好似有人!我眼神不好,也没看得真切。后来我让手下去探查了一番,好几处水草都有被人踩踏过的痕迹!”

小乙心想,莫非是唐门弟子在暗中保护?可他也不敢确认,只是这些人应该对自己没有恶意,于是这般回那吴大人,

“吴大哥,他们应当没有恶意,至于是些什么人,我也不得而知。”

吴大人又道,

“我听说你成了唐门长老?真有此事!”

小乙笑着回他,

“吴大哥什么时候也开始过问这江湖之事了!我确实在机缘巧合之下成了长老!不过我这长老可不管事,只是个挂名的闲差!”

吴大人点头道,

“这些人只怕就是唐门弟子了!我也和他们打过交道,话不多,凡事讲理,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听闻唐老太早过了百岁,也不知是如何调养的!”

童陆过来插嘴,

“唐门中人都叫她老祖宗,可别看她年纪大,心思却更胜年轻之时!我们走时,老祖宗身子可好了,只怕再活个几十年也没有问题!”

吴大人很是好奇,道,

“若是有机会,我也去拜访拜访他老人家!”

童陆又道,

“吴大哥,那日一别,就一直在忙,也没来得及去看那施前辈,也不知道他们怎样了!”

吴大人回道,

“我们老大当真厉害啊!一上任来,就想着收拾这些地痞流氓,最初给些糖吃,然后再一闷棍打死!那姓施的与众戏子杂耍一同回那院子去了,我想着他们以后生计不易,便替他们说了些好话!说来也怪,那姓施的死活不肯透露真名!他被切掉了小指,怪可怜的,我也就没再为难他了!”

小乙也道,

“吴大哥,还有那一对母女呢?头那,那样的!”

吴大人回道,

“这对母女我以前也是见过的,她们出现在成都,倒是让我很是意外!那妇人本是雅州人士,因长相怪异,被人嫌弃,便成了一孤儿,平日乡亲们给些施舍,方才有命活下!后来听说嫁给了一位渔民,也算是有了归宿。可好日子也不长久,那男人被征作民夫,外出干活去了,好像是遇到了大难,死在了外边。这妇人那时已然有了身孕,她干不了事,只能靠众人救济。孩子也是大头,乡民们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要一齐养这两位,着实困难!妇人知道已然叨扰了乡邻太长时间,便带着孩子走了!一路要饭过来,目的只有一个,要让官府为她作主,为她的孩子争取到活命的机会!她在雅州城求救无果,就想着要来成都看看。从雅州城到成都城,母女二人足足走了三年!哎,其中心酸,可想而知!也不知道她们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白青听得流下泪来,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吴大人又道,

“这次也算是将她二人救下,我跟老大说了此事,老大也大发善心,让人把她们送回,还保证会供养她们一生一世!”

小乙道,

“这事,虽有波折,结局也还算圆满!她们现在还在成都么?我倒真想再去见见她们!”

吴大人道,

“这又有何难,咱们现在就过去!”

几人一同往那小院过去,夜已深,只那月儿一路同行。众人行得不快,直到那天明时分方才到达目的地。

吴大人将几有送至那巷口,对几人说道,

“你们去吧,我呢还有那大事需要处理,昨夜已经派人交给老大,这会应该也研究出些道道来,一直等我也不是个事儿!”

小乙几人也明白,

“吴大哥,若是有需要,随时听候差遣!”

吴大人又道,

“哦对了,你们先在此处住下,如果老宁能动弹了,我便派人知会于你们,以免再起冲突!好了,我先走了,晚些时候再来看你们!”

吴大人带着官兵走了,几人走入巷中,恰好遇到有人出来,竟是那高高儿!高高儿识得小乙,双手向下,按到他肩膀,大笑起来,

“哎呀哎呀,是小哥哥啊!怎么这几天才过来看我们!”

小乙那日与他配合,上到屋顶追击那大哥,二人也算是有过深度交流。小乙抬头看他,不住摇头,

“高啊,真是太高了!”

那高人大笑起来,转过身来,带着几人入了院中。一进院子,虽然还是那般景致,可院中各人脸上却与之前大大不同,人人喜气洋洋,似过年一般。

小乙一眼就瞅见那施前辈,正给几个小娃娃讲故事呢,他手舞足蹈,兴高采烈。一手之上仍包裹着布条,看不见那伤势情况。几人来到近前,施前辈方才发现他们,童陆开口道,

“施前辈,别来无恙啊!看你这情形,伤势恢复的不错啊!”

施前辈却是乐开了花儿,笑道,

“少了一个指头也没甚要紧,不过真是好痛啊!痛过也就好啦,嘿嘿!还没问呢,你们为何那日会在这院中,难道也是来……嗯?”

童陆回道,

“我们本想来救那一对母女的,结果遇到了这么多事,遇到了英勇无畏的施前辈!”

施前辈哈哈大笑,又道,

“你小子就是嘴甜!对了,你们是和蒜头一块过来的么?”

童陆奸笑道,

“被你骗到雪山去,差点没了命,他来成都也有两月,难道就没寻到你来?”

施前辈摇头大笑,

“我知道他要来成都,哪会这般愚蠢!我到竹海去了,来成都也没几日,怎会遇到他!你们可不知道,跟他在一起,我身上的银子真是看减,再多两日,便要被吃空了!”

小乙回看浪哥儿道,

“浪哥儿,我倒忘了问你,蒜头前辈在你那儿,吃住都是你给管了?一个多月啊!你这囊中还有存余么?”

浪哥儿笑着摸头,模样倒真是有些可爱,

“我也不懂拒绝他啊!不过话说回来,蒜头前辈真是太能吃了!还好有地方捕些鱼虾,只当是练练身体了!”

童陆笑道,

“浪哥儿,他吃了你这么多,就没有教你几招?”

浪哥尴尬道,

“也教过我一些的,只是我笨了些,他又太过性急,只学了个皮毛,皮毛!”

两个小伙抬来一个牛头,皮已然剔除,血肉模糊成一团。童陆看了恶心,真叫难过。施前辈却很高兴,拉上那小胖墩儿,要去处理那牛头,临走还道,

“这是我干女儿,她以前没有名字,以后呀,就叫施恩了!嘿嘿,这名儿真是太好听了!哦对了,你们先别走,我去把这牛头肉处理一下,咱们一会边吃边聊!”

说完,他便牵着小胖墩儿一起走了。

童陆看着那一对父女背影,打趣道,

“这施前辈也真是想得开呀!断了一指还这般高兴!”

高高回道,

“可不是么!施前辈说,他一见胖胖就喜欢上了!问他为什么,他却什么都不说,当真奇怪的很!那日他来救胖胖,被截掉手指,我们都被吓坏了,可事后他却好似没事人一般,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小乙笑道,

“那新来的母女二人又在何处呢,没被吓着吧?!”

高高儿道,

“她俩一点事儿也没有!刚才还见着呢,可能到后厨帮忙去了!要去看看她们么?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小乙道,

“也不必马上去见,知道她们无碍就好!”

高高看童陆不住打着哈切,关切问道,

“昨夜没睡好?怎的这般困!”

童陆回他,

“哦,差点忘了,我们一夜未合眼,真是困得很了!”

高高儿笑道,

“难怪难怪!我们这儿别的没有,这住处倒是多得很啊!我带你们去休息片刻,一会吃饭再叫你们!”

高高儿带着几人过去,边走边笑,甚是开心!

“以往吧,这儿哪轮得到我们作主!像我这样的,也只能作个给客人取乐的小丑罢了!平日里在台上表演,下台为客人端茶倒水,时间久了,倒也不觉得怎样!不过最难受的,我们不能随意进出院门!一年四季三百多天,每日对着这院子,虽说衣食无忧,却整日被人监视,真像坐牢一样!我早就受够了,受够了!”

小乙笑道,

“这误打误撞,竟然还帮忙解救了不少人!”

高高儿道,

“对啊,我们这些人,模样身形都与众不同,也大多是些孤儿,把我们招来,也是为了取悦他人。哎,常人又如何能够理解那种被人指指点点,肆意嘲笑的滋味!吴大人不仅救了我们,还把这院子交给我们经营,真是大大的好人啊!”

小乙笑道,

“现在我还真有些佩服吴大人了!”

高高儿开心起来,

“你们看那边,那些孩子平日总是被打来骂去,练这练那,若是伤了残了,便扔出院外,难以活命!现如今,只凭自己兴趣做事,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小乙几人看向那边,三五个小孩子排成一排,正跟着一位中年师傅学习拳脚功夫,不远外,七八个孩童围住一人,那人手中举着一根极细极长的木棍,最顶端有一只大碗,稳稳停在半空。那人把棍直直向上抛了起来,用另一手接住,引得众孩童大惊,却又忍不住赞叹出声!

小乙笑道,

“真好,真好!”

童陆突然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说来,

“也不知道那些姐妹怎样了,她们也是可怜人啊!”

高高儿憋笑半天,方才回道,

“她们本就不是这儿的人,吴大人说会为她们安排好一切,我也相信他能够办到!”

童陆噘嘴道,

“又是吴大人,哼,哪儿都有他!”

众人齐笑,继续往那客舍行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