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七 敌友齐聚捉对厮杀,新人入场变数再生

六七 敌友齐聚捉对厮杀,新人入场变数再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是那小吉,小乙哥,是那小吉!”

小乙刚看到那人,童陆已然叫喊出声。小乙只当这人早已死在那大雪崩下了,没想他命这般大,看他身材,似乎还长胖了不少!先前小乙还有些抱歉,是自己引他上了那雪峰,这才被蒜头捉住。不过他恶性不改,若再为祸世间,定要受到加倍惩罚。

那小吉在围观众人之间穿梭起来,小乙看他走位,已然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他大声叫喊,

“蒜头前辈,小心小心!”

又一包装有白色粉末的纸袋子飞了过来,可刚到半空,便被人用石子击破!不用多想,正是小乙的飞石绝技!他练过成遍,方才能够动用自如,只是这石子过远时杀伤力有限,对阵真正的高手,则反而放弃了防御手段,因而小乙也不常用。

那阿则可是明眼之人,看到破绽,马上攻了上来。小乙稍一停滞,阿则刀峰划过手臂,切开衣衫,好在没有伤着筋骨。阿则退到一边,笑道,

“小子,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吧,跟我打,还想要去管别人?哼哼,差点着了道吧!”

小乙回他,

“你尽管来便是,你是我的手下败将,今日再来一次,仍要跪地认输!”

阿则哈哈大笑,

“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我这匕首还未沾过荤腥,它可早就饥渴难耐了!你若准备好了,咱们就开始了哟!”

阿则说完,匕首似刀般砍了过来,小乙身形一让,轻巧躲开。那匕首似有灵性一般,摇摆数下,刺向小乙腋下。小乙抬棍挡下,自己后退半步,以攻为守直击出去。小乙把这长棍似大刀一般砍了下去,阿则离得近,对他没太大威胁,阿则大喜,顺着棍子向前飞身前行,匕首在前,顷刻便至!

小乙急事往后退去,阿则紧紧跟上。小乙见得机会到来,长棍飞快收回,还好阿则反应神速,这才只被棍上枪尖削下一缕头发。原来小乙故意漏出破绽,让阿则攻上来,这一招回枪十分意外,效果也是相当不错。

众看官大声叫好,再看那小吉,隐入了人群之中,正欲遁走!只听得一人叫唤,

“小贼!你还敢伤人!看招!”

叫嚣出战的,竟然是辜炎!他难得说上一句,这一嗓子,倒是中气十足。小乙心想,那小吉武艺差些,辜炎虽然半罐子火候,但要应付他来,也应当绰绰有余了。

小吉看辜炎朝自己冲来,他撒腿便跑,口中还大声叫唤,

“你个老疯子,把我拴在雪峰之上就不管了?今日算你运气好,不过你也不要太过得意,我有的是机会来杀你!”

小吉用尽全力奔跑,外围有匹骏马,应该是他早就预备好的。说来也是可惜,他那速度真是不敢恭维,只怕连围观的群众都跑不过,又如何跟辜相比。他刚抓住马绳,正要跳上马背,可右腿有怪力往后,整个人便飞了起来,嘭的一声,平平砸到地上,吃了一脸的土灰。他翻起身来,已然见不到真容!众看官大笑鼓掌,乐得不亦乐乎!

辜炎一招得手,正欲将他擒下,怎知那小吉手中粉末扑面而来,差点把辜炎着!

“你再来,咱俩就同归于尽!”

辜炎也不算江湖新手,也知他那手中定有厉害东西,一时之间也不敢上前,长剑作防守势,二人就这般僵持在一起!

“老葱头,别打啦别打啦,我打不过你得了吧!”

蒜头很是焦急,竟是认了输!可葱头却没有一丝停手的意思,他招式越发迅猛,不似他常用路数,若对手不是蒜头,只怕早被他收拾了几十遍。

十人在场,分成五组,各自有各自的对手,也都一样相持不下!众看官围了个大圈,将他们围在当中。看他们对招,只因各自品味不同,这圈有些部位多人簇拥在一起,有些则是极为分散。蒜头葱头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二人只是论拳掌,便打得那般好看,竟是吸引了大部分围观群众。小乙这边也不少人看,认识浪哥儿的人多,在他那边指指点点的也是不少,就连僵持住一动不动的辜炎小吉那边,也远远有人笑谈比划。两位打得十分热闹的官老爷那边却是没几人去看,也不知是何原因!

小乙心中好笑,这么多人,竟然能够碰到一起,索性该了的事情一齐了了最好!他大叫一声,

“怎么,没了帮手,胆子就这般小了么?”

阿则嘿嘿笑了起来,

“咱俩多努力一些,你看那俩糟老头子边上这么多人,咱他不能输给他们呀!”

话音刚落,他作势来攻,可刚一抬手,又有人入了场中,

“我说阿则,真是好久不见啊!难得在此处见得你,嘿嘿,没想竟然又遇到这小子!你俩还真是缘分不浅!”

小乙看到那家伙面容,竟然还是熟人!他脱口而出,

“假瓜哥!呵,你竟然跑成都来了,莫非还继续做着那龌龊勾当!”

那人正是假扮瓜哥,被小乙识破,之后小乙来到建昌府,又在阿则营中见过他一面。阿则兵败,也再无人知他去向。这假瓜哥又变成了小乙最初见他时的模样,难道在这成都,他这装束还能派上用场?

“你这话说的!就只你来得,我就来不得了?”

假瓜哥慢慢走近,来到阿则身边,

“兄弟,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看起来气色还不错!后来听说你被斩了首,没想你竟然以假乱了真,让兄弟好生佩服!”

阿则冷冷道,

“有好处时说得比什么都好听,一旦出事,可比任何人都跑得快!我说的没错吧?!”

那假瓜哥笑着回他,

“没错没错!我要留下来,一,救不了你,二,还得把自己命给搭上,很是划不来啊!”

阿则轻笑一声,不再说话。那假瓜哥又道,

“今日遇到真是天大的缘分,咱们一会好生喝上几口!不过眼下,还是把这小子收拾掉才好!若不是他,咱们那计划如何会被人识破?你想想你那三个孩子,小小年纪便被仇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太可怜了!”

阿则听到他说孩子之事,小乙能感觉到他内心的苦痛,他上唐门,扮作小毛儿,只怕也是想要争取到唐门的江湖势力,这才有本钱去跟大理皇帝讨价还价!阿则双眼慢慢变红,慢慢移步过来。假瓜哥与他分开两丈,呈犄角之式围攻上来!

小乙如今能和阿则战个平手,这假瓜哥虽然不是很强,但有他在旁,小乙需要分神留意他,必然会影响与阿则交手。当然,他也不会胆怯,大声喊道,

“你俩一起,我又有何惧!”

正待交手,却又有了新的情况,远远的奔来一人,头顶中央光亮一片,边跑边用右臂擦拭头顶,还未来到近前,便吼了起来,

“奶奶的,终于让我找到了吧,看你还往哪里跑!”

哎呀,真是奇了,真瓜哥到了!他早看到小乙,不忘与他打个招呼,

“小乙兄弟,好久不见啊,你看起来混得不错呀!待我收拾了这家伙,咱俩还得喝上几杯才是!”

小乙笑道,

“那就有劳瓜哥了!”

瓜哥入场,两位瓜哥对面而立,喜感十足。二人相比而言,假瓜哥要高上半个头来,但那头顶却是真瓜哥亮堂许多。二人都是用刀,十分平常,也不知谁能更胜一筹。

阿则也一看也是大笑起来,他看看四周道,

“今日怎么了,怎的能动弹的都动弹起来了!咱俩也不要闲着了,快些来吧!”

小乙笑道,

“放马过来!”

二人战到一处,比之前还要激烈数倍。

在外围观众人好看得如痴如醉,这么一场混战,哪哪儿都能找到亮点。众人议论纷纷,过不多时,竟更多人来,也不知这场中十多人会不会感到些许压力!不过战况激烈,又哪会再去考虑这么许多。

瓜哥与假瓜哥战在一处,二人刀法皆不花哨,都是大开大合的招数,二人也不闪躲,每刀都是硬碰硬,没几下,便双手发麻,只能绕圈而走,歇息片刻,又继续再来!瓜哥似乎稍稍占些优势,但也是制胜无望。假瓜哥喘着粗气,吼了一嗓子,

“我说老脓疱,你还不过来帮忙!”

这假瓜哥是第一个求援的,众看客指指点点,假瓜哥脸皮极厚,倒也不以为意。他又叫唤了几声,终于有人入了场中。那人普通人身高,粗布衣衫,长相却是极为吓人,满脸的脓疮,十分恶心,难怪有这“老脓疱”的别称!这脓疱疮涨得很,只怕跟人对上,还得溅上对方一脸脓血,你说怕是不怕!这老脓疱一把马刀别在身后,并不上来,那马刀弧度十分漂亮,装饰也极为讲究,活生生的丑人用美刀。假瓜哥奋起一击,把瓜哥逼退几步,然后赶忙逃了过来,老脓疱见此情形,也只好抽出马刀,与他站在一起。

“你先拖住他,我这手麻了,歇息片刻再来!”

假瓜哥甩着膀子跟那老脓疱求助。老脓疱也是老实人,马刀也对着瓜哥来刀砍了过去。两刀相撞,弄出好大动静来!瓜哥双手一时间使不上力来,但口中仍未停歇,

“这是我和他的个人恩怨,与你无关,快些让开,否则定让你吃不着兜着走!”

瓜哥这话不说还好,这么一讲,倒似在威胁人家一般,那老脓疱怎能忍受,抄起马刀又来。瓜哥哇哇大叫,避开几刀,这才提刀与之对砍。二人战在一处,那假瓜哥却只在旁笑看,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众看官也是明白人,他偷奸耍滑是真有一套,不要脸的劲儿那可无人能及!众人发出嘘声,假瓜哥只当没听到一般!

假瓜哥发现了新目标,提刀慢慢悠悠往茶馆这边走来。童陆白青还有陆子苓都无人保护,这假瓜哥哪里是那怜香惜玉之人,小乙担心至极,但又被阿则拖住,回去不得。他大声叫喊,

“蒜头前辈,葱头前辈,你俩先别打,把这恶贼处制服再来好不好!”

蒜头说好,葱头却不,蒜头急道,

“小青青还在那边呢,你也不管?”

葱头怒道,

“就那臭光头,还用我们出手?”

二人继续打斗,蒜头也是没办法。假瓜哥没什么本事,却大摇大摆走了过去,他口中也没闲着,大声说道,

“哎,你们都是一对一,看看我,一个对三个,也没什么话说!”

围观众人有人看明白他意图,大骂起来,

“欺负弱小,又算什么本事?!”

这围观众人中,只怕也没什么习武之人,虽然怒极,但假瓜哥回看一眼,却是无人再敢出声。他哈哈大笑,又道,

“两个美人,让哥哥亲亲!”

陆子苓手持一把柴刀,将白青童陆护在身后,大声道,

“你以为我们会怕了你?哼,你再上前一步试试,看我不割掉你的子孙根!”

假瓜哥大笑起来,举起大拇哥,道,

“厉害厉害!我可过来了哟!”

陆子苓把白青童陆往后一推,自己一人冲了上来,假瓜哥把刀背在身后,叉着腰大笑不止,

“来得好,来得好,让爷爷抱抱!”

陆子苓那柴刀如何伤得了他,他侧身一闪,轻轻抬手,便将柴刀夺了过来。陆子苓手腕吃痛,已然被他反手掐住手腕,柴刀也换到另一手,比划在了脖颈上。假瓜哥大笑起来,

“喂,那个谁,小乙啊,你看看这边!”

小乙早看到假瓜哥过去找几人麻烦,可他被人缠住,哪里脱得开身,想要朝这边移步过来,却也是不能。他心头着急,可又一时想不出办法。阿则攻得更猛了些,配合着那假瓜哥行事。

“你放开她,有种冲我来!”

小乙过不去,但也要顶上几句,为救姐姐多争取些时间。假瓜哥大笑起来,

“你放下手中武器,再来跟我讲条件!”

小乙知这人心狠,若是投降,只怕也得不到一点好处,于是回道,

“你把姐姐放了再说!”

假瓜哥又道,

“小子不识好歹!那我就先在她这小脸蛋上划上一道!”

小乙怒道,

“你敢!”

阿则又逼得紧了,小乙更是心急,再看那蒜头葱头,二人已然跑得老远,是再也指望不上了!再向四周看向一眼,找不到一个能帮上忙的人!他心中乱极,手中加力,想着把阿则逼退,自己过去救下姐姐。可阿则早看出他心思,只与他纠缠在一起,让他一时无法脱身。正慌乱间,竟真有人过来帮忙了,小乙看那人一眼,心头却是凉了半截。

“放,放,放开她!有种,种,冲我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子苓口中丈夫,厨艺通神的施诗。按理说二人还未成亲,小乙却也管不了这许多,

“姐夫,你让开些,你又不会武功,况且,姐姐也绝对不会让你涉险的!”

陆子苓一听这话,咧起嘴来,笑颜如花,

“哈哈,果真是一家人,这般懂我!”

她看向施诗,又换了副肃杀表情,

“你快些回去,把事情处理好后,我就回去找你!”

施诗哪里不知道她在说慌,明眼人一看便知事态严重,可是随便说说就能解决的?!他慢慢靠近过来,边走边讲,

“你千万别,别伤到她,我,我不会武艺,你你大可把我也抓去,若是可以把她换回来,若是不行,那,那你把我也抓了,如果非得杀,杀人,把我俩一,一起杀了,我我也不不会有,有怨言!”

施诗这般口齿不清说话,倒是把假瓜哥给逗乐了,

“嗬哟,原来是一对儿啊!你过来,快过来,我心好,就依你,依你!”

施诗慢慢靠近,白青童陆要去拉他,他却坚决制止,他对陆子苓到底有几分真情,确实很难讲清。施诗马上到了近前,那假瓜哥正要去抓他过来,他却突然向后倒去,捂住肚子再起不得身!

原来陆子苓不愿他受这险,把身子都快绷直了,她拼尽了全力,一腿踢中施诗腹部,施诗受不住疼痛,只是蜷缩在地上呜咽出声。陆子苓这一腿踢去,用力不小,假瓜哥也被她带着向后退出几步!白青童陆眼急脚快,已然跑来扶那施诗起来。施诗怒道,

“你做什么!”

陆子苓笑道,

“好了,你再不欠我什么了。以往都只是我一厢情愿,今日就算两清,你走你的路,我坐我的船,咱们老死一生,再见不识!”

假瓜哥不防陆子苓刚才的那一下,手中柴刀已然割到颈部,还好这柴刀不似阿则匕首那般锋利,只是割开浅浅一条口子。童陆白青好不难过,施诗看她颈上那血不住往外溢出,瞬间流下泪来,

“你这说的什么话!不是说好要陪我过一辈子的么?这么快就变卦了?!”

陆子苓道,

“姑奶奶有了新相好,再不要你了,你滚吧!”

施诗哪里不知她在说慌,又道,

“你越是这般说话,越是不可信!刚才你走后,我只觉心头空落落的,我就想着做些好吃的给你!这,这位大侠,她这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我,我这里有刚做做好的汤肉,可否让我喂她吃些?”

假瓜哥瞪大了双眼,完全无法理解,只道,

“你俩什么跟什么啊,你不能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还要喂她吃喝?!”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