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14 笑语欢声辞旧迎新,鱼水翻腾波澜忽起

14 笑语欢声辞旧迎新,鱼水翻腾波澜忽起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回到烟雨楼,大桌小桌都已经摆好,伙计们人人有份,除了几个正在跑堂酒楼值班,其余大都聚到了一起,好些伙计家人也来了,竟是把这烟雨楼大堂占了个七七八八。想这些伙计们,一年到头其实都没什么机会在这大堂吃饭,这不过年了,沈沐阳也想好好犒劳一下大家。沈沐阳来到大堂中间,端起酒坛大声道,

“这烟雨楼是大家的烟雨楼,其实我才是那个最无足轻重的,大家忙活了一年,多多辛苦,在此谢谢大家了。”沈沐阳一小坛梅子酒下肚,然后接着道,

“给大家准备了红包,人人都有,明天挨个儿到福伯那领取。还有,今晚酒肉随便吃。来,满上酒!”

众人齐齐举杯,好不壮观。

沈沐阳坐到了大堂中间,本来福伯也要一起,只是他不愿和顾伯一桌,沈沐阳也就随他去了。这桌还有顾伯顾大娘,陆子苓,小乙白青,当然还有那个刚来的童陆,他和小乙坐在一起,一黑一白,一个壮实一个瘦弱,一个爱傻笑一个装严肃,对比起来,很有喜感。沈沐阳刚一坐下,一位白衣公子冲了过来,坐在她身边,正是她弟弟,沈沐白。除了沈沐阳,其余众人对他都不甚熟悉,他总是晚出早归,连吃饭也不常见到人影,有伙计说他就像个鬼魂一般,见首不见尾的。小乙也和他打过照面,这人也算客客气气,并非纨绔。

沈沐阳把弟弟介绍给在桌的几位,

“大家好呀,我是沈沐白,幸会幸会!”

然后就只顾吃他的鸡腿了。

小乙这几月虽说见过很多次,可直到这时才能仔细看看这公子。果然,和他姐姐一样,面如冠玉,五官清秀,在男子之中,算是绝色美男了。小乙心想,如他似女子一般好生打扮一番,只怕也不比他姐姐差多少的。小乙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童陆,忽的哈哈大笑起来,众人只觉莫名其妙。

伙计们不断前来敬酒,顾伯经验丰富,很早就以上茅厕为由遁走了,顾大娘平日不喝酒,喝了一碗也到后院去了,那沈沐白只是吃食,对这酒却一点不沾,吃完便回后院去了。剩下的两个成年人,虽皆为女子,却是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喝得趴在桌上,口中还不停的叫喊“好酒”。白青从怀中拿出一小包药,兑了清水给二人服下,不一会,两人竟是好转过来,还要接着拼酒。白青拉住二人,

“两位姐姐,咱高兴归高兴,可还要身体呀,我看就慢慢喝点梅子酒就好。”两人一人一边抱着白青,白青也咯咯直笑。

小乙童陆盯着白青,心想,这等待遇真是可遇不可求也!

陆子苓放白青回去,然后仔细看着童陆,问道,

“童陆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沈沐阳也很好奇,

“对呀,说说你呀!”

二女睡眼稀松,却是强撑着身子注视那童陆。童陆犹豫了一会,从小乙手中接过酒坛,把自己的碗中斟满,然后一饮而尽。

“这话说来就话长了,我这……”

他又倒上一碗,喝完感觉有些飘飘然,这才慢慢说来,

“我本是来找爹娘的,可是找了一大圈,一点线索也没有。我家住在大理城边,洱海之畔,一出门就能见到洱海,日出之时,家中波光粼粼,五彩斑斓,就像是住在仙境一般。”童陆满脸迷恋之色,紧接着又道,

“我爹是一名车夫,在城中极有权势的许家干活,有时外出半月才回,也是极其辛苦。娘一直在家照顾我,她让我多读书识字,以后做个风流读书人。可我是真的不喜欢读书,看着书就犯困。我们也时常听那说书人讲故事,觉得好有意思,我呢,最想的就是当个说书匠,整天没完没了说给他人听。”

童陆停了片刻,又道,

“有一天,听说那许家公子暴毙在这云龙赕了,那之后爹娘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可我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直到六天前,我一觉醒来,爹娘就都不在了。”

众人一齐看着童陆,打起了精神。童陆又倒了一碗酒,他好像有些醉了,白青挤了些药粉兑了清水给他喝下。只听童陆眼中尽是泪水,抽泣着道,

“我一醒来,枕下两侧各放着一封信,一封爹的,一封娘的。当然,都是写给我的。爹在信里说他赶车遇到个美貌姑娘,要和她一起私奔,然后他把值钱的东西全部留给我,还要我好好照顾娘,让我跟娘说声对不起。我觉得他是开玩笑,于是高兴的打开娘亲那封。娘在信里说,她再也受不了和这样一个车夫过日子了,她前些时日遇到了少女时的恋人,于是决定要和他一起浪迹天涯,她让我别想她,和爹好好过活,还嘱咐我以后千万不要找她这样的女人。还说留了财物给我。莫名其妙的,就在同一天,我又没了爹又没有娘。”童陆大哭起来。

其余人等一听,都一齐闭上了嘴,只是各人脸色渐红,想来也都是强行憋住了笑。几人呆呆望着童陆,突然一人漏了一口气,正是陆子苓笑出了声!紧接着,众人一齐大笑起来。笑声满大堂,沈沐阳胸前狂颤,把一众伙计惊得呆立当场。

“有什么好笑的,你们笑什么笑!”童陆狂怒,指着众人大声叫嚷。

“哈哈哈……”

“你们再笑,再笑!”

“哈哈哈……”

“童陆啊,你爹姓童你娘姓陆,是这样么?”

童陆愤怒的哼了一声。

“哈哈哈……”

童陆大声叫喊,

“别笑了!别笑了!……”

陆子苓眼泪都笑了出来,好一阵子,总算是停了下来,

“我说陆陆啊,你爹娘可都是真性情啊!我真是佩服至极!佩服至极!以前只听说儿女私奔的,你这可好,来个爹娘私奔,关键还是双双同时私奔,哎呀,我受不了,再笑一会。哈哈哈……”

童陆一脸的黑线,只是默不作声喝着闷酒。

众人都是边笑边抿着酒,试图用那酒碗挡住自己笑容。陆子苓又笑了一会,这才慢慢道来,

“陆陆啊,你看你也有个陆字,我俩这么有缘。还有,这么好笑的事情姐姐已经好久没听过了,这大过年的,多亏你了。没关系,姐姐帮你找他们,在这云龙赕,姐姐我大手一招,马上就有上百号人物帮忙。”

童陆眼珠直转,盯着陆子苓,问道,

“姐姐,你说真的?”

陆子苓拍着胸脯,豪爽道,

“那是,只要来了这云龙赕,我保证把他们揪出来!”

童陆满脸恳求之色,回道,

“那今天就帮我,不对,那明天就帮我找,好不好。”

陆子苓想了想,故作深沉道,

“好是好,但是还有个条件。”

童陆满脸兴奋道,

“什么条件!你快说,我什么都答应。”

陆子苓奸笑道,

“你个小子,一点儿江湖阅历都没有,还没说就答应了。这样,你要是跟小乙一样给我白干三年活,我就帮你,怎样!”

“这个……”

沈沐阳见状,大笑道,

“你要答应了,我也能帮你,在这大理国,你沈姐姐也算是有些手段的,你好好想想。”

童陆想来也是喝得太多,一怒之下,把那酒碗高举过顶,

“姐姐,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说完他一口饮尽,倒是有些大侠风范。

小乙白青在一旁偷笑,想着姐姐以后又多了一人可以逗弄了。

“哈哈,好啊好啊,以后你和小乙睡,我那铺子应该也能睡下。”

沈沐阳一听,皱眉道,

“子苓妹妹,你那地方也不宽敞,要不一起来我这烟雨楼,好吃好住的。”

“姐姐,我啊还是舍不得那里,至于他们,就看他们自己了。”

说完陆子苓狠狠瞪着三人,

“我和姐姐住药铺。”白青首先表态。

“我也住药铺。”小乙紧接着道。

“那我也住药铺。”童陆怯怯回答。

陆子苓这才舒展笑颜,

“哈哈,姐姐,他们非要住我那,我也没办法!哈哈!”

沈沐阳在陆子苓鼻上一刮,

“哼,你这小心思!也罢,但是要经常过来陪我。”

其余四人一齐“嗯”了一声,又接着喝酒,其实并没再喝多少,只是有说不尽的故事和幻想。

小乙自从遇到这俩姐姐,自己酒量也是渐长,不知为何,跟他们一起,很放松,很安心,喝酒也能多喝上一些。小乙好像又醉了,这种感觉很是玄妙,说不尽又道不明。

第二日一早醒来,小乙发现身旁多睡了一人,正是童陆。他大力将童陆摇醒,童陆大惊,瞬间醒来,他四处瞧望,只是漆黑一片,忽的听到有人说话,正是小乙附耳一旁,

“没事,你继续睡吧,我去打拳了。”

童陆气得跳起正要发难,却被小乙连被子一起卷了起来扔到棕垫之上,可怜他正做着美梦,之后只怕也再无睡意了。

小乙轻轻开门,摸了出去。街道上一片漆黑,天上下着雪,小乙适应了好一会才缓缓动了起来。雪大了,似祥羽一般,一片一片,落在鼻尖又慢慢融化。小乙拳风虎虎,将前方雪片打成齑粉,他的身体似乎萦绕着一团紫气,将他与这雪花分隔开来。他随手一挥,便在空中划出一道雪线,那漫天飞雪似着魔一般围绕着小乙,最后一齐四处飞散而去。

在这云龙赕,这样的雪只怕是数十年也难遇,它竟是连下三日,天空放晴之时,已是除夕之日。

雪堆起老高,封山又封路,少了往日来往商旅,这云龙赕一下变得冷清。山脚下一个孩童在雪里探索,突然倒了下去,再不见人影,又是好一会才从两米开外慢慢爬起,远处妇人急得直跺脚。大街上积雪大都已经铲平,有几处冰路,不时将行人放倒,引来无聊之人守候在旁指指点点。

陆子苓带着白青小乙童陆,在药铺不远的山坳里摆开架势,他们这是要在这雪堆之中来一次大餐。这里的雪足有三尺来深,安小乙在雪中挖出一个圆形大坑,用铲子将坑壁拍实,只留一条通道让人穿行。童陆用石块架起大锅,又搬来干柴与炭火,把火烧得噼啪作响。白青忙活着处理各式食材,一双小手被冻得通红。陆子苓则负责调配药汤,同时统筹全局。

难得有如此大雪,这大餐想必也定然极有味道。陆子苓这阵子赚了不少钱,出手也就极为大方了,当然对于吃,她历来都是非常投入的。四人分坐大锅周围,手持特制长筷,待到陆子苓一声令下,四人开动。

“小乙,下些肉片,这肉可不能煮太久,随吃随下。”

安小乙下了一些,稍微煮了一下,陆子苓吧唧着嘴道,

“我先尝尝有没有熟。”

说完只一筷子就全部夹了出来,她赶紧放入碗中尝了一口,

“嗯,熟了,快吃。”

小乙捞了几下,没一片肉来,正要发话,却听陆子苓说道,

“哎呀,谁切的肉,还有这么多连在一起。”

小乙把要说的话憋了回来,继续下肉,三人一片没吃,这下学乖了,每人用筷夹住自己的那部分,熟后直接放入碗中。

“哎哎,你们三个怎么回事,这肉多的是,别急嘛。小乙再下点菜,看什么看,快把那蘑菇丢进去。”

小乙转过身形,筷子上一松,他知道大事不好,自己的肉果然已经不翼而飞,白青童陆赶紧把自己的那份放入碗中,大吃起来。安小乙无奈,一怒之下把这肉全部丢了进去。

“你这小子,煮久了就不好吃了!”

“那就赶紧吃啊,哈哈,哈哈!”

小乙躲开陆子苓一拳,端起酒碗,一口喝尽。这是从烟雨楼取来的上等梅子酒,很长时间以来,他们就只喝这梅子酒了,喝到微熏之时,最是舒服。

北风怒嚎,可在这三尺雪坑之中却丝毫感受不到寒意。四人吃吃喝喝,好不快活,香味引来好些猫狗,还有那贪嘴的孩童。童陆这时对陆子简直是拜到了极点,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给她白干三年。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直至天黑,四人才摸着滚圆的肚子慢慢往回走。

陆子苓躺在床上,有些醉了,她突然觉得生活竟是如此美好,一下子多出的这几个弟弟妹妹,刚开始确实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渐渐她也发现,她越来越离不开他们了。和他们一起吵吵闹闹,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她微笑着闭上眼,醒来时已是新的一年。

这一转眼间又过去了半月,正是元宵佳节,云龙赕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听说沈沐阳今日晚间便要回来,天快黑时,几人关好了门就去了那烟雨楼。坐在老位置,吃着点心,喝着梅子酒,静待佳人归来。

不多时,远处驶来一辆华贵马车,几人从窗户向外探看,马车缓缓停在烟雨楼前,那车中应是沈沐阳无疑了。陆子苓冲出门外迎上那马车,可这车上只下来一人,一袭白色长衫,身披白色貂裘,头顶白色发带,腰间一支白绿玉笛,就连脚上那皮靴都是白色。陆子苓白了他一眼问道,

“你姐呢?在后面吧!”

那小子正是沈沐白,满脸嬉皮,笑着回她,

“陆姐姐,她今日是来不了了,爹娘定要她多留下些时日,你们只好过一阵子再见了。”

陆子苓有些失望,说道,

“行吧行吧,我看你应该不需要我们帮忙,自己回房休息吧。”

沈沐白拍拍自己身上,笑笑,

“我去收拾收拾,一会还得出去。”

陆子苓疑惑的看着他,

“这么晚还出去?”

沈沐白笑了笑,不再言语,快步朝后院走去。他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每人怀抱一大包行李。

陆子苓回到桌旁,告知三人,众人都觉无趣,于是只随意喝了点酒,便悻悻然回药铺去了。

第二日小乙与往常一样,午后便到烟雨楼帮忙,直到客人快要散尽这才回到药铺。一进门,看到三人正低声说话,他拉住陆子苓衣角,轻声问道,

“姐,你听说了没,昨晚那‘鱼水缘’出了人命了!”

陆子苓点点头,说道,

“嗯,听人说了,好像是个漂亮姑娘,弹得一手好琴,叫什么倒是忘了。这刘家公子喝花酒竟是一剑将人杀死,哎,可惜了,女人命不值钱啊。咦,你怎么这么紧张。”

“姐啊,那沐白哥哥,从昨晚上出去就再没回来,以前他白日里,无论如何也会在烟雨楼中吃食,这次倒奇怪了。”

陆子苓跳将起来,把白青吓了一跳。

“那小子不会是看上那弹琴姑娘,殉情了吧!”

小乙摇摇头,

“不会的,听说‘鱼水缘’里就死了一人,这刘家势大,想来只需用点小钱就能摆平。哼,有钱有势就能随意杀人么!还有没有王法!”

陆子苓冷静下来,看着小乙,

“怎么,你还要把他给乱棍打死?”

小乙一时无言,只是满脸怒火,手中拳头攥紧。

“我,我……”

“咱们先去那鱼水缘打听一下情况。”

众人点头,随陆子苓出了门。

来到鱼水缘,灯红酒绿,好似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陆子苓上前询问一番,却被人推走,她脾气可不好,正要撸起袖子,却被旁边一人拉住。

“子苓姐姐,你来这里干嘛呀!”

这人满脸皮包骨头,正是那瘦猴。

“我们来打听一下昨晚发生了何事。”

“子苓姐,你们跟我来,顾大娘让我来看看,我都已经打听好了,咱们回去再说。”

几人跟着瘦猴又回到了烟雨楼,顾大娘在门口张望,看到瘦猴回来一把把他拉进大堂,

“子苓啊,你们也快进来。”

众人转坐一桌,顾伯福伯相对而坐,双眼都只盯着瘦猴。瘦猴清了清嗓子,慢慢道来,

“我刚跟小翠那了解了大致情况。昨夜刘公子好像心情不佳,一人在那鱼水缘买醉,那小茵在一旁抚琴,这小茵来了半年多,人人都知道这她卖艺不卖身,可这刘公子可不吃那一套,非要人家伺候他。小茵不从,顿时热闹起来,连那婆子都进屋劝解。这刘公子在这云龙赕向来横行无忌,又怎会对一个女人仁慈,那婆子不劝还好,这一劝,顿时来了气,拔出剑来就把那小茵刺死了。”瘦猴大大喝了一口茶水,继续道,

“那刘公子杀人之后便要离开,出门前留下一句话,‘这女人值多少钱,来我府里拿,如若给脸不要脸,一把火烧了你这鱼水缘,老子照样眼都不眨一下。’说完一剑斩下门口灯笼,扬长而去。杀人之后,这些婆子女人都吓坏了,整个鱼水缘乱成一锅粥。婆子回到小茵那房,却发现尸体不见了,对了,有一间房少了一床被子。想来是有人趁乱把尸体带走了。”

顾大娘拍了一下头,喊道,

“肯定是沐白那小子给抱走了!那车夫今早还向我抱怨说昨晚来的马车不见了。定是这小子给弄走了。哎呀,这可太乱了!”

陆子苓拉着顾大娘的手,温柔道,

“大娘,没事,那沐白也不是小孩了,一定会好好处理的。明天我们就四处寻他去。”

顾大娘擦着眼泪道,

“这小子平日里也挺好相处的,可他看起来就是个孩子呀,家里人人都宠着他,怎么会这样……”

“顾大娘,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你就放心吧。”小乙白青童陆一齐发声,竟是十分默契。顾伯和福伯叫来伙计,各自嘱咐一番,又让驿馆给沈沐阳带了封信。之所以先不告诉沈家其他人,就是怕引起更大的麻烦。

各人商议了一番,要想在这寒夜中找寻只怕是不太可能,于是各回家中,准备第二日天明之后再行动。陆家药铺四人这夜无比安静,童陆虽只来了半月,也晓得其中厉害,还好有小乙睡在身旁,这才让他感到心安。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