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一 竹影迷乱行迹难寻,世外闲乐美酒迷心

七一 竹影迷乱行迹难寻,世外闲乐美酒迷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呵,能耐不小啊,这都能找来?!”

大山对那几十号人道。

“你快快束手就擒!若是再有反抗,休怪我等心狠手辣!”

“对,对,被乱箭穿心可不太好受哦!”

“你别想着还有帮手!你那一群小弟已经被我们的分兵引开,正在数十里外捉迷藏玩呢!”

“嘿嘿,快些跟我们回去,保住小命,我们又拿了赏钱,何乐而不为呢?”

“……”

别说大山了,连七子都听得头痛,

“你们,你们倒是过来抓我们啊,只待在那边言语又能起什么用处?”

那些人互看一眼,好容易才有人迈出一步,众人这才分散开包围过来。大山一点也不担心,抬头看看天空,那黑竹枝叶繁茂,挡住了大部分天空,即便是正午时分,看上去也似快要日落一般。他伸出手指,扯下一根竹枝,摇头道,

“哎,快下雨了!你们啊,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雨才是!我可不是吓唬你们,在这黑竹林中,若是没个防风挡雨的去处,即便没遇上恶狼猛虎,也只需一夜小雨,便能将个活人折磨疯掉!”

那些人眼中只有利益,哪里听得进去!继续慢慢围攻过来。大山叹了口气,道,

“我已经提醒过你们了哦!若是不听话,那遭罪的可是自己!好啦,好啦,我的话说完了。你们要真有本事,那就来一齐跟来!”

大山示意七子离开,二人绕着黑竹飞速跑远。这黑竹极多,射来的飞箭最多也只钉到那黑竹之上,哪里能够伤得到人!众人大怒,疯狂跟在后边奔逃!可大山七子跑得极快,再加上这黑竹极多,光线也十分昏暗,转过几个弯去,便再不见人影。这群人哇哇叫骂,想要激大山出来,可直到把嗓子都喊破,也没人理会他们!

大山七子已然奔出老远,身后的叫喊之声,也一点无法听到了。大山停下脚步,慢慢往前走,七子气喘吁吁问道,

“大山哥,你对这儿倒是挺熟悉啊!他们好笨,这都能跟丢!”

大山笑道,

“七子,你可别小看这儿,他们进了那片竹林,要想出去,可不太容易哦!”

七子又问,

“咦,那片黑竹林又有什么讲究呢?”

大山回道,

“进来容易出去难,以后再跟你慢慢说来。反正现在没人来打扰了,咱们慢慢过去,天黑之前,应该能到!”

七子点点头道,

“竟然藏得这么深,他倒不怕寂寞!”

大山笑笑,

“里边倒是不太一样,你去了就知道了!”

二人继续往竹林深入行去,这一路皆是黑竹,又无路可寻,在七子看来,各个方向都是一模一样,如何分得清楚东南西北!可大山偏偏能寻到出路,让他不得不服!

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大山果然说的不假,这雨一来,就冷得不像样子!七子看这天色变暗,乌云就似生在竹尖,异常恐怖!七子正要问话,耳中却听到悉悉索索之声,他寻声望去,在那黑竹之间见得一股细细水流,

“大山哥!那儿竟然有条溪水!”

七子跑了过去,抄起溪中清水洗了一把脸,招手让大山过去。大山来到近前,整理了一下面具,笑道,

“看来天黑之前能到了!”

七子明白,那地方只怕就在水畔,沿着溪水行进,应该不太远了。二人沿溪上行,进入一个数十丈宽的峡谷之中,峡谷之中有些不太一样,因为这儿并不全是黑竹,也正因为如此,这儿亮堂了不少,让人身心愉悦起来。峡谷之中有一小湖,如明镜一般,平静至极,那溪水便是从这小湖一侧缓缓流出而形成。湖水碧绿一片,充满生机,湖边垂柳两行,皆努力去与湖水作亲密接触。几只白鹤浮在水面,不时发出求偶之声,也不知是不是这美景让它们也忘却了春秋冬夏。七子见这情景,忍不住惊叹,

“这黑竹林中死气沉沉,没想林中还有这等好去处!这天地之间,果真奇景繁多啊!”

大山笑道,

“咱们这就到了!”

七子已经瞅见一个精致小屋,它立在水边,有一小半延伸到了湖水之中。

“大山哥,住在这儿,心情也会好上许多!我猜他定是个白发老翁,厌倦了尘世喧嚣,这才隐居在此,不是知与不是?!”

大山道,

“也不知道死没死,先过去看看吧!”

二人走近那水边小屋,还未近到屋前,就听到有两人对话。七子仔细辨别,那二人年岁应该都不小,但也定然不大,兴许有个五六十岁吧。

“下定离手,可不准悔棋哦!”

“谁悔棋,谁悔棋?刚才是我手抖了一下,棋子自己落下去的,哪里是我悔棋!”

“臭德性!几十年了,还是一个样,哎,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还不是你那酒害得!喝得太多,现如今一日不喝,手便抖得厉害!”

“呵呵,又怪起我来不是!若非你总是贪杯,又哪里会有此事!”

“咦,我的棋子怎么少了一颗!”

“怎么可能少了!明明就是这样!”

“不对不对,就是少了一颗!”

“好好,你这无赖,哎!算了算了,让你一颗又何妨!”

“你这话怎么说的,明明是少了一颗,怎么又让我来着!”

“好好,你继续下继续下,我不说了不说了!”

“……”

二人应该正在下棋,一人耍些小聪明,另一人却也不太在乎。七子心想,莫非这里只是二人居住,闲来无事之时,便下上一盘,以消此间寂寞?

大山上去推门,门未关紧,门应声而开,里边二人大惊,齐声喝道,

“是谁,是谁!”

大山笑道,

“是来讨酒喝的!”

七子也进到屋内,一进门来,便见到那两人。皆是头发花白,但精神都还不错。一人脸上有些变形,不知是何缘由,他一见大山,食指在胸前上下比划好一阵,口中又咦了数几十下,方才听到说话,

“你,你小子怎么会来,哎呀,真是稀客稀客!”

另一人眯嘴微笑,嘟嘴道,

“那边有竹凳,自己取来坐,待我们先把这棋下完!”

二人又接着下棋。大山取了两条竹登,递给七子一只,二人围到椅桌边上,看他二人下来。七子注意这屋,虽不宽敞,但应付二人起居也是没甚问题。屋内有两个小小隔间,一东一西,看上去是后来分隔开来,隔间有门,没有关严。整个小屋全是由黑竹制成,但这黑竹内部也并非全黑,经过打磨之后,看上去,也没让人有不适之感。有几处小窗,做得十分精巧!正面朝向小湖的那边还有扇门,只是现在没有打开,不能得见外边景致。七子心想,打开那门,把脚泡到水中,看这外边风景,真是惬意得很啊!

正思索间,那二人对弈已然结束。脸上变形那人虽然输了,却是兴奋得很,

“嗬哟,你这脸!这次又从哪里过来?”

大山看着他,笑道,

“你还认得出来,那还不算太糟糕!我可是听了一会儿了,你这臭棋篓子,这般耍赖都不是对手!哎,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师傅!”

那人笑道,

“只是消磨时间嘛,那么认真干嘛!”

大山道,

“哦,对,我正好去你家看过,嗯,他们过得都不错,比你在时强!”

那人笑道,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七子满脸疑惑看着二人,他们一齐去过他家?他一时也猜想不出此人身份!大山看七子迷茫,对他道,

“七子,你应该有些印象的,我讲了那许多故事,难道就没能对上号的?”

七子想了想,摇摇头,大山也不卖关子,说道,

“就是那丽水镇肖家老爷子嘛!”

七子哎呀一声,惊道,

“哎呀,我怎么没想起他来,不对过于肖家,我也只对二小姐和小公子印象深刻!”

那肖老爷笑道,

“我住在这儿,不用操心这操心那,似乎也年轻了不少啊!”

大山道,

“倒是开朗了不少!难道不想回去抱抱孙女儿?可爱得很哟!”

肖老爷道,

“这不是每日下棋,一点空都抽不出来嘛!”

大山笑道,

“这解释倒是新鲜。不过也是,既然选择避世而居,就要有这觉悟!再说,你回去了,那怎么对得起叶叔!”

七子心道,原来这另一人姓叶,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在此处隐居。

肖老爷伸了伸腰,又道,

“住在这儿心情舒畅,一点不想外边繁乱人世!更何况还有这酒,啧啧,真是百喝不厌!”

大山回他,

“嗯,酒是好酒,不过每日都喝,难道喝不烦么?”

肖老爷回道,

“怎么可能喝烦,我现在一日不喝啊,那都提不起筷子!哎,这叶老哥真是磨折人啊!”

这叶姓之人听肖老爷这般说话,也是摇头轻叹,

“哎,我这酒啊,都不够喝了!”

大山笑问,

“我这来得不巧,竟是一口都喝不上?”

叶叔大笑起来,

“还有不少呢!咱们这就去取来!让你这小友看住这肖老头,可千万不能让他发现!”

大山笑道,

“七子,你把肖老爷看住了,我跟叶叔去去就来!”

七子看那叶叔抱上两个空坛出了门去,大山朝他使了使眼色,也出门跟了上去。七子知道他们不想肖老爷发现藏酒之处,于是照大山说的办了。肖老爷正要钻出门,却被七子拦下,他没力反击,只好回去坐下,满不情愿的把玩棋子。

大山和叶叔去了好久方才回来,还未进门,七子便闻到了酒香,这酒带着竹香,浓烈非常,闻上一闻,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肖家老爷早安奈不住,趴到门口将二人迎了进来。他太心急,碰到酒坛,洒了一口出来,叶叔喝道,

“猴急个什么劲!起开!”

肖家老爷也不恼,趴在地上,把那洒落的小酒吸入口中。大山踢了他屁股一下,道,

“这么些年没见,你怎变得这般馋了!”

肖老爷笑道,

“你若天天喝酒,那也会养不少馋虫的呀!”

大山笑道,

“别趴着了,赶紧拿碗来呀!”

肖老爷取了碗来,摆成一排,大山倒酒,这酒十分听话,一滴也未洒出。肖老爷给各人端到眼前,笑嘻嘻道,

“啧啧,真好真好!这位小兄弟,你还没喝过这酒吧,快来尝尝!我呀,真是百喝不厌呢!”

说完,他喝入半口,却只是包在口中品味,好长时间方才咽下,然后长长舒一口气,这口气中竹香扑鼻,酒味清爽,他大呼过瘾,又抿入一口,闭起眼,把头左右摇晃起来。

七子看他模样十分好笑,他听大山说过,肖老爷曾请他喝过竹叶青,前后联系起来,应当就是这酒了!他喝了一口,果然竹香浓郁至极,酒味温润如玉,美的不像样子!七子不由叹道,

“哎呀,这就是那竹叶青么?!”

肖老爷有点好奇,

“咦,你也听过?是这小子跟你说的吧!”

七子点头道,

“这酒听过几次,不过真没想到这竹香竟然如此浓郁。”

肖老爷嘿嘿轻笑,又道,

“多少人用竹作器物酿酒,可却很少有这么浓的!这啊,全靠这黑竹了!”

叶叔哼了一声,

“还有酿酒人的手艺呢?!”

肖老爷笑嘻嘻补充道,

“对,对,还要看那酿酒人是否用心啦!咱们再说那黑竹,虽然较青竹丑了许多,但那只是外表,内在却是纯白无暇!”

肖老爷取了一根新砍的黑竹过来,递给七子,七子观瞧一阵,果然不假,这竹臂极厚,雪白一片,与那外边黑绿皮囊对比鲜明。肖老爷又道,

“这黑竹竹味更浓!在竹节之上取一小洞,把制成的好酒装入,密封严实,让它继续发酵。黑竹呢,继续生长,那破洞不久之后便能长全,如新出一般。要喝酒时,又在那竹节上破个口子,接出来就成了这竹叶青啦!”

七子点头道,

“嗯,我也听闻过这等做法,不过黑竹如此奇特,用它制成的酒,想必也比普通竹子高上不少!”

叶叔十分高兴,看着大山七子,满眼欣慰,轻声说话,

“今日这酒啊,已有将近四十年了!”

七子惊道,

“竟然是老酒,难怪有这般味道!”

大山说道,

“这酒比我岁数还大,若非叶叔藏得严实,那我们就没这口福了!”

肖老爷知道大山这是在调侃他,也不气恼,回道,

“这好酒嘛,懂行的人喝就不算浪费嘛!”

大山笑道,

“好好!那我再给你满上!”

大山给他倒满酒,肖老爷乐得合不拢嘴,大山打趣道,

“这脸恢复得还可以嘛,也不那么难看!”

肖老爷先喝一口再说,

“叶老哥也说不嫌弃我啦,哈哈,话说回来,我自己又看不见,好不好看真不关我的事啊!”

七子也笑了起来,

“肖老爷,你这生活态度不错哟!不过这酒多喝伤身,还得控制一下才好!”

七子还有些疑惑,继续说话,

“对了,这酿酒需要粮食,这儿远离尘世,又从何入运来呢?”

肖老爷话多,马上回话道,

“以往啊,是从外面买来,现如今,这后边百亩良田,嘿嘿,自给自足一点问题没有呀!”

七子张大了嘴,道,

“竟有百亩良田!真是厉害啊!”

肖老爷道,

“这黑竹无毒,但也极难生虫,也不知是何原因。这土虽然不够肥沃,但种上的谷物,也不长虫,虽然产量少,但仅我和叶老哥,又哪里吃得完,还不是作了酿酒之用!”

七子又问,

“这么大一片黑竹林,只有二人,会不会太寂寞了?”

肖老爷道,

“这每日有酒,日子就美满得很啦!捕鱼耕作,下棋唱曲,一样都不少,又怎么会寂寞!”

叶叔也是微笑点头,和大山单独喝了一个。

“哎,虽然远离尘世,但一见你这脸啊,可又多了些牵挂了!”

大山笑道,

“我这没甚大事,只不过,你想问的,我却也答不上来。凡事往好的一面想,那也就都好了!”

叶叔淡定笑笑,

“说得不错,不去管他,本就离世仙,哪管尘世人。”

大山道,

“我们这次也是顺道过来,外边还不少人等着,所以也不好让人等得太久!”

叶叔回道,

“多几日也不行?”

大山道,

“若是有酒有肉,待个半月倒也无妨!”

肖老爷取来下酒菜,七子看是些小虾,被酥得金黄,取几条放入嘴中,脆生得刚好,用它下酒,那再好不过。几人一齐说笑,喝酒吃虾,世间大乐,便是这般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都是这般,没有一人前来打扰。七子每日跟着两个老头钓鱼钓虾,在这小湖四周的山野田地闲转,倒也不敢走远。听说两老头夏日还会在湖中游水划船,冬日湖水冻结,还能在上边滑冰。哎,谁说这远离尘世便无趣得很?!看他们这日子过得,真似仙人一般!

半月转眼就过去,临走这夜,竟然下起了大雪,这黑竹林也整个换了副面容。雪太厚,把那竹子压弯,不时雪落,那黑竹又挺身而立,发出嘭嘭之音,四面陆续有这响动,倒似奏乐一般。

二老相留,大山却执意要走。没办法,肖老爷也只好收拾了酒肉给大山带上,大山接了过来,带着七子踏雪而行。两老头目送二人入了竹林深处,这才慢慢回走。

地面雪还不多,因此还算好走,二人行了半日,竟然发现一间竹屋,走到门前一看,里边歪歪斜斜躺了十来个人!七子细看,那些人瘦脱了相,一见大山七子,便要围拢过来,不过他们饿得很了,连起身都费劲,又哪里能威胁到二人。

七子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原来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是些野人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