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三 顺水而行遍寻芳踪,误入迷阵难逃其中

七三 顺水而行遍寻芳踪,误入迷阵难逃其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葱头前辈,咱们怎么不坐吴大人准备的那条船?”

童陆问那蒜头道。葱头拉长了脸,回道,

“那船太大,涉水太深,也不方便靠岸。咱们轻船上路,难道不是要强上许多?”

小乙也道,

“咱们不分开来寻,葱头前辈,我习惯和青青陆陆一齐了,浪哥就交给你了!咱们顺水而下,你们寻左岸,我们寻右岸,一月之后在渝州会合,你们看怎样?”

葱头不语,也没有回绝,于是就这样安排了。

各自上了船,这船儿不大,十分灵活,吴大人又让人准备许多东西给他们带上,吃的喝的应付十日应当不成问题。葱头浪哥儿先行走了,二人寻得仔细,过了好长时间,方才离开三人视线。小乙这边早就准备妥当,可童陆仍旧慢慢吞吞,不想上船。小乙不满道,

“陆陆,你在干嘛?”

童陆叹了口气,道,

“我在想,要不要去看看夕家老爷,听说他病得厉害,咱们虽只见过几面,但也算是有些交情!我故意等着,就是不想让葱头前辈看见。”

小乙看着白青,她轻轻点头,三人便弃船上岸,回那夕府去了。果然同吴大人所说,夕家老爷重病在床,小乙算是半个女婿,很容易便进了夕府。见到夕老爷,他已然无法说话,小乙几人也只作些安慰,并表示会竭尽全力去寻月儿。夕老爷微微眨眼,再无回应。白青上前查看,也没什么办法,看那药石,也没觉异常。

三人出了门来,差点碰到进门的小伙计,小伙计一见是小乙回来,高兴起来,拉着小乙道,

“姑爷,你先在院里等等,我去给老爷捏捏,这就过来。小,小姐还有话跟你说!”

小乙看这伙计很是面熟,问他,

“你是于果?”

那伙计笑道,

“姑爷竟然还记得我!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三人来到院中坐下,等那于果回来。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于果带着一位女仆一齐过来,二人一齐跪了下来,大哭不止,

“姑爷,小姐死的好冤!”

小乙将二人扶了起来,问道,

“发生了何事,慢慢说来!”

于果道,

“你们走后,这府上大大小小都由小姐来作主了,小姐平日对我们极好,因此我们这些下人都喜欢得很。半个多月前,忽然来了一队盗匪,凶悍得很,小姐领导大家拼死抵抗,终究没让他们得逞。可这些人耍上了心思,将小少爷引了出去,拿来要挟小姐。小姐识破贼人奸计,可少爷毕竟是他的亲弟弟呀,哎,几经协商,小姐竟然愿意支给他们大批金钱!那些贼人得了好处,却不离开,竟然,竟然无耻的将小姐也掳了去!我们拼死去救,伤了不少兄弟,还是没能救下小姐!那些人将小姐绑上船去,还出手轻薄,小姐,小姐气不过,竟然趁机他人不注意跳了江!这是我和花小花亲眼所见!老爷派人寻了好久,连尸身都没寻到!这江水这般湍急,又冰冷非常,小姐身子骨弱,如何禁受得住!跳入江去,哪里还能活命!”

那女仆也道,

“果小果说的不假,我们都可以作证!听说那些人是双龙山的恶匪,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对我夕家怀恨在心!”

小乙好不难过,又问,

“夕老爷气极,于是一病不起?”

于果道,

“是啊!寻不着小姐,府上全乱了,老爷又大病不起,我们这些下人都着急很得,可又有什么办法!小少爷虽然不懂事,可他毕竟是夕家唯一血脉,这夕家事务也理应由他来继承。可是,可是小少爷哪理懂得经营,只顾自己玩乐!哎,这才几日,就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我听人私下人议论得知,若不是老爷还未断气,只怕很多人都已经走了!”

小乙问道,

“你俩也打算离开么?”

于果红了脸道,

“我和花小花,也是小姐给拉的红线,平日她对我们极好,所以我们决定,即便老爷去了,也会留下来帮助小少爷。”

小乙点头道,

“你们重情重义,我替月儿谢谢你们!”

于果问小乙道,

“姑爷,你这次回来,是要留下来么?”

小乙摇头道,

“我还想再去寻寻月儿,没见到她尸身,我决不相信她已经死了!”

二人沉默好久,叶果叹道,

“姑爷,不是我没信心,只是这已经过了半个多月,哪里,哪里还有生的可能!”

小乙咬牙道,

“不论如何,总要再去找找!”

小乙与他二人又说了一阵,这才告辞出来。童陆白青始终不发一言,小乙知他二人心头也不好受,若不是偶然碰到了那双龙山群贼,又如何会惹上这些残渣!三人来到江边,起船下行,小乙信念坚定,没见到尸体,就还有希望!

三人沿江边查看,把那崖穴都挨个寻了个遍,若是遇到乡民,也都问了个遍,看到江边村落,就把船靠岸上来问询。这一连数日皆是如此,当真十分辛苦,可仍然没有一点月儿的消息,难道她已被这江水冲得极远,又或是被鱼儿吃下,早就尸骨无存!可小乙决不放弃,没到那一刻,他绝不退缩!白青本来对月儿稍有敌意,但此时也顾不得吃醋,陪着小乙寻起人来,着实让小乙感动不已。童陆也是一反常态,极少偷懒!

小乙三人寻得极慢,早不知葱头浪哥儿到了何处,不过既然约定了会面之地,倒也不用着急。

这日,天空又下起大雨来,这秋雨甚凉,在这雨中行船,让人十分难受!这两岸都是青石崖壁,又哪里去寻个好去处躲雨。童陆被淋得没了脾气,只是坐着喘气。小乙大声叫喊,生怕二人听不见,

“再坚持一会,兴许过了前方急湾便能靠岸!”

转过急湾,又是如之前那般,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雨太大,童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双手不停往船外舀水,若是慢些,那船便在下沉。

“我都说找个大船嘛,现在可好,这船眼看就要沉啦!”

雨似泼下那般,白青童陆一齐都舀它不及,小乙也过来帮忙,三人勉强能把落雨排出。雨没有一丝减小趋势,小乙已然做好最坏打算,他把白青童陆跟自己拴在一起,若是保不住这船,即便是游水也要带她二人一起。

三人一齐对付这落雨,却忘了江中礁石,船底触礁,再加上那迅猛水势,三人随那船儿一起翻入江水之中。还好三人都熟识水性,不至于被水呛到。三人连在一处,没被大水冲散。小乙情急之中,抓住岸边一块大石,他将拳头伸入石缝,终于止住漂流。童陆白青顺着小乙身子爬了过去,三人各抓住一块石头,这才稳当许多。

大雨淋得三人睁不开眼,又过了好一阵,雨水小了一些,童陆才看清前方崖壁,

“前面山崖塌了,咱们从那塌方处爬上去如何!这雨太大,过不了多时,便有大水下来,咱们被卷下去,必死无疑!”

三人记下方位,慢慢朝那边挪了过去。塌方处极多碎石,三人并排往上,有时碎石松动,三人相互借力,也不至于滑落下去。还好没有更多大石跌落,三人也算有惊无险死里逃生。

刚一上去,水位直线上涨,童陆指着下方大喊,

“快看快看,这水疯涨,若是还在下边,那真是九死一生了!”

小乙也道,

“水这般大,竟然带着滚石树干下来,被任何一个击中,那可不得了啊!陆陆,多亏你眼尖!”

雨继续下着,三人往那内陆走去,寻那避雨之处。也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处竹林,外围竹少,挡不了多少风雨,几人便继续往竹林深处行去。行至一大丛竹影处,方才停下脚步。终于能长舒一口气了,童陆翻着白眼道,

“真是太险了,差点小命不保!”

白青缩成一团,抱怨道,

“这什么鬼天气!又正好遇到两岸都是峭壁,真是背了运了!”

小乙将二人抱住,三人互相取暖,

“好像快要天黑了,咱们还得寻个住处才是!我看这竹不错,你俩在这待会,我去砍些搭个雨棚!”

小乙砍了好些竹子,把顶端一丈左右截取下来,三面向内,大头插入土中,尖部弯曲到中间扎好,再在四周搭上竹节,仅留一个小小出口供人进出,顶部盖好竹枝,便能更多的遮挡风雨。

三人缩到这临时搭建的当中,天就黑了下来。没有吃食,今夜也只能饿肚子了。童陆竟然笑了起来,

“小乙哥,你可要记下哟,今日都是为你受的苦,以后得多多回报我们才是!”

小乙也开怀大笑,

“那是自然,等这雨停,咱们就出去。我看这儿竹多,咱们做条小船也很容易,待寻到好地方,咱们买条大船,以免再被江水打翻!”

童陆道,

“刚才眼睛都花了,这四周都是竹子,咱们不会走不出去吧!”

白青打了个喷嚏,道,

“陆陆,你别乌鸦嘴了!不过小乙哥,这竹子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小乙回道,

“确实有些不同,这竹子外表皆是墨绿色,极近黑色,竹子一多,便黑压压一片,让人心情压抑。不过竹节里边倒是极白,竹香味也极浓,可能是竹种不同,倒也没什么异常。天已经黑了,也没吃的,就忍着些,明日看能不能挖点竹笋充饥。”

白青道,

“这中秋时节,只怕还没到挖笋的时候呢!不过有竹林,应该就能找到吃的。还好小乙哥动作麻利,不然连这躲雨的地方都没有,那可是要了人命了哟!”

那雨又大了一些,不过小乙搭棚时特别注意引水外流,这小小竹棚里,倒也没进多少水。三人依偎在一起,身子慢慢暖和起来,不多时,便睡着了。

这第二日,天亮得极晚,小乙只觉天空似被蒙上了一层黑毯一般,极不情愿才将胸膛敞开。那雨还在下,一点没有停下的意思。小乙已然寻过四周,并未发现能吃的东西,他又回到雨棚,童陆刚睁开眼,便嚷嚷着要吃顿好的!小乙只道,

“这附近一点吃的没有,若真想吃,那就用竹叶将就将就啰!”

童陆扯了一把竹叶,递给小乙,嘿嘿笑道,

“又不是那猫熊,这竹叶如何下得了口!”

白青问道,

“小乙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小乙道,

“咱们一起去寻吧,我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把你们留下,我真不太放心!”

童陆白青并无意见,三人出了雨棚,小乙用细竹枝扎好了竹帽和雨披,三人装备妥当这才四处找寻起来。走了半日,还是一无所获,三人决定还是回那雨棚,在回去的路上,再看看能否好运一些。三人回走好长时间,童陆有些迷惑起来,

“小乙哥,咱们四处转悠,应该没走出多远啊!怎么这长时间都还没到呢?”

小乙回道,

“我也奇怪了,难不成咱们迷了路?”

白青也道,

“我记得清楚,这儿竹影定是见过的,可怎么就是没了竹棚?难道有人把它拆了?”

小乙摇头道,

“若是有人过来,定然抹不去那行迹。我觉得不对劲,咱们定是在竹林中迷路了!”

童陆看看天色,说道,

“你们看这天,黑得太快了!昨夜我出棚窝尿,这林子里晚间真是冷极了!小乙哥,咱们就近再搭一个,好过继续去寻那竹棚!”

小乙和他想法一样,不由分说便甩开膀子干了起来。童陆白青过来帮忙,三人分工协作,很快又搭了一个出来。钻到里边,天又黑了下来。童陆摸着肚皮道,

“你可争点气啊,才饿一天就受不了了?先别急!没准明天还没吃的呢!”

白青噗嗤笑出声来,

“陆陆,哪有你这样安慰自己的!”

童陆道,

“没办法啊,我就是这么乐观!”

三人说笑一阵,这才转入正题,小乙道,

“陆陆,青青,你们今日真留心观察过么?怎会迷失了方向!”

童陆道,

“小乙哥,即便是你迷糊了,我俩都不会有问题!这林子有些怪异,咱们要多注意一些才行!这样,明日我们出门,每隔一断距离,便刻下一个记号。这样无论如何,原路返回,也不会失了方向!”

小乙点头道,

“这样最好,今日又没吃的,哎,只有多喝点水骗骗肚子了!”

外边雨仍在下着,童陆把自制的装水筒放在棚外,不多时便接了好些水来,他端起竹筒,大笑,

“水管够!”

三人喝了些水,慢慢昏睡过去。

转过天来,三人按约定好的,每隔数十丈便刻下记号,自信不会失了方向。这林子之中,只偶尔听得有些虫鸣鸟叫,本以为会有恶兽威胁,却一点没有看到兽类的活动痕迹!一片死气,让人汗毛直竖!

童陆发现四周有些熟悉,他往前奔去,查看一翻,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有气无力道,

“我们一直坚持往一个方向走,竟然又走回来了!真是邪门啊!”

小乙过来查看,确实是自己刻下的记号。

“怎么会这样!我们竟是兜了一个圈子!按说不应该啊!”

白青也道,

“这林子有问题!咱们看似坚持往一个方向走,可是这林子不断给我们暗示,不知觉间便变换了路线!”

小乙道,

“咱们又饿了一天,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这雨棚还在,倒是能省上不少气力!”

三人已然累极,虽然还有小半日,却是不想再走了!

那雨仍旧下个没完,让人更加虚弱不堪!三人又回到雨棚之中,又困又饿,过了许久,方才暖和起来。童陆嘴巴一张一合,半眯着双眼,道,

“我要死了,马上就要死了!等我死后,你们就吃我的肉,我的肉不多,你俩还是要省着点吃,不过坚持半个来月,应该也没多大问题。半个月啊,兴许就能走出去了!我的肉干净着呢,可别千万嫌弃哦!你俩出去,生了娃娃,让他给我的灵位磕头,有事没事啊,再给我烧些纸钱使使!”

白青踢他一脚道,

“你的肉好臭,谁会去吃!相比之下,我还更愿吃些竹叶!”

白青扯了几片竹叶放入嘴里嚼了起来,味道不怎么好,却还是咽了下去。童陆也吃了几根,差点没吐出来。

“难吃死了!难怪连虫子都不爱它!”

小乙道,

“想想还有什么办法!”

童陆突然想到一事,大喜道,

“小乙哥,你不是有一件磁石秤杆么?这磁石能辨别方位,咱们按照它的指引,定能走出去!”

小乙一听,马上取出那秤杆,趁天黑前尝试一番。童陆虽然想去,但起不了身,只在棚内看着小乙,他信心满满,还有精力和白青说笑。小乙去了好长时间,方才回来,童陆急忙问他,

“如何,如何,这用它是否能指引方向!”

小乙笑道,

“当然可以啦!”

童陆拍手道,

“我就说嘛,我就说嘛!哈哈,有救啦,有救啦!”

白青也很高兴,小乙补充道,

“指引方向是不错,但是是否能够指对,那可难说!”

童陆身子僵住,似被浇了盆冷水那般,

“怎么说!”

小乙哭笑道,

“就这雨棚周围,都能测出好些个南方!这里磁石一点都派不上用场,连它也迷糊了!”

童陆哇哇叫喊起来,

“哎呀,哎呀,死定啦,死定啦!哎呀,唐渺啊,唐渺啊,我拜你为师啊,你快来救我啊,快来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