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五 巧遇醉汉逃脱生天,不识前路方得正途

七五 巧遇醉汉逃脱生天,不识前路方得正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听得明日,真是有人!小乙朝那人声处狂奔过去,白青童陆拼了命的跟在后头。三人在林中穿梭一阵,发现了那哼唱那人,小乙一见那人,直冲上去,抱住双腿便将那人扛了起来,

“哈哈,哈哈,救星来啦,救星来啦!”

白青童陆气喘吁吁,看小乙这般兴奋,也只站在一边发笑。

那人手中死死攥着一只酒壶,本就醉得不轻,被小乙这么一晃,口中大吐出来,弄得小乙一身脏,小乙也不介意,慢慢把那人放下,刚一放下,他大惊起来,

“肖老爷,你,你怎会在这儿!”

童陆白青一听,也赶了过来,一见那人面容,的确是肖老爷无疑,只是他脸歪得不像样子,应该是中风之后没有得到很好恢复。肖老爷被小乙直接晃晕过去,三人完全没有料到,本来热情似火,此时却浑身湿冷,身子哆嗦。小乙叫了好一会,肖老爷一点反应也无,在这儿也不是办法,索性就带他回竹棚去吧。

火边倒是暖和,肖老爷却睡得更香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小乙三人哭笑不得,也只有任他睡去了。直到第二日清晨,肖老爷才醒转过来。童陆恨得牙痒痒,却不敢真如何,真怕肖老爷子不带他出去,他赔笑一旁,端着清水,要给肖老爷子洗脸。

肖老爷被吓得不轻,还好这三人以前见过,才不至于被吓出病来。肖老爷哆嗦一阵,方才开口,

“你们三个小鬼头,怎么会在此处?”

童陆赶忙陪笑道,

“我们误打误撞到了这鬼林子,还好遇到了老爷,肖老爷,你就带我们一齐出去吧!”

肖老爷看看四周,挠头不止,忽的又哎呀呀叫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有人暗算我!肯定是你们了!”

小乙道,

“肖老爷,你可别生气了,我一见到你,一激动就把你抱了起来,怎知才转了两圈,你就晕了过去,抱歉啊抱歉!”

白青给肖老爷烤了肉过来,道,

“肖老爷,你先吃点东西。”

肖老爷也不客气,吃着那肉不住点头。白青又道,

“肖老爷,你一人走在这林子之中,也不怕迷了路么?”

肖老爷放下肉来,嘻笑着看他三人,回道,

“这里啊,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

三人大喜,围在他身边不住讨好,肖老爷十分受用,大笑起来,问道,

“你们困在这儿多久了呀?!”

小乙问他,

“很长时间了,也不知现在是何年月?”

肖老爷回道,

“若我记得不错,今日应当是四月初五,离那端午佳节正好一月,哦不对,昨日四月初五,今日已经四月初六啦。”

三人一听,齐齐坐倒在地,童陆大哭起来,

“他娘的,不把这破林子烧了,难解我心头之恨!”

肖老爷看他三人这般,有些疑惑,问道,

“被困了三五天?还是半个月?”

小乙笑道,

“足有半年了!”

肖老爷差点没把刚吃进去的牛肉喷出,他睁大双眼,看着三人,

“半年?竟然在这林子里过了半年!哎呀呀,你们没疯,我也疯了!哎呀呀!”

小乙拉住肖老爷道,

“所以,一见到你,算是找到救星了!”

肖老爷奇道,

“你们三人,在这林里活了半年!我的天啦,太神奇啦,太神奇啦!我听叶老兄说,寻常人进了林子,一辈子都别想出去。最最关键的是,这林里寻不到吃食,饿不了几日,也就死了。你们哪里寻的吃食?”

小乙回道,

“都快抗不住了,多亏这头牛了!它不知从何处来,在林里跑了一日,然后累死在我们面前。”

肖老爷看着那被童陆挂起来祭拜的牛头,不住赞叹,

“好一头乖牛!它可是救了你们的命哟!也不知道它为何误入了竹林。”

童陆过来摆弄那头牛,笑道,

“我们猜想,它可能是被猛兽追击,这才被逼入了竹林,可跑来跑去,却怎么也跑不出去!这是头倔牛,不跑出去,它可不会停下,所以啊,活活把自己给累死了!肖老爷,我刚才听你说那叶老哥?”

肖老爷想了想,轻声道,

“就是他带我过来的,里边真有个世外桃源。我也不急着外出,你们若是有兴趣,我带你们进去看看?”

童陆道,

“啧啧,竟是个隐士?”

肖老爷道,

“对了对了,你们不是喝过那竹叶青酒么?就是出自他的手!我当时一听,这名字里竟然还带个叶字,啧啧,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童陆拍手道,

“原来如此!哈哈,果然是缘分不浅啊!咱们定要去拜会拜会才行!肖老爷,你怎么也放弃这么大家业,跟那人在一起呢?!”

肖老爷道,

“自你们走后,我就看淡了,后来出来寻到了叶老哥,便跟他一同回来。来了一个多月,这家伙说是有事外出一阵,半月便回,让我等着他,可他却一去不回了,算起来,也有个半年多了!后来雨雪又来,我便一直待在里边。这次出来,就是要去寻他,跟他好好理论理论!”

童陆转向小乙白青二人,问道,

“这都过了半年,咱再去寻月儿,只怕,只怕也什么都没了!反正来都来了,不如跟肖老爷一齐进去看看?!”

肖老爷要回那酒囊,小乙三人各偷喝了一口,他倒也没发觉异常。肖老爷喝了许多,晃晃悠悠起来,

“走吧!走吧!”

小乙三人把剩下的一点肉收拾好,跟在肖老爷后头,一齐往竹林深处走去。童陆自信来过这里,但为何已方无论如何也出去不得?正思索间,竟然看到一条小溪,溪水只比碗口大不了多少,但绝对足够让三人惊喜。小乙跑到溪边,捧起水来,向天空一洒,那水冰凉,落到各人脸上,更是欢乐无限。

“我们终于出来了!哈哈,终于出来了!”

三人过来戏水,肖老爷歪倒在黑竹之上,片刻便已睡着。童陆大笑起来,

“想不到肖老头还有这般本事!小乙哥,你去把他背上,咱们顺着这溪水上行,定能寻到地方!”

小乙背起肖老爷,向那溪水上游行去,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小乙手一松,肖老爷跌落下来,重重砸在地上,也瞬间清醒过来,摸着后脑勺抱怨道,

“干什么啊!”

小乙只道,

“哇,果然是世外桃源啊!我说肖老爷,你自己一人在此处居住,是不是太独了一点啊!”

黑竹少了些,眼前是处谷口,两旁漫山艳红,中间翠柳黄花,开门迎客。进入谷中,顿时神清气爽,虽仍有那黑竹,但也只是夹杂在绿树当中,并不影响什么。再走一阵,顿时豁然开朗,一潭湖水晃得人眼睛疼,小乙啊的一声,直冲过去,噗通一声,已然跳入了水中。童陆跟在后谷底,边跑边解衣服,口中不停,

“青青,你等会再来,我们先去耍耍!”

肖老爷笑眯眯指向水边,道,

“看到那边小屋没,就是我们住的地方啦!那里好多好吃的,我给你拿去!”

白青跟他过去,被肖老爷塞了个满怀,她取了吃食出来,坐在湖边看小乙童陆戏水。小乙在湖中游了几个来回,还不过瘾,又潜下水里,摸起几条鱼来。他游到童陆身边,趁他不备,塞了一条到他嘴中,童陆一口吐出,喘气道,

“哈哈,再也不用吃生的啦!”

二人玩得高兴,太阳出冒出头来,肖老爷大声叫唤,

“快些上来吧,这美酒便要被我喝完啦!”

二人看肖老爷手中抱着一个酒坛,笑眯眯看向他们。二人想这一口想了太久,哪里还能把持得住!小乙先到,肖老爷却把酒坛放在身后,道,

“把衣服换一个,咱们进屋再喝!”

三人同他进了那屋。小屋用竹制成,虽然不大,却十分精致,屋内一张小桌,四周有些竹制用具,三人坐下,看那肖老爷倒酒。酒里竹香极浓,扑鼻而来,童陆馋得口水直流。肖老爷递酒给各人,笑道,

“叶老哥这酒,真是百喝不厌,快些尝尝吧,看看与在我家时喝的有什么不同!”

小乙一口喝掉半碗,停了一停,又把剩下的全部喝掉,

“好你浓烈不少!看来送你那酒不是上品!”

肖老爷大笑道,

“这是后来酿的,我那酒啊,还要早上好些年!”

小乙奇道,

“这是为何,先酿的竟然还要寡淡一些!”

肖老爷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也许是他悟出了新的酿制方法!”

童陆笑道,

“管他什么酒,好喝就行,肖老爷子,我敬你一个呀!”

肖老爷嘻笑着举起酒碗,二人碰碗,各下一口。童陆问道,

“肖老爷子,你可知那叶老哥去了何处?”

肖老爷道,

“我是在泸州遇上他的,这泸州有各式美酒,我本想着去寻寻看,没想还真把他找到了。那时,他正跟人讨价还价,说是要买粮食酿酒,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却又不想少买。我帮他付了钱,就一路跟他回来了!没想,他住的地方这般有趣,难怪能酿出这等好酒!来来,你们受了这许多苦,今日放开手脚,吃喝随意!”

三人大吃大喝起来,肖老爷也很乐意为三人倒酒夹菜,让三人倍感舒心!肖老爷这么些时日没人说话对像,也是话多了起来,

“从外边运粮食进来费力,我看这后山数百亩草地,便想着把它都犁出来,种些粮食,酿酒也要方便一些!这里太过闲静,住得久了也会受不了,正好种田活动活动。嘿嘿,你们说这好是不好?”

小乙边吃边问,

“肖老爷子,我早就想问你如何出得了那林子!你不会还要卖关子,不放我们离去吧!”

肖老爷道,

“好啦好啦,我也不瞒你们了!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能告知他人,叶老哥会不高兴的!”

小乙道,

“我们定然不会说出去的!”

肖老爷道,

“这竹林怪得很,你越想走出去,越是没办法!你们这半年,也用了无数种方法吧!”

三人点头,肖老爷笑笑,

“这就对了!就连那牲畜进来,都出不去,人也一样!你们想问了,若是有人有牲畜进来,只怕也活不长久,为何没能遇上!嘿嘿,这竹林周围的人早就知道了,所以也再无人敢进来。若是外人进来,那林子边上也有木牌提示的,难道你们没见着?”

三人摇头,肖老爷噘嘴道,

“也不知你们从何处进来的!不管啦,不管啦!我第一次来,是坐驴车来的,那驴被挡住了眼睛,可却机灵得很,很快就到了此处。叶老哥后来跟我提起那林子,也把我给唬住了。后来他计划要走,便教了我方法,尝试了几次都十分奏效,因此他才放心去了。”

童陆有些不耐烦,道,

“肖老爷子,你也太啰嗦了吧!说了半天,竟是一点也没提及那出去的方法。”

肖老爷慢慢抿了口酒,方才继续,

“别急别急,马上就来!你们刚见我时,我在做什么?”

童陆道,

“你好像是喝醉了,正扯着嗓子叫唤呢!”

白青道,

“陆陆你瞎说,老爷子明明是在吟唱!”

童陆咦了一声,道,

“难道是要喝醉之后,方能出去?”

肖老爷举起大拇哥来,道,

“聪明!聪明!”

三人想不通,一齐问道,

“为何会这样?”

肖老爷道,

“这我就不知了。叶老哥说,这林子地下有强磁,因而指南针完全派不上用场!林子各处都极为相似,方向不易找寻。更让人惊奇的是,林子里四处都有缓坡,有时向上,有时向下,可人走上去,却是一点感觉不到!所以,你以为自己走得直线,实际上却早就转了弯,又上坡下坡好多次!”

童陆又问,

“所以说,进出这林子,便只醉酒这一种方法?”

肖老爷笑道,

“跟那驴子一样,蒙了眼睛出去,也是一样啊!”

三人恍然大悟,童陆叹道,

“原来你说闭着眼也能出去,竟是一句真话!”

肖老爷笑道,

“我从来都只说真话的呀!”

童陆一时不敢相信,这出去的方法竟然如此简单,真是白受了这半年苦!小乙又问肖老爷道,

“那叶老,叶叔,他是如何发现这林子秘密的呢?”

肖老爷故意卖个关子,不过还是经不住童陆的甜言蜜语,

“好,好,我告诉你们。但还是不能跟他们讲哦!你们救了我肖家,我相信你们的人品!”

三人齐齐点头,听他说来,

“老哥说是一次与朋友偶尔间来到林中,也是四处寻路不得,待了两日,他没了心气,便睡下不想再起。醒来发现友人已经不见了,他大惊失措,又各处去寻,可哪里能够寻得人来!眼看就要入夜,他慌乱至极,友人却又出现在他眼前!他大喜过望,问友人去了何处!友人说寻到了出路,第二日天明便带他出去!”

童陆插嘴道,

“若猜得没错,那友人定是一点方向感也无,所以他能走出去!”

肖老爷大笑道,

“说得一点没错!”

童陆不住感叹,

“哎呀,哎呀,谁能想到,谁能想到!肖老爷子,咱们一齐出去,我请你在泸州喝上三天三夜!”

肖老爷道,

“我只愿喝这竹叶青,对那些酒啊,我可不一点没有兴趣!你们啊,先别着急,在这休养几日再去也好!”

小乙道,

“肖老爷子,不如咱们一齐走吧,相互也有个照应不是!”

肖老爷道,

“你们若是想再多留些日子,那也无妨,反正这儿吃喝都有!”

三人不愿多留,只想赶紧回到尘世沾染些风尘,于是就此说定,三日一过,便一齐出去!

好日子当然过得极快,肖老爷本想醉酒引路,小乙却想让他少些一些,于是主动请缨要来带路。他说他当年也分不清方向,就让他来试上一试。小乙故意忘却与识别方向有关的技巧,在这竹林之中瞎窜一通,竟然真的走出林外!他大喜过望,回头看到林子边上好几处挂牌,上书危险勿进几个大字。

“咦,我们好像不是从这儿进来的!”

童陆这般说来,小乙白青也深表同意,不过从何处进来,也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四人一齐来到泸州,肖老爷想自己去寻那叶老哥,便辞了三人,独自去了。小乙三人在泸州吃喝了个够,这才搭船去了渝州城。船行极快,没几日便到达目的地。三人上了岸,白青便带着小乙童陆来到水边一处凉亭,朝那对岸望去,她十分平静,道,

“从这里看渝州城,视野极好,你们看,这城便是山,山便是城,真是有趣得很!”

小乙拉着她手,放在心口,温柔道,

“青青,咱们终于回家了!”

白青一听这话,眼泪不停涌出,到后来泛滥成灾,再也不敢再看眼前的渝州城。童陆看他这般,也是过来安慰,

“好啦好啦,应该快乐一些才对嘛!你以前被人欺负,这次可不一样啦!有两位大英雄陪着回来,多有面子!”

小乙笑道,

“陆大英雄,你请啊!”

童陆摸着怀里的银子,笑了起来,

“还好这银子没丢!青青姑娘,还是你先请啊!”

白青笑着擦泪,道,

“嘿嘿,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哟!二位英雄,这就跟我来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