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六 一别多年温情依旧,昼夜轮转往事成迷

七六 一别多年温情依旧,昼夜轮转往事成迷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过了江来,白青一路给小乙童陆讲着小时候的欢乐故事,三从说笑一阵,便到到临水的一条街上,这儿有几处大宅,其余都是些普通民房,临水的那些,在家里便能钓鱼,倒还真是方便。白青指前街道尽头,轻声说话,

“那儿就是我家了!小乙哥,我有点不太敢回去!”

小乙笑笑,

“有我们在,你还怕什么,走吧,进去看看,到底哪个占了咱们的家!”

白青缓缓点头,三人一齐向那边过去,孩童在街玩耍,把街道弄得到处是水,三人尽量避开,童陆兴致来了,跟那孩童玩耍一阵方才回来。童陆指着前方,边走边道,

“青青,你家那宅子可不简单哟!”

白青回道,

“宅子已有百余年历史,我听爷爷说,他的爷爷在时,便有这宅子了!虽然占地不大,住个三五十人,倒也不成问题!”

童陆故作惊愕道,

“哎呀呀,青青,原来你是个大家小姐啊,真是失敬失敬!”

白青嘟嘴笑道,

“现在还不是无家可归!哦,对了,小乙哥,我家旁边便是孙姨家,咱们一会儿也去那边看看。”

小乙点头,几人说笑一阵,便到了那宅门口。门头之上,“苏宅”二字早已不太清晰,却仍旧挂得稳当。小乙刚要去敲门,便有人开门出来,小乙没有避让,那人一头撞进小乙怀中,然后大怒起来,

“不长眼睛么?干嘛堵我家门口!”

那人抬起头来,作势要打,可定眼一瞧,小乙这般魁梧结实,他便马上住口,问道,

“你们是?来我府上,有何指教?”

小乙看这人吊儿郎当,个子本来挺高,可腿脚斜地里摊开,腰也朝一边弯着,倒似个矮子那般。他年纪二十上下,模样倒也俊俏,嘴角往下,有一小小肉窝,生起气来,一点不吓人,反倒有些乖巧。小乙对他说道,

“我们只是来看看,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那人咧嘴开笑,只道,

“叫我浪里小白龙便是!在这渝州城,一提到我名字,就没有不知道的!”

童陆哎呀呀叫唤起来,

“原来是浪里小白龙啊,我还以为是田中小泥鳅呢!”

那人抱拳回礼,过了好长时间才发觉不对!

“咦,什么,什么小泥鳅,你是来找事的!”

童陆哈哈笑起,

“这宅子是你的么?”

那人怒道,

“怎么不是,怎么不是!你们肯定是来找事的!给我等着,等着!”

那人便要去请帮手,却被小乙一把抓住,

“先别走,咱说会话先。”

那人嚎了起来,白青只说一句便让他停了下来,

“表哥,你别嚎啦!”

那小白龙没注意到白青,更何况白青走了这么些年,去时还是个小女孩,回来却已然妙龄少女,要想一眼看出,还真不那么容易。他盯着白青看了好久,把手都快要晃断了,

“哎呀,小青!小青!我的天啦,你竟然回来啦!我还以为,以为……”

白青哼了一声,道,

“你就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那小白龙拍了几下额头,赶忙道,

“快来快来!哎呀,这几日忙,没来得及收拾,不要见怪呀!”

小白龙将三人让了进来,这院子各处乱七八糟,似是好些年没打扫过一般!再进到客堂,也只摆了几张椅子,地上也是铺上一层灰来。再往里,想必也是一样。白青脸色不好,小白龙也知没有照顾好这老宅,不好意思的抓挠头顶。

白青开口说话,

“还没介绍呢,表哥,这是小乙哥,童陆哥,我们一齐回来,兴许要多住些日子。”

小乙童陆向那小白龙问好,小白龙静听白青介绍。小乙听她这般说来,心头有些不太好受,青青本来有爹有娘,家庭和美,可是家中出了变故,便成了无家可归之人。现在好容易回来了,却仍想着要跟自己浪迹天涯,四海为家。

白青又介绍那小白龙给二人,

“我表哥,大名史小龙,她娘亲与我娘亲是亲姊妹,一齐嫁在这渝州城中。我们两家关系极好,来往也很密切。我小时很多时候都是跟在他屁股后头玩耍!”

这史小龙很是得意,给白青不断使眼色,白青知道他还想让她再多介绍一些,于是接着道,

“表哥从小就在水里长大,一进了水,那就活生生变了个人!他这浪里小白龙的名号,也是由此得来。我平日游水也不错吧,还不是他硬接拉着去学的!他后来教人游水,挣了些钱,还给我买甜食吃呢!”

史小龙还不满足,自己又补充道,

“我娘说,我在她肚子里时,就爱游水,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只要有空,就不绝对不会闲着!”

白青听得直摇头,只道,

“表哥,咱们先坐下再说好么?”

史小龙用衣袖把椅子擦了擦,笑道,

“来来,咱们坐下说。我,我再去打些水来!”

史小龙一溜烟跑开,竟是出了大门。童陆大笑起来,

“青青,你这表哥还挺有意思,咱们一会儿可得多捉弄他一下才行!”

白青道,

“表哥虽然有些懒散,但对人却是极好的!也不知自我走后,又发生了些什么,等他回来,我定要问个清楚!”

不多时,那史小龙回来,手中端着好大一只瓢,里边装的清水,小乙赶紧过去接了过来,问他,

“难不成,这水也是去借的?”

史小龙道,

“家里这井早就没用了,所以去邻家借上一些!喝点水,歇息一会,我再带你们去吃些好吃的!”

白青早等不急了,赶忙过来把史小龙拉了过去,

“表哥,我走后,咱们家里又发生了何事!”

史小龙皱眉道,

“小青,哎,怎么说才好!”

白青不住推搡,他也只好照实说来,

“好了好了,我说还不行么!给我也喝一口吧!”

小乙把水递给他,他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果然是与水有缘!喝完水后,他盘腿到椅子之上,慢慢说来,

“也不知姨父怎么惹着了那些人,竟然招来杀身之祸!隔壁孙姨带你走后,家里又被人洗劫了一空,现在剩下这些椅子,也是因为坏了脚不值钱,后来我修补好了方才能够接着用用。官府只是派人过来查看了一番,便没了下文,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用心办案。几个月后虽说也定了案,我却始终不太相信。我爹娘四处求冤,却始终没什么人理会,娘气不过,与人争斗起来,被人打伤,半年不到便死了。你也知道我爹把娘当作掌中之宝,她一死,爹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于是也一同去了!你姨就我一个独子,所以咱们这两家,也只剩下你和我了!”

白青靠在史小龙肩头,二人都是一般命运,忍不住掉下泪来。小乙童陆也不知如何安慰,二人哭了好久,方才停下。白青又问,

“表哥,那都是些什么人?”

史小龙摇头道,

“这个不太清楚,只知道好像是招惹到了些江湖恶势力,不过我也奇怪,咱们好好的生意人,如何会把他们招来。”

白青有些失望,又道,

“难道没有一点其他线索?”

史小龙道,

“我这几年也曾多方打探,哪里有别的线索!”

童陆问道,

“对了青青,你说过的那孙姨,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史小龙也知道那孙姨,回童陆道,

“孙姨一家,之后不仅便齐家搬走了,我也托人四处找寻来着,可是一点音讯也无!”

童陆想了想,道,

“表哥,在那场变故之后,这渝州城中,是否还有奇他怪异的事情发生?”

史小龙想了想,回道,

“好像也没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哦对,那官府面对这么大事,初时竟然没有太多反应,随意应付了事,这算不算是奇怪事!”

童陆点头道,

“当然算是啦!一连死了这么些人,只怕整个渝州城都闹得沸沸扬扬,又怎么会没太多动静!”

史小龙道,

“你说的不错。后来又是突然发布消息,说抓到了恶匪,还定下日子,在众人面前把那些人给砍了。”

童陆道,

“所以这就算结案了?!那办案的官爷是否还在?”

史小龙道,

“刘洋大人治理渝州多年,对了,两年前,便被调往其他地方了!呃,好像,好像是往江南去了,具体任何职,这就要找人问问了!”

童陆咬牙道,

“我想,你所说的这刘洋大人,应当最清楚此事因果,咱们若将他寻到,定然能够一解心结!青青,咱们亲自跑上一趟,必然有所收获!”

史小龙不住摇头,

“我也寻了各种关系问过此事,各方回应都是一样,此事早已板上钉钉,没的改了!”

童陆又道,

“过了这么些年,即便还有些线索,只怕也被磨灭光了,咱们也只有去试试运气。若刘洋大人那儿没有线索,那就看看有没有孙姨一家的消息!”

家中之事说完,白青问史小龙道,

“表哥,这些年你怎么过的!是不是很辛苦?!”

史小龙笑道,

“我啊,打渔为生,虽然辛苦一些,还算凑合。今年下了好些雨,把我家房屋都下垮了,没有余钱修缮,我便无处安家了。官老爷倒是好心,要把这宅子给我,我当然不会拒绝,也就在这儿住下。表妹,你呢,过得好不好?”

白青道,

“这几年,我跟姐姐哥哥们一齐,真是过得极好!我现在可是一名大夫,治病救人便是我一生追求!”

史小龙赞道,

“表妹,真好,真好!这次回来,就再不走了!咱们兄妹俩一齐努力,在这渝州城里成就一番事业!”

白青看看小乙,终于露出微道,

“表哥,渝州城太小了,我们要去闯天下!”

史小龙有些吃惊,不过还是迅速恢复过来,只道,

“闯天下也得吃好歇好吧!我去打些鱼来,你们就在家里等我,很快回来!”

史小龙抓起院里晾晒的鱼网,飞奔出了门。小乙看白青心情好些,于是对童陆道,

“陆陆,咱们把搭手,把这宅子给收拾收拾吧!”

童陆没有意见,白青也来帮忙,三人从内向外清扫起来。这宅子里边也没有太多东西,能扫除的,也尽都没甚用处。不过经过这简单整理,还真是能够入眼了。童陆看着这空空院子,开心道,

“这小院收拾一下,还真是不错!若是再置办一些家具器物,还真就是一个家了!”

话音刚落,那史小龙回来了,手里两条大鱼,加起来绝不少于二十斤。小乙没想到他如此迅速,便打了两条大鱼回来,不单如此,这两条鱼已然收拾妥当,马上就能下锅烹饪。史小龙看到院子十分整洁,也是愣了一愣,小乙过来帮他拿鱼,待到鱼脱了手,他方才反应过来。白青笑道,

“表哥你先歇着吧,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安排了!”

小乙亲自下厨,为同人弄了一桌全鱼宴,童陆买来好酒,几人席地而坐,欢聚一堂!好久没这般热闹过的史小龙,竟然被感动的痛哭起来。他没喝几口便迷糊了,抱着小乙童陆说着奇奇怪怪的醉话。

转过天来,三人起得大早,又在这渝州城中转了半日方才回来。史小龙醉得太狠,待到三人回来多时方才起来。看到白青,他开口问话,

“表妹,你们去哪里玩了,怎的不叫上我?”

白青回他,

“表哥,我们去找人来着!不过他们早就走了,此时,也不知所在何处!”

史小龙道,

“寻的何人?没准我能知道些呢!”

白青道,

“我们与那两人约好在渝州城南码头相会,可我们因事耽搁,误了时间,所以也就与他二人错过了。”

“你们约在什么时候?”

“去年九月中旬!”

“哦!啊!竟然有半年之久?!”

史小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不过还是继续道,

“好吧,难怪寻不着呢!那二人什么模样,没准我能知道一些!”

白青回他道,

“一大一小,大的四五十年纪,小的和我差不多大小。年长的那位有些严肃,头发极为顺畅。年轻那位则十分爱笑,喜欢和江湖中人接触。”

史小龙想了想,道,

“按你这么说,我好像还真是见过。那码头边上,二人也不说话,每日只是坐着发愣。年轻的那位总是站着,好像不太舒服,似乎屁股上长了疮,一坐就疼。”

小乙赶忙又问,

“定然是了定然是了!表哥,你知道他们去了何处么?”

史小龙道,

“这就不知道了,我也是路过见过他二人,那一阵子正发大水,他二人老是在那儿,这才让我上了些心。他们在江边前前后后待了五六日,然后又忽然不见了。”

小乙道,

“他们等不着我们便走了,也不知去了何处!”

童陆道,

“已过了这么久,咱们再去寻也不太现实。哎,反正难得回来,就多住些时日。正好表哥也在,你们兄妹二人这么些年没见,想必也有不少话说。”

白青点头道,

“我也正有此意!对了表哥,你怎么没给我寻个嫂子?你看这家里乱的!”

史小龙不住挠头,

“一时没遇上合适的,所以就始终一人了。不过一人过习惯了,也不想再多麻烦。”

白青道,

“我们这儿还有不少银子,改明儿置办些家物,也住得舒心一点不是!”

史小龙正要拒绝,宅门未关,这外边竟是有人直接进来,几人一同起身,要看看是谁这般大胆,随意私闯民宅!

童陆看清那人,不由得惊呼起来,

“肖老爷,你怎么会在这儿?”

来人正是肖老爷,几人分开没几天,竟然又相遇了!肖老爷走路有些不太稳当,也许是刚喝了大酒,他大笑起来,道,

“我早看到你们进来了,可是老友拉着喝酒,脱不得身。”

小乙上前将他扶住,笑道,

“肖老爷子,你可真是好友遍天下哦!”

肖老爷被小乙按到凳子上,话匣子一开,就停也停不住,整个屋里也就听他一人说话了。

童陆听了一会儿,对他所说不太感兴趣,于是另起话头,对白青道,

“青青,正好表哥也在,就由他作主,就在这院里把你俩未办完的婚礼给补上吧!”

白青偷看史小龙,有些不太好意思,史小龙却很是大方,道,

“我一见你二人,便知什么情况,这婚礼未办完,又是怎么回事?”

童陆笑道,

“本来在成都要置办婚礼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结果来了一个怪人,把一切都搅黄了,白白浪费了那许多人力物力!”

史小龙不住点头,

“好好,那就让表哥为你们补上,你们一点不用担心,表哥定要为你们置办一场热热闹闹、风风光光的婚礼!”

肖老爷一听这边,也大笑起来,

“哎呀好呀,我又有喜酒喝了!你们这婚礼开销,都算我的,这位小兄弟,你别怕花钱,我可有的是钱!”

童陆大笑起来,

“肖老爷子,你这出来隐居竟然还要带上银子?”

肖老爷也大笑起来,

“我怕没钱酿酒,所以多带了些。正好有林子保护,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被人偷去,哈哈,哈哈!”

肖老爷从怀中摸了三块整锭银子出来,童陆哎呀哎呀叫个不停,可手也没闲着,一把抓住银子,塞进史小龙手中。史小龙满脸错愕,愣在当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