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七 旧宅换新喜事临门,前尘过客不请自来

七七 旧宅换新喜事临门,前尘过客不请自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老宅马上热闹起来,街坊四邻听说白青回来了,也都过来关心探看,就连新邻居也提了好些酒肉过来。对这些街坊来说,白青也算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她这一家子只留她一个,怎不叫人心疼,于是他们自发组织了起来,要为白青办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史小龙忙前忙后,先是置办了家具,然后各式用具一样不少,还把那宅院给好生拾掇了一番,看起来还真是大气了不少。有了邻里帮忙,他也轻松了不少,正好带着白青小乙去做了个正式邀请。至于那些远处的亲戚,来往得少,也就省去麻烦了。接触了不少乡邻,小乙只觉这渝州城人大方和善,率直本真,热情又爱开玩笑,真是打心眼儿里的喜欢。

婚礼就定在十日之后,史小龙本想算个好日子,可白青却说没这么讲究,只要在家中,什么日子都是好日子,也许是因为她学了医术的原因。白青说好,小乙当然也说好啦!童陆此时又变成了白青娘家人,四处巡看帮忙,就连那挂帘烛台之类,他也每样检查过后才会放心。小乙还从未见童陆这般认真过,不过倒也不难理解,一起这么些年,三人的情谊,那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转眼便到了大婚这天,一切准备妥当,小乙喜滋滋等着当新郎。这邻里街坊大早便过来帮忙,把这街道洗得干干净净,顺着街道摆了三十来桌,这阵势也当真了得!这酒肉菜品备得极多,正席过后,只要愿意,再聚个两日也不成问题!众乡邻对这婚事赞不绝口,史小龙脸上也是有光。

极近正午,酒菜上桌,客人们陆续过来,那肖老爷子姗姗来迟,说是自备了好酒过来,要与众人一同分享!童陆史小龙远远见他那车马过来,便要来迎,没走出几步,童陆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去,对那史小龙道,

“表哥,我突然肚子疼,去趟茅房先!”

史小龙正奇怪,童陆又倒退回来,又道,

“表哥,你找人帮肖老爷子搬东西,然后让他和你一齐进院来找我,我住的那间!记住,一定只能带他一人进来!”

史小龙满头雾水,还欲多言,那肖老爷子已然开口,大声叫他过去帮忙。童陆重重点头,在手上加了一把力,史小龙不知他卖的什么关子,也只好照办了。

童陆捂着肚子小跑回去,小乙刚回院里取完东西,正要出门,便被童陆一把揪住,又拉回院里,进到自己住的那间房中。之后他又来到白青闺房,好些个妇人笑骂起来,童陆好言相劝,把其他人全部拦了出去。看这外边无人注意,这才拉着白青回到自己住的那间。

小乙奇道,

“陆陆,你捣什么鬼?怎么把青青带过来了!”

童陆哭笑不得,回道,

“那臭膏药又来了!”

小乙白青一齐站起,回问,

“真的又来了?怎么会?”

童陆回道,

“还不是那肖老爷子!不知他是不是与宁大人相识,竟然带着一齐过来吃喜酒了!”

小乙张大了嘴,久久不能合上,白青也不敢相信,只道,

“咱们这婚事只请了近邻,就是怕出大问题,没想还是把他给招来了!小乙哥,怎么办?”

小乙咬牙道,

“不行还是躲着他些吧。这半年,他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若是再动起手来,我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白青有些难过,好容易再办一次婚礼,眼看又要被这人给搅黄!虽然月儿已经没了,可她始终还是有些心结,这礼节不全,又如何去跟月儿相比。

“小乙哥,咱们,咱们若是走了,表哥怎么办,这一大堆亲友怎么办?”

小乙回道,

“那也比大闹婚礼强些吧!”

白青不说话,低头玩着手指。童陆却道,

“你俩先别急,我让表哥带肖老爷子进来,咱们一齐商量一番再作决定。”

话音刚落,史小龙和肖老爷子说笑着过来,二人刚要敲门,童陆却开了门,将二人一把拉了进去,还不忘探头出去,看看外边情况。二人一进来,见小乙和白青竟然也在,史小龙奇道,

“表妹,表妹夫,你俩怎么也在?!”

童陆示意众人小声一些,二人就更加迷惑了!

童陆道,

“请你们过来,就是为的此事!我说肖老爷子,你怎么回事,把这灾星给招来了!”

肖老爷问他,

“什么灾星?你说清楚些!”

童陆道,

“就是那宁大人啊!我奇怪了,你怎会和他认识?!”

肖老爷道,

“咦,宁大人怎会成了灾星?!”

童陆道,

“在成都遇到他,非说我们放走了邪教,要把我们抓入大牢!更可恨的是,他与小乙哥交手,用的都是杀招,一点不留全余地!小乙哥和青青本来在成都已经准备好了婚礼诸事,可又被他闹事,把我们追的四处逃窜!好容易躲开了他,回到渝州城办这婚礼,你看看,他又赶来了!”

肖老爷摸着下巴道,

“按说不应该啊,宁大人可是这一带有名的人物,怎会这般作为?!哎,可能这中间有什么误会,需不需要我来协调一下?”

童陆哭笑道,

“吴大人和他什么关系?那都说不通,肖老爷子,你就别忙活了!”

肖老爷又问,

“那咱们如何办才好?我行船过来,正好遇到他,听说他现在辞了官职,想要浪迹天涯,一时之间也没好的去处,我就把他给带上了。怎知,怎知又做错了事!”

小乙道,

“肖老爷,你也是好心,谁能想到他与我们之间会有瓜葛!”

史小龙听了半天,也大致明白发生了何事,只道,

“若是关系到性命,那可犹豫不得。不过这亲友都陆续入席了,此时丢了新娘新郎,又该如何向他们交待呢?!”

童陆道,

“表哥,咱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史小龙回道,

“请了一百零五家,有些是街坊,有些亲朋,有白青儿时玩伴,还有一些我的朋友!”

童陆扁嘴道,

“表哥,说是少请些人便好,你倒大请特请了呀!”

史小龙有些尴尬,不好回话。

童陆又道,

“这一下丢了新郎新娘,确实不好交待!可若是被宁大人发现,那这婚事也铁定办不成了!不如婚礼继续进行,咱们作些手脚,让那宁大人看不出来?”

小乙回他,

“宁大人可是老江湖,如何能够逃过他的法眼?!”

童陆回道,

“那就只有看看运气了,咱们还是要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表哥,你帮忙寻个船儿,我就不入席了,把东西准备好在船上等着。如果被宁大人识破,那小乙哥和青青就赶紧上船来。”

史小龙拍着胸脯道,

“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好兄弟家就在江边,从他后门出去,神不知鬼不觉。我跟哥儿几个都知会一声,若是那宁大人真来搅局,便让他们过去将人缠住,妹妹和妹夫也能趁机脱身。”

童陆点头道,

“这样最好!咱们不能失了礼,便让小乙哥和青青重新装扮一下,还要穿上高鞋,再把身材容貌改变一下才好!”

小乙道,

“这容貌一时半会如何变化,难道画个花脸糊弄糊弄?”

童陆道,

“时间不多,也只能如此了,再多贴上几个黑点儿吧!咱们就说是小乙哥家乡传统,新郎就得画个大花脸,宾客越是开心,就越是吉祥!”

几人意见统一,便就这样办去了。

小乙踩了一块极厚的鞋,足比平时高出两寸。肚子上又缠了一块垫子,看上去肥了一圈。脸上花脸红红绿绿,又有好些芝麻点缀,不熟悉的人又哪里能够认得出来。童陆觉得不够,又用夹子夹住脸上皮肤,再把夹子藏在帽檐之中。这样一来,脸皮被拉扯过后,双眼都被拉开,更是不易被人看穿。童陆仔细检查一番,这才放心让他去了。白青那边也不能少,毕竟此地风俗需要新郎新娘一齐露面。史小龙早就找人各桌说过,二人出来,兴许不会有太大反响。至于宁大人那儿,就全靠肖老爷了,最好早些把宁大人灌醉,那就万事大吉了。

肖老爷可不管开没开席,倒上酒便与宁大人对饮。可关键时刻,肖老爷还是靠不住,自己只吃一碗便再吃不动了。还好史小龙早有安排,几位一同打渔的好友已然围了过来,向那宁大人敬酒。宁大人来者不拒,倒让史小龙有些意外。不过这宁大人也当真海量,喝了好些却是一点醉意也无。

轮到新郎新娘上声,小乙白青携手出来,一条街上哄笑顿起,众大声叫唤欢呼,一堆孩子围着新人转圈嬉闹,整个婚礼现场热闹至极,欢乐不已。

之前各种环节倒还好说,可新郎新娘挨桌过来敬酒,那双方就得直接面对了,成与不成便在这一桌了!

“感谢各位亲朋光临,新郎新娘敬各位一杯!”

史小龙在旁简单说词,小乙白青夹着嗓子道,

“感谢亲朋捧场,各位吃好喝好!”

一切有惊无险,二人弯腰谢过,正待离去,小乙那扯脸皮的夹子飞了一个出来,正正巧落到了宁大人的酒碗之中。史小龙反应极快,赶忙挡在小乙前边,伸手去拿那夹子,又赔礼道,

“哎呀,哎呀,太对不住了,这东西飞了过来,我叫人给你换个碗来!”

史小龙正欲找人,那宁大人却开口说话,

“不要紧,这好酒可不能浪费。”

宁大人取了那夹子出来,把它递给史小龙。史小龙双手接过,又再次赔礼,这才与小乙白青一同离去。转身过来,三人都是长舒一口气,来到临桌敬酒,算是真的躲了过去!

小乙白青心头高兴,可却是苦了童陆,他一人在船上没吃没喝,好不难过!这小乙白青的婚事,他最是上心,真正临了,却是一点没能见着。他早就想好了,这一场他未能亲见,而且小乙白青也不没有以真面示人,在他这儿算不得真!若有机会,嘿嘿,还要再为他们办上一场!反正事不过三嘛,正好那是第三场!他一人在船中躺着,闭眼打着瞌睡!

小乙白青敬完一轮,回走到肖老爷身边时,却被人叫住了,

“两位慢走!”

小乙头皮发麻,正是宁大人叫住了他二人。二人并未回话,宁大人又道,

“这位兄弟有些面熟,好似我一个朋友!”

小乙指着自己,有些结巴,

“我,是我么?”

宁大人眼神犀利,盯得小乙后背汗起,

“是的!可否将脸洗净,再让我看看呢?”

小乙道,

“家中规矩,这婚礼当日不能洗净,老辈人说若是洗了,这以后的日子都不会清静,还忘大哥见谅。大哥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明日接着来吃酒,咱们再来看看,你那朋友与我倒底有几分相似!”

史小龙的哥们儿些已然围了过来,一人端着酒碗,大声叫唤,

“哎呀,哎呀,你是宁大人吧?!我们早就听说你英雄了得,今日得见,果然气宇不凡。刚才听哥们儿说,我还不信呢!这一见真人,哪里还会有假!”

“宁大人,难得过来渝州,得多喝上几杯才是!”

“……”

几人抢着上前敬酒,宁大人一时脱不开身,小乙向他微微一笑,说道,

“原来是宁大人,失敬失敬,那我也得敬上一杯了!”

众人很是识趣,把小乙让了过来,

“新郎官当然先请啦!”

小乙倒上酒来,对宁大人道,

“宁大人,今日定要不醉不归啊!”

宁大人与小乙碰了碗,小乙迅速喝完,只道,

“我这还忙,宁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客气!”

宁大人回道,

“好说好说!”

小乙这才抽身回来,与白青慢慢往里行去。宁大人目送他二人走远,又被众人围住,不停灌酒。

回到院中,二人回到屋里,大喘粗气,白青问小乙道,

“小乙哥,你怎么还要向宁大人敬酒,难道不怕他识破么?”

小乙回道,

“我若不去,更让他怀疑不是!青青,咱们晚些时候的安排,就都取消了吧。我可不想再让他发现破绽!”

白青点头道,

“这是自然!小乙哥,咱们还要走么?”

小乙道,

“当然!白日里不好走,不如就连夜离去!若是明日他真来,咱们又该如何应付!正好一切都准备好了,也不用再浪费时间收拾。”

二人叫来史小龙,史小龙满头大汗,当然也知他二人现下处境,

“表妹,表妹夫,你们先去避上一阵,等这宁大人远走了,再回来住下!”

白青道,

“姐夫,我们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来!这宅子就交给你了,你呀,还是上心一些,快些给我们找个嫂嫂回来!”

史小龙道,

“我答应你,下次你回来,定能见着嫂嫂!”

肖老爷子醉醒过来,又喝一碗,然后再次趴在桌上醉倒。宁大人即便再海量,被这么多人敬酒,又哪有不醉之礼。史小龙将他住处安排妥当,送他回去歇着,这才放下心来。他又找来寻常渔人衣服,给小乙白青备上。

那宁大人被灌醉抬走,肖老爷子却是醒了过来,寻到小乙白青,他有些不好意思,对二人道,

“去这不胜酒力,哎,今日已然醉了好几次了!”

小乙笑道,

“肖老爷子,我们都知你酒量,你不必自责。只是我们走后,还需要你来与这宁大人周旋!”

肖老爷道,

“他是我带过来的,理应由我来处理,这点你大可放心!”

小乙道,

“如何处理?这宁大人可不是你想拦住就能拦住的!”

肖老爷想了想,道,

“我花钱找人请他吃酒如何?怎么也能拖住他几日,到时你们早就远走,他又去何处寻去!”

白青摇头道,

“小乙哥已经说好与他明日再见,这一下人没人,他怎会不起疑,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多打点几人便能确定我们身份,那时你又如何能够留得住他!”

肖老爷想想也是,又道,

“那就跟他直说,然后指个相反的方向,让他找鬼去吧!”

白青也觉不妥,

“宁大人可不是一般人,如何能够轻易相信你的话!我看……”

白青望向小乙,二人心意相通,小乙向她点头,白青又道,

“不如这样,肖老爷子,反正你一时寻不到你那叶老哥,不如将他容貌秉性告知于我们,我们一路往东,帮你寻来!你呢,就要多费点心,把宁大人给拖住才是!”

“怎么留住他呢?”

“不是有现成的么?”

肖老爷子恍然大悟,回道,

“你是说把他骗去林子,然后将他困于林中!哎呀,这办法好!不过,三两日尚可,若是时间长了,岂不要把他饿了死!”

小乙拍着肖老爷肩头道,

“你隔个三五日,便为他送些吃喝不就是了!”

肖老爷大笑起来,

“这个好,这个好!我明日一早便去缠住他,说你们夜里收到消息,说这男方家里有急事,新人一齐连夜走了。而我,正好也要行船过去,便将他一起带上!去到林子之中,我便假装肚疼要去拉屎,然后就把他一人留在里边!不过,不过,他若不进那林子又当如何?”

小乙道,

“这样,明日他醒过来,又让人再与他多喝一些,待到微醉之时,再与他说这事!”

肖老爷明白,小乙又补充道,

“肖老爷子,将他困住之后,你送吃食也得小心一些,别被他给擒住才是!还有,每次少送一些,以免他还有气力去砍竹子!”

肖老爷大笑起来,

“哈哈,明白明白!小乙啊,没想到你这么坏!”

史小龙也过来,几人一齐说话。待到这大事全部结束,小乙白青这才换上衣服,与肖老爷史小龙道别。

二人从里边院子翻出墙去,然后消消进入船内。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