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七九 有惊无险如愿得子,喜色共生争作人父

七九 有惊无险如愿得子,喜色共生争作人父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哥,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人?”

童陆嘴里塞满了东西,还不忘说话。小乙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也觉奇怪,回道,

“看这些人装束,应该都是些江湖中人!你看各人手中兵刃皆有不同,应该不是同门!这么多门派挤在此处,还真像是武林大会一般!”

童陆又问,

“小乙哥,你说真有武林大会么?咱们也去参加,你去弄个武林盟主当当,那多威风!”

小乙笑道,

“陆陆,你真没听说过武林大会?!嘿嘿,就这还敢自称江湖中人?!说到这盟主啊,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天底下高手众多,还真轮不到我来做!”

童陆咂嘴道,

“小乙哥,你别谦虚了,我看你一年多来进步极大,若是再这般下去,嘿嘿,无需几年,蒜头葱头也不会是你对手了!”

几人吃喝起来,也不管酒馆其他人怎样。

那许多人来自不同地方,口音也有极大差别,此时各队人马正吵嚷在一起,完全听不出谁在跟谁说话。小乙边吃边看他们,奇道,

“他们也真够奇怪的!吵闹得这般厉害,却是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也不知这酒馆老板是何角色,如此镇得住场!”

肖老爷终于吃得满意,端起碗来喝酒,

“这一日只吃了这一顿,哎,当真是辛苦啊!”

小乙笑道,

“肖老爷子,你还想回那林子里边么?”

肖老爷正要回话,却看楼上出现一女子,他神神叨叨说道,

“你看那女子,长得多喜庆!”

小乙几人抬头一看,果见一位肥头大耳女子扶在二楼栏杆处。她浓妆艳抹,一身淡紫薄纱,几处肥肉忽隐忽现,看得人心头嘭嘭直跳,兴许不是被她迷住,而是被吓得不轻。童陆一口酒喷了出来,溅了肖老爷子一脸,他嘻笑着过来给肖老爷子擦拭。那肥女注意到这边,狠狠瞪了一眼,又继续俯视下方,隔了好一阵,她干咳两声,似乎要开口说话!

也不这女子是何人物,她咳了两下,众人慢慢安静下来,似乎是要听她号令。肥女声音洪亮,小乙几人也听得清楚,

“你们说,是谁干的好事!”

马上有人回话,

“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干的,是我干的!”

另一波人中也有人喊话,

“不是他干的,是我,是我!”

又有人抢话,道,

“怎么可能会是他们,都是我来着!”

“他们撒谎,都是我的,一切后果由我一人承担!”

“哼,他们哪有那本事,只能是我干的!”

“……”

小乙几人听得脑子发懵,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怎么人人都说是自己做的呢?几人停下吃喝,看那边事态进展。

这酒馆之中又吵闹起来,根本听不清谁在讲话,那肥女却乐了起来,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干果,用牙咬开果壳,吃掉里边果肉,又把干果壳往外吐出。下边有人被这果壳砸中,却是不敢有任何反应。那肥女看了一会,又道,

“好了好了!”

众人马上停住争吵,听她继续说来,

“你们啊,个个争着认错,倒叫我有些为难了!”

众人不语,她大笑起来,接着道,

“等了好些日子了吧!我看今夜便要得出个结果来!哎,总算要结束了,你们在这吃喝吵闹,我都好长时间没能睡上一个好觉啰!”

下边有人问话,

“你说今夜?为何还不见动静!”

肥女笑道,

“确实是八九不离十了!若非如此,我才懒得出来见你们!”

小乙见众人面露喜色,更是不解。童陆掩嘴道,

“咱们赶巧了,今夜定有好事发生!嘿嘿,累了这么久,也该看场好戏了!”

那肥女又往这边望了一眼,与童陆正眼相对。童陆吓得不轻,赶忙端起酒碗挡住脸来。肥女挪了几步,摇晃起头来。不多时,她身后房中响起了女子尖叫之声,肥女大笑道,

“我说什么来着!”

这楼下众人极度兴奋,竟是各组拥抱欢呼起来!肥女又道,

“别急别急,还没生出来呢!”

小乙几人已然知道是有人生孩子,可为何这些人这般兴奋,难道这孩子与他们都有关系?几人完全不知原由,只好继续观瞧。肖老爷又喝了两口,已然靠在小桌之上睡熟。小乙给他搭上一件衣衫,对童陆白青道,

“这么多人在此,便是等着小孩儿出生!呵呵,这小家伙真是好大的面子!”

白青表情有些奇怪,对二人道,

“我听那女子叫声有些不太对劲!你们想想看,一般女子生产,初时都是阵痛,哪有一上来就这般狂嚎的!”

小乙道,

“你是说她生这孩儿可能有些困难?”

白青轻轻点头,又道,

“这也只是我瞎猜,算不得真,不过我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童陆笑道,

“青青,你就别在瞎琢磨了!咱们啊,喝酒看戏最是惬意!”

白青挤出一个笑来,

“希望如此吧!”

肥女不时看向这边,童陆汗毛直立,心情也是坏了大半。小乙笑道,

“陆陆,那女的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童陆回嘴道,

“去去!别瞎说!”

小乙又道,

“如若不是,她又为何老是看你!哈哈,她这般强势,可是不太好对付哦!”

童陆“呸”了一口,回道,

“我宁愿出家作了和尚,也不愿被她欺负!”

几人说笑一阵,童陆这才平复了心情。

那屋内女子叫声惨烈,这外边众江湖人士齐声呼喊,内外之声相互呼应,冲击力极强!这外边人声也有不同,有些高亢有些低沉,有些婉转有些脆生,真似那重声叠唱一般!小乙三人听到,也是咧嘴大笑起来!这笑声有些突兀,被众人怒视一眼,便停了下来。

又过好长时间,那女子仍旧叫唤个不停,肥女不时回头,却也没有进去看看,兴许她也知晓,这一道鬼门关是每个要生孩子的母亲必须要面对的!

忽的,肥女身后房门打开,窜出一个小小丫环,她眼泪挂在脸上,大哭大叫,

“姐姐,姐姐,她流了好多血!”

肥女一听,赶忙进到屋中!底下众人乱了起来,声音也再无之前那般有力!几位性急的,便要冲上楼去,还好被同伴拦住,这才没有坏了之前规矩。

白青早就站了起来,小乙陪她一齐来到楼道边上,两位伙计过来拦阴,白青大喝道,

“快些让我上去!我是大夫,我是大夫!”

那人有些犹豫,小乙一手一个把人挪开,白青便上了楼去,小乙也不太好上去,只对白青喊道,

“青青,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出来!你也别太心急,我们这么多人,定会有办法的!”

楼下众人听到有大夫在此,心头稍宽,小乙已然被众人围住,

“那小姑娘真是大夫?我看她年纪不大,是否真有那本事?!”

“你们从何而来?让我们如何信你!”

“大人孩子都一定要保住啊!”

“你别愣着啊,快说话啊!”

“……”

小乙被人摇得头晕,好容易喘过气来,

“我们自当尽力,大家先别着急,不要影响到大夫救人!”

众人一听这话,方才住了口。小乙长吁一口气,看这许多人神情紧张,却是不敢再多说一句。

童陆最喜欢这样场合,又是他能表现的时候,他站到小桌之上,对众人道,

“咱们无需太过紧张,我们的大夫也曾救过好个难产的妇人,都是母子平安,对这方面还是满有经验的!”

有人轻声问话,

“这位小哥,那我们现在能干些什么!”

童陆道,

“你们啊,就等着孩子出世呗!若是有襁褓尿布之类,那就赶快准备好给孩子用!”

那人一拍脑门,道,

“哎呀,我怎么这么傻,连这东西都忘带了!”

有人拿出了尿片,足有百十来张!另一人捧着十来张裹布出来!还有人准备了拨浪鼓之类玩具,也不想想,这刚出生的孩子哪里会用得着!童陆一看众人似献宝一般,集起好多东西,他也是忍俊不禁,轻笑起来,

“好了好了,大家先别急,咱们心中默默为他娘俩加油便好!”

众人攥紧了拳头,整个酒馆之中,除了那屋内叫喊助力之声,便只听得众人急促呼吸之音。众人紧张程度一点不亚于屋内产妇,还好有童陆在旁安慰,这才稳定住众人情绪。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那屋内女子叫喊之声渐弱,众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里。女子嚎声又起,若是有心病,只听这声,便要发起病来!如此反复嚎叫几次,众人情绪也随之起伏,之后便是女子长长一声叫唤,孩童啼哭之声响起,甚是悦耳动听!

屋内孩童大哭不止,屋外众人欢呼雀跃。小乙被人抱住,只听得他们大声叫喊起来,

“我当爹了!”

“我当爹了!”

“我当爹了!”

“……”

小乙真个人都懵了,这孩子的爹究竟是谁?怎会这么多人都说自己当了爹!那些人叫唤不停,也不再管是否跟自己一伙,见到面前一人,便抱了上去,大叫“我当爹了!”。有时两位都“准爹”,一齐叫唤,发觉不对,又迅速分开,去找其他人。

童陆拉住小乙,笑得前仰后合,

“小乙哥,你说他们都疯了么?”

小乙也被这气氛感染,大声回他,

“他们疯没疯我不知道,我倒是快要疯了!”

又有人过来向他二人报喜,

“我当爹啦!”

他们刚对那人“恭喜恭喜”,又有另一人过来!二人难以应付,便脱身到肖老爷子身边坐下,远离那是非之地!

肥女抱着一个大红襁褓出来,眼睛通红,朗声道,

“是个小子,哎,长得俊得呢!和他娘一样!”

有人回道,

“像他娘好!像他娘好!”

众人附和,这次倒是有了统一意见!那肥女又道,

“孩子太小,可经不起折腾,你们小声一些,挨个过来看上一眼!”

二十来人排好队来,依次走上楼去,看了孩子一眼,又换另一人上来!每人一见那孩子,都是期盼中带着惊喜,表情都是出奇的一致!众人看完,肥女一刻都没多留,又回那屋里去了!又过好长时间,白青总算出了门来。众人一见她出来,都抱拳致意,看那架势,若是白青想要,自己的脑袋都能如愿奉上!小乙接她下楼,问他道,

“青青,里边什么情况?孩子母亲如何?”

众人也十分关心,没有一人开口说话。白青见这情形,也吓了一跳,吞吞吐吐说道,

“母子平安,恭喜恭喜!”

众人乐得把牙都快咬碎,愣是没人喊上一声!小乙对众人道,

“大夫忙活好长时间,此时也是累了,让她歇息片刻可好?”

众人哪敢不从,放他二人出来。小乙心头好笑,把白青拉到一旁,问她道,

“真是难产了?”

白青笑道,

“小家伙长得太胖,又太过调皮,屁股先出来了!还好救得及时,没甚大碍!”

白青贴到小乙耳边,又道,

“里边除了稳婆之外,还有一位大夫,他可一见那血,就直接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从何处寻来的!”

小乙回问道,

“是男的女的?怎会这样!”

白青又道,

“当然是个女的!这女子生产,有男人在场总是多有不便,不过她也太过胆小,哪里像个大夫!”

小乙道,

“不论如何,这母子性命算是保住了。青青,你可又救了两条命哦!”

白青很是开心,回他道,

“姐姐说的没错,救死扶伤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

二人说笑几句,便有伙计过来回话,

“已经为恩人安排下了住处,请随我们来!”

小乙童陆和肖老爷子也是沾了白青的光,再加上连日辛苦,当然不再客气。伙计带他们上了二楼,一人一间,安排妥当,又端来热水洗脸洗脚,童陆想要沐浴,也是无条件满足了他。那外边众人一点没有嫉妒之意,心甘情愿守在桌边等候。小乙倒头便睡,睡得极香极甜。

没睡几时便已天亮,小乙再睡不着,便出了门来。往下方一看,众人还和夜里一样,各自围坐在一起。看到小乙出门,也是肃然起敬。小乙有些不太习惯,下楼跟众人打招呼。

“恩人好!”

“恩人早!”

“恩人要不要吃点什么?”

“恩人……”

“……”

小乙尴尬笑道,

“千万别叫我恩人,我叫安小乙,叫我小乙便是!”

马上有人抱拳回话,

“小乙兄弟,多谢了!”

“多谢了,小乙兄弟!”

“小乙兄弟,若有需要,尽管向哥哥说来!”

“……”

小乙只觉头大如斗,这么多人一一来说,岂不是要把自己烦死!他干脆张大嘴,打了个哈切,找个犯困的由头回屋去了。

肖老爷子倒是起了个大早,小乙刚一上楼,他便出了门,被小乙一把拉进客房之中。小乙急忙问他道,

“肖老爷子,你以前来过这儿么?是否知道这酒馆?”

肖老爷子道,

“我倒是听叶老哥提过这儿,却没有亲自来过!”

小乙道,

“这儿定然很不简单,快说说看!”

肖老爷想了想,这才慢慢道来,

“这万里长江,险滩多不胜数,这儿呢,也算是一处!有人叫它老虎口,行船若不小心一些,就似进了虎口一般,再难保全!出事的多了起来,这儿又天高皇帝远,因而出现了一批江湖浪人,以打捞沉船为生。官府初时还派人过来,后来见他们也不止捞取财物,还能救上不少人来,这之后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作为了。这酒馆便是他们所开,在这峭壁之上依地势而建,视野极好,又无水患困扰。初时,大都只是熟人过来,可到后来,名气越来越大,好些行船人便把此处当作歇脚点了。”

小乙道,

“来历还真不简单!”

肖老爷又道,

“这是自然!这儿生意好起来,江中的财宝也捞得差不多,于是便主营吃喝住宿了。当然,你若想要寻个船,打探个消息,那也绝对不会有问题!”

小乙点头,又道,

“打探消息这事儿也管?”

肖老爷回道,

“别看这里偏僻,但消息灵通得很!这儿算得上通往蜀地的咽喉,东西两地官府都不来管,因而江湖中人最是信得过!”

小乙想着没准能在此处问出些消息,于是又问,

“这儿的管事,难道就是那胖女人?”

肖老爷嘴歪到一边,回他,

“那个胖女人?应该不是!叶老哥说是个绝色美人,是从他爹手里接下的酒馆。这胖女人虽然长得喜气,但又如何能被称为绝色!”

小乙道,

“绝色女人?这里好像没有几个女人哟!咦,难道,难道生孩子那位才是?!哎呀,没准就是了!不过这许多男人又是怎么回事,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肖老爷昨夜昏睡过去,一点不知发生了何事,小乙又简单与他讲了一遍,他方才明白过来,只道,

“兴许是这女子太过美艳,人人都想要争个名分!哎,这女人和酒最是麻烦!”

小乙笑道,

“肖老爷想必也是被这两物困扰多时了吧!哈哈!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以往只听说过女子索要名分的,今日所见,却是整个颠倒过来!”

二人说笑一阵,便有伙计送来热水给二人洗脸,连那毛巾都拧干水分送到脸旁。完事之后,又有美食送来,筷子直接放到手上。小乙受宠若惊,他这辈子也没被人这般伺候过,当真受用得很!

二人慢慢吃完,这才出了门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