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十 悠闲度日静候佳音,伊人志远结伴而行

八十 悠闲度日静候佳音,伊人志远结伴而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肥胖女人也出了门来,往楼下看了看,轻声道,

“云娘说了,这孩子跟她姓,你们有没有意见?”

众人一齐回话,

“没,没!”

肥女又道,

“这样最好,免得争来争去!小家伙正在吃奶,啧啧,吃得那叫一个香啊!待他吃完了,我再带来给你们看看!”

众人好不开心,却仍强行压制心中喜悦,不敢发出声响。

小乙听这女人说话,那初为人母之人便是云娘了,也就是这酒馆的管事。她昨夜难产,想必还需再多歇息几日才会露面。小乙心想,既然骗过了宁大人,便在此处多留些时日,以免再与他碰上面来!白青也算是救了云娘,若是向她打听一些消息,她也许不会藏着掖着吧。正思虑间,白青也出了门,来到二人身边说话,

“你们怎的起这么早!”

白青看看楼下众人,又道,

“难道他们都一夜未睡?”

小乙点头,

“只怕孩子一哭,他们比当娘的还要紧张!”

众人看到白青,也齐齐抱拳行礼,白青回笑过去,觉得有些不太自在。那胖女人看到几人在此,慢慢走了过来。小乙只觉这楼面有些晃动,她走一步便震颤一下。来到近前,她开口笑道,

“小姑娘起得早呀,云娘那儿有吃的,咱们进去吃饭说话!”

白青看看小乙,小乙有些犹豫,不过还是轻轻把头点下。那肥女早就猜到一二,便道,

“你俩是一对儿吧,那就一齐进去!你个小伙子也别害羞,我们云娘不是那迂腐之人,不会在乎这许多!至于这老爷子嘛,那就对不住了,实在不好让你也进去!”

肖老爷笑着回道,

“明白,明白!看看楼下,我又哪有胆子进去!”

那女子肥肉颤抖起来,笑个不停,

“你俩跟着丫环去吧!我呢,去里边看看那位小哥哥!”

肥女指向童陆那间,笑眯眯走了过去。小乙白青偷笑不止,转身跟着丫环去了。肖老爷只一人,就又回了他那屋。

进到那屋里边,只觉比普通客户宽了数倍。屋内装饰简单,却仍能看出曾经华贵模样,只怕也是因这新生孩童降世,故意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起来。小乙看到此处,方才没那么紧张。往里一点,是块巨大屏风,上面画有珍奇灵兽,个个栩栩如生,转进里边再看,又是另一番味道。小乙仔细看这屏风,只薄薄一层锦绣,两面都刻画得十分精细,这制作之人的手艺可见一般!

绕屏风之后,便是一面白色轻纱,轻纱前方有四张椅子,丫环停下脚步,示意二人坐下。有女人声起,十分温柔。

“伊伊,你带着小宝去给他们看看吧!”

另一人回话,

“好的姐姐!”

紧接着一位女子抱了孩子出来,看到小乙白青,尴尬一笑,加快步伐出去了。小乙见她也只十七八岁,脸上自带喜气,两边各有一处红印,看上去好似是天生而成。那小宝贝被也裹在抱被之中,看不真切,不过应该睡得正熟。

“昨夜多谢姑娘了!”

里边人这般说道。白青回道,

“医者仁心,本就是大夫职责所在,不必挂怀,不必挂怀!”

小乙知道这就是云娘了,不知是何种容貌,单听她声音,着实有种酥麻的感觉,也不知见到真人又是何种体验!

丫环上了茶便退了下去。纱轻轻飘荡起来,那云娘便现了身。白青赶紧上前扶住,

“这般不听话!伤口还未愈合,可不能随意乱动呀!”

那云娘掩嘴笑道,

“白青姑娘不用担心,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白青扶她坐下,这才又道,

“好姐姐,你呀,还是慢着点!”

那云娘点头,对着小乙淡淡一笑。小乙只觉这云娘好不俊美,虽然生了孩子,未施一点脂粉,那脸上肌肤却仍旧雪白匀润,似是能够滴下水来!单独看这五官任意一个,都是惊世绝品,找不出半点瑕疵,将它们拼凑在一处,又是无比的和谐!他这才了然,难怪这么多男人为她痴迷。小乙不知说什么好,回笑说道,

“云,云娘,你这哪像是刚生过孩子的!”

云娘呵呵笑道,

“生完孩子应该是什么样子?难道要变得满脸皱纹才好?”

小乙笑得僵住,回道,

“我听说生男孩的女人,脸上大都有黑色暗沉,可看云娘你,和那妙龄少女又有什么区别。”

云娘拉着白青小手,笑道,

“你的男人也会耍嘴皮子哟,你可要当心一些!”

白青向小乙努嘴,方才回道,

“小乙哥平日也极少这样!不过云娘你真是天仙一般,他有这般表现,我也算满意了!”

云娘念叨不停,

“小乙,小乙,这名字好生奇怪!不过倒是简单易记!哎,对了,我刚才还跟伊伊商量,让你给小家伙取个名儿!”

白青很是开心,回道,

“我,我取不了大名,不如就来个小名吧!”

云娘道,

“那也行啊,不过我们这老一辈人说了,取个赖名儿才好养活!”

白青脚边有个东西在动弹,她低头一看,竟是一只黑白各占一半的小小狗儿!她灵机一动,对云娘道,

“我看这小狗儿这般乖巧,不如就叫他小狗子吧!”

云娘笑道,

“这名儿好!以后就叫他小狗子了!”

房门开启,那女子抱着小公子进来,云娘对她说道,

“伊伊,你把他放床上,咱们让他好好睡会!”

女子进入里间,又很快出来。云娘向她招手,她慢慢来到云娘身边,低下头来。

“伊伊,还想着昨夜之事呢!你看,我们母子都平平安安的!”

云娘又向白青小乙介绍这女子,

“这是我亲妹妹,你们叫她伊伊便好!那个胖胖的是我嫂嫂,哥哥不学好,被爹赶出了门,嫂嫂虽然胖些,却极为能干,这些年也是帮了我不少忙!她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所以我当然能把命都交给她们!”

那伊伊眼中泪光闪动,若是再多一点,便要流下泪来!云娘双手握住她手,又道,

“我这妹妹呀,从小喜欢治病救人,我们这里的大大小小,早就被她治了个遍!她书倒是看了不少,但论到实际操作,却是差了许多!伊伊,你得多向这白青姑娘学习!我看你俩年纪相仿,又都沉浸于医学,应该能够有话可说!”

伊伊总算想开了,望着白青道,

“白青姑娘,你,你可否教教我呢!”

白青笑道,

“小乙哥说了,我们可能留下一段时间,所以,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相互交流啦!”

伊伊很是高兴,几人说笑一阵,小乙方才开口问话,

“云娘,听说你这可以帮人打探消息?”

云娘点头道,

“可以,不知要打听些什么!”

小乙心喜,那肖老爷子果然说的不假,

“大约半年多前,是否有两人来过此处,一老一少,老的叫葱头,约莫五十上下,头发……”

小乙刚说一句,那云娘便打断了他,

“葱头和浪哥儿吧!来我这待过!”

小乙心道,这云娘果然厉害,一下就猜到了。云娘又道,

“二人住了一日急匆匆走了!哦对,那浪哥儿挺好玩的,拿着把大剪子,好不威风!”

小乙有些疑惑,

“大剪子?”

他仔细想想,莫非吴大人又再见了二人,把之前缴获的大剪子送给了浪哥儿!浪哥儿以后难道不再使剑,而是用这剪子了?

“对啊,大剪子,真是厉害,我借来试了试,轻轻一下便能将桌腿剪断!我让他卖给我,他却说是友人相送,即便饿死,也不会打它的主意!”

小乙笑道,

“果然是浪哥儿,没错了!对了,他们又去了何处?”

云娘道,

“沿这大江往下游去了!怎么,他们也是你们的朋友?”

小乙道,

“我们一同出来的,可是遇上大雨,误入了迷阵,这才晚了许多。哎,这都半年多过去了,也不知他们到了何处!这天下之大,又到哪里去找!”

云娘道,

“若是他们刚走一月之内,要想知晓二人去向倒也容易,只是这时日太久,只怕不太容易了!你们也别着急,先在我这儿住下,我帮你们打听打听,比你们四处乱跑要强上许多!”

小乙点头道,

“那就多谢云娘了!”

还是白青体贴,她催促云娘道,

“云娘,你还是回去躺下好生歇息!未愈伤若是再伤,那可不好医治了!”

云娘笑道,

“好,好,就听你的!”

白青和伊伊一齐将云娘扶了进去,不一会一齐出来,有说有笑,像似一对要好的姐妹一般!三人刚一出门,便听着童陆叫唤,

“小乙哥,快来救我!”

只见那肥女拉着童陆小手,任他如何蹦跳,也是逃脱不得。小乙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陆,嫂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啦!”

童陆好不难过,云娘大嫂一放手,他便冲了出去,差点撞到墙上。小乙把他扶住,对他道,

“葱头前辈和浪哥儿来过这儿!云娘说帮咱们找找,实在要比自己去寻好上太多!所以,咱们就在这儿多住些日子!”

童陆听完,转身看向身后的云娘大嫂,他张大了嘴叫唤,却没发出声来,

“不!不!”

几人便在这酒馆住了下来!云娘真是个厉害人物,不仅人长得漂亮,心思也是异常缜密,做起事来有条有理。唯一一点不太让人理解的,便是对这些男人的态度了。她倒很是大方,说这为首的二十多人都是她的情人,也都和他们相好过,因此这小狗子到底是谁的儿子,真还说不准了!小乙仔细数了数,刚好二十四人!这些人也是有意思,明知云娘有这么多相好,却还是拼命要来争上一争!

孩子出生前,他们倒还相互忍让,可一有了孩子,就渐渐有了些敌意。好几次就要大打出手,还是多亏小乙从中斡旋,这才不至于惊扰到云娘。最后小乙想出一策,各人便达成了协议,这孩子归他们共同拥有,由年纪大小依次排序,孩子分别称呼他们为:大爹、二爹、三爹……二十四爹!可仍有矛盾,有人家住北方,雪季极长,路途又远,若是赶来为小孩过生日,那可就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了!于是小乙又想了一计,小狗子出生这日正好是小满,这二十四人,又正对了二十四节气,于每人挑选一个节气过来为小狗子过生。既方便了自己,又省得与其他人对面,还能单独与小狗儿和云娘相处,试问又有谁会提反对意见呢!众人欢聚一堂,过了半月有余,这才有人带着手下离去。可别小看他们,这二十四个队伍来自江湖各处,也都是当地赫赫有名的门名大族,真不知云娘为何会有这般魔力,将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肖老爷在这待不住,一心念着自己的世外桃源,便找了个船回去了,临走之时,还给小乙留下好些银子。

这小狗儿每日一个变化,长得十分乖巧漂亮,三人不时去逗弄他一下。小乙三人待在这儿,云娘又供吃喝又供住宿,还每日换着花样来,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美啊!小乙不知这些吃喝都从何处运来,就像不知云娘那消息如何过来一样。不过也管不了那许多,三人留下等待消息便是!

这伊伊整日粘着白青问这问那,小乙只觉她对医学的着迷程度真比白青还强,虽然没有实际治过多少病人,但理论知识确是极为扎实!她那医书藏了半个屋子,白青看了都是羡慕不已,好些个孤本极为相似,白青翻开一本,就连吃喝也一齐忘却。二人一同学习交流,倒似一对亲生姐妹一般,有时小乙过来,白青都不大搭理他,童陆嘲笑他,说他这丈夫还比不过一本臭书,小乙的地位可见一般!

这江湖太大,要寻这么个人来,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三人足足待了一个多月,还没有消息回来。白青这些日子一直跟伊伊待在一处,就连晚上休息也不分开,小乙无奈,便拉着童陆划船四处游玩。不时有江湖中人过来歇脚,小乙倒也结识了不少好汉,偶有厉害角色,也有相互切磋之举,日子倒也不觉无聊。

这日清晨,小乙起个大早,跑到崖边练枪,远远的,便见得一只小船过来,小船极长极窄,船头船尾极尖,想必行船速度也不会低。小乙从未见过这样船儿,也是多留意了一些。那船上下来一人,竹笠盖头,看不清真实样子。那人身型偏瘦,身手不凡,三步两步便蹿了上来。小乙觉得奇怪,便跟在他后头,进了酒馆之中。

那人不知是何来历,竟然直接进了云娘那屋,小乙看大嫂在那忙活,过来问她,

“嫂子,这人是谁?”

大嫂望了望上边,笑道,

“跟云娘一齐长大的小子,老实可靠,也是她最心腹之人。不过他不爱说话,平日也不与人接触,行事也是神神秘秘,我虽然经常见他,却一点猜不透他心思!”

小乙道,

“难道说,这些日子,我见好些人来此处打探消息,价钱绝对不会便宜!我很好奇,并没见有人跟云娘接触过,不知她那消息又从何处得来?”

大嫂笑道,

“至于这个嘛,我就无可奉告啰,若是告诉给你知晓,那不砸了自己饭碗了么!你呀,安心住下,有了消息,自然会通知你!”

小乙问不出缘由,倒也不再勉强。云娘也有那宁大人的消息,说是跟着船儿到了南海,表哥为了将他引开,还真是命都不要了!小乙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再见表哥,与他好好喝上一杯!小乙正欲出门,那楼上屋门大开,伊伊走了出来,对小乙道,

“嘻嘻,小乙哥,姐姐叫你呢!”

小乙手指自己鼻头,伊伊又道,

“就是说你呢!快些上来吧!”

伊伊带完了话,便寻白青去了。小乙上了楼,进到屋内,倒是有些紧张起来。小狗子被丫环抱了出去,整个屋内剩下小乙和云娘,还有那位神秘之人。小乙正要问他,云娘开口说道,

“小乙,有他们的消息了!”

小乙惊喜道,

“他们在何处?”

云娘又道,

“听说他们这半年多来,走了许多地方,把这万里长江寻了个遍!”

小乙道,

“他俩怎么这般执着!相比之下,我们,我们可真是!哎!”

云娘问道,

“寻的什么人?我一直好奇,却也从未多问!”

小乙回道,

“雅州城首富,夕家的千金小姐!哎,跳江大半年了,又如何能够寻到!”

云娘道,

“这雅州城离这千里之遥,他二人竟然寻了这么远去,当真不可思议!他俩也是,到了我这,也不问询一下,若是早些找找,没准还能探查到尸体消息!”

小乙眼神暗淡回道,

“云娘,你还没说他们在何处呢!”

云娘道,

“哎,我忘说了,他们此时,正在洞庭湖畔钓鱼闲乐呢!”

小乙奇怪道,

“钓鱼?我没听错吧?!”

云娘笑笑,

“相信我,这消息绝不会假!不过看上去并不专注于钓鱼,你们若是寻到他二人,必能知晓其中缘由!”

小乙点头道,

“多谢云娘!我们在你这叨扰太长时间,既然已经知晓他们消息,这就过去与他二人相会!”

云娘噗嗤笑了一声,

“你还是去问问白青再说!我看你呀,是做不了主的!”

小乙笑着摸头,回她,

“我这就去问她!”

他还未回身,伊伊进了门来,童陆白青一齐跟在身后。云娘招他们过去,伊伊却是先开了口,

“姐姐,我要跟着他们一齐去外边闯闯!”

云娘略微思索一阵,望了望身边的神秘之人,回道,

“你若想去,就让雨哥跟着你吧!”

伊伊把嘴翘起老高,摇头回话,

“姐姐要雨哥来保护我,不用呀,我自己就能保护好自己!”

她把手中那柄小剑在身前挥舞几下,又道,

“再说了,小乙哥也很厉害,他也能保护我的!”

云娘又道,

“小乙只有一人,又如何……”

伊伊道,

“姐姐!你说过的,待我满了十八岁,便任我去的!还有三日,我可就十八了!”

云娘愣住,慢慢说话,

“怎的,怎的这般快!伊……哎,好,好,姐姐都依你了!”

伊伊上前将云娘抱住,叫得十分亲热,

“姐姐真好!真好!”

云娘摸着伊伊秀发,对众人道,

“你们啊,就等着伊伊过了生日,再一齐去吧!”

几人都觉不错,便定好了计划,要在伊伊生日结束的后一日起程。

接下来的故事,留在后来再说!

(逐尘录第二卷巴蜀迷情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