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一 旭日东升霞光满天,雪雾弥漫不见江湖

〇一 旭日东升霞光满天,雪雾弥漫不见江湖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叔,怎么讲到我的,就这么一丁点儿啊!”

小狗子嘟嘴道。大山已然喝了不少,手上比划起来,

“你啊,那时候也就这么点儿大,又能有多少可讲?哈哈,难不成我还去偷看你娘喂你吃奶,好在这方面多讲上一些?”

小狗子笑了起来,回道,

“小乙叔,你老实话,当年见到我娘,有没有一点心动?!”

大山望了望笑颜如花的云娘,回道,

“你娘那时不施脂粉,倒还真是惊为天人!可我毕竟是大侠嘛,哪里能够被美人动摇心智!”

小狗子笑得前仰后合,又道,

“小乙叔,你脸皮也真够厚的呀!我看你是怕青姨吃醋,这才不敢正眼看娘!”

大山道,

“你这臭小子,嘴碎得很呀,也不知是你哪个爹来教的!”

小狗子指着一旁大汉回道,

“啰,二十一爹啰!”

七子一口酒没咽下去,呛得不住咳嗽,差点喘不过气来。小狗子笑着问他,

“小哥哥,我这爹这般好笑?”

七子止住咳来,回道,

“没有,没有,只是听你叫他二十一爹,好不奇怪!人说管他三七二十一,你这倒好,管他三七二十一爹!”

小狗子笑道,

“是啊是啊,我还有二十三爹、二十四爹呢!”

云娘一直为众人倒酒,却是没有说话,此时方才开口说话,

“小狗子,你再敬小乙叔几杯呀,这么大了,还一点都不懂事!”

小狗子一听,马上过来敬酒。众人说话喝酒,好长时间方才停下。

七子早就喝得晕晕乎乎,大山却没事人一般,倒让小狗子十分好奇,

“大山哥,你这酒量当真了得,也不知怎么练的,我也想学学看呢!”

大山道,

“你多喝点,那就能成!”

云娘道,

“你小子什么不好学什么,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到江中喂鱼!”

小狗子大笑道,

“娘,每个爹来为我庆生时,你都要说上这么一句,让我算算,嗯,已经,已经……哎呀真是数都数不清了!嘿嘿,我这么多爹,哪里会让我淹着!”

小狗子掰着手指回话。云娘摇摇头,又道,

“好吧好吧,你啊,也别等着明年夏天了!就跟着小乙叔一齐去外边看看吧!”

小狗子把手拍得啪啪直响,欢呼道,

“哎呀,我的娘亲啊,就等你这一句了!”

他跑过去,抱着云娘,朝脸颊上大亲一口,他那二十一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母子二人扯开!

大山轻笑一声,道,

“小狗子,我可不敢带你出去!你想,你若出了什么事,你这么许多爹爹还不把我碎尸万段了!”

小狗子道,

“小乙叔,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这般厉害,又有什么人敢来挑战!”

小乙转眼看着云娘,微笑点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江湖多凶险,我们自己面对就是了!”

七子听大山这般说话,也明白过来。原来云娘想要小狗儿跟大山一起,凭自己的江湖势力,也多少能助二人一臂之力。大山这番说道,已然表明了态度,也正是他心中所想。

大山看云娘沉默下来,又道,

“你们消息灵通,当然知晓发生了何事,所以啊,就让我们自己去吧!不过,还得求你两件事!”

云娘点头,回道,

“但说无妨!”

大山指着那几桌便衣,说道,

“帮兄弟们寻个大船,他们一路护着我们下来,也是受了不少累!”

云娘回道,

“放心好了,这点小事,即便你不提,我也定会去做!还有一件呢?”

大山笑道,

“两个老头儿在黑竹林中隐居,真不希望有人过去打扰!”

云娘笑道,

“这就更没问题了!这儿都是自己人,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大山大笑起来,又去跟小狗儿说话,

“每年过这许多次生,也不知有没有烦?”

小狗子回道,

“嘿嘿,说实话,真是有些烦了!特别有些人,一点创意都没有!看看,看看,每年都是如此,又有什么意思!”

那二十一爹哪里还坐得住,扯下一只鞋来,便绕桌过来。小狗子早就站起身来,边跑边喊,

“哎呀哎呀,说不得啦说不得啦!哎呀,哎呀,被这臭鞋打到,那味道又如何清除得干净!”

话音刚落,他屁股便中了一招。这次换作小狗子来追,那二十一爹来躲。酒馆之中,众人一边喝酒,一边看他二人追逐打闹,好不欢乐。大山七子与云娘对饮,直至夜极深,方才回屋睡去。

这第二日一大清早,二人起身离开,出了酒馆,那些寻事之人早不见了踪影。再看水面之上,一大一小两条船儿并列排好。大的为众兵士准备,小的极为精巧,则是在等大山七子上船。二人未作告别,上了船来,再次起程。

这清晨冷得出奇,峡谷悠长,江风阵阵,再过不久,那天际变了颜色,紧接着出现一片霞光,迅速铺满半边天来。七子站在船头,往手心哈了一口白气,说道,

“大山哥,被这冷风一吹,真是太冷了!”

大山回道,

“那就用些力气,等那太阳出来,就会好上不少!”

大山抬头一看,眯起眼来,又道,

“又要变天了!”

七子也看了看天,这才撸起袖子加紧划船。船儿虽小,但十分稳定。水流流速本就极快,再加上二人齐力,便似飞的一般!

“大山哥,这船儿真好!这么快还这么稳,差点被它的小身材给骗了!”

大山点头道,

“它确实不错,若不是它,咱们可要被堵住了哦!”

一条小流汇入大江之中,七子朝那入水口看去,果见好些船儿驶来,又折向大江上游去了。七子叹道,

“哎,这些人的消息也真够灵通,咱们来得这般急,还是走漏了风声!”

大山道,

“这些蝇营狗苟之辈最是机敏,其实大都只是凑个人头,威胁其实并不大的!咱们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在这雨雪来之前赶到地方!”

七子点头,小船儿继续飞驰。约莫两个时辰后,天上雨云席卷而来,七子清楚能见那雨雪降在身后,可船行极快,却一直没能追上二人,这等奇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七子兴奋不已,划起水来,就也不再觉得累了!

如此这般,急行了两日,待到第二日午间,大山方才叫七子放慢船速。船行慢了下来,七子坐在船头,任船儿在江水之中摇曳。行不多时,他忽的开口说道,

“大山哥,你看前边水面突然宽了不少!这雨雾太浓,竟是分不清天和水了!”

大山道,

“七子知道这是哪儿么?”

七子摇头,大山继续说来,

“这八百里洞庭,浩淼无垠,它吞长江,连天地,包容万千,气势非凡!在这儿行船,身心都要舒畅许多!”

七子道,

“原来,这就是那洞庭湖啊!啧啧,真是不亲到此处,绝计不能体会这等豪迈!”

大山笑道,

“要发这感慨,也等着天晴之后吧!”

七子也笑了起来,又道,

“大山哥,这云雾已然入了水面,咱们如何寻到正确方向?”

大山道,

“听到人声了没?咱们朝那边过去便是!”

七子仔细听来,果然有人声,又问,

“大山哥,咱们真要去这人多之处?不怕多惹上是非么?”

大山回道,

“管他的,不去岳阳楼坐坐,那可真是白来了!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名气这般大,就没一点念想?”

七子道,

“这倒是,这所谓的天下第一楼,也不知是何模样!听大山哥的,咱们一齐去坐坐!”

二人慢慢向那方划水,空气潮湿已极,雨雪已然落了下来。行不多时,便到了那岳阳楼。因那雨雪太大,七子也着实没太看晴。只觉这是一处三层楼阁,远远的立在一处高墙之上,

“大山哥,一点儿都看不清啊!真是可惜,咱们来的不是时候!”

大山笑道,

“有的是机会,咱们先停船上去,喝个酒解解乏,暖暖胃!改明儿天晴气好,再来这方观瞧!”

二人划水过去,七子能感觉到四周有船围拢过来,但也只在数丈之外徘徊,不再继续靠近。二人停船上岸,也没有人来打扰。大山行得极快,七子紧跟在他身后,他虽然觉得奇怪,倒也没马上问询。来到那传说中的岳阳楼下。七子这才勉强看清,虽说是由那实木建成,但气势仍旧非同一般,就连它身下的城墙都是雄伟非凡!再往回看去,刚上来的数百阶梯有一半藏入云雾之中,那云雾之中似有人头攒动,但很奇怪,就是没有继续跟进。

二人登阶而上,跨步进了岳阳楼中。楼中竟然摆有酒桌,此时已然有不少人围坐当中。二人刚一进来,便有人上前招呼,那人在前带路,引着二人上了楼去。来到这最高一层临窗一桌,七子看这桌上早摆好了酒菜,待二人坐下,那人方才开口说话,

“两位先用些酒肉,大人处理完公事,稍后便到!”

大山回道,

“多谢小哥,你就先去忙吧!”

那人头点一下,极为干脆,转身便下了楼去。七子环顾四周,没见有其他人上来,可能也是天色不好的原因吧。他有些好奇,继续问道,

“大山哥,我没想到,这岳阳楼竟然摆上桌子做起生意来了?!”

七子看大山喝了一杯,自己也抿了一口,只觉酒味香醇,十分爽口,他又接着道,

“还有,这酒肉都准备好了,似乎在等着咱们过来!”

大山把自己身上雪沫拍了拍,这才回道,

“这岳阳楼为何这般有名,只怕也是古往今来众多名士在此留下了传世诗篇,刚才上楼,你应该也看到不少石刻墨宝了吧!再看看这金盔顶,虽然独具匠心,也颇具气势,但多看几眼,也就不觉如何了。现如今变作酒楼,只要舍得花钱,也能过来坐坐,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七子点头道,

“当然是好事了!咱们普通人也能登上楼来,俯瞰这八百里洞庭!”

大山笑道,

“这倒也是,岳阳楼当年也是作为军武之用。吴国大将军鲁肃在此洞庭福地操练水军,登此楼指挥万千舰船,那是何等的豪迈!现在能近距离体验一番,也是不错!”

七子看着窗外,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内心仍然波动起来,他又道,

“是啊,真是不错。大山哥,你还没说,请咱们吃喝的,又是何人?!”

大山道,

“又是个当官的,不过,好像不像吴大哥那般好说话!”

七子笑笑,

“大山哥,你可是相识满天下,随便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惦记咱们的,也不仅仅是坏人哦!”

大山笑道,

“这是自然,谁还没个装模作样的朋友!”

他这话说完,七子便觉身后有人上来。他回头一看,果见一人身穿银色甲胄径直走了过来,那头盔也是一般颜色,穗子正正朝前,被他紧紧抱在手中。那人穿得如此吓人,走起路来,倒没什么声响,七子知道是位厉害角色,更多瞄了几眼!那人过来,站在桌旁,面无表情道,

“谁装模作样?是在说我?”

七子看这人好生严肃,这般表现当真有趣。那人把他那一方长凳挪天,将头盔放在右手边,这才慢慢坐下。穿得太多,这一坐还真不太容易!他又道,

“这酒菜是否还吃得习惯?!”

大山回道,

“味道差些,将就将就啦!”

那人皱眉,起了身来,

“我叫他们去换些过来!”

大山一把将他拉住,道,

“你这臭脾气能不能改改!说一就是二的,真是让人受不了!你先过去把这身皮换下,看着怪不舒服的!”

那人回道,

“好!我马上回来!那菜?”

大山说了不用换,那人方才走了开去。七子心头好笑,这位“将军”平日只怕都是高高在上,此时却被大山随意使唤,真是让人看不懂了。那人动作麻利,只是片刻方回。七子看得呆掉,这么短的时间,他不仅仅除去了笨重盔甲,还一身上下收拾得极为整齐,就连之前那摘盔碰乱的一缕青丝也重新扎好!他过来坐下,这才说道,

“云娘送了消息过来,我便设下了这酒宴,尽管吃喝,那些人可不敢过来!”

大山笑道,

“你现在倒是威风得很啊!”

那人道,

“还好还好!也就是装装样子嘛!”

大山笑道,

“还真有怎知之明!”

那人又道,

“你们在大理惹出这么大事,江湖之中早已传遍,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所以,你们还打算这样继续走下去?”

大山把酒碗送了过去,轻轻磕在那人碗上,

“我知你有些犯难,我只是过来见你一面,没有别的意思!”

那人沉默片刻,举起碗来,将酒水一饮而尽。

大山又道,

“你这个性子,还能在这军武之中混得下去,当真不易啊!对了,和老家伙关系处得怎样了?”

那人叹了口气道,

“这么多年了,还是不曾理会过我!”

大山笑道,

“人各有志,这老家伙也是个榆木脑袋,真想拿个棒槌敲他一下!”

那人这才微微笑起,回他,

“对了,你们若是不着急走,便在这儿多住上一阵。这几日风雪来得太猛,八百里洞庭,可不是容易闯的!”

大山笑道,

“这是自然,不把你身上银钱榨干,我们怎么舍得走呢!”

那人有些尴尬,回道,

“没关系没关系!”

七子噗嗤笑出声来,那人方才看向七子,问他道,

“我倒是有些羡慕你了!跟着他一路过来,想必精彩至极吧!我这十多年,一直待在此处,每日都做同样的事,心气都被磨灭了!”

七子回他道,

“确实如你所说,这一路虽然危险,却也精彩纷呈。也受过几次伤,倒还不至于丧命!”

那人点头道,

“真好真好!”

大山笑道,

“现在也不晚啊,我正却个打手,你若要来,正正好!”

那人轻轻摇头,

“还是不行!”

大山笑道,

“早知道你这般回答!哈哈!说说吧,这些年过得如何?!”

那人回道,

“还是老样子,每日操练,一年四季从不间断,偶尔有机会外出观摩,也是来去匆匆。我不知这是否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

大山又问,

“家中?”

那人淡淡说来,

“一切都好,现在有两儿一女,倒是幸福美满!”

大山大笑起来,

“你这口气,听起来倒像是家中死了媳妇一般!”

那人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

“是挺好的呀!”

七子也被他逗乐,又听他说来,

“那小乙哥,你家里的又?”

七子以为他说到了大山痛处,大山却没甚反应,只道,

“记不住了,也不知道去到了何处,现在也就我一人了。不过也有好处,不必处处被人管束了!”

虽然窗外天气恶劣,倒也没有影响几人吃酒心情。几杯酒水下肚,暖意顿生。闲聊一阵,那外边天气猛的变化,大风渐起,吹得整个楼内响动一片。

先前本是雨雪齐下,此时却只有风雪迎面而来。雪片从窗户飞了进来,落到盘碗之上。七子起身欲将窗户关上,朝外看了一眼,却是停下手来,说道,

“外边有个人,也不打伞,站在雪中一动不动,好生奇怪!”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