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二

〇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大山和那人互望一眼,大山笑笑,

“怎的这般执着,我想啊,还是随了他吧!”

那人又道,

“不行!”

七子心想,外边那人定然是有事相求,可他们之间又何怎样瓜葛,真是无从知晓。大山看他满心好奇,便对七子说道,

“外边风雪太大,你下去叫他上来暖暖身子!”

七子欢喜去了,那人却是欲言又止,大山拍他肩头,说道,

“我请他喝个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那人点头,与大山又喝一个。

很快,七子便带着那人上了楼来。还离得老远,大山便举手招呼,

“快来快来!”

那人一见大山,初时还有些疑惑,之后便只有吃惊了,整个人定在当场再走不动。七子拉了他几把,这才将他唤醒过来,

“走呀,怎的还傻掉了?”

他咽下一口唾沫,跟在七子身后慢慢走来,问大山道,

“怎,怎么你也来了?”

大山笑道,

“我怎么就不能来?”

那人回道,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意思!”

大山道,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自罚三碗!”

那人微微点头,倒满一碗喝完,又倒一碗,直到三碗下肚,这才停下说话,

“小乙哥,你怎么会来?我听江湖朋友说整个江湖都在追杀你,你怎会这般现身,不怕被人盯上么?!哎,难怪这外边这么多人,原来都是来堵你的!”

大山笑笑,指着那位将军道,

“他的地盘,这些人只怕还不敢来吧!不过也没准,这儿人群混杂,没准早有人进了楼中。”

那人点点头道,

“欧阳大哥坐镇巴陵,掌控着数万水军,那群人又怎敢放肆!”

原来那将军复姓欧阳,靠在窗边坐了下来,欧阳将军这才说话,

“我看,还是我派人送送你们吧!”

大山笑道,

“怎么,我这酒还没喝够,你就要赶我走了?”

欧阳将军慌忙摆手,大山又道,

“我们住上两日,等这大雪过后,便自己划船走啰!一边赏雪一边喝酒,滋味倒是美妙得很,咱们就不要再浪费这良辰了!”

那两人好似有些心结未解,都有些不大自在,七子看在眼中,但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大山端着酒杯来到七子身边,打开窗来,雪片灌了进来,扑了他一脸,大山却十分享受,对着窗外雪雾痛饮一碗。

“七子,你觉得这酒如何?”

七子看了看自己酒碗,回道,

“这酒初入口中,只觉极度温柔,让人想要多喝几口。酒意缓缓而来,延绵不绝,还未觉得怎样,其实已然喝多,当真不是一般的酒哟!”

大山笑道,

“这酒乃是一位妇人为思念自己男人特意酿制,她平日里想得很了,便倒上一杯喝了,以解那相思之苦。偶然之间,被他人发现,便将酿制方法学了去。不过这酒,似乎比起妇人亲手酿制的,还要差上许多!”

那欧阳将军也道,

“着实要差上不少!”

原来那人也知晓这酒来历,七子也不多问,因他知晓这所有的事情,大山都会一一对他讲来,只是早些晚些罢了!

大山看着下边,不停摇头,

“这些人也真够烦人,又不敢进来,老躲在风雪之中干嘛?!真是太煞风景!”

大山把那窗户关上,对几人道,

“反正无事,不如咱们去那边看看?”

那二人并未说话,大山笑道,

“不说话?那我就当同意了!我那小船儿搭上四人,虽然有些吃力,但也勉强够用,你俩就不用再去张罗了!”

不知又要去往何处,七子知道又有好地方要去,他想,既然见不着这岳阳楼真容,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几人又喝几杯,这才放下碗,下了楼来。

走过一只金柱边,七子这才好生看了一看。虽然被粉涂加困过,但也不难看出时日已久,上边还有不少被刀斧砍过的痕迹,也不知是谁人曾在此处打斗。刚走过金柱,七子听得“呼呼”声响,转过头来一看,一把斧子自转而来,直直奔向大山面门,他大叫“小心!”,大山在那最危及的时刻偏过头去,斧子掠过他脑袋,狠狠的砍入金柱之中,足足三寸有余!

“何人在此行凶!”

那欧阳将军大喝一声,七子也是吓了一跳,没想他这样秀气模样,还能有这般底气!欧阳将军的手下已然围了过来,将几人护在中间!大山摇摇头道,

“你这个样子,让人如何敢出来!兄弟们,算我请客,你们就先吃着喝着,老板会记在将军的账上!”

众人不动,大山又拍了欧阳将军几下,他这才点下头来。众人退走,楼中又没了动静,好一会儿,方才走入一人进来!大山看着那人,把脸眯成一条缝,

“你是条汉子,一个人都敢进来!”

那人回道,

“你害得我爹惨死,我非得为他报仇不可!”

大山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道,

“你爹是?”

那人还未回话,十余人哆哆嗦嗦进了楼内,紧接着又有几十号人进来。七子看他们身上尽是积雪,也不知在这雪中站了多久。进到楼内,气温一下上升,雪又慢慢融化开来,弄得楼内湿哒哒的。欧阳将军的人马也围了过来,在边上待命,大山又哪会让他们出手,对众人道,

“兄弟们放松些,这事啊,迟早要面对,就让我们自己处理了!”

大山转向那边,继续问那人道,

“你说我害你父亲惨死?什么时候的事?!”

那人咬牙回道,

“你可记得那日,还是在这楼中,你亲手毁掉了一个人生存的全部意义!”

大山还是想不起来,只道,

“想不起来,那日人这么多,我哪会记得住,不过好像也没伤人性命,若是因此而亡,那也是你爹太过小气,活活被自己气死了!”

那人怒道,

“你放屁,快拿命来!”

七子早看到他手中紧握的斧头,此时也已然飞出,又奔大山而去。大山看斧头来势不快,正欲去接,可临近之时,却又收回了手,还是侧身避了过去。斧头再一次砍入金柱之中,仍旧是三寸有余。大山拍手笑道,

“我好像想起你来了!你这本事,可比你爹要强上不少!不过耍些小聪明,你爹若是见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脸红!”

七子听大山说来,再去看那斧子,只见斧柄之上有不少小针,应该是专为对付大山而特意制作!那人哼了一声,回道,

“只要能杀得了你,我根本不在乎别人如何看我!”

那人又一斧子扔来,大山摇头闪躲过去,如此这般,在那金柱之上留下七八只斧头。大山看他再没斧头,这才摊手道,

“扔光了,还要继续么?”

那人脸憋的通红一片,愣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他身后挤在一处的几十号人怒气上涌,慢慢朝大山这移步过来。众人齐心,这胆子也是大了不少!

欧阳大人一见,便要叫手下过来。大山却示意他不要妄动,对那些人道,

“你们啊,何必呢?”

有人壮胆道,

“别废话,拿命来!”

大山无奈笑笑,那最前一排十余人已然持了顺手兵刃杀将过来。大山还未动弹,七子已然持棍在手,点倒了冲在最前的那人,只听一人惨嚎,那人身子止住来势,退了回去,连同身后那人一齐往后飞倒。再看那人口鲜血喷了出来,伤势极重。

欧阳将军笑道,

“好功夫!好功夫!”

七子并未停歇,又与另一人战到一处。之前那人也是不防七子来袭,因而被他轻易得手,现如今换了一位便双锏的,便斗了个旗鼓相当。七子虽然稍占上风,但马上又围了几人过来,于是很快招架不住。

“兄弟莫慌,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之前独立雪中那人已然冲了过来,他飞起一脚,踢开一人,那人利刃划开旁边一人手腕,如此这般,便解了七子之围。七子与他背靠背,一齐御敌,大声道,

“多谢!”

刚说两字,便有大刀过来,这刀似乎是把菜刀,还沾着些油水!大山一见,大笑起来,

“怎么,还有菜刀?”

众人都去围攻七子二人,大山这边却是没人上来,也不知道是习惯了欺负弱小,对强大的对手总是心有余悸!持菜刀那人忽的停住,只一人朝大山这边过来。

只一个照面,那人便被欧阳将军一脚踢飞,他这一脚看似极重,却未伤到要害,只是一时痛些罢了。令二人没想到的是,那人在地上滚了两圈,又起身冲了过来!口中还不停大喊,

“给我钱!给我钱!”

看来这人为了钱,也是不要命了,欧阳将军也不管他如何,又是一脚将他踢走,这一脚重些,那人落地之后,马上吐出一口鲜血。可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将他震住!他又冲过来,仍旧喊着,

“给我钱!给我钱!”

欧阳将军很是为难,若是再来一脚,只怕那人承受不住!正犹豫间,那人捧着腹部,已然拐到了近前。大山一把将他菜刀夺了过来,反手将他制住,问他道,

“你要多少钱?”

那人咬牙回道,

“一两银子!”

众人都是一愣,他只为一两纹银便如此拼命,叫人怎么说好!大山放开他来,刀却仍旧握在手中,只道,

“我出十两,买你这刀如何?”

众人都奇怪的看着二人,那人又道,

“这,这刀不值一钱,十,十两……”

大山却道,

“对你来说只值一分,但在我这儿,却是值这数的!”

大山说完,一锭银子已然飞入了那人手中。那人低头看着银子,不知怎么办才好了。大山又道,

“家中有急用吧!快回去吧,别再跟这凑热闹了!”

那人半天方才憋出一句,

“多谢!”

他转身出了楼,身后竟然有人叫唤,

“别走啊,把他捉住,你也能分个三百两!”

那人哪管这许多,没有一丝犹豫,消失在雪雾之中!

大山听这人说话,也是笑出声来,说道,

“我这么值钱,为何不与我一战?啧啧,我这宝刀早就饥渴难耐了!”

大山把这菜刀挥舞起来,刀身锃亮,在空中留下一圈光影,十分好看!实在憋不住,还是有几人一齐功了过来,欧阳将军想要帮忙,大山却先出了手,边打边道,

“你这么大官,哪里还要亲自动手!你先等着,若是我真不行了,再来帮忙吧!”

话音刚落,大山刀背顺着人长刀滑了过去,那人心惊,手里刀拿得不稳,落了来来,被大山一把接住,

“哎,刀都握不住,怎么练的武?”

那刀似长在大山手上一般,听话至极,往侧下方一推一拉,便又交到了另一人手中,而那人本来用的锤子,稍后却又被送入了再下一人手中!

欧阳将军站在一旁观瞧,也是点头不止!待到那几人武器轮换一次,不知如何使来,他方才开口道,

“我看,我也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大山却道,

“别啊,你得看着些,我的命可交到你手里了!”

大山对付这几人,当真轻松至极,可又有几人加入战团,欧阳将军也是提了起精神,

“你可小心着些,这几个可是赫赫有名的主,他们七人共同研习七星阵多年,听说已有大成!”

大山笑道,

“哎呀,没看出来,真是失敬失敬!”

那七人上场,其余众人都乖乖退了开去,把这楼内大半空间留给了他们。大山笑道,

“这阵法是厉害,可就是太占地方!你们慢着些,别把这楼个弄倒了才是!”

那七人哪里会听,已然把大山围在中间,

“快快束手就擒!”

大山笑着回道,

“总是有人喜欢这样威胁他人,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一句最是没有用处!”

七子这边击退了几人,也来看这方阵势!他见这七人所用兵刃十分独特,四人持手持普通长剑站在外圈,另有三人手中武器,似是两把短剑合并一处而成!

“看招!”

四人长剑从四方一齐刺来,他们配合默契,从不同高度而来,大山提前预判,才不至于被长剑点着。四人变换了招式,又从不同高度方向击来,这一下都有变化,却还是没有一点重复!大山飞腾起来,躲两两剑,借势一倒,带来另外两剑!七子心道,这七星阵果然是有些门道!还未看清几人招式变换,另外三人的兵刃在手中旋转起来,突袭过来!这三人攻击范围极大,先前四人已然退走,来势太猛,便要将大山一条腿给废掉,可还未近到身来,火花冒起,便卸下了力来,再也够不成威胁!

大山退走,那七人却始终保持队形,不让大山轻易逃脱!七剑飞舞,把这桌桌椅椅砍得粉碎,那几只金柱也是挨了好些下,也不知是否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七子有些担心,欲要上去帮忙,却被欧阳将军拦下,

“没事没事!你跟在他身边,真是幸运至极!”

七子不知他为何这般说话,虽然知晓大山必然能胜,可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欧阳将军站在一旁观瞧,也是点头不止!待到那几人武器轮换一次,不知如何使来,他方才开口道,

“我看,我也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大山却道,

“别啊,你得看着些,我的命可交到你手里了!”

大山对付这几人,当真轻松至极,可又有几人加入战团,欧阳将军也是提了起精神,

“你可小心着些,这几个可是赫赫有名的主,他们七人共同研习七星阵多年,听说已有大成!”

大山笑道,

“哎呀,没看出来,真是失敬失敬!”

那七人上场,其余众人都乖乖退了开去,把这楼内大半空间留给了他们。大山笑道,

“这阵法是厉害,可就是太占地方!你们慢着些,别把这楼个弄倒了才是!”

那七人哪里会听,已然把大山围在中间,

“快快束手就擒!”

大山笑着回道,

“总是有人喜欢这样威胁他人,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一句最是没有用处!”

七子这边击退了几人,也来看这方阵势!他见这七人所用兵刃十分独特,四人持手持普通长剑站在外圈,另有三人手中武器,似是两把短剑合并一处而成!

“看招!”

四人长剑从四方一齐刺来,他们配合默契,从不同高度而来,大山提前预判,才不至于被长剑点着。四人变换了招式,又从不同高度方向击来,这一下都有变化,却还是没有一点重复!大山飞腾起来,躲两两剑,借势一倒,带来另外两剑!七子心道,这七星阵果然是有些门道!还未看清几人招式变换,另外三人的兵刃在手中旋转起来,突袭过来!这三人攻击范围极大,先前四人已然退走,来势太猛,便要将大山一条腿给废掉,可还未近到身来,火花冒起,便卸下了力来,再也够不成威胁!

大山退走,那七人却始终保持队形,不让大山轻易逃脱!七剑飞舞,把这桌桌椅椅砍得粉碎,那几只金柱也是挨了好些下,也不知是否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七子有些担心,欲要上去帮忙,却被欧阳将军拦下,

“没事没事!你跟在他身边,真是幸运至极!”

七子不知他为何这般说话,虽然知晓大山必然能胜,可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