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三

〇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人进到楼中,是位老人,看上去年岁不小。众人看他进来,也都肃然起敬,不敢发出一丝响动。七子觉得奇怪,这老头也只是寻常老人打扮,素色粗布衣衫,背后背着一只斗笠,极宽极大,若是立起,为三人遮挡风雨应当不成问题。老人银发之上有一层雪,只因颜色相近,初时不太看得出来,入了楼内,气温上升,这才融化成水,从脸上滴落下来。

“真是够丢人的!这么多人打人家一个,还没打过!传到外边,岂不是要把人大牙都给笑掉!”

这话应当是对那些人说的,大山却转而为他们说道,

“不要生气啦,他们只是想来跟我切磋一翻,哪里会真要我的命啦!”

老头转头过来,眯眼瞧了半晌,这才说话,

“你别废话,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你这张嘴上!”

大山道,

“不会不会!算命先生说了,我要死都只会死在女人手上,你看看这儿,哪有女人?所以一点不用担心!”

老头又道,

“你招惹了这许多人,就不能低调一些?你可不知,这一阵江湖中有多少疯言疯语,我这老骨头可经不折腾!”

大山道,

“年纪也不小了,还要管这许多闲事,不是自找的么?”

老头呸了一口,道,

“除了我,还有谁能干这些事!”

大山指指身边二人,道,

“他啰,或者他啰!”

老头冷笑一声,不再多言。七子只知这人来历必然不凡,但对大山似乎没有什么敌意。老头转身说话,

“哪里来的,就滚回哪去,给你们一个时辰,别让我再见着!”

有人想要回话,却被身边同伴拉住,众人虽不情愿,但若真放手来战,也必然不是对手,这也算有了个台阶,就顺着台阶下去算了。

老头见那些人走了,这才走了过来。大山早就准备好了木椅让他坐下,手中那半壶酒,也不知是从何处寻来。

“火大伤生,来,喝点酒压压惊!”

大山如此说话,老头倒也不客气,喝一大口,回道,

“喝了酒更是火大!”

大山笑道,

“你看着他俩,是不是又更上火了?!”

老头一边眉毛从耳畔垂落下来,竟有一尺多长!他见一边掉落下来,于是干脆把另一边也解放来来。这双眉皆是白色,与白发夹杂在一起倒是不怎么看得出来!老头冷冷道,

“他俩跟我什么关系,我干嘛要上火?”

七子再看那二人,皆是默然低头,不发一言。

大山笑道,

“好,好,没关系就没关系。我难得来一趟,跟我喝上一壶总是可以的吧!”

那风雪扑将进来,七子浑身哆嗦一下。老头微微点头,又喝一口,二人你来我往,就着这风雪喝了一通,也不知这般喝酒,这酒味是否能够更佳一些。

老头那壶喝完,大山又递来一壶,他却只握在手中,再也不喝,只道,

“多拿两壶,去我那儿喝吧!”

大山笑道,

“那当然好啦!”

叫人拿了好些酒过来,七子也分了些揣上,老头便带着他们走了。七子回头看那两人,双眼无神,似两个木偶那般!大山跟在老头身后出了门来,向后摆手,却是没有发出声响。那两对视一眼,也挪动步子,远远跟在了后头。

出了楼外,大雪纷飞依旧,几人先后进入雪雾之中。经过刚才这一役,这外边儿再没人埋伏守候,也只听得呼呼风起,沙沙雪落。来到水边,那条小船仍在,大山却上了老头的船,他让七子划船跟住,可能也是为了让后边两人瞧得清楚吧。

在这雪中慢行,只是片刻,七子便成了雪人,前方老头大山也是一般,却仍不忘喝酒助兴,七子冷极,也取出酒来暖暖身子。再往后看去,不见有船跟来,也不是那两人是否识得过来的路。不过他们既然与老头认识,也定当知晓要去往何处!

行了大约一个时辰,便到了岸,老头和大山并不急着下船,待到喝完了酒,这才弃船上岸!岸边几颗青柳,此时已然全身裹了一层白衣,身子沉重不少。七子跟在后头,不时哈气跺脚,又走了几步,似是在往上爬坡,一条弯曲向上的路,只能见到十步之内。

七子觉察出,现在是在登山,只是没想到,这山这般小,没费什么功夫便到了山顶。顶处极为平缓,有茅屋一座,不甚宽大。茅屋旁边有一棵树,被雪覆盖,看不清是棵什么树来。老头来到树边,把树上积雪轻轻抖落,口中兀自说话,

“好些年没见这么大雪了!”

大山道,

“快进屋吧,待会要被冻成雪人啦!”

老头笑笑,

“瞧你这点出息!”

来到屋前,那房门未关,老头推开门来,又把身上积雪抖尽,这才进了屋去。大山七子也学他模样,整理完后才跟进了屋。

虽然是白天,但屋内却是极黑,老头点了好大一只烛火,这才亮堂起来。七子看了看四周,没有太多东西,也只几件生活必备之物,老头平日也应当极为俭朴。

门边一处码着好些干柴,七子帮着老头取了些过来,在小屋中间生起火来。有了火,身子慢变暖,七子真是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老头取了酒出来,放在火边温热,这才开口说话,

“住习惯了,也不想到别的地方去!”

大山道,

“这儿也挺好,出门就能见到八百里洞庭,视野开阔,心情也要宽敞许多!”

老头笑笑,

“可不是么,本想在此清静清静,哎……”

大山摸了摸酒壶,还没热乎,便伸回了手,又道,

“看得出来,来你这儿的路也是常有人走的!”

老头道,

“说说你吧!以前的事,我也不问了,可这以后又是怎么个打算?”

大山道,

“不瞒你说,还是和以前一样,在这世上再转上一转!”

老头点点头道,

“好,好,果然有魄力!这么多人在前路等着,竟然还敢过来,我都不知怎么说好了,来,先喝一壶再说!”

没有杯碗倒酒,三人就直接用酒壶来喝!七子喝下一口热酒,异常爽快!大山笑道,

“七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七子摇头,大山又道,

“这便是与那岳阳楼隔水相忘的君山了,传说中的大舜的媳妇儿娥皇女英也来这儿玩耍,于是被人叫做湘君,这才有点君山之名!”

七子点头,那老头却轻笑起来,

“来这玩耍?你倒是说得好听!我看那大舜也是个负心汉一个!”

大山笑道,

“哈哈,老爷子,你怎么和我想到一处去了!来,咱俩再多喝上一杯!”

二人喝酒,七子也陪了一个,这屋里暖和起来,七子有了些醉意,那眼睛便要支撑不住!忽的,那屋顶破了个大洞,积雪从洞中滚落下来,差点砸在老头背上,风雪也肆无忌惮灌了进来。老人大怒,

“真他娘的的背时!”

大山笑道,

“你这屋可不太牢实啊!”

老头站起身来,回道,

“我上去补补,马上回来。”

他说得这般轻松,应当是经常发生此事,也有工具材料备着。大山拦住他道,

“让我们去吧,你先喝着,别把老腰闪了才是!”

七子与大山一同出门,门外大雪纷飞,隐约见得两个雪人,七子往前几步,这才发现是欧阳将军他们。他不知如何办才好,只好望向大山。大山略微回头,对老头道,

“让他们进来吧,这么多年,恩怨也应该了了!”

雪太大,二人在这外边这么长时间,身子已然被冻硬了,再这样下去,可是要被冻坏了!老头样子来气,总算是没有拒绝。大山七子一人直立抱起一人,进到屋中。二人被放在火边,直到大山七子把屋顶的破洞修补好,都还在打着摆子。

大山进来坐下,说道,

“下好今日我在,咱们就把事给说清楚,别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让人看着都来气!”

大山拍拍欧阳将军大腿,他却仍旧挺立身子站着。另一人子是一样,不过他倒是先开了口,

“师傅,我,我们……”

老头大怒,

“谁是师傅?谁是你师傅?”

那人住了口,三人都不再说话。七子心道,原来,这老头是他们的师傅,只怕是多年之前遇到了什么变故,这才形同陌路。大山给几人都递了酒,叹道,

“你们这样说话,呵呵,又如何能够说通?哎,咱们走上一个,等热络了之后,再来说道!”

几人又等一阵,这才喝了酒。果然喝了酒之后,便有话可说,

“师傅,这话在我心底好些年了,今日便要向你说来!”

老头不说话,他便继续道,

“师傅,我觉得你错了!”

老头火又上来,

“我错了!我错了?”

那人又接着道,

“没错,就是你错了!你总是想着别人按照你的想法来过活,可是人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啊!”

老头道,

“我呸,与敌人为伍,就是你们选择的生活?”

那人又道,

“师傅,你为何总是执着于此?他人的结你都能解,可轮到自己时,却又拉得更紧!”

老头道,

“我就这样!到死也是这样!”

这对话又要陷入死局,大山也加入了对谈,

“不如你们出去外边打上一架,气出了,也就能好好说话了!”

老头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大山笑道,

“你看你看,使小性子不是!你啊,总有一天动弹不得,整日躺在床上,需要人来照顾。你看,这不有两个现成的,比花钱请人强上不少吧!”

老头回道,

“那我宁愿去死!”

大山又道,

“对啊,你死了以后,总得有人为你送终啊,这么多年,从光屁股孩子起跟在你身后,试问又有谁比他们更有资格?”

老头道,

“我自己挖个坑来,死了你给我埋上就是!”

大山道,

“我可没空啊!这么多难缠的小鬼,没准什么时候来个大鬼,可要了我的命!”

老头道,

“那我一把火,连人带屋烧个干净!”

大山皱眉道,

“哎,以前说不通,现在也是难啊!”

他向欧阳将军二人摇头,又低下头来喝酒。欧阳将军也是终于开了口,

“师傅,我已经有好些个孩子了。”

老头应该也是知晓,因而没有太大反应,又听欧阳将军说来,

“自从有了孩子,我更知道父母的不易。当年你一人将我二人带大,其中心酸可想而知。”

老头只是喝酒,也不知有没有听进话去!欧阳将军大口喝酒,又道,

“你是师傅,可也是爹啊!”

欧阳将军话不多,但份量着实不轻。他一听这一句,身子微微有些晃动,欧阳将军噗通跪倒,继续说道,

“今日若非小乙哥在,我还真没这勇气再来这见你。师傅,请你原谅!”

“师傅,请原谅师兄,原谅徒儿吧!”

二人一齐跪倒嗑头,老头却仍旧默不作声,良久方才说话,

“我不怪你们,但你们也别再叫我师傅了,咱们老死不相往来,便是最好的结局!你俩回去吧,我这屋太小,容不下这许多人!”

大山摇头道,

“得,还是白说!”

七子也知,这么多年的心结,哪是这一句两句能够说通的!

二人慢慢起身,齐齐望向大山,大山只摊开双手道,

“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啊!不如这样,你们以后每日过来一趟,与老头子每日见面,没准他哪天就想通了!可别再像以前那样,好长时间也不过来,他即便之前不想,后来也是会生出气来!我还有一招,欧阳,你把女人孩子一齐带来,有几小家伙闹闹,我看老头如何发飙!”

二人相视一眼,齐齐点头。老头催促道,

“收拾好了就赶紧走!”

二人齐道,

“师傅保重,我们明日再来!”

老头沉默不语,二人就此告辞,推门而去。屋内又只剩下三人,老头责难道,

“是你叫他们来的?”

大山笑道,

“我想着人多暖和一些嘛!”

老头骂道,

“狗臭嘴!”

大山道,

“老长眉!”

二人又一齐喝酒,不再说那两位。七子喝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等到醒来,屋内已然只他一人,他打开门来,这风雪已然停下,四处雪白一片,那雪足有两尺之厚,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不过这雪没有继续下来,便开始融化了。雪中有两排脚印,定是老头与大山留下的,他跟着脚印往前,没走多远,就见到了二人。大山看他过来,也是向他招手。来到近前,大山指着前方茫茫江湖之水,对他说道,

“七子,这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在这雪后看来,又是另一番滋味!”

七子朝那边看去,果真浩瀚无比,水天相接,湖影泛白,就似真的连通那般,好不厉害!

轻风扶过,老头冻得脸颊通红,他捏了捏鼻子道,

“真的今日便走?”

大山看着远方,轻轻点头,

“多留无意,不如趁没太多人打扰,去到洞庭湖中浪上几日!”

老头道,

“也好也好!”

大山看着老头,又道,

“你啊,别老这个样子,也要给人辩解的机会嘛!我走之后,你那屋子也就够住了,嘿嘿!

大山摇头道,

“得,还是白说!”

七子也知,这么多年的心结,哪是这一句两句能够说通的!

二人慢慢起身,齐齐望向大山,大山只摊开双手道,

“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啊!不如这样,你们以后每日过来一趟,与老头子每日见面,没准他哪天就想通了!可别再像以前那样,好长时间也不过来,他即便之前不想,后来也是会生出气来!我还有一招,欧阳,你把女人孩子一齐带来,有几小家伙闹闹,我看老头如何发飙!”

二人相视一眼,齐齐点头。老头催促道,

“收拾好了就赶紧走!”

二人齐道,

“师傅保重,我们明日再来!”

老头沉默不语,二人就此告辞,推门而去。屋内又只剩下三人,老头责难道,

“是你叫他们来的?”

大山笑道,

“我想着人多暖和一些嘛!”

老头骂道,

“狗臭嘴!”

大山道,

“老长眉!”

二人又一齐喝酒,不再说那两位。七子喝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等到醒来,屋内已然只他一人,他打开门来,这风雪已然停下,四处雪白一片,那雪足有两尺之厚,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不过这雪没有继续下来,便开始融化了。雪中有两排脚印,定是老头与大山留下的,他跟着脚印往前,没走多远,就见到了二人。大山看他过来,也是向他招手。来到近前,大山指着前方茫茫江湖之水,对他说道,

“七子,这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渺,在这雪后看来,又是另一番滋味!”

七子朝那边看去,果真浩瀚无比,水天相接,湖影泛白,就似真的连通那般,好不厉害!

轻风扶过,老头冻得脸颊通红,他捏了捏鼻子道,

“真的今日便走?”

大山看着远方,轻轻点头,

“多留无意,不如趁没太多人打扰,去到洞庭湖中浪上几日!”

老头道,

“也好也好!”

大山看着老头,又道,

“你啊,别老这个样子,也要给人辩解的机会嘛!我走之后,你那屋子也就够住了,嘿嘿!”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