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四 怡然出行再续前路,灯火召唤夜访名楼

〇四 怡然出行再续前路,灯火召唤夜访名楼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哎,又开始下雨了,这几年怎的雨水这么多?”

童陆从那船中探头出来,还不忘抱怨几句。小乙身穿蓑衣,坐在船尾处掌控着船儿,却是悠哉悠哉,哼着小曲。这船儿是云娘特意为几人准备,船儿极宽极稳,里边还特意设有小小书桌,供白青和伊伊读书学习之用。桌边便是软床,若是看书累了,往后一倒便能休息。童陆见没人理他,来到船头大大的伸了个懒腰,雨大了起来,他又回到船舱去了。

白青伊伊讨论完医理,正在闲聊,童陆便加入其中。

“我听姐姐说,那宁大人去了南海,就似消失了一样!不会出事了吧?!”

“他那般厉害,应该不那么容易死的!他太过执拗,这次也算是给他个教训吧!”

“你说表哥在这水里,当真的这般厉害?”

“那是啊!他从小就厉害得很,这千里以内,还没有遇到过对手呢!”

“哎,姐姐说他也偶尔来我们店里,但从未见过他人。我也在水边长大,为何一入了水,便只知道喝水了!”

“……”

二人聊得正起劲,童陆瞅准时机插话进来,

“我说伊伊呀,你长这么大,也没许个人家!咱们表哥一表人才,又有绝技在身,不如你俩搭个火过日子,那也不错啊!”

伊伊呸了他一口,笑道,

“那也得我看了,满意再说!”

童陆笑道,

“咦,我还以为你会一口回绝,没想表哥竟然还有机会!不错,不错!”

伊伊微笑起来,

“男人还是老实一点好,像你这样,可是会娶不到媳妇的!”

童陆白他一眼道,

“嘿嘿,喜欢我的人可多着呢!我还有一点担心!”

伊伊问道,

“担心什么?”

童陆坏笑起来,

“你这么多姐夫,你不会也要给姐姐找上十七八个妹夫来吧!好我们表哥可要惨啰!”

伊伊吐舌道,

“你道谁都像姐姐那般貌若天仙?以我这姿色,找到个平凡实在的人家,就很不错啦!”

童陆笑道,

“确实确实,你比起你姐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哎,你说同一对父母所生,为何差距这般大!”

伊伊也笑了起来,

“这没办法,我又作不得选择!”

伊伊倒是没什么大小姐脾气,十分好相处。童陆倒是喜欢和她开上几句玩笑,

“伊伊啊,你跟我们出来,你姐不会担心么?若是被人绑了去,要用巨款赎人,那可如何是好?!”

伊伊道,

“姐姐认识的人多,你没看我那一堆姐夫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还有人敢对我动手!”

童陆笑道,

“这可没准啊,世上坏人太多,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般!”

说笑一阵,白青开口说话,

“伊伊,你还没想好去往哪里么?”

伊伊略微思索,说道,

“我本想着先去江南看看,可是又想从荆州上岸,经襄阳北上去看草原大漠!哎,真是好难取舍!这次还好跟你们一齐出来,否则定然极不自由!所以现在,现在还是跟你们一路,先去看看那传说中的八百里洞庭再说!”

白青点头道,

“这样最好,让你一人走,我们也不会放心!”

伊伊挽住白青,又道,

“再说了,我也舍不得你们呀!”

童陆笑道,

“还有我呀,嘿嘿,可是长脸了!”

白青一脚踢来,差一点碰上,童陆笑着躲开,

“伊伊你可千万不要学她,老是爱打人,温柔一点,才有表哥疼爱呀!”

白青一听,笑了起来,道,

“陆陆,快把你个臭嘴闭上!”

几人正说笑间,小乙探头进来,问道,

“伊伊,夜里住船上你可经受得住?”

伊伊回他,

“小乙哥,没问题的!方圆百里的去处我都跑过的,一点没有兴趣,咱们还是直接去往洞庭湖才是!”

小乙笑道,

“好嘞,那咱们就不再停船上岸。哎,这千里江岸,多少千古传奇,也都看不成了!”

童陆笑道,

“这倒也好,免得再遇上一个月儿!”

童陆自知失言,于是迅速换了个话题,

“对了伊伊,你有没有试过在自己手上施针?我记得白青学医时,可是把自己都扎哭了!”

伊伊回道,

“我,我有愿意被我针灸的病人,自己,自己倒是没试过!”

童陆笑道,

“只怕是你那些姐夫们为了巴结你吧!”

伊伊点头,笑道,

“难不成,你也想试试?我这手法,好些大夫都说像模像样呢!让我试试,我绝对不会手软!哦,不对,绝对不会把你扎疼!”

童陆抱住身子,颤抖道,

“女侠,你饶过我吧!我身子弱,可经不过你这般折腾!”

几人欢笑取乐,小乙又回到那船尾,操控着小船。他本想着慢些行船,多领略这一方水土人情,于是只稍稍加力,阴雨之中这般划船,既保持了身体温度,又不觉多累,让人身心俱爽。船儿顺流而下,行得也是不慢。在这船儿中足足两日,两岸风光无限,大大小小村落多了起来,在几处较大的港口,小乙还特意补充了些当地特色美食,真是一点儿也没耽误。虽然依旧阴雨不止,在这船中正好凉爽舒适,几人也不觉什么,便过两日。

“依老乡所说,咱们应该就快到了哟!”

小乙钻入船舱之中,这般说来!童陆打了个哈切,回道,

“这都又要天黑了,怎么才到,小乙哥,你肯定是偷懒了!”

小乙笑道,

“你也不来帮我,我也就随意了。”

童陆这才过来帮忙,笑道,

“谁说不帮啦,你看这前方水急弯多,正是需要我的时候!”

二人一头一尾,轻轻摇动船桨。经过几处急湾,见得前方水面加宽,有另一处水源汇入大江之中。童陆好不兴奋,大声叫唤起来,

“哎呀呀,终于到啦!终于到啦!”

白青和伊伊也出来观瞧,都是喜形于色,伊伊还“啊呀,哎呀”叫个不停。白青道,

“小乙哥,我看这天一时半会暗不下来,咱们不如加紧一些,没准今日便能见着那岳阳楼!”

小乙笑道,

“岳阳楼名气这般大,也不知道是否名不副实!”

童陆道,

“有名气,证明它有过人之处,就像对人一样,见到了名人,总会多上那么一些亲切之感。不过青青啊,你也别只说说,倒是过来帮上一把啊!”

于是,四人一齐去划水,应付接下来的逆流倒也没多大难度。

可没想到,这黑夜来得这般快,还没见着岳阳楼的影子,天色已然黑尽。在这流水之中逆行,不进则退,小乙又是加大了力度。又过一阵,这才见着远处岸边火光升起,江面之上,有星星灯火,可能是些夜归的渔船。童陆指着那边道,

“看,岳阳楼哟!这火光倒是把它照得明亮!”

几人齐齐向那方看去,虽然不甚明亮,但在黑夜之中,却也足够看得清楚。那楼高出水面极多,好似建在了空中一般,被那火光一照,更是通体闪耀着金光。再加上这水流之中船行不稳,更让人心存幻想,莫非是它在那空中摇曳?

“果然是天下第一楼!咱们晚上过来,也算是见得它的另一面了!”

白青如此这般说话。童陆却道,

“听说那儿有吃有喝,也不知还有没有剩下位置!”

小乙笑道,

“陆陆,除了吃喝,难道你就没想过其它?”

童陆嘿嘿干笑,

“我还听说,有人在这楼中写下了不少淫词艳曲、绘本插画,也不知是与不是!”

小乙直摇头,回他,

“好吧,太高雅的东西咱们不懂,还是先顾着吃喝吧!咱们今夜就在这附近住下,明日打听打听,再去寻葱头前辈!”

楼内灯火通明,还未下船,便已然听得人声。顺利停船,几人两日没有着陆,一上到岸上,都有些晕眩,好容易才稳住身形。有人过来收看船费,小乙给过之后,几人方才迈步上了那笔直通向岳阳楼的台阶,一看不远,却仍然走了挺长时间。

进到楼内,马上有机灵小伙过来招呼,没几张空位,也只能坐在最下一层,多少让人有些失望。没办法,总不能让别人让开,于是被小伙安排在了一侧角落之中。四人分四个方位坐下,童陆马上要酒要菜,有钱就是好,上菜的速度都要快上许多,小伙得了些赏钱,乐得屁颠屁颠起来!几人边吃边喝,谈笑说闹,很是欢喜,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其中一位,似个书生,端着酒杯,笑嘻嘻赶了过来!

小乙注意到那人,一副书生打扮,头发之上缠着一条灰布,好生奇怪!这人模样倒还不错,只是那一对眼珠子总是灰溜溜乱转,显得十分猥琐,不过好像还是在哪里见过。更近了一些,小乙终于想起了这人,正是在成都城中,送米七到妓院时,遇到的那位言语轻挑的家伙!来到桌旁,那人乱胡诌道,

“哎呀,巧了巧了,咱们在成都一同逛妓院,却又有缘在此处相遇,来来,不喝一杯真的对不住这份缘!”

小乙笑道,

“这位兄弟,你看起来气色不错啊,看来是情场春风得意了吧!”

小乙给他换了大碗,倒是把他吓了一跳。不过气势不能丢,他还是很干脆的接过碗来,又道,

“春风得意不敢当,倒是有些姐姐妹妹喜欢的!”

这书生抿了一口,大叫好酒,这才眯起眼来看着伊伊,道,

“这位姑娘,今日有缘相见,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姑娘芳龄几何,是否婚配?”

伊伊一时没忍住,喷了这书生一脸。她赶紧过来帮他擦拭,怎知书生一点也不生气,却是一脸的享受,

“姑娘天生体香,真是让人陶醉啊!我看,咱们可以一起深入研究研究!”

童陆一脸嫌弃道,

“你啊,别想了,她可是有主的人了!”

书生问道,

“我这人最讲道理了!开头便问姑娘是否婚配,若已婚配,那我无话可说。嘿嘿,既然没婚配,那我就是有机会的啦!”

话说得很直白,就是想要来勾搭人家姑娘。

童陆道,

“这是我们表嫂,你可别要乱来。”

他指着对面两位女侠,说道,

“喏,那边两个,你去试试看!”

书生摇头,自言自语道,

“啧啧,难道刚才我看错了?怎会已然有主了!好吧好吧,既然姑娘已经嫁人,那我们就只作个普通朋友也好!”

书生并没看那身后两女,掩嘴对几人道,

“这里所有女子我都看过了,就数这俩最难对付,你们没见那刀剑,咦,一刀下来,我这命根子可就没了!”

童陆大笑起来,

“你还怕这呢!”

书生一本正经道,

“这是自然!要命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干哦!”

他偷偷回看,那边女子朝他瞪了一眼,吓得他赶紧挤到小乙身边坐了下来。

小乙问他,

“我记得上次菲菲挑选幸运儿,也不知你有没有被人家选中?!”

书生好不兴奋,脸色却又迅速暗淡下来,

“哎,哎,哎!”

一连三个哎,几人都猜不出发生了何事,又听他说来,

“我中了!真的中了!你们可不知道,这百余人,就抽中了我一人!啧啧,真是太过惊喜了!可,可是……”

“可是什么,快说啊!”

童陆不断催促他,他又叹了一口气,这才接着道,

“可是,我在房中等了好久,却没能见着菲菲一面!她,她那晚就神秘失踪了!”

片刻宁静之后,便是一阵狂笑,伊伊猜到事情经过,就数她笑得最大声。书生尴尬抬了抬嘴角,又道,

“哎,总是这样,我的真心人也不知此时正在何处!”

小乙看他眼神忧郁,故作迷茫之态,好似还颇为情深,对他兴趣大增,问他道,

“这位兄弟,咱们说了这么多,还不知你尊姓大名?”

书生行了一礼,回道,

“小生姓甄,单名一个琴字,姑娘可以叫我小甄,小琴,或是甄哥、琴哥,都行都行!”

小乙笑着为他介绍几人,他一一认识过后,却是没有刚才那般猥琐了!

“不如,就叫你琴哥儿吧!浪哥儿、琴哥儿,你俩没准还真是一对!”

那书生把手摆圆,忙道,

“可不敢与男人成一对,那又成何体统!”

小乙还有疑问,于是继续问他,

“琴哥儿,你说菲菲那日晚间就失踪了?”

琴哥儿回道,

“对啊,我一人在屋里等了好久也不见人来!白白浪费我一盒胭脂钱!后来老鸨赔了我不少钱,让我不要对外人说道。嗯,这大半年都过去了,说出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小乙点点头道,

“这就奇怪了,米七哥看过菲菲之后,菲菲就不见了,这里边定然有鬼!”

童陆笑道,

“小乙哥,你管得也太宽了些吧!这隐门中人办事,本就让人捉摸不透,他有个娼妓线人,也并非不可吧!”

琴哥儿一听这话,有些不乐意了,

“娼妓这词太过恶心,可不能拿它来说菲菲!”

童陆向他吐舌,倒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乙看那边有人向这方挥手,对琴哥儿道,

“琴哥儿,你的伙伴正叫你呢!你不过去看看?”

琴哥儿也不回头,只道,

“我一个人来的,那两个定然是想混吃混喝,我先找个机会去趟茅房,等他二人结完账,我再回来与你们说话!”

琴哥儿又抿了一酒,恢复了神气模样,回去他来的那桌。说道几句,便出了楼去,也不知躲在了哪个角落之中往这楼里观瞧。小乙几人很快吃饭喝足,便悠哉悠哉聊着闲天。白青不忘正事,提醒几人道,

“云娘说葱头前辈和浪哥儿所在的那岛,在岳阳楼西南方向百里之处,虽然她说正向西南方向,却真不知好不好找,咱们要不要请个渔民带路,不至于在这洞庭水中迷失方向!”

小乙道,

“你倒是提醒我了,确实要找个识路的,待会儿我就去问问看!这楼中来往复杂,寻个这样人物应该也是不难!”

之前招呼几人的那位小伙刚巧从旁经过,听到几人对话,便把笑脸迎了过来,

“我们洞庭福地,水路万千,若是没个能人引导,还真是容易走丢。几位要寻识水路之人,那就去找长眉仙翁啊!他神通广大,就没有他不知晓的东西,寻个这样人来,真不是什么难事!这方圆数百里内,就数他威望最高,他若是答应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他被我们这一带的江湖中人视作真神,还有不少百姓过去给他磕头!”

小乙问他,

“有这么神?那这位长眉仙翁又在何处?”

小伙回道,

“你们今日便在这边歇息,明日天一亮,从这楼中便能看到那边小岛,与这岳阳楼隔江相对,行船过去,也用不了多少力气的!”

小乙谢过小伙,小伙又忙他的去了!小乙心想,这小伙既然这般说来,去试试运气也未尝不可!几人又坐了好长时间,那酒水也早就见了底,可琴哥儿却一直没有回来。再看琴哥儿之前所在那桌,二人早已结账出门,也不知那琴哥儿在外边捣什么鬼!几人倦意上涌,只道是被琴哥儿骗了,于是起身结账,想要寻个住处美美睡上一觉。小乙刚结完账,却听得楼外琴哥儿的叫喊之声,

“放开,放开!你们,你们把菲菲放开!”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逆天邪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