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五 倡女苦命不堪受辱,恶徒行凶道义全无

〇五 倡女苦命不堪受辱,恶徒行凶道义全无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几人看向那边,有人抓了一位女子进来,她头发蓬松,胡乱散落下来,挡住了那对傲然双峰,小乙亲见过的,如此别致,又怎会认错!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琴哥儿心心念念的菲菲!也不知菲菲所犯何事,被人这般揪住拉进楼中。琴哥儿跟在后头也进了楼内,指着那四位壮汉大喊大叫,

“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良家女子,还有没有人管了!”

那四人一听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一人回道,

“良家女子?这可是我今年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琴哥儿不服,又道,

“她所犯何事,你倒是说说!”

那人又道,

“这女的刚来不久就想跑?嘿嘿,乌老大花重金买来的,让她跑了,不亏大发了!”

琴哥儿又道,

“你这话从何说起?!”

那人道,

“哼,我跟你说不着,你赶紧给我滚远一些,否则对你不客气!”

小伙已然把酒肉端了上来,几人吃肉喝酒,好不粗野。菲菲坐在一人身边,一点动弹不得。小乙心道,莫非她真被人给卖了?那老鸨子却只他人说她突然失踪了,当真是可恶得很!一人看她饥渴模样,对她道,

“跑累了吧,想不想吃些?给哥儿几个浪上几下,吃喝管够!”

菲菲挣扎几下,又被身边人按住,这才彻底放弃了反抗。琴哥儿奔到近前,大声道,

“要多少钱,我出!”

那人回道,

“你出?你出得起么?就你这穷酸样,能掏五十两出来?”

琴哥儿一下没有脾气,只弱弱回他,

“能先付一两,以后慢慢还么?”

那人呸了一口,不再理他,可琴哥儿却仍待在那儿,一步不离。那人有些恼怒,骂道,

“孙子,还不快走,别影响爷爷喝酒心情!”

琴哥儿不听,仍就待在那儿一动不动。那人怒拍桌子,起手便是一拳,直直砸向琴哥儿侧脸。琴哥儿不会武功,挨这一下那可不得了!可那拳还未碰到脸面,却被他人拦住,

“我说这位大哥,有话好说,动手打人可不太好哦!”

那人回头一看,一位黑脸小伙伸出一手,轻轻松松便将他这一拳化解。他扯回手来,脸上青筋暴起,另外三人看竟然有人胆敢挑衅,又哪里能够坐住,齐齐起身,往这边围了过来。小乙笑着摆手,

“几位不要动怒,对你们不好!”

那人恶狠狠看着小乙,把手指弄得啪啪直响,又道,

“我看是对你不好吧!”

小乙摸着头,笑道,

“没错啊,是对你们不太好!”

几人也不多言,马上朝这边招呼。小乙急步退走,两人重拳落空,另外两人也已然扑了上来,小乙弹退一挡,将一腿踢开,另一人腿到,被小乙抓住脚踝,他身子向后,用力一拽,那人双腿迈开一字,听得筋骨撕裂之声,然后就只听他鬼哭狼嚎,捂住裤裆在地上打滚。这楼中看起来也常有械斗,所有人都极有经验,很快就挪出了大片地方让他们打斗。童陆几人靠在楼内金柱之上,笑看着这边。

小乙笑道,

“看来只有欺负女人的本事!”

那三人看这小子不好对付,也是齐齐抽出刀来,把地上那人往后拽了拽,这才一起围攻上来!三人刀法倒也出众,配合十分默契,平日里应该没少练习。刚才在这楼中这般姿态,也着实是有些实力作保的!小乙抽出长棍,挡开从上往下的一刀,之后用棍在地上一点,轻身弹起,躲开横向两刀,稳稳落到了三人身后。楼中满堂喝彩之声,都在为小乙叫好!一人大怒,嚷道,

“臭小子不识抬举,把他给我砍了!”

三人又攻上来,小乙早看出对方套路,长棍左挡右攻,反倒是把那三人打得招架不住,一齐退了开去,等待时机再次来攻。围观众人指指点点,应该大都是些练家子,这倒让小乙有些意外。琴哥儿趁他们打斗之时,已然把菲菲解救了出来,此时正在角落之中给她送水递食,好不殷勤。小乙无奈,这家伙眼中只有女人,自己帮他出头,他却看也不看一眼!

小乙脑袋靠在长棍之上,笑问那几人,

“还打么?”

那几人见一点占不到便宜,往菲菲那边看了几眼,硬是把怒气往肚子里咽!裆部被撕裂那位脸色惨白,被三人扶起,慢慢退了出去,然后又听他们说一句,

“臭小子,有种就在这儿等着!”

小乙最是看不起这样人物,欺负起弱小来,一个比一个厉害,但若遇到强人,就只会去寻找帮手,哎,有这么些人,真是把这江湖的脸都给丢尽了!

小乙回来琴哥儿这边,白青又叫了些肉菜,让菲菲填填肚子。伊伊看菲菲吃得极猛,也是不住咽着口水。童陆打趣她道,

“怎么,你也被震惊到了吧!”

伊伊这才注意到菲菲,虽然只是农妇打扮,却仍然能看出那傲人身材!伊伊也由叹道,

“哇,姐姐,你这也真是太,太……”

菲菲也只二十来岁年纪,可这话应该也是听过百遍,一点感觉也无。她咽下一口,方才回道,

“妹妹如果多练练,也能变成我这样的!”

伊伊来了兴致,问道,

“姐姐,怎么做的,教教我!”

白青也很是好奇,也想听听她怎么说。

菲菲指着琴哥儿几人,回话道,

“不如让他们回避一下,这事还是让女人自己知道就好!”

琴哥儿和童陆满不情愿,可还是被小乙拉走,三人远远坐开,目不转睛看着那边三位交头接耳。小乙看白青脸都红了,另两人却仍旧说个不停。待到几人交流完毕,白青这才招手让三人过去。琴哥儿一马当先,奔到菲菲边上坐下。小乙这才问菲菲道,

“菲菲,琴哥儿说你那日忽然不见,难不成真是被那可恶的老鸨子卖给了什么乌老大?”

菲菲叹了口气,泪水马上滴了下来。小乙心道,果然是头牌,就她这几滴泪,便要客人再多掏上不少银子!菲菲呜咽道,

“那日有人过来赎我,可是老妈子哪里肯干,想都不想便一口回绝了!后来也不知怎的,我就被人迷晕,待我醒来之后,发现在一马车之上,已然离成都极远了!”

小乙奇道,

“掳你那人,你可认识?”

菲菲摇头道,

“没见过,只说是朋友临终所托,要为我赎身,那老妈子不肯,于是方才用上了这等手段!”

小乙想了想,又问,

“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不是?”

菲菲点头道,

“确实是,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浓浓的油烟味,双手虎口都有厚厚的老茧,想必是位厨子!”

小乙点头道,

“这就是了,那日带米七哥去你那儿时,也曾先去楼外楼会过此人,他定是受米七哥所托,要去为你赎身!”

菲菲中口念叨,

“米七,米七?就是那个卖粥的么?他也曾来过几次,倒是有些印象的!”

小乙道,

“只怕他是对你动了真情!否则也不会临死之时,满脑子想得都是你,临死之时能够见上你一面,也十分满足了!”

菲菲略微点头,回道,

“来我这儿的人,大都薄情,想不到竟然有人临死之际,还对我念念不忘,呵呵,真是难得,难得!”

琴哥儿接话道,

“菲菲,我对你也是真心的!”

小乙白他一眼,道,

“你得了吧!咱们先说正事!那之后又为何会来到这儿?”

菲菲又落下泪来,琴哥儿把泪水一一接住,看起来心痛不已,小乙也不知道,他是否真心喜欢菲菲了。菲菲回道,

“那人没对我讲过任何关于他的事情,对于他,我真的一点也不知晓。接我出来之后,四处辗转,说是要送我去扬州,可我一个弱女子,经不住折腾,没两日便一病不起了。后来,他带我上了船,我昏睡醒来,竟是再也见不到他人!我,我,我后来才知,竟然被他卖给了他人!”

小乙惊道,

“那米七哥临终所托之人,竟然这般不堪,他也真是瞎了眼了!”

菲菲接着哭道,

“我被人玩弄一阵,又转卖给他人,来乌老大这之前,已然被转手了六回!相比之下,只怕在那青楼之中,受得罪还要少些!”

琴哥儿好不心疼,小乙看他也快落泪,

“菲菲,你这是从乌家逃了出来么?怎会又被人捉了回去!”

菲菲道,

“乌老大有钱有势,家中多少伶人,哪会在意到我这一个!这次是他请客人出游,临走之时,把我留下,就是给人玩弄的!他们玩够了,就不管我了,于是我找个机会,自己逃了出来!没想只走了不远,便又被人捉住了。那几人便是乌老大的手下,这几日都只陪着客人,喝不得酒,因那酒瘾犯了,这才带着我先到这儿来解解馋。没想,恰好遇到了你们,真是天大的运气!”

小乙道,

“菲菲,你跟我们一齐走,远离这是非之地!”

菲菲惊道,

“哎呀,我怎么一时饿极,竟是忘了现在还身处险境之中!咱们,咱们快些逃走才是!”

话音刚落,楼内窜进好些人来,小乙瞥了一眼,足有三五十人,再看看窗外,应该也有人埋伏。小乙笑道,

“没关系,现在要走也来不及了!”

众伙计、酒客食客默契的退到一旁,又淡定非常,这种场面,看来也不只见过一次两次的,那伙计又多点上两只灯笼挂上,让小乙哭笑不得!楼内明亮,如白昼一般,小乙来到场中,一点儿也不畏惧,

“你们平日就是这般欺侮乡邻的吧,哼,今日定要为百姓出恶气!”

那些人见只有一人出来,也是不以为然,

“哪里来的小贼,胆敢在此处行凶!还不快把人交出来,再给爷爷们磕上几个响头,便饶你不死!”

小乙笑道,

“好大口气,那就先尝尝我棍子的厉害!”

小乙看这些人人模狗样的,只怕也没多少能耐,不过他们人数过多,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易。童陆等人早已看出问题关键,便一齐挤入了围观人群之中,若是对方来拿他们,也好有个缓冲,没准这里边还有高手,说不定还能帮上一些忙来!

小乙一人对上十来人,刀棍挥舞碰撞,这架打得混乱至极!小乙四处游走,不给他们围堵机会,时不时来上一棍,也大都能够击中对方,不过这些人也并非无用之辈,好容易打倒一人,又有人补充上来!他们只怕也是计算好的,若是来人太多,施展不开拳脚,反而容易伤着自己人。小乙一人对上这十来位好手,再加上只用棍来反击,他们倒也不太担心。不过,谁说棍不能伤人!小乙也知不能这般下去,还是用足了劲,给了前方堵截那人一闷棍。那长刀脱手之后飞得老远,再看那人,往后飞了足有一丈,然后一口鲜血吐将出来,他一时喘不上气来,好容易吸入一口气,却把牙吞了进去,差点吸入肺中。白青正要去看看,他的两个同伙已然过来将他扶起,也不知被二人这般粗鲁,会不会加重他的伤势。管不了这许多,更何况,身旁的伊伊见了这血,晕厥了过去。

小乙那边伤了人,对方稍有忌惮,更多人加入战斗之中,横刀乱舞,小乙被追打得好不狼狈。只见得各处桌椅碎成小块,不时被人踢走,偶尔还放倒一人,引得众位看官发笑不止,这楼中四根巨大金柱早被划得不像样子,此时再看,又似被翻新了一般,也不知还能否再继续坚持。

小乙不想伤人,可这样情况,哪里能够再过多犹豫,只能先伤了几个,方才有更多施展空间。小乙闪出空间,迅速装上枪尖,希望能对对方有所震慑。他些人依旧疯狂涌来,小乙回手点到一人肩头,那人长刀落地,鲜血瞬间湿了大片衣袖,小乙这一手恰到好处,没有伤其筋骨,有个三五日恢复,应该就不会影响活动,不过此时要想再战,只怕也是不行了。如此这般,小乙占到数人,还真管了些作用!

“小贼,还敢伤人!兄弟们,把他的同伴给全给我拿了!”

那些人这才想起小乙的命门,他们这么多人,要来拿童陆几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还好童陆等人钻入了人群之中,这才没让他们这么容易得逞!几位大汉恶狠狠在人群周围晃荡,可又不敢随意拨开人群,想必围观的众人也并非好惹之辈,

“几个小贼,快些给爷爷出来!”

叫唤了好一会儿,还是没人理他们,这边带头的怒了,大喊道,

“怕什么,冲散了赶快抓人!”

众人听令,便把人群拉了开来,多数人不想惹麻烦,倒也乖乖让了开来。童陆几人又往哪里逃去,很快就暴露出来。几人聚集到一处,童陆白青紧握手中武器,多少也能抵挡一下。小乙看那这边吃紧,迅速赶了过来,几人不防,被他一人一脚踢倒在地,再爬起来,小乙已然来到了众人身前,他横棍在前,冷笑一声,说道,

“哼,只知道欺负弱小的废物!”

那些人可不管这许多,一齐挥刀上来。几人被逼到角落之中,小乙没有腾挪空间,形势十分危及。突然,小乙听得身后琴哥儿大喊,

“快低下头,捂住口鼻眼睛!一,二……三!”

小乙见看后方有白色粉末往外洒出,他赶忙蒙住眼来,对方哪里会想到有些一招,前排几人捂住眼睛,狂嚎起来,几人忍受不住,疼的在地上直打滚!他们身后众人大惊,赶忙朝后退开,小乙见此情形,拉着几人往前移步。

琴哥儿又喊了一句,

“来了来了!”

那些人有过教训,赶忙退走,怎知琴哥儿只是虚喊一声,几人又往那门口多移了几步!

“狗日的撒石灰粉!他没货了,快上,快上!”

原来琴哥儿撒的是石灰粉,那些人中了招,眼睛马上就不好使了。这非常时候用非常手段,可别再讲什么江湖规矩,更何况,对方没道义在先,让他们吃些苦头也好!

眼看众人再次围了上来,琴哥儿大喊,

“中!”

几人一齐闭眼掩鼻,那石灰粉再次飞扑出来,迎面几人靠得近些,吃了一脸,下场比刚才那几人还要惨!众人又齐齐退开,一时不敢过来。琴哥儿好不得意,举起一块布包,大声叫唤,

“你们倒是过来啊,过来啊!爷爷的东西还多着呢,要不要挨个试试?”

琴哥儿这招还真是管用,几人慢慢往外,还真没人敢上来了!那些人怒极,可又没有携带弩箭之类,也只能慢慢跟在后头。

“你们还能跑到哪去?这方圆百里,都是我们的地盘,哼,不想受罪就赶紧停下,否则抓到,乱刀砍死!”

几人哪会理会他,背靠着背慢慢顺着阶梯往下。琴哥儿手举酸了,微微一晃,那一包东西竟然掉了下来!小乙一看,那布里包的竟是一块鸡胸,它落了下去,弹了两下,最后停在了下一级台阶。

“他,他没有东西了!快把他们拦下!”

众人见此情形,哪能不知,啊呀呀挥动长刀攻了上来,几人此时哪里还管其他,不要命的奔逃,跑得太快,一步就能跨出好几级台阶,小乙断后,挡住了那些人。

几人飞快跑到岸边,这儿竟然还有对头!童陆白青哪里是对手,没两下便被打倒在地。抬头一看,竟然有三人在此等候!几人都成了待宰羔羊,小乙回头看到,用尽全力横扫一下,击退好几人,这才疯也似的往下狂奔。可远水救不得近火,那三个对头已然制服了几人,正要一一绑好捆住。小乙心急如焚,可又有什么办法?!

只听得有人暴喝一声,

“放开他们!有种冲我来!”

小乙抬头一看,那人风度翩翩,手中一把大剪子虎虎生威,口中缺了一排牙,不是浪哥儿,又是何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