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六 奇兵乍现有攻无守,雨夜上山避难求仙

〇六 奇兵乍现有攻无守,雨夜上山避难求仙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哈哈,哈哈!你看他手里那玩意儿,难道不是娘们儿剪布用的么?”

一人指着浪哥儿大笑起来。另外两人一边忙活,一边笑看着浪哥儿。浪哥儿怒道,

“我说了,放他他们!否则有你们好看!”

那人晃了晃手中长刀,笑问他道,

“怎么,你倒是过来让我好生看看!”

浪哥儿张开剪子,置于右胸前边,飞快朝那人冲过去,那人大笑起来,随意一刀斜斜劈了过去。浪哥儿闭全剪子,竟然把那刀夹住,他身子往下,反转到了那刀另一侧,那人握刀之手被别了一下,浪哥儿紧接着又转一圈,竟然就此卸下了那人的长刀!那人手痛不已,哪里还能再有威胁!浪哥儿熟练的用着剪子,把他裤带衣衫剪了开来,那人双手捂住命根子,害怕得不行!小乙远远看着,好不欢喜,浪哥儿这大半年没见,功夫竟然精进不少,只怕也是常有葱头前辈在旁指点的原因。

再看浪哥儿那边,二人已然围了过来。剪子虽然锋利,但有个致命缺陷,就是攻击范围太小,若是从侧方、后方攻来,那防守的难度变得极大,更何况需用两手才能形成巨大杀伤!此时,两人围攻浪哥,儿,他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不过浪哥儿也不是好惹的主,他单手挥动剪子,从侧面向一人攻去,另一手在即将到砍到那人之时,方才抓住另一侧手柄。大剪子迅速合并,直取那人手腕!那人赶忙放开长刀,收回手来。浪哥儿又一变换,剪子张开,往他脚上招呼!那人退得急了,竟是一往后摔倒,落入了江水之中。

另一个一见浪哥儿手段,自知难以抵挡,只求上边同伙赶紧过来帮忙。可他回头一看,来人竟是小乙,他又如何能够躲开?他只觉身子一痛一轻,直直飞向水面,之前那人刚爬起身来,又与他撞了个满怀,二人抱在一起,跌入水中。

小乙一把抱住浪哥儿,大笑,

“浪哥儿,真是你!我们正打算去寻你们呢!”

浪哥儿道,

“小乙哥,我来得及时吧!”

小乙道,

“及时及时!太及时了!”

岸边有人大声叫喊,却是童陆,

“你俩快些上船来!咱们赶紧跑吧!”

原来没人管童陆几人,他们已然上了船来,此时正在岸边等候,小乙回头一看,几十号人挥着大刀,马上就要近到身边!他拉着浪哥儿一齐往岸边奔去,二人步伐一致,一跃而上,船晃得厉害,差点没把童陆晃进江水之中。几人一齐努力,船儿离岸而去。只听得一人叫唤,

“给我放箭,放箭!”

原来这些人先前吃了亏,也去寻了些远程武器过来。还好几人行得快些,而那船舱也极严实,寻常箭只奈何它不得!那飞箭大都落入水中,偶有几只过来,也被小乙浪哥儿挡下。船行速度越来越快,岸边叫骂之声则是越来越小。小乙长舒一口气,对众人道,

“好险好险!今日还是多亏了浪哥儿,否则咱们可是要受罪了!”

浪哥儿笑道,

“哪里哪里,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小乙笑笑,

“浪哥儿,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这功夫倒是涨进不少啊!看来葱头前辈也没藏着掖着!”

浪哥儿道,

“主要还是自己领悟,哈哈!”

众人齐笑,白青问道,

“浪哥儿,你知道这儿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躲么?我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迟早还会追上来的!”

浪哥儿回道,

“这八百里洞庭之中,小岛极多,随便找一处躲藏起来,还真不易被人发现,不过,这船儿太过显眼,只怕不容易掩藏!”

小乙点头道,

“浪哥儿说的对,这船儿虽好,可目标太大,又提不起速来,咱们人也不少,若带上它,只怕也跑不了多远!不如,不如……”

童陆接话道,

“小乙哥,你是不是想说,咱们再来一次调虎离山?让他们去追赶这船儿,咱们呢,找个地方躲藏一阵,再寻其他出路?”

小乙点头道,

“正是如此!我们刚才听小伙计说,这长眉仙翁就住在不远处,而且此人威望极高,又讲江湖道义,应该不会拒绝咱们!”

童陆也道,

“这样最好!浪哥儿,你可知长眉仙翁住在何处?”

浪哥儿回道,

“我在这儿好几个月,这还是清楚的!咱们往西南方向走有个小岛,不需半个时辰便能到了!”

童陆拍手道,

“真是天助我也!小乙哥,你把我们放在那儿,然后划船再去寻行船之人,与他换个船,再让他一直往湖心走!咱们这船能值不少钱,我想没人会拒绝!”

浪哥儿也道,

“果然是妙计,陆陆兄弟,你可真是厉害!”

小乙刚才没注意,此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伸手过来摸摸浪哥儿额头,惊道,

“浪哥儿,你怎的出了这么多汗!”

浪哥儿被他这么一说,虚弱下来,

“我,我不好意思说啊!”

童陆赶忙过来将浪哥儿扶住,浪哥儿苦笑道,

“想做大侠,又没做成啊!哎!”

这夜里如何看得清楚,小乙急道,

“浪哥儿,你到底怎么了?!”

浪哥儿有气无力道,

“哎呀,撑不住了,我,我,我刚才中箭了!”

小乙在他身上摸索,寻到一只箭柄,只有一寸露在外边,其余的,只怕是被浪哥儿的大剪子给剪掉了!小乙问他,

“刚才不是见你接下那箭了么?”

浪哥儿苦笑一声,

“这剪子张开后,中间是空的啊!我,我合的慢些,只是把它,把它从中剪断了!”

小乙哭笑不得,

“你这家伙,装什么装,你中没中箭都是大英雄好吧!”

小乙将浪哥儿抱入船舱之中,白青伊伊一齐为他查看伤势。可这夜里太黑,哪里看得清楚,没办法,救人要紧,白青还是点了灯火,小乙继续划船,其余几人把棉被之类拉了起来,挡在舱门,从外边倒还真看不出什么亮来。

白青剪开浪哥儿衣衫,从箭伤往下,半个身子都被那血水染红,伊伊要来帮忙,一见此情形,眼珠子各向一边,又晕倒了过去!菲菲过去把她放平,又来帮白青处理浪哥儿箭伤。船儿行得极稳,白青动作麻利,处理的极为妥当,那箭入了肉身足有两寸,也算浪哥儿命大,那箭刚好从肝胃之间穿过,现在把血止住了,静养个半个来月,应该就没太大问题了。

浪哥儿嘴唇发白,还一个劲儿的道谢,白青让他闭嘴歇息,把手洗净再来看伊伊。伊伊一动不动,面部表情有些狰狞,白青在她头顶压按一阵,她方才有所缓解,不过还未醒来,听她呼吸,只怕是真睡着了!小乙停了船,抱起浪哥儿上了岸来,众人一同上来,也没功夫再去管那船儿了。

几人摸黑前行,童陆掌灯在前,几人跟在身后,琴哥儿背起伊伊,很是吃力!这儿似乎是座小山,没几下便上到山顶,再走不多时,忽听有人喝道,

“什么人!大半夜的过来,想干嘛?!”

童陆压低了嗓音回他道,

“仙长,救命啊!我们被人追杀,容易才逃到这来!”

那人一听,朝这边匆匆赶来,童陆一见这人模样,也是心生好感。他长相平凡,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只穿单衣,身体倒还健壮!他一眼瞅见小乙怀抱的浪哥,怜悯之心顿生,示意众人跟上自己,

“师傅早就睡下了,你们先在这边休息,待到明早我再与师傅禀报!你们不用担心,没人敢来这儿撒野,是非因果,师傅自有论断!”

童陆回他道,

“我们的船在岸边,若是把他们引来,岂不打扰了仙长歇息!”

那人回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先照顾伤患要紧!”

不再多言,那人领众人进了一间茅屋,把灯掌上,马上就觉出暖来!那人示意小乙将浪哥儿放到床上,浪哥儿躺下之后,倒是精神起来,

“我这身子骨硬朗着呢,这点小伤,一点问题也没有,你们就不用担心啦!”

小乙笑道,

“浪哥儿,你这剪子功还需要多磨砺磨砺呀!你想,若是再来一箭,下偏几寸,那就糟糕了!”

童陆笑道,

“没准那箭向下几寸,却是丝毫奈何不得浪哥儿!”

说笑两句,伊伊也醒了过来,不时甩头,兴许是还没清醒过来。

那人忙着给众人端水吃,忙活一阵,方才问众人道,

“那对头又是?我看你们年纪都不大,又为何会惹到对方?”

小乙回道,

“是那乌老大的手下,好不凶狠。他的手下抓了我们朋友,我将她解救出来,可却招来了更多恶人!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就欲杀人,简直是藐视王法!我们好容易才逃脱出来,可浪哥儿还是挂了彩!”

那人怒道,

“乌老大平日作恶多端,仗着有官府撑腰,不把咱江湖中人放在眼中!我一直都想去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小乙问道,

“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那人回道,

“我叫端木清,不知你们各位?”

童陆笑着介绍众人给他认识,到菲菲时,他毕竟年轻气盛,也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童陆说完,这才又问他道,

“端木兄,你为何会住在这岛上?”

端木清道,

“我陪师傅住在此处,平日有人过来,也是我帮着指引!”

小乙又问,

“师傅?难道你就是那长眉仙翁的徒弟?”

端木清道,

“对啊,我看你们不像本地人,也知道我师傅?”

小乙道,

“在岳阳楼中听人说起,本想明日前来拜访的!”

端木清点头道,

“你们先在这儿挤挤,明日我便带你们过去见师傅!”

端木清又生了堆火,好让几位女子把淋湿的衣衫烤干,他不时偷看菲菲两眼,每人都心知肚明,只是不肯说穿而已。小乙心想,这白青长得乖巧,伊伊虽然普通,却很是耐看,相比之下,菲菲确实未见得比二人美艳多少,可她就是有让男人疯狂的魔力!也许是因为生存需要,她早摸透了男人心思,举手投足之间,始终带着柔媚,一眉一眼都似在勾魂,试问又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挡住这般诱惑!更何况,她突出的地方也是不少,更是令人遐想连连!

这屋里暖和起来,众人也眯眼歇息,待到窗外亮起,众人这才起身出来。雨仍旧淅淅沥沥下着,出去一趟便沾回不少泥来,几位女子便只在窗边朝外张望。琴哥儿殷勤的给几人倒水洗脸,那副嘴脸,躺在床上的浪哥儿都看不过眼了,吵嚷着要出去转转!白青哪会同意,伊伊菲菲也来帮忙,这才将他按住,不过白青也知,这一多半都是菲菲的功劳!

窗外,小乙童陆跟着端木清在扔石头玩耍,这小山下边就是水,这石子一一投到江水之中,溅起好高浪花。

“师傅现在渴睡得很,要到正午时分方才能醒!咱们先去打些鱼儿回来,美美吃上一顿再说!”

小乙道,

“就这种刚打上来的鱼儿最是好吃,陆陆你先回去准备,我和端木兄去去就来!”

小乙与端木就在岸边便打上不少鱼来,不过大都是些小鱼,够几人吃上一顿便好。端木又拿桶端水上来,说是这水干净,用它来煮鱼,味道都会好上一些!小乙回去时,从那崖边捉了一只小龟,龟身金黄,很是稀奇。

回到端木那间小屋,众人煮鱼吃完,小乙这才取了小龟出来给白青查看。白青很是喜欢,把这小龟拿在手中把玩。端木却有些为难,只道,

“这金龟可是宝贝,也就只有我们这儿才有!以前极多,后来被人发现能作药用,便常有人过来找寻!来的人多了,金龟也慢慢少了!于是后来,师傅禁止他人在此处捉龟,这才又慢慢多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不少被人偷去!”

白青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这小龟果真极具药用价值?”

端木认真道,

“当然当然!至于用它能治什么病,我就不得而知了!哦,对,前一阵子,有一对父女过来,便是要寻这金龟,在师傅那里软磨硬泡了好长时间,师傅才把珍藏的龟甲给了二人!嗯,那龟甲,可比你这小龟的大了数倍!”

童陆笑道,

“青青,不如你把它给放了,过上几年,等它长大了,咱们再来把它捉回去!”

端木笑道,

“过几年,它也只比现在大上一点点!他可比人耐活哦!”

白青让小乙把这小金龟放走,几人便在此处闲聊起来。不过还有一人,对这聊天没甚兴趣,只是坐在浪哥儿边上,好似有些话语说不出口。浪哥儿见她有些奇怪,问她道,

“伊伊,你怎么了?为何这般不自在?”

伊伊双手攥紧,只道,

“浪哥儿,我,我想求你个事!”

众人停下说话,都想听听她要求个何事。伊伊低声说道,

“浪哥儿,我,我想看看你的伤口!”

浪哥儿很是好奇,问道,

“我这伤口不是今早刚换的药么?”

伊伊道,

“是白青给换的,我没见着,想看看呢,我只看过书,并没实际操作过!”

浪哥儿好不尴尬,可她也没甚过分要求,便从了她!他慢慢拉开上衣,露出伤处来。这伤口极深,血虽然止住,但也沾了好些内衣之上。伊伊看到这血渍,似乎有些晕眩,眼看便要倒下,浪哥儿一急,起身想要去扶她。可这么一动,伤口裂开,又流出血来,血水瞬间把布条染红,又继续渗出。这下可好,伊伊盯着那血水,双眼迅速对齐,直接扑倒在他身上。

小乙几人赶忙过去,把伊伊放平躺好。这儿只一张床,就只好与浪哥儿一齐挤挤了。童陆还不忘打趣浪哥儿,

“浪哥儿,真是便宜你了,还有美人陪睡,啧啧,真是艳福不浅,艳福不浅啊!”

浪哥儿脸上红成一片,想要起来让伊伊一人睡下。可小乙一把将他按住,他也只好老老实实待在床上了。白青处理了好一阵,这才放心离开。

童陆叹了口气道,

“我算知道为什么云娘不让她给人治伤了!”

白青点头表示认同。

时日尚早,几人便又继续闲扯,当然,这说话最多的,便是童陆了。童陆与这端木也很聊得来,把这一路好玩的事情挑选一些告知于他,端木在这岛上住得久了,听到这些,只觉十分新奇,还不时反问童陆,二人一问一答,其余几人也是听得轻笑不止。童陆讲了好长时间,端木又问,

“我说陆小哥,你怎么不多说些雅州的事呀,师傅让我八月去趟雅州,说是给老友带些寿礼过去!”

童陆抿嘴笑道,

“雅州啊,好东西多着呢!”

端木催促道,

“陆小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跟我说说!”

童陆看看小乙,又看看白青,呵呵笑道,

“雅州啊,雅鱼好吃,雅景好看,雅女好美!”

这话说完,他却再笑不出声来,除了浪哥儿和小乙三人,其余几人哪里知道发生了何事,不过看他几人表现,也知必然不会是好事了,自己也不好多问。童陆接着道,

“雅州,也是一个伤心之地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