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七 仙翁性急出手相帮,青俊呆萌痴女相随

〇七 仙翁性急出手相帮,青俊呆萌痴女相随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沉默了一阵,屋内气氛有些凝结,端木清望了望窗外,说道,

“我看师傅快起来了,我先去禀报一声,你们在这儿稍等片刻!”

端木清出了门去,小乙也朝外边张望,奇道,

“外边来了好些人!都远远的在外边等候,也不知是不是怕打扰到那长眉仙翁!”

几人起过来查看,果真如小乙所说。端木清很快回来招呼众人,

“快跟我来,这屋子也没人会进来,让他俩在这儿好生歇息!”

几人跟着端木清出来,十多丈外,便是仙翁的小屋,众人早起之时都已看到,此时过来,倒也不觉有多新鲜。那小屋旁桔子花开,黄白相间,好不动人!小乙几人伴着桔子花香进了那屋。

“师傅,他们来了!”

端木清向仙翁介绍众人,小乙看这仙翁,果真眉长一尺,双眉虽然都已经花白,但他眉眼一动,便要跟着跳动一下,很是调皮。他长相十分普通,若不是这一对眉毛,顶多也就能算个精神矍铄的寻常老头。几人行礼见过仙翁,便听他开口说话,

“你们究竟为何被人追杀,细细跟我说来,若是有理,我定会为你们要个说法!”

这事还是菲菲来说比较好,可她一时开不得口,便由童陆来代劳了!童陆添油加醋说道一番,直把仙翁说得双眉立起,他大怒道,

“可恶,真是可恶,我这就去让那乌老大给个说法!”

端木拉住仙翁,劝道,

“师傅,那乌老大也不是好惹的,他有官家作靠山,咱们若是与他硬来,只怕得不到什么好处!他们平日也算给咱们面子,但若真动起手来,咱们也会吃大亏的!”

小乙也知其中难处,于是开口劝他,

“仙翁你先别急,若是为了我们,伤了大家和气,那可真是罪过了!不如这样,由你出面,咱们花钱把菲菲给赎出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事便就此了结!”

童陆张大了嘴,说道,

“小乙哥,五十两啊!说给就给啊!”

仙翁也是大吃一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五十两!我没听错吧!”

小乙道,

“仙翁,你没听错,就是五十两。我想,若是与他们为敌,咱们也不能一直护着菲菲,万一有一天再被他们捉去,那可怎么是好!还有,菲菲可绝对不止值那五十两吧!”

这话说完,仙翁更是不敢相信。小乙见白青眼色不对,于是赶忙闭上了嘴。

童陆不住叹气,道,

“哎,也罢,也罢!菲菲啊,你可要记下哦,哥儿几个对你,可是把家底儿都给搭上了!”

那琴哥儿也补充道,

“我这儿也有二两银子,我全都拿出来!”

菲菲泪流满面,呜咽道,

“我,我何得何能,能让你们这般为我!”

小乙回她道,

“咱们不讲那些,既然现在有这能力,便这样去做吧!我想,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童陆不住叹气,可还是把银子掏了出来。小乙接过,点了点,然后交给了这长眉仙翁。仙翁闭目想了好长时间,方才回话,

“好,好,这事就交给我了。那乌老大再厉害,想必也会给我个面子吧!清儿,咱们一会儿过去一趟,把这事说个清楚!”

端木清道,

“徒儿知晓了。不过师傅,外边还有好些人……”

长眉仙翁道,

“每日都是那些鸡毛蒜皮之事,哼,让他们多等上一会儿!”

端木清外出告知众人,倒也无人敢说些什么,这长眉仙翁倒还真是说一不二。也不知仙翁在屋里忙活些什么,过了好长时间,方才收拾妥当。小乙几人没必要一齐过去,便留在岛上等待二人回来。小乙看端木清行船十分熟练,想必也是个中好手。来这请仙翁为其作主的,大都是些小矛盾,互相看不顺眼,在这待得时间久了,却是慢慢想通,竟就此重归于好,约着一同回去喝酒。小乙笑笑,没想这岛上没了仙翁,照样能够化解仇怨。

岛不大,却是个难得的休闲去处,小乙几人转了半日,直到天色暗了下来,还不见仙翁回来。来寻仙翁的大都回去了,只几位还在坚守,也不知有什么大事,今日必须要让仙翁作主。小乙跟他们说谈一阵,便又回了屋去。众人随意吃些填饱肚子,便坐下聊了起来。

童陆说道,

“你们说仙翁怎么还不回来,难不成与那乌老大没谈好,被人扣下了?”

小乙道,

“既然仙翁有这般威望,想必乌老大也不会不给面子。也许是乌老大故意要为难他一下,又或是干脆摆上酒席,跟他一醉方休。我想,他二人过去,定然不会有事的!”

浪哥儿也觉小乙说得对,

“小乙哥说得和我想的一样,这一带就没有不知仙翁的,若是难为于他,那乌老大能耐再大,也不至于自找麻烦。我看,还是被留下吃酒的可能性要大上一些!”

小乙道,

“若真是这样,那乌老大当真不好对付,咱们心后还得好生提防才是!”

雨一直未停,这天一黑,气温下降极快,小乙升起火来,童陆又给各位讲着故事。小乙早想问浪哥儿之前发生了何事,可还有他人在场,此时也不好多问,浪哥儿那边也是一样,浪哥儿不太心急,应该不是特别要紧,就等着有空单独相处之时,再仔细询问缘由。

第二日清晨,众人起了大早,天色慢慢亮起,那雨也随之越下越大,水天一色,只能勉强看清十来步外情形。几人呆在屋内,出不得门,好不憋屈!

童陆抱怨道,

“老天爷这是怎么了,下这么大雨,连门都出不了,可是哪儿都去不得了!”

浪哥儿已然可以下地,小乙扶着他在房内四处走动,看他恢复得这般快,众人也都十分欣喜。小乙笑着回他,

“陆陆,你不用担心,这雨太大,肯定下不久的!”

童陆道,

“哎,咱们这儿吃得都没了,哎,希望那老头吃完,也给咱们打包上一些才是!”

话音刚落,那屋门嘭嘭直响,有人狠劲推门,童陆大喜,以为是端木清回来了,赶紧过来开门。一开门,童陆愣在当场,门外还靠着一人。童陆从未见过此人,轻声问他,

“你是谁?”

雨太大,一点听不真着,那人扯着嗓门大喊,

“你是谁?!”

童陆也不服气,大声回话,

“你又是谁!”

那人一听,也是来了火气,轻轻童陆一把,童陆借势往后一倒,摔倒在地,大声叫唤起来,

“杀人啦,杀人啦!”

那人冲进屋内,正要去跟童陆理论,却发现这里边竟然还有好些人,他整个身子僵住,结结巴巴问道,

“你,你们是,是?”

小乙笑道,

“这位小哥,我们只是在此借宿,端木兄昨日出去,到此时还未回来,雨势太大,我们一时半会,也走不了了。我看你对这儿很熟,不知又是何人?”

那人这才明白过来,伸手要去扶童陆,却被他一手支开,

“原来如此!端木是我师弟,他一直陪着师傅,我呢,则常常在外奔波,所以难得回来一趟!我师傅他们去哪儿了?”

小乙回他道,

“我们与人有些过节,因此前来请仙翁帮忙调解,仙翁带着端木兄去了,却是一日未归,今日又遇这暴雨,只怕要待雨停方能回来!”

那人点头道,

“原来如此,我这……”

那人见有女子在此,有些拘谨,不敢去更换衣衫,小乙猜到其中原由,便让琴哥儿和他帮忙,拉着棉被,让他在里边换去。童陆恨恨坐在白青身边,对他敌意丝毫未减。几位女子则低着笑语,说着些女人自己的事情。那人在里边换了好久,小乙等得有些不耐烦,这一个大老爷们儿,换个衣服怎么这般磨蹭!他伸头进去,那人正好换好,于是他便将被子放下。

伊伊一见,不由自主站起身来,拍掌说道。

“哇,是个帅气逼人的小哥哥呀!”

白青也是一惊,这人之前被雨淋成落汤鸡,确实已然没个正形,此时换了衣衫,梳好长发,真是换了个人一般!他面容俊秀,鼻梁高挺,双眼不十分大,但却极为有神,头发被整理得十分平顺,一看就是平日常常梳理,方才能够弄成这般模样!他身形魁梧,端木的衣衫稍显小些,肉块突显出来,他自己也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伊伊笑道,

“小哥哥,你这模样,和你这身形,还真不太相配哦!你胸口这两块,若是再大一些,怕是要赶上咱们菲菲姐了!小哥哥,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伊伊不停眨眼,他看了各人一眼,轮到菲菲之时,赶忙转过头去,摸着头来,回道,

“我叫欧阳明,叫我欧阳便好!不知你们又如何称呼?”

小乙挨个介绍一遍,欧阳明心中记下。伊伊却在一旁念叨着这师兄弟二人的名字,

“欧阳明,端木清,啧啧,真是好听!”

欧阳明继续摸头,笑道,

“我师兄弟二人也是有缘,在同一天被人遗弃,师傅遇上了,将我二人带了回来,那日刚好是清明,我们的名儿便是由此而来。”

伊伊又问,

“为何姓欧阳、端木?又为何不叫欧阳清、端木明?”

欧阳明大方回道,

“师傅遇到我们之时,各人身上都有一块玉佩,师弟的上面有端木二字,而我的,则是欧阳!我年长岁余,本应叫欧阳清,可师傅说这名不好听,便换了过来。”

伊伊笑道,

“你师傅还真是随意得很呀!”

欧阳明笑笑,

“师傅一直这样,随和可爱,只是有时性子稍微急些,会对他人骂上几句!”

菲菲自欧阳明换好衣服出来,双眼就再未离开过他,琴哥儿在旁边看着,好不来气,接嘴道,

“他要见你换个衣服都这么慢,那还不得把你骂个狗血喷头!”

小乙知他说些气话,打个圆场道,

“欧阳兄,你怎会冒着大雨回来,可有什么要紧事么?”

欧阳明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这人有个毛病,无论何事都会第一时间完成,绝对不会拖沓!”

伊伊来到欧阳明身边,温柔道,

“怎么会是毛病呢!真正是个好习惯呢!我平日里总爱丢三落四,欧阳哥哥,你能帮我改改么?”

伊伊盯着欧阳明,不住眨眼,欧阳明一时心乱,不敢看她。菲菲不乐意了,起身朝他走来,她这步伐曼妙轻柔,欧阳明看了几眼,鼻血喷涌而出,差点洒到菲菲身上。他赶忙捂住鼻子转过身去,还不停往后摆手,示意菲菲别再过来!他捂鼻速度太快,伊伊都没能看清,便被小乙拉到一旁。白青和浪哥儿大笑起来,浪哥儿笑得狠些,直把伤口都给扯疼!这边童陆琴哥儿却是满脸不忿,异口同声道,

“就这得性!”

好容易止住了血,欧阳明又把自己收拾得白白净净,不好意思说道,

“让几位见笑了,不知你们饿不饿,我去找点吃的!”

小乙看外边大雨依旧,回道,

“雨这么大,你到何处去寻?还是等雨停再去吧!”

欧阳明有些不太自在,似笑非笑道,

“师弟这儿没有,那我去师傅那儿取些!”

小乙几人昨日去长眉仙翁那屋,木墙之上挂着好些肉块干鱼,只是人家的东西,自己不好去拿,现在人家徒儿回来,吃他些东西,也没什么要紧。伊伊和菲菲仍在欧阳明面前徘徊,他哪里敢看二人,取了把伞便出了门去,二女一直追到门口方才停下!童陆不断张嘴,冷冷道,

“什么世道,这傻女子都瞎眼了么?”

琴哥儿也在一旁附和,

“什么叫虚有其表,我今日也算是见识到了!”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倒是让众人欢乐起来,小乙打趣二人道,

“不然,你二人也把自己练成他那般模样?说不准便有女子倒贴上来了!”

伊伊也朝他二人吐舌,

“你俩呀,这辈子已经不可能了!”

童陆也不理她,仍旧生着闷气!琴哥儿又道,

“你们眼拙,看不出好赖!”

菲菲笑道,

“你呀你,要是能有他一半好,那也不错了!”

琴哥儿真要还嘴,那欧阳明确是抱着肉回来了。雨太大,那雨伞没能起到什么用处,看来,又得换上一身!伊伊和菲菲抢在前边,要为他举棉被遮挡,欧阳明叫苦不迭,眼巴巴望着其余几人。童陆白青自然不会去,小乙浪哥儿耸耸肩,示意无能为力,琴哥儿嘴角歪斜,好生为难,自己若是不去,菲菲可就能偷看上几眼,若是自己去了,又是无法咽下这口气!欧阳明终于做了最好的决定,

“不用换了,我在火旁烤烤便好!”

他把注意力全集中在烤肉之上,任伊伊菲菲怎样示好,都始终无动于衷。小乙难得吃次现成,与浪哥儿在旁说笑取乐,白青也没去帮忙,在旁逗弄童陆,童陆却一直没理他人,不过脸色恢复正常,应该也没太多气了。琴哥儿在旁扯着衣袖,小乙看他快要把袖口都给扯烂,与浪哥儿笑得更欢。

不多时,那肉香四溢,前边儿还装作矜持的童陆,此时换了副嘴脸,吃得比谁都要欢,他那小气也只能维持片刻而已,

“哎呀,还好仙翁那里存货多,否则定要把人饿坏!啧啧,这肉可真香啊!我一直想,他们在乌老大那儿吃香喝辣,好不痛快,现如今吃了这肉,倒也没这么羡慕了!”

“什么!”

那欧阳明突然站起身来!又道,

“你说,师傅他们去了乌老大那儿?”

童陆回道,

“可不是么!看你紧张的,乌老大难道会不给他俩饭吃?”

欧阳明急道,

“那乌老大出了名的阴险狡诈,师傅他们过去与他详谈,定会吃了大亏!”

小乙奇道,

“人说仙翁威望极高,又如何会怕那乌老大?”

欧阳明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口中不停道,

“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乌老大绝对不是善茬,师傅师弟都没什么心机,只怕中了贼人奸计!我这就赶过去看看!”

小乙道,

“欧阳兄,这事皆因我们而起,我与你一同过去!”

欧阳明此时倒也冷静,只道,

“小乙兄弟,你们与那乌老大有过节,还是不要去的好!师傅师弟定然不会有事,我只是怕他二人被人利用罢了!”

小乙点头道,

“那我们就在此处等你们回来,若是有需要,我随时听候差遣!”

欧阳明道,

“小乙兄弟,你的话我记下了,咱们晚些时候再见!”

欧阳明向众人抱拳,雨太大,他也干脆不再拿伞,径直走出门去。伊伊跟在后头大喊,

“欧阳哥哥,你慢着些呀,我们等你回来!”

欧阳明走得极快,也不知听没听清!

这烤肉的活,又只小乙来作了,他叹了口气,忙活起来。两女痴傻,望着门外,生生盼着良人归来。其余几人围在火边,盯着小乙手中烤肉,口水咽个不停!

这暴雨竟然下了整整一日,直到天色渐暗,这才缓和过来。伊伊始终待在门口,白青为她披上一件衣裳,她却忽的尖叫起来,

“哎呀哎呀,欧阳哥哥他们回来啦!”

话音未落,她就已经冲了出去,那衣裳尚未披稳,便滑落在地,沾上了一层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