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八 诸事顺利不喜反忧,雨势倾城灾祸难免

〇八 诸事顺利不喜反忧,雨势倾城灾祸难免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伊伊,你真是长本事了!”

白青笑着把伊伊几人迎了进来。

端木清打着伞,先让仙翁进了屋来,欧阳明则是走在最后。前两人倒是红光满面,相必那乌老大也是招待得十分到位。欧阳明脸色稍有不对,可又看不出什么道道来。

童陆笑道,

“我说仙翁,你们在那醉生梦死,可是把我们这些小辈都给忘了哦?!”

仙翁笑道,

“怎么会,只是那乌老大太过热情,不知觉间,就喝多了!”

琴哥儿贱贱道,

“仙翁啊,那乌老大除了喝酒吃肉,难道就没有再安排些其他?”

仙翁严肃道,

“这怎么会,怎么会!”

端木清也道,

“乌老大只是请我们喝酒,真的只是喝酒!”

童陆笑笑,

“琴哥儿关注的有点不太一样哟!嘿嘿,对了仙翁,菲菲的事,那乌老大怎么说?”

仙翁只几根小胡子,用手捻了几下,回道,

“想不到,这乌老大还挺好说话,一见我拿了钱去,马上同意不再追究。他也只收了五两,说是让我亲自上门,这面子就能值四十五两,我们坚持要给,他却死活不要,这不,这钱……”

仙翁让端木清把银子取了出来,递还给童陆,童陆捡了两块,又道,

“这些啊,就当晚辈们孝敬你的!”

仙翁哪里肯要,二人推来推去,最后还是硬塞进端木清怀中。仙翁道,

“这怎么是好!”

童陆道,

“仙翁千万别再客气了,我们这么多人,也是吃了你不少肉,不表示表示倒还真过意不去!”

仙翁这才点头示意端木清收好,又道,

“对了,还有一事。今日雨太大,这湖水涨得厉害,你们就在岛上多待上一阵,等水退去之后再走也是不迟。”

话还未讲完,外边雨势又大了起来,仙翁不住摇头,道,

“怪事怪事,这两年气候异常,难道这江湖之中,将有大事发生?!”

童陆笑道,

“可不是么,江湖之中,新人辈出,将会掀起一股腥风血雨!哦,不对,是弘扬正气才对!哈哈,咱们这屋里就有两位,小乙哥勇猛无敌,浪哥儿侠义无双!”

众人都被他逗笑,仙翁转过头来,对欧阳明道,

“我那床底下藏的好酒,给拿一些过来。哦对,床边有块肥猪腿,也一并拿过来!”

欧阳明在仙翁面前,倒是顾不上这装扮,进屋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整理过一下,听到仙翁吩咐,马上转身出了门去。欧阳明动作很快,不多时便抱了酒坛和猪腿回来,仙翁抱着酒坛,亲热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放下。

“可别小看这酒,来得慢,但却极猛。你们几个年轻气盛,也不知能不能抗得住!”

小乙笑道,

“仙翁大哥一试,我们喝了一路的酒,你这个,定然也不在话下!”

仙翁哈哈大笑起来,只道,

“你小子倒是有些豪气,清儿,拿碗来!”

端木清早已备好了碗,抱过那酒,给各人都倒上一碗。浪哥儿有伤,因而他那碗只有一小半,浪哥儿却是有些不太乐意,端木清又将它斟满,浪哥儿这才恢复笑意。仙翁举起碗来,闻了闻,说道,

“昨日喝了这许多,可是远远不如喝这一碗!”

说完,他闭上眼来,那碗轻轻歪斜,酒水慢慢滑进嘴中。他一气喝了半碗,摇头晃脑体味其中滋味。那双眉跟着晃动起来,倒似一玩童一般。小乙几人也端起酒来品尝,只觉这酒温润至极,酒味又是无比醇正,入喉顺滑,然后整个胃中暖意渐升,异常舒服。小乙不由奇道,

“这酒醇正得好,仙翁,也不知是从何处寻来?”

仙翁还在陶醉,好一会儿方才回话,

“这酒啊,喝一口便少一口了!”

端木清解释道,

“这啊,是师娘酿制的,当年师傅四海云游,她念得很了,便自酿酒水,以解这相思之苦。酒味很正,被人发现后,传播开来,现如今,在这一带已然极有名气!”

小乙问道,

“不知这酒有没有名字?”

端木清看看师傅,笑道,

“叫念长眉!”

众人大笑起来,仙翁也不在意,仍旧品着他的酒!白青不喜欢这个名字,只道,

“这酒名好难听!”

仙翁睁开眼来,问道,

“那你说叫什么好!”

白青思索片刻,笑道,

“不如,叫离人泪吧!”

仙翁睁大了双眼,那双眉一颤一颤,而后竟然大哭起来。白青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过来道歉。可仙翁却是越哭越大声,完全不理会他人,哭了好久,方才止住哭音。白青还在道歉,

“仙翁,你别生气了,我听端木哥说这师娘的事,所以才联想到的,真真是无心的!”

仙翁缓和过来,只道,

“小姑娘取的名字好,真是取得好!哎,那时年轻不懂事,以为自己就是天,四处都是家,有妇人陪着,倒似是个累赘一般!现在想想,真是后悔白白浪费那许多光阴!”

端木清接着道,

“师娘以前总是住在这儿,看着这湖水,等着师傅回来。师傅总算回来了,却没能见着师娘一面!后来,师傅也就搬到这边来住了。紧接着,师兄和我被师傅带了回来,我们三人便一齐在这住下了。直到现在,已经快要二十年了!现如今,师兄常年在外,大多时候就只师傅和我了!”

小乙点头道,

“原来如此!仙翁,真是对不住了!”

仙翁摆摆头,哭笑着回道,

“我觉得小姑娘取的这名儿好!以后就叫它‘离人泪’了!”

众人看仙翁转悲为喜,这才放下心来。也不知这仙翁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是头一晚喝了太多,一时没缓和过来,那一碗都还未喝完,便醉得不省人事。欧阳明和端木清二人一齐将他送过住处,这才又回到这边。

小乙问那端木清道,

“端木兄,昨日去见那乌老大,到底什么情况?”

端木清说道,

“昨日我跟师傅一齐过去,听说师傅亲自前来,那乌老大连衣服都没穿好便跑来迎接,着实让我大感意外。师傅本来有些怒气,可看这乌老大胖胖的,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师傅也不好马上发作。进了院子,乌老大已然安排下了酒宴,我没想那乌老大这般能说,三下两下就把我们二人都给说服了!师傅跟他说起菲菲之事,他也只要了五两,并保证不会再为难于你们,还决心好生告诫一下手底下的人!我们哪里能够想到,他竟然这般好说话,也再找不到任何理由与他为难!后来酒一多,便记不清后边的事了!”

欧阳明一旁听着,脸色有些不对,端木清看到,问他缘由,

“师兄,你怎么了?”

欧阳明道,

“那乌老大出了名的奸猾狡诈,你们被人卖了还要替人说好话呢!”

端木清道,

“师兄为何这般说,到底哪儿不对劲?!”

欧阳明道,

“你啊你,师傅喝酒,你怎么也喝得大醉,真是!”

欧阳明一时未能说明白,倒让众人很是着急!

“师兄,你倒是说啊!”

欧阳明打开门来,在门口看了看,这才回来说话,

“师弟,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

端木清道,

“好像一直喝到了今日天色亮起,醉得很了,后来哪里能够记住!”

欧阳明道,

“师弟啊师弟!我去找你们的时候,你二人一人拥着两个女子睡得正熟呢!若不是我机灵些,把人打晕抱走,师傅,师傅可是要把那老脸全部丢光!”

端木清大叫一声,

“什么!”

欧阳明赶紧捂住他嘴,道,

“你小声点,你想让师傅知道么?”

端木清差点没哭出声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

欧阳明道,

“乌老大心机极重,可别被他外表给蒙蔽了!”

琴哥儿道,

“这也是人家招待贵客的路数,也没什么不妥吧!”

此话一说,众人齐齐看向他,他自知有些失言,赶忙解释道,

“吃好喝好陪好,只这三招,便算是把客人招待好了!”

小乙心道也是,欧阳明却道,

“这话说的不假,可是师傅自师娘死后,便再未有过与女子亲近过,这乌老大又怎会不知,他故意安排下这局,只怕也是要看师傅如何处置自己!”

小乙问他,

“若是仙翁知道了此事,那,那又会怎样?!”

欧阳明道,

“可能,可能连自己性命也不能要了吧!”

端木清脸色惨白,颤声道,

“都,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喝酒的,不应该喝酒的!”

欧阳明拍拍他,又道,

“既然发生了,那就不要再说这些,咱们先想办法瞒住师傅才是!”

童陆道,

“若是那乌老大存心要与咱们为难,这闲言碎语又如何能够挡得住!”

小乙也道,

“陆陆说的不错,只五两银子带走菲菲这事,只怕江湖中人谈论起来,都会多些异样色彩!”

童陆道,

“对啊,反正仙翁平日只是处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看端木兄也能胜任,就让他每日闲乐,不要再听那些虚妄之言!日子久了,也就没人再记得这事了!”

小乙摇头道,

“怕是不行啊,人又传起仙翁不再理事,只图与菲菲每日饮酒作乐,又该当如何是好!”

果然不太好办,欧阳明咬牙道,

“不论如何,先瞒住师傅再说,我先前忙着接他们回来,现在去就跟乌老大讲讲条件!”

小乙道,

“这外边雨这般大,还是等雨小些吧!”

欧阳明十分坚决,只道,

“能早一些便早一些,你们不用担心,这条水路我走过千遍万遍,闭着眼都能到的!”

小乙道,

“欧阳兄,不如我跟你一齐过去,也能多个帮手不是!”

欧阳明道,

“小乙兄弟,你让我自己去吧!”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坚持,但就他这性子,自己还真不好强行跟去!菲菲也知道拦他不住,眼中泪珠闪动,盯着欧阳明道,

“欧阳公子,你千万小心,我们,我们在这等你回来!”

欧阳明不敢看她,低头回道,

“好的,好的!”

伊伊想要跟他一齐,却被白青拉住,众人见他开门出去,又把门儿关上。这雨倾盆,白日行船尚且艰难,又何况是这黑夜呢,说不危险,又有谁人能信,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罢了!端木清很是自责,小乙宽慰好长时间,他才恢复过来。

小乙问菲菲道,

“菲菲,你可知那乌老大府上是何情况?”

菲菲道,

“我连门都未进过,也从未见过乌老大本人!”

端木道,

“我们进去,也只是被他带着来到院子之中,直接就摆上酒肉,最后连住的地方也没看清!”

小乙点头道,

“这乌老大虽然行事乖张,但仍处处小心,实在是不简单!”

浪哥儿也道,

“我来这儿也有两个月了,他的名声确实不好,即便如此,还是没人能够制得了他!”

端木清道,

“我有些担心师兄,我还是去看看吧!”

小乙拉住他,只道,

“你去了,也起不到太大作用。这乌老大并不想与你们明里斗,所以,他一个人足已了!”

几人说谈一阵,那欧阳明竟然回来了!一进门,似是拨了一桶水进来,菲菲赶紧上前,要去扶他,他却连忙摆手,

“不用不用!”

众人都十分关心他,一齐围上来,小乙笑道,

“让他换个衣服先吧,这么下去,会冻坏的!”

众人这才让开道来,端木清已然准备好了衣物,如之前那般,他慢慢换了衣服出来,又换成那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众人眼巴巴看着他,他却吞吞吐吐说来,

“乌老大说,昨夜他也醉得不醒人世,哪里还会知晓后来发生了何事。平日里若是有人前来,也大都如此招待,所以没能控制得!”

童陆有些奇怪,问道,

“欧阳大哥,你来回为何这般迅速?难不成,那乌老大也想对你使上美人计?”

欧阳明脸色一红,慌忙道,

“没有,没有!”

童陆笑道,

“还说没有,说说看,姿色如何?比起咱们菲菲怎样?”

欧阳明回道,

“怎么比得了菲菲!”

这下大家都明白了,欧阳明臊得脸红到耳根,童陆不住叹气,

“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童陆道,

“这下好了,你们本是找人算账的,结果倒好,倒让自己有些过不去了!”

几人都不说话,童陆又道,

“还没逛过岳阳城,咱们去看看如何?反正乌老大说了,不再与我们计较,咱们也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说话算话!”

欧阳明道,

“咱们一同去,若是还有人来找茬,要打架,也算我一个!”

端木清道,

“好倒是倒,不过这雨太大,咱们还是等着雨后再去吧!我知道好些个有名的酒馆,到时候我做东,请各位吃喝怎样!”

小乙笑道,

“那好,我们就等着啦!”

欧阳明道,

“师弟,今日雨太大,只怕咱们想去也是去不成了!”

小乙奇道,

“欧阳兄,这又是为何?!”

欧阳明道,

“你看今日这雨水,可不仅仅下在我们这小山之上,暴雨下了一日,定会有灾,有灾很容易便会有疫情发生,咱们又如何能置之不理呢!”

小乙点头道,

“欧阳兄说的是!咱们也别想着玩了,还是一齐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欧阳明道,

“那就最好了!去年也是水患连连,淹没了好些个村落,有一日就似今日这般,大水来袭,八百里洞庭之中最大的黑水寨也几乎被它荡平。我和端木一同去的,那可真是惨绝人寰啊!”

“黑水寨?”

小乙问他,他慢慢回道,

“正是洞庭湖中最大的一个水寨!与外界联系不太多,在这一带江湖之中,名声也还算是响亮!”

小乙看浪哥儿好似有些吃惊,但随即对小乙眨了一眼,又将情绪夺下,继续听欧阳明说话。

“我们以前也曾去过,不过那时还小,已然记不清楚了!”

端木清也道,

“我们去年过去的时候,见所有人都身着黑衣,难怪叫那黑水寨了!大水将他们所有的一切全部损毁,幸存下来的,也只有二三十人而已!那尸体并排起来,密密麻麻,让人好不难受!”

二人说着,不住叹气,在这样的天灾面前,这人又是多么的不堪一击!白青道,

“我和伊伊都是大夫,我们留下帮忙,理所应当!”

欧阳明道,

“多谢两位姑娘!”

众人都表示愿意与他二人一齐,为百姓贡献自己的力量。欧阳明很是高兴,终于正眼看了看菲菲,菲菲甜甜笑起,直叫他六神无了主!

外边雨势仍旧不减,众人都十分担心,若是再继续下去,又不知有多少沿湖沿江的村落要受这灭顶天灾!

这屋虽然不大,却很整洁,外边虽然雨大,却无水漏进来,再加上燃有明火,倒也不觉寒冷。众人挤在火边睡下,还真不觉如何难过,说着说着话,也都慢慢睡着了。

那火极为持久,直到那第二日凌晨时分,仍有一点点的火星。小乙又加上一些干柴,一会便听得噼啪作响,火焰高升。外边雨似乎小了一些,欧阳明轻轻开门,打着伞走了出去。

小乙也取了一把伞,想要出去活动活动,怎知刚到门口,便听得欧阳明大声哭喊起来,

“师傅!师傅!……”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