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三 重伤无碍亲身赴宴,深宅大院盛况空前

一三 重伤无碍亲身赴宴,深宅大院盛况空前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咱们先不要着急,先看看情况再说!”

小乙说道,浪哥儿也同意他的看法,

“他们好容易才逃脱魔爪,我想,若无十分的必要,还是不要再去打扰他们才好!不过,葱头前辈说了,黑水寨定是中了贼人奸计,这才死伤无数,哪里是什么天灾!我们寻这幸存者,没准能够查出背后真凶!哎,一方面不想打扰他们,另一方面又想着为他们报仇血恨!哎,真是难以抉择!”

小乙又问,

“浪哥儿,葱头前辈现在又哪儿去了呢?”

浪哥儿回道,

“他说两人一齐找寻太慢,便与我分开来寻,他走水路,我在陆地,约定一月之期,在岳阳楼中再会。那日咱们见到,我刚与他分开三日,这洞庭湖太大,实在不知再到何处去寻他,咱们也只有再等上二十多日了!哎,这水患如此凶猛,也不知他会不会有事!”

小乙道,

“葱头前辈这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事啦!浪哥儿,咱们还是把心思放到自己身上才是!”

浪哥儿笑笑,只道,

“小乙哥,说完我了,再讲讲你那边呗,怎会晚了这么久!”

小乙把这半年多来发生的事,简略讲了一遍,浪哥儿听了也是不住摇头。二人翻躺下来,静听悉悉雨声,直议莽莽江湖。

大灾过后,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小乙二人帮不上太多忙,也只有在他人回来之后,出言赞美几句。哎,这没出上力,反而需要让人照顾,二人都有些不大好意思。除二人外,一齐过来的各人都受累不轻,童陆更是清减了一大圈,看来不仅仅操心,还真花费了气力!仙翁把人分派到各个重灾区,真是起到了关键作用。由于救援来得及时,没有太大的疫情发生,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白青与几位当地名士组织了救护队伍,之后便整日不见人影,这不,都已经过了小半个月,方才见到她人!

小乙伤口已然愈合,赶忙过来将她抱起,

“你怎么回事,我也是伤员,你怎的也不多关心我一下!”

白青嘟起小嘴,

“你轻点儿!伤还没全好呢!”

小乙轻轻把她放下,双手仍是将她环抱,

“这么多事情要做,哪里顾得上你!再说了,你这里好吃好喝,又有人照顾,嘿嘿,就算是放你几天假了!”

小乙抗议道,

“可我除了和浪哥儿说笑,什么事都没干啊,连酒都没喝上一口!”

白青从包袱之中取了一小瓶酒来,

“嘿嘿,专门给你带来的!”

小乙赶忙接了过来,咕咚两口,喝掉一半,又递给身后的浪哥,浪哥儿慢慢喝酒,好不享受!白青嘻嘻笑道,

“没想到,那乌老大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的手下平日里嚣张跋扈,真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没有藏着掖着!这些日子,他们辗转于各处重灾区,还真是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

小乙有些不敢相信,

“那乌老大还这般好心?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白青笑道,

“在遇到大是大非时,有些人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

小乙道,

“好吧,这样看来,倒是我和浪哥儿没什么作为了!”

浪哥儿笑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一展身手!对了,怎么就你一人回来?”

白青笑道,

“仙翁后来寻到我们,那乌老大派人过来请他吃酒,那些人好不热情,硬是把陆陆他们也给带上了!我看暂时没多少事要处理了,便想着过来看看你俩!”

小乙赞道,

“这乌老大当真是厉害啊,那酒,也不知有没有我俩的份!”

白青笑道,

“你若想去,那也可以呀,离这也就三两里地,只说那里是乌老大的别院,能请个百十来桌!”

小乙不住摇头,叹道,

“人家的住处被水泡上一夜便什么都没了,他可倒好,还要大张旗鼓请人吃酒,哎,向谁说理去!咱们不去大吃大喝一顿,还真是有些对不住自己了!”

三人收拾妥当,告别了这帮乡民,往那乌老大的别院行去。小雨绵绵,把这路弄得稀烂,三人鞋裤尽脏,待到临近乌老大的别院,方才走上了用石块铺成的道路,这路足有一丈宽,延伸到一座水边小山之上。路的尽头又有石制台阶,石阶两旁花草繁茂,竹影森森,还未走到近前,便听得鸟鸣犬吠,好一派欣欣向荣景象!小乙叹道,

“难怪没被水淹呢,这院子建在小山之上,若是它被淹了水,那岳阳楼只怕也要保不住了!”

浪哥儿也道,

“奇怪了,这花儿竟然这般艳红,好像没受这暴雨侵袭一般!”

白青笑道,

“有钱人的想法你们不懂,这是特意从南方运来,昨日刚到的新品种!乌老大为了这些花儿,还真是花费了不少钱!咱们先上去吧,应该就快要开席了!”

偶有几位宾客匆匆而来,看那模样,也许是怕误了时辰,惹那乌老大不高兴!小乙三人一点也不着急,慢慢顺着小路上去。这小山顶部十分平坦,极宽极广,被巨石建成的高墙围去了大半,两棵大树参天,正中间过去,便是那别院了!

几人停下脚步,只觉有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也不知是不是这乌老大故意这般设计,让他能有高人一等的感觉!小乙指着门头几个大字道,

“‘鸟龙别苑’,这名儿倒是奇怪!嗯,也不知是何人的手笔,看上去倒还像模像样的!”

白青笑笑,提醒道,

“小乙哥,你可小声一些,被人听去可不太好!”

小乙笑道,

“这乌字写得龙飞凤舞,可不就像个鸟么?!依我看,这‘鸟笼别苑’还要更好听一些!”

三人继续往前,便有人迎了过来,点头哈腰道,

“三位终于来了,位置已经留好,请随我来!”

小乙奇道,

“怎么,他竟然认得我?”

白青笑道,

“那日与那些人交手,乌老大便对你上了心,加上仙翁再多说上几句,就更对你感兴趣了!我说实话,我也是特意过去叫你二人过来吃酒的!”

小乙道,

“哎,青青,你怎的也被那乌老大收买了!”

白青乐了,回他道,

“只要是为国为民的,我都觉得是好人!快走吧,陆陆他们只怕已经吃上了!”

不再耽搁,几人随那人进到院中。小乙心惊不已,这院中布景无数,各式假山水榭,亭台楼阁,一条宽敞廊道分开几路,朝不同方向延伸出去!廊道之上摆满了酒桌,八人一桌,三人从旁经过仍觉十分宽敞。小乙轻声道,

“这架势,真是比得了皇帝了!”

白青呵呵轻笑,

“就像你见过皇帝住处似的!”

小乙笑道,

“等咱入了皇城,也去那皇上后院看看!”

几人边说边走,来到了廊道一处,十分宽敞,已然摆下了五张大桌,其中一桌十分气派,足有普通酒桌三五个大小,坐个二三十人不成问题,此时已然坐了十来人,还显得很宽很松!谁人都能想到,能在这主桌上坐下的,定然是地位极其显赫之人。果不其然,仙翁也在那儿坐下,正与一人举杯笑谈。

童陆咬住一块鸡腿,趴在栏杆之上,向小乙这边招手,

“快来快来!”

能坐在这主桌边上的,也不是寻常人,童陆那桌与主桌之间也只隔了两桌,那乌老大当真是给足了几人面子,也不知是否是沾了仙翁的光。小乙三人过来,刚好有三个位置坐下,其余几个都是熟人,琴哥儿、菲菲、伊伊、欧阳明,端木清。菲菲能坐在此处,还真是让人意外!八人一桌,刚好凑齐!

这处廊道建在水中,底下是好大一片水池,水清见底,百条锦鲤池中追逐争食,极为生动有趣。几人边吃边聊,童陆不时丢些吃食下去,那锦鲤更是欢腾无比!

童陆笑道,

“小乙哥,你可不知,这里的鱼儿,有些已经活了百岁!当真神奇!”

小乙笑道,

“那岂不是乌老大也得叫它爷爷了!”

童陆笑道,

“正是正是!乌老大刚才还说呢,年长的锦鲤,都是他祖爷爷养下的,自己建了这别苑之后,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它们送过来安享晚年!”

小乙故作害怕道,

“我刚想要丢块骨头下去,还好忍住了!否则那鱼儿吃不下,被活活卡死,那可就惹上大事了!”

这酒菜都极为讲究,小乙也觉这乌老大很会做人,只是他这手下为何四处惹事,给他脸上抹黑,还真是有些奇怪!

几人吃喝说笑一阵,便有人过来敬酒,管他认识不认识,先一齐喝个痛快再说!小乙看着这人一桌接一桌的敬酒,好不厉害,一点也不停歇,便来到了小乙这桌,

“今日有缘得见,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小弟敬各位一杯!”

这人用的大碗,一连好几碗下肚,竟是没事人一般!小乙自认酒量不错,可与他相比,还是心服口服!那人示意几位随意,又到下一桌去了!小乙不由惊道,

“真是无奇不有啊!这家伙若是在普通人家,喝酒也能把人家业喝垮!”

童陆道,

“可不是么!我看这样的人不止一个,乌老大专门找来陪酒的,没两把刷子,又怎能胜任!”

小乙道,

“陆陆,怎么听你口气,这乌老大倒与你十分投缘一般!”

童陆笑道,

“那是自然,这前前后后与他打过好些次交道,哪里像个恶人!”

小乙点头道,

“有机会倒是要好生见识见识!”

又有人过来敬酒,

“长老,我来岳阳这边办事,也有幸被邀过来吃酒,他乡再见,咱俩还得多吃上一杯哦!”

这人小乙认识,大名唐兴,在唐门之中算不得多高地位,但是为人稳重,善于交际,于是唐门在外地的各类营生,一样都少不得他!小乙与他倒还相熟,此时再见,还真是有些惊喜。白青在旁,小乙不敢多喝,与他互敬一杯,便是有礼了!这等绝佳的结交场合,唐兴又岂能错过,他向小乙几人眨了眨眼,便到临桌敬酒去了!

吃喝一阵,一群人拥簇着一位富态中年男子慢慢走了过来,那边气氛高涨,小乙明白,定是那乌老大过来了!小乙注意看他,只觉这人好不面善,脸上肉乎乎的,竟是堆成一个梨来!肉太多,因而五官都不怎么看得清楚,眼睛似是藏在肉中,让人难以看透。乌老大身形也和脸一般,肉肉的一团,好不喜气!小乙感觉他走路都有些费劲,但转身敬酒吃酒到是灵活得很!就这几桌,乌老大也是用了好长时间方才过来。

小乙正抿着酒水,那乌老大却是加快了步伐,还未近到跟前,便出口笑言,

“这位就是小乙了吧!嘿嘿,我听说了,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来来,咱俩喝上一杯!”

不论如何,还是不能失礼数,小乙还是站起身来,点头回应,

“乌老大名震天下,我们早就有所耳闻,今日得见,也真是大开了眼界了!”

乌老大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线,回道,

“英雄惜英雄,我看小侠你也是亲切得很!”

二人喝酒,那乌老大对这桌人说道几句,又喝上一杯,朝那主桌方向过去。小乙对众人道,

“这乌老大果然是一副欢喜面孔,让人恨不起来!”

童陆笑道,

“莫非这样,又怎会有这许多人过来捧场,此人确实很不简单!小乙哥,咱们行走江湖,没准还有求到别人的地方,所以,多一个朋友,总好于多一个敌人!”

小乙笑道,

“他那些手下,倒还真是够损他形象的!”

白青也难得帮人说话,

“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些手下都是被他家小公子惯坏了,乌老大虽然厉害,倒也不至于纵容手下。乌老大太过宠他,因而好多事情,只要不太过出格,也就都随他去了!这寻常百姓不知,便都算到了乌老大的头上!”

小乙来了兴致道,

“呵呵,你俩都给乌老大说好话,难道是被他收买了不成?”

二人只是傻笑,不作过多解释!

主桌那边,乌老大与众人喝了一阵,站起身来,准备发言。这廊道之上很快静了下来,乌老大之才开口,

“今日除了宴请各位,还有一事,想告知于各位江湖朋友!”

众人竖起耳朵,听他说来,

“给大家介绍介绍,这位,是咱长沙马伯钦马老爷,今日过来,便要与大家说说这武林大会之事!”

乌老大旁边一人,苍白胡须鹰鼻剑眉,满脸的正气。乌老大介绍完毕,众人有些喧哗,纷纷议论起来。

端木清好似知道一些,对众人道,

“这武林大会乃武林盛世,以这长江划分南北,南方武林大会每三年一次,每次盛会之时,会定下下次大会举办之地。今年正好是大会年,这马伯钦马老爷的场子,三年前就已经定下了!”

童陆听完拍起手来,

“啧啧,小乙哥,若是时间来得及,你也去弄个武林盟主来当当!”

话音刚落,那马伯钦马老爷大声对众人道,

“各位,今年的武林大会就定在八月十五,马某人届时会在那边静候各位光临!借着乌大哥的场子宣布此事,真是三生有幸,来,我敬各位一杯,咱们八月十五,岳麓山上,咱们把酒论英雄!”

众人齐齐喝彩,这武林大会的影响力可见一斑!他又说了一阵,方才停下,小乙几人也听得明白,这武林大会尚有三月之久,小乙的伤那时也该好得差不多,正好去武林大会看看,没准还能有些新的收获!

群雄热议一番,那乌老大又起身说话,

“还有一事,要跟诸位说上一声!”

众人又静了下来,听他如何说法!

“江湖中臭名昭著的淫贼‘黑狗’来了洞庭湖,又犯下了一桩桩恶事!今日武林朋友众多,若是能够帮忙将这恶贼除去,我定当奉上重金相谢!”

马上有人回他道,

“乌大哥说的什么话,那恶狗本就人人得而诛之,大哥尽管放心,我等定会将他捉拿,带到你面前,任你发落!”

小乙也曾听说过这“黑狗”,这人专好女色,他来到何处,何处的女子就会遭殃,早在这江湖之上名声远播!欧阳明道,

“这‘黑狗’是他自己取的名号,说是跟他最为相配,哎,也不知道又是谁家的姑娘遭了殃!”

几人说谈几句,却听得一侧有人喧哗,一位肤色白皙的俊秀公子怒气冲冲走了过来,手中一条长鞭打得啪啪直响,不时抽在旁边人脸之上,霎时间那人就起了一道红痕。小乙只觉奇怪,怎的这乌老大宴请宾客,竟然还有人敢前来闹事,真是不想活了!更细一看,无人上前阻挡,好不奇怪,不过随后那公子叫唤一声,便表明了自家身份,

“爹,爹!你可一定要为他作主啊!”

乌老大早迎了上来,扶住公子一手,笑道,

“我的小乖乖,你怎么来了!”

小乙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轻声问同桌几人,

“莫非这就是乌老大的那位公子?”

半数人点头,小乙却是摇起头来,

“一看就是个大小姐,还什么公子!”

童陆笑道,

“大家都心照不宣,也不必这么较真啦!”

那公子听到这桌说话,朝这边瞪上一眼,又往外一指,道,

“快过来呀,有我爹为你作主,人定然是丢不了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