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四 人间不平难有尽时,私设极刑遂起冲突

十四 人间不平难有尽时,私设极刑遂起冲突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一人花白头发,满脸愁容走上前来,怀里还揣着些什么来。来到乌老大面前,眼泪不住流下,他扑通一能跪倒在地,抱住乌老大的肥腿,已然泣不成声。

乌老大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倒是他的那些手下更为紧张,乌老大道,

“这位先生请起,有什么事,尽管与我说来。只要我能办到的,定然会给你一个交待!”

那人哭了好一会方才停下,小公子一把扶起他来,替他说话,

“爹,他的女儿被人掳走了!”

乌老大问道,

“可知是谁做的!”

小公子又抢先道,

“是那‘黑狗’!他抢走人时,特意把自己大名留下,就和他平日所作所为一样,真是可恶至极!”

小乙仔细听着他们说话,也想着若有线索,自己也要帮上他们一把!那小公子怒气未消,又道,

“爹,这次你可别要拦我,我要带着兄弟们一齐去把他找出来,将他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小乙不由笑了一声,只道,

“这手下这般作为,当真与这小公子脱不了关系!”

几人齐笑,小乙看仙翁站起身来,走到那人身边,疑惑问道,

“那日你带着女儿去到我那儿,死活就要我的龟甲,这才多长时间没见,那小姑娘那般乖巧可爱,竟然被恶贼掳了去!可恨,当真可恨!你放心,我也会尽力帮助于你的!”

小乙好像听仙翁说过送龟甲之事,只是没太上心,此时再与其遇上,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人感激涕零,回道,

“多谢多谢!有你们帮忙,我,我真是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乌老大笑道,

“我们刚才正说起此事,把它交给我们来办,你就放心好了!不过,我听说那‘黑狗’以往作案,从来不带走女人,这次竟然把人给一齐带走了,确实是有些奇怪!”

那小公子急道,

“爹!爹!奇怪什么啊,还不快让人去找!”

乌老大道,

“总是这般心急!好好,我这就让人去!”

乌老大叫过手下,吩咐几句,马上有人下去张罗,这小公子方才有了些好脸色。乌老大像伺候祖宗那般轻轻将小公子扶到桌边,为他倒水夹菜,小公子却似理所应当一般,看都不看他一眼!小乙心头好笑,没想这乌老大平日名声在外,可回到家中,竟是有这小祖宗把他制得服服帖帖!

宾客太多,小乙这桌自行吃喝,倒也自在。又过多时,唐兴又来,脸上笑意正浓,附到小乙耳边轻声说话,

“长老,刚听到风声,有股不明势力在暗地里四处搜寻,咱们还是小心为妙!”

小乙心头一惊,这天灾过后,又从何处来的乱匪!唐兴说完,又跟几人喝上几口,这才又转到其他桌去。唐兴消息来源应该可靠,小乙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他拉过浪哥儿,二人低语起来。浪哥儿一听,也觉不妙,莫非是那些人暴露了不成?白青觉得奇怪,问他二人,二人不敢多言,只道吃饱喝足,便欲起身离去。众人也都吃好,便一同告辞去了,只留下端木清一人继续等候。

众人出了门来,也不知去往何处,于是下山沿着水岸往回行走。这大水过后,狼藉一片,看到此番情形,各人心中都不是滋味。童陆问二人道,

“小乙哥,你们刚才在说些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乙笑道,

“也没什么,我和浪哥儿说些悄悄话罢了!”

童陆笑笑,

“嘿嘿,你俩还有悄悄话说呢!”

他指着后边说道,

“他们也有悄悄话说呢,不知不觉就掉了队!”

小乙回头一看,欧阳明和菲菲走在一处说话,琴哥儿跟在不远后,满是嫉妒。伊伊看到远处有些花草,拉着白青一齐去摘。小乙这才跟童陆说了实话。童陆有些震惊,没想在这儿还能遇到这拜火教,好生奇怪,

“是咱们上次遇到的那些么?”

小乙摇摇头道,

“若是他们,浪哥儿与葱头前辈一路过来,又怎会不知!”

童陆道,

“那你们从何处知晓他们的!”

小乙道,

“浪哥儿与葱头前辈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四处寻觅不得,我和浪哥儿也是偶然之间发现了一人,他也是位灾民,若是如此,那周围也定然有他的同伴!还有,我们听到过的黑水寨,也就是他们曾经的聚居之地!”

童陆有些吃惊。浪哥儿点点头,道,

“若是他们隐藏在洞庭湖畔,这也就说得过去了!受了大灾,难免有所死伤,尸体不会说慌,应该便是被有心人看了去!现在咱们回去看看,若那些人真是为他们而来,只怕又要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伊伊白青摘花回来,小乙三人便不再说了,只是加快了步伐,让白青伊伊好生不解。后边三人眼见几人走远,也迅速赶了过来。

回到难民营地,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小乙四下寻找一番,并未见着那小伙。浪哥儿问话道,

“小乙哥,难道是听着风声,躲了起来?”

小乙不作声色回他道,

“希望他们没事才好,咱们先在近处多找找看!”

对于这儿,小乙几人都十分熟悉,问了好些人,也都无人知晓那小伙去了何处。小伙也是灾后独身一人来的,具体从何处过来,众人也不知晓,他友善亲和,喜欢助人,因此众人对他也颇有好感!

寻了半日,这近处都已然寻遍,欧阳明等人十分好奇,这三人老往外跑,要来问个究竟,小乙几人只道要寻个小狗,就此搪塞过去。不过这理由太过牵强,又有谁人会信。日落天黑,几人吃完商议,既然这灾后事宜已然处理得差不多,那几人留在此处,没什么大用处,还是先行回去的好!既然这样,也就一齐定好第二日天明出发。

转过天来,小乙起了个大早,筋骨活动完毕,其余众人依次起来,收拾好各自随身之物,便欲从陆路回岳阳城去!正欲出发,有人屁颠屁颠奔了回来,还未到近前,便大喊大叫起来,

“哎呀,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小乙几人急忙停步,继续听他说完,

“麻柳那边儿抓住一人,说是要处死一个假和尚,好些年没见过这场面了,我就过来通知大家一声,想去看看的,就一齐过去啊!”

有人问他,

“那假和尚作了什么恶事,为何会将他处死?”

那人回道,

“听说是偷了人家尸体,你们说,要尸体干嘛,难道能吃不成?”

“快别恶心了!”

“我也去看看,还有人想去么?”

“我也去,我也去!”

“……”

一时间,要去的人聚在了一处,足有二三十人!小乙知那麻柳村离这儿不远,也就步行一个时辰左右,几人又商议一番,都想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也耽误不了各人回那岳阳城。

小乙几人跟着那群好事之人一同过去,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那麻柳村。远远的,便见着百十来号人围聚在一处,对着一根立柱指指点点。那柱子之上好似绑了一人,小乙心想,定是刚才那人口中的假和尚了。稍稍近些,确实能看清楚柱子上这人没有头发,双手绑缚在后,血红一片,应该是被人私自用了刑!那柱子下边堆着柴火,是想要把人给活活烧死!

几人绕到了正前方,柱上那人头全低下来,藏在沾满泥土血渍的麻布衣服之中,根本看不清是何模样,小乙不知为何,只觉这人不似坏人,有种想要去保护他的冲动。

童陆已然和旁边人搭上了话,

“我说小哥,这和尚犯了何事,要动用此等大刑!”

那小哥碎嘴,忙不停道,

“六子他娘也只有一个儿子,儿子死了,她除了哭什么都不会了!她抱着小六子的尸体,哭得昏过去又活过来,硬是把那双眼睛都给哭瞎了!哎,可怜天下父母亲!哼,怎知这家伙,竟然来偷尸体!你们说过分不过分!”

童陆点头道,

“也不知他偷这尸体干嘛用来!”

那人恶狠狠道,

“哼!定是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童陆又问,

“那后来如何抓到他的?!”

那人道,

“我们过去给六子他娘送饭,却见她晕倒在地,六子的尸体也不见了踪影!于是大家分头去找,那家伙背着尸体,倒还跑得挺快!还好我们发现的及时,否则又如何能够追得上他!他对这儿地形不熟,我们超了近路截他,这才把他拦了下来!这家伙不说话,我们气不过,便往他身上招呼,他也不还手,我们更是气得不行,于是把他打成现在这副模样!哼哼,他现在这个样子,只怕他老母亲见了,都不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童陆又问,

“要将他处死,也是你们大家的意思?”

那人回道,

“这事早就请示过五爷爷的,在我们麻柳,只要是他说好的,就没有人会反对!更何况,这家伙如此可恶,这么做,还真是便宜他了!”

小乙不知他为何如此嗜血,哪是他想象中盛世太平光景之中,乡民们所应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他正要再问,人群之中喧哗起来,

“五爷爷来啦!五爷爷来啦!”

“……”

小乙知这人出现,预示着马上就要行刑。他努力朝那方看去,只见一位白发苍苍长须老者拄着拐杖走来,走得略微有些吃力,不过还是并不需要他人帮忙。他一路走来,众人自发让开一条道来,直到了那“假和尚”身前一丈左右,方才停下脚步。他略微抬头,平视前方,慢慢说话,

“前夜梦魇,遇恶狗夺食,便是不祥之兆!昨日发生夺尸之事,恰好印证了梦语!这人罪大恶极,小六子人都死了,还不让他好好安息,真是可恶至极!今日把他处死,也是为了让更多人免受这恶贼的骚扰……”

童陆听不下去,开口问话,小乙只觉整个世界安静无比,只有他的声音洪亮而清晰,

“他只是偷走一具尸体,你就有权将他处死?!难道你就是那王法?”

那五爷爷只怕从未听过这种问话,把那拐杖戳在地上,好一通使力,

“是谁,谁在说话!站出来!”

众人退让,童陆几人便被分离开来,各人都是怒目相向,好像不太受人待见!童陆可不怕,又道,

“五爷爷是吧?!难不成,你就是这麻柳的皇帝?”

那五爷爷大怒,胡须不停摆动,

“哪来的野小子,敢在这儿撒野!”

小乙几人也知这麻柳村是附近最大的一个村子,足有好几百户人家,这次灾事,倒也没损伤太多,此时多数青壮都在,若是打斗起来,己方真占不到什么便宜,更何况,几人本就不是为了打架而来。于是小乙接话道,

“五爷爷,我兄弟嘴巴毒,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也只是路过,对这人有些好奇,想要问个缘由罢了!”

五爷爷拐杖一杵,怒道,

“小子欺负爷爷老了么!连这点都看不清了?哼,你们闭上嘴,不然就赶紧滚出麻柳去!”

童陆来了气,还要再言,却被白青捂住嘴,白青在他耳边轻声说话,

“你忍忍,看看他们怎么说道,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事,咱们不好掺和!”

小乙也道,

“陆陆别急,我会想办法救人!”

几人站在一处,被村民隔离开来,就是与他们一同前来的那些位,也无奈摇头,想让他们不要多管闲事!看来这五爷爷一言九鼎,还真不是他人随便一说,就能改变主意的!

五爷爷冷笑一声,又道,

“五时三刻已到,点火!”

几人哪会想到,这五爷爷竟然一点不多作解释,便宣布执行火刑。他话音刚落,便有人上前点火,那柴堆之上应该浇有油,只是一瞬,火苗便窜的老高!小乙大喊,

“住手!”

他提棍上去,众村民大怒,围将上来,欲将他拦住,可小乙奔得极快,已然近到五爷爷身边。此时,这边也有几人攻了上来,小乙侧身躲过,一脚踹倒正面一人,那人仆倒在地,小乙回手揪住后领,向后一拉,便把那人衣衫脱了下来。连日多雨,找个水坑倒也不难,他把衣服丢入水中,浸了水取将出来,飞铺到火刑柱下方的柴堆之上!这一回合干净利落,众村民虽然闲他多管闲事,可这么一手,倒还真是让人惊叹!

那湿衣铺上,火苗迅速减少,可还未弄得完毕,小乙正欲去寻,欧阳明也已起到,不过他用的,是他自己的衣服,自己的不够用,又把琴哥儿的一齐拿来!

小乙笑道,

“欧阳兄,多谢了!”

欧阳明道,

“小乙兄弟,说这话真是见外了啊!这种私刑,早该废弃,我也是看不过眼了!”

二人一齐站在火刑柱边,小乙一把小刀已然划开了柱上那人束缚,那人身子跌落,应该早已昏迷,欧阳明一把将他抱住,揽入怀中!他探了探鼻息,虽然微弱,倒是还有,

“人还没死!”

小乙点头,村民们却是大声怒骂起来,几个脾气爆的,早已取了锄头之类便要上来比武理论!小乙大喝一声,道,

“这人是死是活,不该由你们说了算!报之官府,自有官老爷前来处置!”

众人哪会听他说话,乌泱泱涌了上来。小乙心道不好,长棍举在胸前,低头对欧阳明道,

“咱们打也打不得,退也退不得,不好办啊!欧阳兄,把仙翁找来,能解决问题么?”

欧阳明苦笑道,

“一时半会,又如何能把师傅找来!更何况,强龙不压地头蛇,找来也不一定能够起到太大作用!”

小乙摇头笑道,

“那好,这人你先看着,我想想别的办法!”

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也只有请那五爷爷护着一招罢了!五爷爷哪里会有防备,小乙窜将过来,踢翻几人,一手便将五爷爷抱住,长棍横扫一片,二人退到火刑柱旁。众村民见五爷爷被挟持,哪里再敢上前一步!小乙又道,

“非是我们不讲理,实在是不想看到有无辜之人不明不白惨死!”

五爷爷被吓到,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小乙又道,

“这人偷尸体,定然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咱们待他醒来,问个清楚再说!若他真是恶人,我也定然不会放过他!”

有人大声叫喊,

“把五爷爷放了!”

“把五爷爷放了!”

“……”

小乙心想,他们叫得越响,表示这五爷爷越是有用,于是又道,

“我不会对五爷爷如何,只要大家同意我的说法,等人醒来问个清楚,再作判定!”

这五爷爷身子骨已然不行,小乙害怕一用力,便把人肋骨给折断,只好微微搭上一些便是!没办法,他如何能够与这些村民为敌,这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招数了!他身后来几人,小乙看都不用看,便知是白青童陆几人,开口道,

“青青,你先看看人有没有事!浪哥儿,你把伊伊眼睛蒙住,可别让她晕了过去!”

白青几人上前施救,浪哥儿把伊伊拉到一旁,小乙则始终保持那般姿势。村民们不敢上前,一是五爷爷在小乙手上,怕他一不留神伤到了老人家,另一方面,大家也真是没听这人说过,此时听小乙一言,倒还真想弄个清楚明白!

小乙看这话见了效,放松下来,回头一看,他身子不由一颤,大声叫喊,

“明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