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七 不速之客闻香而来,贪玩成性惹祸上身

一七 不速之客闻香而来,贪玩成性惹祸上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老叫花来时一点声音也无,若是想偷听众人说话,又如何能够被人发现!小乙对他道,

“前辈,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老叫花笑道,

“我可不是故意听去的,只是你这肉香太过吸引人,赶来时正好听到罢了!老叫花什么没见过,又什么时候露过口风,你也不必藏着掖着,尽管与我说来!若是真要紧,那只我一人帮你去寻就是!”

小乙不知这老叫花是否真那般靠谱,有些犹豫,明了和尚开口问那老叫花,

“前辈,你可知老酒鬼去往何处?”

老叫花干脆回道,

“那老家伙只知喝酒,两个多月前,我与他在襄阳见过一面,请他喝了些地道好酒,又给了他不少银子!哼,臭酒鬼,现在反倒是要让我来接济他了!至于他要去往何处,我倒也没问他!”

明了和尚道,

“前辈,你俩当真是绝配,一人好吃一人嗜酒,难怪能够处到一块去呢!”

老叫花来了兴致,问他道,

“我说和尚,你也认识老酒鬼?”

明了和尚点头笑道,

“认识啊,在襄阳见过,只是无缘见前辈你了!”

老叫花笑道,

“老酒鬼骗你请他喝酒了吧!”

明了和尚道,

“我哪有钱请他喝酒,只是刚好帮人小忙,对方送了酒肉过来,我这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巧遇上了他!”

老叫花大笑起来,

“他定是这样说的,喂,和尚,反正你不吃也不喝,不如就让我代劳了吧!”

众人笑了起来,白青道,

“那人真坏,竟然给明了酒肉吃!我看,他们就是故意的!”

明了笑道,

“不怪人家,不怪人家!”

老叫花又道,

“和尚,你在哪里出的家?”

明了微微一笑,回道,

“自小僧记事起便跟着师傅四处游走,要说在哪里出的家,可是很难讲清了!师傅只说万物皆有灵性,若是闭门参悟,又如何能得正果。师傅已登极乐多年,此后便只我一人在世间行走,走得多了,便觉游历四方这就是我的生活。”

老叫花嘟起嘴来,说道,

“这么小便四处受苦,你师傅也当真忍心!”

明了和尚道,

“出门在外,确实十分辛苦,有时一连几日没吃没喝,能够长大成人,也算是幸运了!”

小乙问他,

“现如今,天下安定,百姓富足,官家对和尚也持积极态度,要想讨些饭食填饱肚子,也是不难吧!”

明了知道他想问什么,慢慢回道,

“师傅跟我讲,不能总是期盼他人的施舍,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自己努力换来,这样,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修行!”

小乙道,

“明了,你果真是个了不起的和尚!”

虽然与明了相处了这么久,但平日大家闲聊大多与那疫情相关,对明了自身知晓的也确实不多,只知他是个游僧,从不接受他人施舍,今日老叫花问起,众人敬意倍增。

老叫花笑道,

“白吃白喝都不干,哎,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和尚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童陆一点精神也无,他是饿得久了,明了把怀里剩下的所有面饼取了出来,虽然只够一人吃饱,众人分了,也不至于饿得心慌。

老叫花想起刚才一事,挠头问道,

“不是说找人么,怎的扯了这许多其他事!快说快说!要找什么人!”

明了和尚向小乙点头,小乙回老叫花道,

“倒是有些特别之处,他们后脑勺上有些特殊印记。”

老叫花咦了一声,道,

“巧了巧了,我来的时候见到过!”

几人都有些吃惊,小乙忍不住问他道,

“前辈……”

老叫花皱眉,打断小乙道,

“叫我老叫花,前辈前辈的,听着怪不舒服!”

小乙道,

“老叫花,你在何处遇上的他们?”

老叫花回道,

“就在大约两个时辰之前,离这不远的水岸,我爬到树上睡觉,一睁眼就见着了,好像有个三五十人,正收拾客船,似乎要出远门!。”

小乙问道,

“你是说,他们正准备行船?”

老叫花回道,

“他们很是小心,说话都听不清楚,好像很怕有人发现!我昨儿个一夜未睡,看了几眼便又睡着。睡着睡着,便被这肉香弄醒,于是赶了过来。”

小乙想了想,道,

“难不成,他们要远走他乡?”

童陆道,

“没准是要回黑水寨看看!”

小乙也觉有些道理,问浪哥儿道,

“浪哥儿,你不是过去那儿么,带我们过去如何?”

浪哥儿摇头道,

“我跟葱头前辈一齐去的,自己哪里分得清楚!”

老叫花一听,只道,

“黑水寨?我也听过,好像名气不小,只是不常在江湖之中走动罢了,后来听闻大水来袭,一夜之间,那黑水寨几乎全部死光!你们说的那些人,莫非就是黑水寨幸存下来的?”

小乙回道,

“正是他们!”

老叫花笑道,

“若是要寻这黑水寨,那倒容易!”

小乙怕更多人知晓此事,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谢过老叫花好意,想着回去请仙翁指点。老叫花有些不太高兴,撅起嘴来,道,

“好好!那我去问那老头,这总可以了吧!白日里被人灌醉,也不知醒是没醒!”

老叫花起身便走,嘴里嘟囔着,

“哼,仙翁仙翁,倒是叫得仙气十足,看我不把他眉毛剪掉!”

说完这话,忽然见到浪哥儿的大剪子,他又大笑起来,

“嘿嘿,剪子都准备好了,那我这就过去!”

小乙赶忙道,

“老叫花不用着急,待到明日再去可好?”

老叫花坚持要去,临走还道,

“哎呀,欠了他人人情债,还是马上还了才好!”

说完便摸黑出去了。

童陆直叹道,

“哎,你们说,这高手是不是比较爱走路啊,连马都舍不得骑!”

小乙笑道,

“我看,若是翻山越岭,跨沟过河的,马儿好些时候都派不上用场吧!”

明了和尚也道,

“高人做事,确实与众不同!”

小乙问他道,

“明了,刚才你是在试探老叫花么?”

明了和尚点头道,

“是啊,他和那老酒鬼要好得很,我与那老酒鬼待了半日,老叫花却是提了不下十次!正好我从襄阳过来,这般问他,也当是确认老叫花身份了!”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小乙又问,

“所以,他是真的老叫花,值得信赖?”

明了和尚回他,

“这是自然!丐帮平日行事低调,但在江湖之中仍占有重要一席。老叫花虽然好吃,却也是能舍命相护良善之人,所以才有这许多人来追随!”

小乙又道,

“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此!”

明了和尚回他,

“兴许是为了那岳麓山的武林大会!像他这等身份都来捧场,这次武林大会,只怕要远远胜出以往了!”

小乙奇道,

“明了,为何这般说?”

明了和尚回道,

“这江湖之中,江北始终要强上许多,南方的武林大会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真正有看头的,也都在北边!不过,今年这大会,怕是有些不同了!”

小乙点头,又道,

“明了,你知道的可真多!看你平日只是独身一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知晓这么多的!”

明了笑道,

“人总归要与人接触的吧,走得多了,看得多了,听得多了,也就都记下了。”

众人在火边说话歇息,小乙心头想起一事来,对众人道,

“那老酒鬼,没准我们见过呢!”

明了道,

“在何处见过?”

小乙道,

“陆陆青青,你们记不记得金河边上的小酒馆,那讨酒吃的老人家!他助我们脱险,算是救我们的命呢!”

童陆回忆片刻,回道,

“咦,这样说来,倒是旧相识了!嘿嘿,若是再见着他,得好好请人吃顿酒肉!”

小乙道,

“这是自然!不过也不知何时能够再见着他老人家!”

童陆笑道,

“那武林大会可不止是比试武艺,只怕吃的喝的也一样不缺,没准在那儿能再遇上他!嘿嘿,那就借花献佛,在那儿好生招待招待他!”

小乙笑道,

“这倒不错!”

童陆又道,

“我说小乙哥,咱们遇到了这么多高人,你可得把握住机会,从每人那儿学上几招,那也够让人臭屁许久的!”

小乙笑道,

“有机会的话,当然还是要向他们多多请教的!”

众人也是累了,很快睡着,但没睡几时,便听得有人说话,

“嗬哟,怎么都睡了,也不等等老叫花!”

小乙身子弹坐起来,老叫花拿着一根竹竿,正把一只肥鸡放在火上烧烤。众人也被他说话弄醒,小乙笑道,

“我说老叫花,你怎么这般快!我们足足走了半日啊!”

老叫花用两根枝干撑起竹竿,得意道,

“我新收的小红马儿,蹄子够快吧!嘿嘿!”

小乙问他,

“小红马儿?为何没见你骑来?!”

老叫花笑道,

“自己玩去了,不过它听话得很,我随便一招呼,马上就过来接我!”

小乙笑道,

“原来高人也不只用双腿走路啊!”

老叫花嘴里不停,道,

“省时省力,何乐而不为呢!”

明了笑笑,也不说话。小乙问那老叫花道,

“老叫花,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好了?”

老叫花得意道,

“那是自然,我出马,还有办不好的事情?喏,这水图给你!”

老叫花丢了一张羊皮过来,小乙接过展开一看,上边歪歪扭扭画着些水路,不太能够看得明白。白青童陆一同过来查看,商议一阵,仍旧是一头雾水。

老叫花道,

“怎么这么笨!连这图都看不明白!”

他过来指点,把图斜斜摊开,道,

“看,这是岳阳楼,咱们所处之处在它往南,大概这个位置!那黑水寨,在西边,看,经过了这,一、二、三、四、……八座小岛!”

童陆一脸茫然,道,

“我说老叫花,这你都能分辨得出来,我真是服气!”

老叫花疑惑道,

“这么简单的图,你们竟然都看不懂?!”

明了和尚也过来看看,确实无法看懂。小乙笑道,

“老叫花,这是你画的还是仙翁画的呀!”

老叫花笑道,

“当然是他画的,只是他画得太差,我帮着修改了几下!”

众人无语,不过听他仔细讲起,小乙作了标注之后,倒是能看明白些了,

“嗯,明日一早,我们寻个船来,过去看看是何情况!”

老叫花把那大剪子别在腰间,丝毫没有还给浪哥儿之意,小乙乐了,问他,

“老叫花,这大剪子用完了,不如还给浪哥儿吧!”

老叫花皱眉,对浪哥儿道,

“乖小伙,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这把剪子我使得顺手,就留给我玩啦,你说好是不好?”

浪哥儿难得有把趁手的兵刃,十分为难,小乙笑道,

“老叫花,浪哥儿好容易有个趁心的兵刃,你还是别强人所难啦!你看看我这,一包的好东西,除了这个,其他你想要什么,都随你拿去!”

老叫花过来挑选一翻,都没甚兴趣,叹了口气,道,

“好,好,这还你,改明儿遇到个好手艺人,我要打上一副比这更大的剪子来耍!”

小乙笑道,

“这样最好啦!”

老叫花把大剪子递还给浪哥儿,浪哥儿接过,他手却一直不愿放开。两人拉扯好一会儿,老叫花这才放了手!浪哥儿收回了大剪子,赶紧收好遮住,怕又有他人惦记。

说笑几句,忽听得远处马蹄声起,有人大喊,

“那儿有火光,咱们过去看看!”

那声音不大,只依稀能够听清说的什么。老叫花蹿起身来,笑道,

“我先走了啊,咱们,咱们武林大会再见!不送啊,不送!”

说完,便一溜烟跑入了黑暗之中,听得一声鸟鸣,一匹马儿飞驰而来,声音极轻,轻快,瞬间又消失不见。

小乙虽然看不清楚,可也知这马儿确是不凡,不由叹道,

“这马儿当真厉害,若有机会,倒要向老叫花借来过过瘾!”

不多时,有人骑马过来,怒气冲冲进了里间,双方愣在当声,还是小乙先开了口,

“欧阳兄,端木兄,你俩怎么过来了!”

二人都满脸疑惑,欧阳明道,

“我们来追拿恶贼!你们可见得一老头来过?刚才好像听得有跑马声,还以为他躲在了此处!”

小乙心想,莫非是老叫花贪耍,惹恼了仙翁?他还是先瞒着下,听听到底发生了何事!

“没有其他人过来啊,究竟发生了何事,让你俩这般恼怒!”

欧阳明恨恨道,

“来了个老头,吵着闹着让师傅画水路图,我说师傅喝醉歇下了,让他天明再来。可他倒好,提着把大剪子便要来把师傅的眉毛给剪了!我气不过,与他动手,可谁想,这人厉害得紧,我竟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端木清接着道,

“我被他绑住,用麻布塞住了口,发生了何事,我看得一清二楚!师傅被他叫醒,拉着画图,师傅有些恼怒,不肯为他画来!他就来硬的,把大剪子比划到眉毛之上,你想师傅这眉毛留了几十年,若是被剪了,那得多伤心啊!在那人逼迫之下,师傅终于妥协,帮他画了一副!他收好之后,很是得意。可那大剪子轻轻一合,便把师傅的长眉剪断了!更可恨的是,那人还说,只一边剪了不好看,把另一边也一齐剪了!”

众人惊得合不拢嘴,小乙心想,若是拦住老叫花,自己过去请图,也不会有这悲惨之事发生了!仙翁几十年间,最得意的便是他那一对长眉,这一夜之间,双眉尽没,怎不叫人难过!

浪哥儿躲到伊伊身后去,把大剪子藏得严实,看来他是不想出卖刚认识不久的老叫花。小乙说道,

“所以,你二人便要来追拿那人?可是,欧阳兄,你不是说完全不是那人对手么,加上端木兄,只怕也没什么胜算吧!”

欧阳明道,

“那也不能让他逍遥而去吧!”

小乙笑道,

“天这么黑,又到哪里去寻!不如坐下歇息,反正离天亮也不远了!”

二人有些犹豫,小乙用力将他二人按在火边坐下,又把老叫花剩下的那只鸡翻转了几下。

“对了,仙翁那眉毛可还在手上?”

端木清回道,

“师傅两手抓着,也不放下,我们安慰好长时间,他却一点不作任何反应,可把我们急坏了!”

小乙道,

“那你二人出来,仙翁不会有什么事吧!”

欧阳明道,

“菲菲和琴哥儿在旁陪着,我看师傅能听进菲菲的话,应该没什么大事。我与师弟商量一番,还是一齐追来。若是一时拿不着人,再回去也不迟!”

小乙几人心头明白,可又不知怎么解释才好。二人盯着那肥鸡,欧阳明忍不住问道,

“这大半夜的,你们竟然还能找到这东西!”

小乙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岔开话题道,

“我很好奇,那人要仙翁画什么图来着?”

端木清回道,

“说是去黑水寨的水路图!这洞庭湖水这般宽广,要想寻个地方,还真是不易!不过,师傅在此几十年,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不是说黑水寨早就没人了么,怎的还有人来打听!”

欧阳明道,

“大半夜的,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小乙笑笑,继续翻动那肥鸡,油水不断冒出,滋滋直响,香味扑鼻而来,叫人好不难受!那二人对擒住那人,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既然遇上了小乙,干脆在此处歇息一阵便回。许久,小乙把那肥鸡烤得金黄,各人都早已等不急了,他抽回竹竿,放到鼻下闻了一闻,大叫“好香”!

正待分食,外边好似又有人来,是辆马车,也不知这大半夜的,又要为何事而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