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八 双眉尽失气色如常,寻踪未果水落石出

一八 双眉尽失气色如常,寻踪未果水落石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里有火光哟!”

一女子声起!欧阳明蹭的站起,

“哎,是菲菲!”

众人用异样眼光看他,他这些日子每日与菲菲待在一起,日久生情,只怕是难以逃脱了!他看众人眼光,脸上突然红成了一片,于是转过身去,留下一句话来,

“可能可能师傅也来了,我去看看!”

不多时,欧阳明果然带着马车过来。驾车的是琴哥儿,小乙不知他还有这本事,倒是对他刮目相看了!琴哥儿跳下车来,又把菲菲和仙翁扶了下来。琴哥儿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好不痛苦,来到小乙身边,与他说些悄悄话,

“小乙兄弟,仙翁眉毛断了,你可别跟其他人说啊!”

小乙心头好笑,看向仙翁,他那长眉好似仍在,只是两只眼角处,用细布各扎了一个小结,颜色搭配极佳,倒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小乙手中仍旧拿着肥鸡,问仙翁道,

“仙翁,来得正好,这鸡刚烤熟,咱们一齐吃些!”

仙翁看着这肥鸡,双眼瞪圆,也不知是何缘由。菲菲也很是吃惊,只道,

“小乙,这鸡是从何处来的!那贼人走时,还把人家送来的肥鸡给带走了!”

琴哥儿道,

“那人不是留下银子了么,就当是买的吧!”

琴哥儿说完,觉得说错了话,悻悻躲到小乙身后去了。

菲菲盯着小乙,把小乙盯得满身不自在。明了和尚见事已至此,没必要再多作隐瞒了,只道,

“小乙,还是与他们说罢!”

小乙点点头,让众人坐下,这才慢慢把这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时告知于众人。只是为何要去寻那黑水寨,还是没有全部说清。

令他意外的是,仙翁始终十分平静,没有一丝怒意。菲菲柔媚不再,十分善解人意,道,

“仙翁,我看那老叫花只怕也是贪玩,这才失手剪了你的长眉。嘻嘻,你看,眉毛如此这般打理,看上去好像更加柔顺自然了!”

仙翁微微一笑,回道,

“这样看起来还真是不错!”

众人听他这般说话,也都放下心来。小乙把肥鸡分给各人,每人虽只一小块,却仍吃得有滋有味!仙翁心情不错,轻轻抚摸长眉,说道,

“等天明后,寻个船儿,我带你们去那黑水寨!我也想看看,这里边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乙道,

“那就有劳仙翁了!”

这夜已深,众人随意聊上几句,便各自寻了块干净地方睡下。天还未亮,欧阳明和端木清便先行离开,寻那船儿去了,倒是让小乙几人有些不太好意思!

二人很快寻船回来,说是正好遇上仙翁的好友,一开口,对方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小乙把还在犯困的童陆拉了起来,这一群人先后来到水边,船儿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小乙一见,也颇感兴奋,

“这么大一艘船,只怕运个五六十人都没什么问题啊!仙翁,你面子可真够大的!”

欧阳明笑道,

“这船上可以做饭,还有单独的茅厕,远行最是方便!”

童陆眼睛发亮,

“有没有吃的,我可是饿得很了!”

端木清笑道,

“听说我们要行远路,人家又专门备上吃食,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童陆已经上了船,头也不回说道,

“人家好意,也别太过推辞了吧,啧啧,还有几只活鸡呢!”

童陆忽然想到一事,回过头来,道,

“哎呀,你们说,昨夜那老叫花如何拔的鸡毛?嘿呀,再见到他,定要向他请教这拔毛的功夫!”

众人笑着上了船。仙翁作向导,小乙和明了和尚掌船,欧阳明、端木清一旁帮忙。白青则领着众人准备吃食。在这船儿之上,倒似找回了丢失已久的自由。童陆又发现了好些酒水,乐得哈哈笑个不停!原本是去寻人,此时看来,倒像是出游一般!

众人吃好喝好,船行了两日,到了一处平静水面,四面看去都是一样,哪里能够分清东南西北。仙翁让小乙停下船来,船头船尾跑了一阵,急得直挠头,

“哎呀,没错啊,应该就在这儿啊!”

小乙问他道,

“仙翁,这里连个标识都没有,你如何能够确定就在此处?”

仙翁回道,

“不会错的,不会错的!”

众人虽然起疑,但也都相信仙翁所说,童陆道,

“难不成,这岛沉了?”

众人往那水里仔细看去,果然见得隐隐有些暗礁,小乙脱下外衣,跳入水中,潜了下去,只是片刻便又出了水面,

“真是一座小岛,只是现在沉入水里了!”

浪哥儿大喊道,

“小乙哥,你先上来!这雨下太久了,水位长了不少,咱们多等两日,没准就能见着岛了!”

小乙又去探查了几次,这才起身上了船来。仙翁问他道,

“是否真看清了,这岛全在水下?”

小乙道,

“确实挺大一座岛,想必也正如浪哥儿所说,水位涨了太多,把这岛给吞了!”

仙翁点头道,

“这老天也真够奇怪的,接连几个月的雨水,这几日又热得出奇,哎,这大灾啊,只怕还没想要结束呢!”

小乙道,

“仙翁,咱们好容易来这一趟,就待水位下降,到这岛上好好查看一番吧!”

仙翁说好,又去四下查看。小乙拉过浪哥儿来,问他道,

“浪哥儿,你是来过这岛的吧!”

浪哥儿点头道,

“来过两次,这岛很大,还有山石,岩洞,只是长时间没住人了,又留有不少痕迹,因而显得有些清冷恐怖!”

小乙又问,

“那为何你俩跑到远处岛上钓鱼?”

浪哥儿解释道,

“葱头前辈说,这儿事关重大,若是留在这岛上,难免让人起疑,因此我和他选了个视野好的地方,一边钓鱼,一边观察这往来行船,若遇到可疑的,也好上前查看!”

小乙点头道,

“原来如此,咱们现在也去你们钓鱼那儿,免得待在此处双脚落不得地,又会把来人给吓跑了!”

浪哥儿道,

“嘿嘿,我俩又想到一处去了!”

二人把想法跟众人一说,无人反对,便往东北方向行船,足足两个时辰,便到了浪哥儿所说的那儿。浪哥儿指着那小小岛屿,说道,

“我说吧,这水位果真涨了许多,这儿原本是座岛,有花草树木,现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小石山,还被淹了一多半!”

这地方不大,不过要容下这几人倒也容易。拴好船,上了岛来,浪哥儿驾轻就熟,很快带着众人来到一处半开的洞穴。小乙四下查看一番,笑道,

“这地方好啊,能遮风挡雨,夜里住在此处,想必也不会那么难受!”

浪哥儿笑道,

“这岛上,也就这儿有些用处了!”

小乙往四周查看,不住点头,赞道,

“这儿视野开阔,南北方向都能看着陆地,水面动静一目了然,难怪葱头前辈会选在此处钓鱼呢!”

浪哥儿道,

“这是自然!若非阴雨天气,夜里也能观察得到!我听葱头前辈讲,要从陆地上去那黑水寨,得多花上不少功夫,还是走水路来得实在!”

这鬼天气,闷热得很,山石被烈日晒了半日,便烫得出奇,众人难以忍受,便只留小乙、明了和尚和浪哥儿在那儿守候。近了天黑,一丝月牙儿挂在天边,仍然没有一丝风来,水气依旧不断蒸腾起来,让人好不难受。童陆在甲板之上点起两盏灯,众人直接坐在甲板之上,相互说笑打发时间。菲菲能歌善舞,边跳边唱起来,众人欢呼不已,小乙在那山石之上看着,十分欣慰!

“菲菲这几个月的变化,当真是惊人啊!你们说,她和欧阳兄二人以后又会怎样?”

浪哥儿笑道,

“二人你情我愿,倒真是对神仙眷侣!”

明了和尚却不这么看,只道,

“我看这女子倒是痴情,可欧阳兄却好似有些为难!”

小乙问他道,

“明了,你真能看出他心思?”

明了和尚微微点头,道,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也许是我多心了吧!他二人若真能成,也算是一段奇缘了!”

小乙又问,

“明了,你又是如何看待菲菲的?”

明了和尚回他道,

“这女子很不简单,虽然历经坎坷,却仍对生活充满希望。她情感真挚,执着友善,热情如一,倒是位难得的奇女子!”

小乙道,

“没想,你对她评价竟然这般高!”

浪哥儿道,

“明了说得好,菲菲也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位!虽然我们接触不多,但也常常被她感染!你们看那琴哥儿,早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

小乙看着双手托腮的琴哥儿,笑道,

“是啊,现如今,在她身上再看不到那风尘气息,便只是一位热情的邻家姐妹了!”

明了和尚不住点头,道,

“这个说法倒很是贴切!”

三人说笑一阵,浪哥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站起身来瞧看一番,说道,

“小乙哥,明了,你俩看看,是不是水位下去了!我怎么看着他们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三人睁大了双眼查看,果真是有些异常!小乙道,

“没错,水位真是下降了,这样最好,也许明日便能去岛上查看了!”

船儿很稳,一点感觉不出特别之处。童陆抬头看小乙那边,也觉出了异常,众人听他说来,也都觉得神奇,这水慢慢下降,自己却一点感知也无,当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夜深了些,闲闷了一夜,好容易凉快下来,小乙便让众人先行歇息,童陆灭了灯火,打着哈切入了船舱。小乙三人坐在高处,静看远方,只觉这天地皆是星星闪闪,那弯弯的月牙儿倒是位不速之客那般。小乙不时向明了和尚请教,就像这两月来一样,二人你问我答,浪哥儿还不时插上几句,聊得甚是开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月牙儿已然不知去了何处,浪哥儿困顿起来,眼皮支撑不住,便要闭上眼来!小乙让二人睡去,说是一人守着便是,明了和尚却坚持要与他一齐,看他如此坚持,小乙也不再说些什么!浪哥儿困得很了,歪倒下去,便已睡着。这夜里气温下降极快,小乙轻轻为他盖上一件衣衫。

这夜静得出奇,小乙明了压低了声音说话,这漫漫长夜,倒也不觉孤单!小乙看着那漫天的星辰,心中感慨万千,这世间纷乱无常,难得这一夜清明。

小乙知道明了也在,问他道,

"明了,你以后都会一直这般走下去么?"

黑夜之中,也不知明了是何表情,不过从他语气之中,也能体会到一丝无奈,

"世间太多苦,我又如何能够停下脚步?"

小乙又道,

"但是,只你一人,又如何能够除去这许多苦?"

明了道,

"我这一路,也在不断寻求答案,佛祖说的极乐,太过深奥,我理解不了,于是也只有让自己也深入苦中,多多领悟一些罢了1"

小乙道,

"明了,你觉得自己还会走多久?五年十年,或是一辈子?"

明了笑道,

"没想过,兴许哪天想通了,便停下来了!"

小乙道,

"我俩倒是有些相似,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要走上多久!不过,我这江湖路太多凶险,和我想象之中真是完全两个样子1我有时也想,不如找个清静之地待下来,和白青安安稳稳天长地久下去,比这把小命绑在刀上的日子,可是要好上太多!可是,一颗跳动的心,若是强行压制,那又与水中顽石有何分别!"

明了道,

"我只身一人,了无牵挂,走走停停,都一人说了算。可你却不一样,还有这许许多多顾忌,说实话,我也挺佩服你的1"

小乙笑笑,低下头去,看那星光回他道,

“陆陆是个男子,倒也没什么,只是苦了青青!我总是让她担惊受怕,她表面看来总是装作无所谓,我这心头,更是不忍!”

明了回他道,

“这感情上的事情我不懂,不过你二人历经磨难,必成正果,常人又如何能有此般非凡历程!”

小乙苦笑了一声,又道,

“也许老天爷还要多多考验我们一番吧,否则又怎会成个亲还要被人给搅和了!”

明了也笑了,月色下一口小白牙也被小乙看得清楚,他说,

“这倒是不常见了!”

二人轻声说笑,湖面之上起了微风,不再那般闷热难受了。小乙朝远处望去,点点星光从水里延伸往上,直到远处一处黑影遮挡了一丝光亮。

小乙定睛朝那边看去,果然是有船不假!小乙低声叫明了和尚,

“明了,那边有船,不知是什么来头!”

明了也转头过来,看了片刻,方道,

“这船儿倒是不小,在夜里赶路又是为何,这,难道会是那黑水寨的幸存者?如果是他们,为何又在此时过去?”

小乙也无法猜个明白,只道,

“哪有人夜里行船不掌灯的,何况还是这么大一条船!看他们行走路线,只怕真是要去那黑水寨!这些人不是黑水寨幸存者,就是来捉拿他们的!”

明了同意小乙看法,二人拉起浪哥儿,一齐下到船中。这水位下降得厉害,小石山下边异常湿滑,浪哥儿摔了一跤,一声闷响,倒是把欧阳明给吵醒了!之后,众人都醒了过来,一齐商量接下来又该如何!

童陆思索片刻,对众人道,

“这些人行事诡秘,咱们还分不清敌友,因此千万不能心急!不如这样,先远远跟住那船,看它又要去往何处!当认清敌我之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小乙道,

“现如今也只能如此,不过,若是真遇上敌手,咱们只怕很难保全自己,还得想个办法才好!”

童陆道,

“这黑水寨的事,又不好让外人参和,哎,真是不好办啊!若是有几条表哥给的小船,逃起命来也倒容易!”

小乙道,

“既然来了,就没退缩的道理,不论是谁,先跟上再说1”

众人再无异议。

这边,浪哥儿已然解了船绳,明了也开始划水,船儿慢慢起速,远远跟在那船后头。那月牙儿已然下了山,就只星光为伴,不过,在这夜里待得久了,那前方船儿倒也脱离开视线!只不过,从这边能够看到那船,那边船上之人也定然能看到这边。虽然如此,众人也还是希望对方不要发现自己,于是又把距离拉得更远一些,隐约能够看到便是!

那船儿行了不到一个时辰,便不再继续往前,只是任由它自行在那水中摇曳。众人把船儿稳住,又聚到一处说话。

童陆道,

"小乙哥,这儿离那岛很近了!我看他们这般小心,就当就是黑水寨的幸存者了!"

小乙点头道,

"我也这样想,只怕这岛上还有什么重要东西,他们想要远走,却仍然不忘回来将它一齐带上1'

明了和尚道,

"小乙,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在那岛上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依我看,等天明之后,就我和你一齐上岛看看情况,浪哥儿和欧阳兄便留在船上,以防强敌来犯1"

仙翁虽然年纪不小,听他这般说话,也是有些不太痛快,

"我们不需要保护,我们也要一同上岛!"

欧阳明也道,

"咱们与任何人都无愁怨,应该不会有事的1"

众人好像都是这意思,明了和尚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船儿在水中轻轻晃动,倒把人弄得睡意连连!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