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一 所遇非人形势急转,情由心生爱意绵绵

二一 所遇非人形势急转,情由心生爱意绵绵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白青过来扶住伊伊,将她放置妥当,又为她揉捏起来,笑道,

"你俩真是一对冤家!浪哥儿,你算算看,伊伊因为你晕过多少次了!"

浪哥儿满脸通红,也不知是否还在想着之前伊伊要来亲他之事,支支吾吾回道,

"我,我也不想啊,谁,谁知道她一见了血便要晕倒!"

白青笑笑,回他,

"除了你的血,她也没见过其他人的呀!刚才打斗这般凶狠,我们也是捂住了她眼睛,没想,哎,还是坏在自己人手中1"

浪哥儿看看伊伊,眼中抱歉之意颇深!童陆大喊起来,

"哎,孽缘啊孽缘!"

众人都笑出声来,浪哥儿不好意思,默默低下头去。小乙为他揉捏肩颈,浪哥儿舒服的怪叫起来,童陆的小石子可不留情,命中了他后脑,浪哥儿尴尬拍拍,突然身子一哆嗦,然后跳起身来。小乙大惊,问他道,

"浪哥儿,你怎么了,不会是摔傻了吧!"

浪哥儿抓住小乙一胳膊,急道,

"小乙哥,小乙哥,咱们,咱们只怕是错了1"

小乙一头雾水,回道,

"什么错了?你讲清楚一些才是1"

浪哥儿越是着急,越是讲不清楚!正此时,有人过来说话,

"今日多亏几位,大哥有请几位过去,有要事相谈1"

浪哥儿脸色惨白,小乙以为他神智出了问题,于是回那人道,

"这位小哥请先回,我这兄弟头部受了些伤,待我们将他安置好了便来!"

那人点头,却不走远,就在一旁等候。小乙知浪哥儿平日从未有过此种表现,必然有大事发生,兴许这事不能让他人知晓,于是他带着浪哥儿来到了僻静之处,为他揉捏起来,二人这才附耳交淡。

揉捏了好一会儿,二人方才回来。那人很是恭敬,领着众人下去。伊伊已然醒了过来,只是还有些恶心想吐,相比之前晕上半日,已经好了太多。白青打趣她,说是若再让浪哥儿训练上几次,只怕就能把这晕血的毛病治好。伊伊笑着看向小乙和浪哥儿,也不和她心头又作何感想。

这些人聚在最为平坦的地方,四周围满了人,另一侧有护卫把守望,把生擒的众人围在当中。被擒的人中,全被破布塞住了口,只听得唔唔叫唤。小乙看到那最厉害了两人,与其他人单独关押,只怕地位非同一般1

看着众人过去,那蒙面之人迎了过来,抱拳道,

"多谢各位出手相帮,否则今日定然不会这般顺利,各位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提来!"

小乙迎上前去,笑道,

"哪里的话,我们也只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1那些人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你就不必这般客气了!"

那人蒙着面,也只双眼裸露在外,眼里平静非常,看不出喜怒之色。小乙早知会了众人,让他来与人沟通,因而其他人也未出来说话。

那人微微点头,道,

"我已经让手下去准备酒菜了,很快便会回来1"

小乙抱拳道,

"这忙活了半日,也真是饿得很了!那就多谢,咦,对了,不知你如何称呼?"

那人回道,

"我叫程辉,不知诸位又该如何称呼?"

小乙把众人一一介绍给这程辉,程辉一一致意,有手下端来平整石块,众人便坐在石上说谈。小乙有些好奇,问那程辉道,

"程兄,也不知你们会如何对付这些恶贼?我这和尚兄弟之前便想过来与你商议,若是能够不伤人性命便将仇怨化解,那可真是功德无量了!"

那程辉一手拍在石块上,好大的动静,

"此仇不共戴天,明日便作祭礼,他们死有余辜,用他们的人头当作祭品,再好不过!"

众人一听,心中滋味难以言说,小乙皱眉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那人十分坚决,回道,

"没有!"

明了和尚正要说话,那人一手抬起,便道,

"其他事都好说,只是这件,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程辉痛恨那些人,眼中却仍旧平静如常。

小乙看他这般决绝,也就不再提这事了,只道,

"果然如我们所料,去年的水患只是一个说词,黑水寨一夜之间倾覆,便是那些人干的好事吧!"

那程辉点头道,

"你既然有那火鉴,我也就不瞒你了1正如你所说,他们便是灭我黑水寨的凶手!我们这些幸存下来,也是那日夜里有要事,临时出了门,否则,我们也都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小乙道,

"那这一年里,你们可曾找他们算过账?"

程辉道,

"自然是有的,不过他们后台势大,我们几次寻仇,都无功而返,反而损失不少兄弟性命!这一次,诱他们过来,可是费了不少功夫!不仅如此,还有诸位出手相助,真是应了天时地利人和了!"

小乙道,

"哎,这大仇得报,不知你们之后又作何打算?"

程辉道,

"带着兄弟们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

程辉手下端了酒水菜品过来,在地上摆放整齐,程辉打开酒坛,给众人斟酒。

"各位恩人,先干为敬!"

没有过多的话,程辉掀开面巾一角,把酒碗放入里边去,再取出来时,已然成了空碗。除了不会喝酒的伊伊,其余诸人或多或少都喝了些酒。小乙离程辉近,看得清楚,这面巾之后,满脸的脓疱,好不吓人。小乙咽了一口唾沫,问他道,

"程兄,你这脸是?"

程辉轻轻整理那面巾,回他道,

"脸上有疾,不敢示人罢了!"

小乙道,

"青青医术尚可,若是不介意,让她看看可好?"

程辉摇摇头道,

"多少名医都看过了,一点办法也无,还是不要吓着白青姑娘了!"

白青道,

"医者仁心,又岂会嫌弃病人。程兄,你就让我看上一看吧,没准我能找到好的办法!"

程辉道,

"既然姑娘这般说,那就依你!不过,咱们还是等着明日祭礼过后再来医治,你看可好?"

白青回道,

"自然是好的!"

程辉又满上酒来,道,

"各位,请!"

又干一碗,之后又是一碗,又道,

"诸位恩人,我这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就不陪着各位了,你们随意享受,我去去就来!"

小乙回他道,

"程兄,你先忙你的,我们自己张罗便是!"

程辉去忙他的,小乙几人随意用些,琴哥儿有些郁闷,多喝了两口,不一会儿,便醉倒在地上。伊伊笑道,

“这琴哥儿的酒量这般差,怎么跟欧阳哥哥比!”

她话音刚落,仙翁也醉倒过去,他不停眨眼,看着众人一个接一个全倒了下去,再看远处正寻地方小解的小乙,也是一个倒栽葱,直直扑倒在地。她这时方才知道大事不好,

“哎呀,你们,你们这是中毒了么?”

伊伊大喊大叫起来,却是把程辉的手下招来,三两下便把她捉拿起来。她大叫出声,然后口中便被塞入一只臭鞋。伊伊双眼流下泪来,眼睁睁看着刚才还热情招待自己的程辉带着手下过来。

手下们挨个将小乙等人绑好,程辉则站在伊伊面前,眼中没有一丝情感,对她道,

“我本不想这样做,但是,谁让你们非要牵扯进来!不用怕,我会给你们痛快!”

伊伊不断挣扎,但她仅凭她自己,连那绳索都解不开,又如何力挽狂澜!

伊伊大哭起来,眼前一片模糊,她想要去看看白青,小乙,浪哥儿,还有,她想再看看姐姐,但是,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她看着程辉拔了刀,慢慢朝自己走来,她绝望至极,只有等死的份。

“住手!住手!”

程辉听到这话,也是颇感意外,回头一看,浪哥儿眯瞪着眼艰难出声,

“你,你,你为何!”

程辉眼神一动,马上有人过去将他围住,用刀架在脖颈之上,

“你喝了酒,竟然还能清醒,很不简单啊!”

浪哥儿慢慢回话,

“我,我受了伤,只抿了一口罢了!你,你让我,我们死个明,明白!”

程辉看着浪哥儿,轻声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浪哥儿道,

“这是你的权利,但我,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浪哥儿看着伊伊,指尖轻指那边,又道,

“还有一个要求,若是只有一条死路,能不能让我跟她一齐作个伴!”

伊伊听了这话,朝这边看来,只听得她的唔唔之声。程辉笑笑,说道,

“没想到,还是个情种!好,我答应你,把你俩葬在一处!”

浪哥儿泪流满面,对伊伊道,

“这辈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若是有来生,我定会早些与你相识,才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你!”

程辉摇摇头,叹道,

“你这小子,说话倒是有些肉麻,好,好,我行行好,让你俩道个别!”

程辉大手一挥,伊伊口中臭鞋被人抽走,她干呕了好一阵,又咳嗽了起来,脸上被泪水洗过那般,她只是哭泣,好一会儿才说一句,

“浪哥儿,下辈子,我只等你一人!”

程辉笑笑,示意手下将二人拉到一处,解开拴手绳,自己则立在一边旁听。浪哥儿笑道,

“想不到,你也有听他人讲情话的癖好?哎,反正要死了,也无所谓了。”

浪哥儿伸手轻轻抚摸伊伊脸颊,微微一笑,道,

“我早想跟你说了,只是一直没好意思!”

伊伊哭笑道,

“你想对我说些什么呢?”

浪哥儿回她道,

“你真美!”

伊伊刚收起的眼泪,又掉落下来,

“你肯定是骗我的!就想让我开心一点,死得没那么难看!”

浪哥儿道,

“我发誓,我从见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相处了这么久,我发现自己慢慢离不开你了!你开心我跟着开心,你难过我也难过,你因我昏厥过去,我恨不得自己流出的不是血!”

伊伊咯咯笑了一声,道,

“看来,这是老天爷的安排,我俩都逃不开去!”

浪哥儿为伊伊拭去眼泪,笑道,

“我第一次这样摸女孩子的脸哦,跟我想象之中全然不同!”

伊伊噘嘴道,

“是刚被泪水洗过,手感不好了么?”

浪哥儿道,

“哪会,嫩嫩的,滑滑的,舍不得放手!”

伊伊笑道,

“臭贫嘴,还以为你是正经人,没想到,这般油嘴滑舌!”

浪哥儿道,

“油嘴滑舌,也只对你一人!”

伊伊道,

“嘻嘻,没想到被人表白的感觉这么好!以往那么多人巴结我,怎的从没过这样感觉呢!”

浪哥儿笑道,

“那我以后日日说,夜夜说,让你每时每刻都只有欢喜!”

伊伊呵呵笑了起来,

“谁要你夜夜说,那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浪哥儿又道,

“我每夜给你讲故事!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我也给他们讲我俩的故事!”

伊伊又笑出泪来,回他道,

“我们连今夜都过不去了,还说什么孩子!你以为孩子是用泥捏的么?这么快就能有了?”

浪哥儿笑道,

“我现在就来捏上两个,你看取个什么名儿好?!”

伊伊笑道,

“我听人说,贱名好养活!”

浪哥儿已经在捏泥人,还真是弄得像模像样!他往脸上抹了一把,脸上脏极,伊伊把手弄干净,轻轻为他擦拭。浪哥儿笑道,

“那儿子就叫牛屎蛋,女儿就叫猪猪妹!”

伊伊笑得合不拢嘴,道,

“为什么儿子的这么难听,女儿的却是如此可爱!”

浪哥儿笑道,

“因为女儿像娘呀!”

伊伊大笑起来,丝毫不管旁边是否还有他人,只道,

“你这嘴,怎的这般甜!”

浪哥儿已然捏出一个小人儿出来,有手掌大小,四肢都有,只是鼻眼不太能够分清,他笑了起来,

“嘿嘿,你看你看,这是我们的儿子,小牛屎蛋!”

伊伊笑道,

“牛屎蛋好丑啊,和你一样,门牙都没有!”

浪哥儿哈哈大笑,

“怎会没有牙,我这就给他装上!”

浪哥儿寻了些碎片镶在了那小人儿脸上,更是丑得无法形容,伊伊笑得肝疼,又道,

“哎呀,还不如不要这牙呢!”

浪哥儿把这小人儿递给伊伊,自己则去做另外一个。这个他倒做得极为仔细,那程辉也忍不住靠近过来,看他如何制作。只见浪哥儿从抠了好些泥来,从头、身子再到四肢,每一块都单独仔细捏起,和刚才用一整块随便捏开的手法完全不同。伊伊也看他这般认真,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程辉始终微笑看他二人,也不过多打扰。浪哥儿和伊伊你一言我一语,着实亲热得很,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中,他倒也并不在意,对这似乎还满有兴趣。

“好了好了,快来看看我们的猪猪妹!”

浪哥儿小心翼翼捧着泥人,送来给伊伊看,伊伊瞅瞅自己手中的牛屎蛋,再看看这猪猪妹,叹道,

“哎呀,比起这猪猪妹来,咱们的牛屎蛋哪里能看!浪哥儿,你这也太过偏心了!”

浪哥儿笑道,

“这女儿本就要受宠些嘛,否则被那坏人三言两语骗走了,那可不太好哦!”

伊伊笑出声来,可程辉脸色却突然大变,双眼似要瞪出血来!二人看到,也都被吓了一跳!伊伊开口问他,

“程辉,你怎么了?”

程辉沉默良久,方才回道,

“女儿确实是该好生疼爱的!”

二人抬头看他,浪哥儿问道,

“怎么,你也有女儿?”

程辉不答,闭眼思虑良久,方才回道,

“好了,你们的情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是时候上路了!”

浪哥儿又看了看伊伊,轻轻一笑,对她道,

“别怕,有我在!”

伊伊甜甜笑道,

“有你在,我不怕!”

二人这般甜蜜,不知在那程辉看来,又是何种感觉!他却只是轻轻摇头,说道,

“既然你怕血,就让你死得好看一些。来人,还是挖个坑埋了吧,免得脏了我的手!”

几个手下过来领命,有人问道,

“那这些人又如何处置?”

程辉想了想,道,

“还是少留下些痕迹吧,挖个大点的坑,与这两人一同埋了。”

程辉说完,转过头去,望向远方,一动不动,似乎在想着些什么人,只是无人知晓罢了。浪哥死死拽住伊伊的手,不肯放开。

这些人个个是好手,选了一处泥土地,很快便挖出一个大坑来。众人依次被人抬起,丢入坑中。浪哥儿伊伊看着众人一点反抗也无,心中难过至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活埋,真不如自己也被那药迷晕才好!那些人看二人这般缠绵,还是特意留了一个小坑给二人,也算是对二人的一种奖励了吧!

伊伊抱着浪哥儿,二人躺在小坑之中,依偎在一起,就算是过了这一辈子了!

浪哥儿对他道,

“伊伊,咱们来生再见了!”

伊伊脸贴在浪哥儿胸口,闭上眼来,回他道,

“浪哥儿,咱们来生再见!”

二人一齐闭眼,却是带着微笑!

程辉站在坑边,看着他二人,好似有些不忍,手下一旁等候,却久久未能收到命令。他终于闭眼,手下人便开始填土。

“哈哈,哈哈,程辉是吧?咱们还没结束!”

程辉迅速回头,看那双刀男突破了防卫,正往他这边赶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