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五 烟波浩渺雪过天明,旧友来寻盛情相邀

二五 烟波浩渺雪过天明,旧友来寻盛情相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想不到,那年竟是死了这么多人!”

七子听完,心头也是不大好受。大山笑笑,

“人各有命,可若是把命把握在自己手中,那也算得上是福气了!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是妄想而已。”

七子点点头,道,

“确是如此,不过我始终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就像这天气一样,大山哥,你看,雪停了,天上破了几个云洞,那太阳就要出来啦!”

云层变换极快,不多时,光线明亮起来,太阳果真露出真容。

大山笑笑,又道,

“这雪下得久了,一见这冬日,都有些不太习惯了。!”

七子细数一下,只道,

“大山哥,这雪足足下了七日!这洞庭湖上竟是没有结冰,是因流水的缘故么?”

这船儿是二人用自己的船换来,虽然旧些,但有船舱,倒能挡些风雪。大山从那船檐之上抓起一口雪来,塞进口中大嚼起来。雪水化成水,冰凉无比,却又十分甘甜,他又忍不住再多吃了几口!

“湖面太广,虽然下雪,却不是十分寒冷,要想结冰,怕是不易!这几日没有外人打扰,倒是清闲得很,闲得我都心慌了!”

七子笑道,

“没有仇敌追杀,也是一种享受了!”

大山长长伸了个懒腰,然后将挂在船上的渔网摘下,抡起胳膊,抛洒入湖中。渔网铺到水中,成一个圆来,又慢慢沉了下去。大山收网,上边困住两条大鱼,便是今日的早餐了!七子过来帮忙,笑问大山,道,

“大山哥,为何你每次都有收获,而我抛洒数次,也不见得有你这一网来得多!”

大山笑道,

“运气好些罢了!”

七子把鱼片好,抓了白雪铺在锅底,再将鱼片放至雪中,生火开煮。雪水化去,水开即食,滋味颇佳!这是大山教他的吃法,他倒是吃上瘾了!他边吃边问,

“大山哥,我一点分不清楚方向,也不知咱们到了什么地方!”

大山笑道,

“你猜猜?”

七子想想,道,

“我怎会知晓!哦,你让我猜,想必之前提到过!我想想!嗯,难不成,难不成这里就是那黑水寨,水下就是那岛?”

大山轻轻点头,

“一猜即中!”

七子跑到船尾,看这湖水湛蓝一片,哪里见得着那岛的影子,

“大山哥,就这你都能认得清楚?”

大山睡躺下来,回他道,

“找准方位,再与船速、参照物对比,也不是很难判断!”

七子笑道,

“大山哥,你什么都懂,真是厉害!”

大山闭上眼来,七子往外围看了看,只见天水之间,两只小船朝之方行来,惊道,

“大山哥,有船来了!咱们是不是加快一些,先躲上一躲?”

大山过来看了一眼,道,

“这个天气行船过来,也是不易,会上他们一会吧!”

七子点头,船儿静静停在水中,只偶尔轻摇一下,待到那两只小船近到能看清船上人脸,七子方才听到那边船夫喊话,

“两位慢走,我们老爷有请!”

七子回道,

“你们老爷又是何人?”

那人道,

“长沙马伯钦马老爷,已然在家中备下酒宴,要请二位前往叙旧!”

七子听大山说过这名,他这一提,倒还有些印象,只道,

“你们怎知我们会在此处?”

那人回道,

“我们先去找了长眉仙翁,他让我们往这边来试试运气,没想真遇上了你们!”

七子打趣他道,

“你们马老爷这么寒酸?怎的就只派这两条小船过来?”

那人回道,

“我们只是前边探路的,迎回你二人,便有得大船坐的!”

大山在船舱之内,也不知睡着没有。七子过来查看,见他半眯着眼,于是对他道,

“大山哥,那马老爷要请咱们去他府上吃酒,咱们去是不去?”

大山慢慢睁开眼来,回他道,

“去啊,有吃有喝的,不去可是浪费了!”

七子轻声道,

“也不知这人是否真是那马老爷派来的!”

大山知道他怕中了他人奸计,只道,

“去看看便知了。”

七子点头道,

“这里离长沙不知还有多远?”

大山笑道,

“管他多远,让他们把大船开来,咱们也省些气力!”

七子明白,出了船舱对那人说话,

“小哥,不是说有大船么,咱们上了大船,再一同过去呗!”

那两条小船分开一条,回程报信去了。七子与那边说笑一阵,也是数落了不少,这船上还有不少酒水,七子便扔了些过去。在这浩瀚无比的洞庭湖中,晒着雪后暖阳饮酒,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七子看回去的那条船儿行得极慢,没想还是到了晚间,方才见到大船过来。远远的见到那船儿,便知排场不小!来到近前,更是让七子吃惊不已。那船儿水面往上的部分就有三四人高,船上扶手之上各式雕绘也是极为精致。那船来到近前,便有人放下船板,七子大山顺着它爬上船去。刚上到那宽阔的甲板之上,便听得众人齐声说道,

“二位英雄辛苦,请入船歇息!”

大山摇摇头,道,

“七子,看来没错了,这马老爷的作风,一向如此!”

七子笑着点头,跟大山一同入了船舱。这是一间正厅,里边生有好几团火,温暖非常,七子穿得多些,待了片刻,后背便冒起汗来。

“大山哥,这么多吃的喝的,都是为我们准备的?这马老爷还真是够意思啊!”

大山笑道,

“只怕还不止这些!”

话音刚落,便有人进来,七子刚喝的一口酒,正在嗓子眼儿,还未咽下,便又喷将出来。原来一齐进来八名美女,穿着暴露,进来便抛着媚眼,向二人展示傲人身材,倒是把七子吓得不轻!

紧接着进来一位中年男子,笑得像朵花儿一样,不过这朵花儿有些发蔫,已经不太新鲜。

“哎呀呀,大英雄回来了,老爷真是盼了好久好久,这次到了家中,定要多住些日子才行!”

大山向七子介绍这人,

“马老爷的小跟班,拍马屁倒是厉害,可是要小心他的甜言蜜语!有毒啊,有毒!”

那人大笑起来,

“我说小乙哥,你怎的这般说我!你可一直是我最最敬佩的大英雄呢!”

大山笑道,

“大英雄不敢当,大酒鬼倒是勉强可以胜任!”

那人也笑了起来,道,

“早就备上了!老爷知道你好这口,看看,这桌上,各式美酒应有尽有!咱们喝酒欢娱,不知觉间,便到家了!”

大山随意取了一杯酒,抿下一口,只道,

“酒太多,反而不好选了!”

大山喝口这杯,又品口那碗,一样都没放过。七子也学他模样,挨个品了个遍,说道,

“这也算得上是品尽天下各式美酒了么?”

那人笑道,

“自然是了!不过光喝酒多没劲!嗯嗯,姑娘们,动起来!”

这一声令下,八位女子一齐迎了上来。七子心头嘭嘭直跳,一点不敢直视前方。七子本以为她们是来跳舞助兴,怎知八人分作两组,竟只是来给二人揉捏按摩的!紧接着外边又进来十余人,手捧各式吹弹乐器,正面帘布拉开,还有编钟大鼓,真是把整个乐坊都搬上船来!这还没完,二十四位美人穿着轻薄细纱,走着碎步进来,七子只是一眼,鼻中便有些湿咸,竟是有血往外冒出!看这些女子,身子若隐若现,更是让人忍受不住!

一时间丝乐声起,美人翩翩起舞。七子手中酒杯早就落在地上,而他也再无需自己动手,美酒自有美人送来。他欲要反抗,可这些女子个个纤弱,真怕伤着了对方。他没办法,只能向大山求救。大山却只是干笑,眼神示意他放轻松一些。

“这四十八位女子,是那马家老爷的心头肉,为了培养她们,还真是花费了不少银子!这次竟是全部派了出来,还真是给足了咱们面子!要是不去,那可真是不太好意思了!”

七子尴尬道,

“只是这,这有些不大自在!”

几位女子一听,尽皆莞尔,又让七子心头揪紧。她们嘴虽甜,但也非常识趣,不随意打断二人说话,显得极有休养。场中舞女也是十分专业,舞姿曼妙,配合默契自如,任谁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

大山笑道,

“她们可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哦,七子,你千万不要想多了!”

七子一听,更是羞红了脸,看来自己定力仍旧不足,还需多加磨练。二人就被这几十号人伺候着,极近放深,这才收了歌舞,来到甲板之上,看那撩人夜色。那马老爷的跟班陪在一旁,若有差遣,立时满足。

这船儿上灯火依旧,在这洞庭湖水中行进,老远就能看清楚,真是相当的高调。七子不由问道,

“不会引那仇敌过来么?”

大山没有回话,跟班却道,

“我家老爷的船,我看谁人敢来?!”

七子笑笑,

“你家老爷这么厉害么?”

跟班道,

“别的不敢说,在这儿,还没有人敢不给老爷面子!”

七子指着前方灯光问他,

“那儿好像有些船,莫非是来堵咱们的?”

跟班笑道,

“那都是自己人,都是为咱们开路的!”

七子赞道,

“果然厉害,这马老爷倒是想得周道!”

跟班又道,

“老爷最是热情好客,所以才有这等好人缘!我看这夜已极深,二位不如先回屋歇息!咱们船行快些,后天天黑之前应该就能到了!”

七子道,

“我看这船儿行的极快极稳,可还要两日方才能到,啧啧,这洞庭湖果真大的出奇!大山哥,咱们回去歇息了吧!”

大山点点头,跟班带着二人回屋。这船上的住处却仍能看出奢华,一饰一物都是精品,也都是值钱的物件。七子取了个茶杯把玩一阵,开口对大山道,

“这船儿行起来,没有一丝摇晃,今夜可是能够睡个好觉了!”

大山笑笑,找了面铜镜检查一番,问道,

“七子,你有没有发现我这面具有些不一样了?!”

七子把灯笼拿到近前,仔细查看,回他道,

“好像,好像更贴合了一些!”

大山微微点头道,

“确实如此,可自己又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应该都是正常的吧!”

七子从未多问这面具以及面具下的那半张脸,大山也从未有所说明。他看七子盯着面具,轻轻摇头,道,

“要说有些事情我偶尔能够想起,可它,却是一点儿也记不清了!或许还没到时候吧!”

七子明白,取了些醒酒茶来。大山喝了一口,道,

“马家老爷热情好客是不假,但花钱如流水,如此这般下去,也不知他还能维持多久!”

七子笑道,

“马家老爷的钱还能花完?”

大山笑道,

“若是只出不进,再多的钱也能被糟蹋干净!等见着他,问问便知!”

七子笑道,

“这倒奇怪了!”

七子这话说完,只觉头顶木板旋转起来,立时便要晕倒,他挣扎起来,

“大山哥,迷药,迷药!”

眼前出现了好些个大山,七子用力闭眼,想要睁开已是不能。忽然,手脚被人按住,一股暖流从头顶往下蔓延开来,胃里也添了些东西。他渐渐恢复了知觉,慢慢睁开眼来。大山又变回了一个,正笑着看他。七子头脑清楚了些,问大山道,

“大山哥,我这是中了迷药了?”

大山笑道,

“你可知道何时中的?”

七子想了想,回道,

“今日我吃的喝的都与你一般无二,实在是想不出来!”

大山指指那边酒杯,七子明白过来,

“咦,我也只把玩了一番,为何又单是我中了招?”

大山道,

“这人不简单,咱们还得多多留心才是!能够混到马老爷的船上,这已是极难,再布置下这等迷阵,这天底下,有这手段的人物屈指可数!”

七子疑问道,

“这是何人?大山哥你可认得?”

大山笑道,

“兴许是认得的吧!”

大山没多细说,靠在一边眯起眼来。七子又问,

“大山哥,你还没说他怎么下的药呢!”

大山闭眼道,

“你进这屋,没觉得这里木香味有些不大对劲么?”

七子仔细辨别,却仍未发现异常,或许是进来久了,适应了这里味道。

“药性相生相克,若是只闻这香,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若有特殊的引子,便能合成毒素。你用的那杯子,便是引子!”

七子此时再看那杯子,还是看不出什么异常,他无奈摇头,说道,

“这江湖真是太过凶险,这样也能要了人命。大山哥,你又是如何知晓这杯子有问题?”

大山笑道,

“你仔细看看这杯子,和其他所有饰物有何区别!”

七子反复对比之后,回他道,

“没看出什么不同,要说有区别,那只是没有那么精致,稍稍有些瑕疵罢了!”

大山点头道,

“正是这点!你想,马老爷是什么样的人,怎会让这有瑕疵的东西出现在这儿!这东西虽然也算是上品,但离那精品也还有不少差距,所以,懂行之人一看便知,根本隐瞒不了!”

七子恍然大悟,

“哦,原来如此!哎,若是只我一人,又如何分辨得出!大山哥,咱们现在要不要将计就计,将那人引出来!”

大山笑道,

“已经晚了!只怕人都走远了!你想,能够这般布置迷阵,这屋内的动静,他又岂会不知?”

七子叹道,

“咱们的敌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大山笑道,

“最怕那些暗地里使坏的,有时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七子也笑了起来,

“还好大山哥你见识多,这才没中了贼人的道!”

大山道,

“经历的多了,也就自然会在意一些。七子,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多,你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七子点头,便听得有敲门声响起,门外那人言语十分紧张,

“两位英雄没事吧?!”

七子一听,便知是那马老爷的跟班,于是回他道,

“没事没事,怎么了,有什么情况么?”

那跟班长舒了一口气,回道,

“刚才下人发现少了一条小船,好像有人私自离开了!我怕那人对你们不利,便过来问问!虚惊一场,虚惊一场!”

七子打开门来,那跟班满头大汗,正用手擦拭额头,见到七子开门,瞬间弯下腰去,

“我这就找人过来守卫!”

七子笑道,

“这就不必了,只是可曾查出那是何人?”

跟班道,

“已经让人查去了,很快就能知道!”

七子道,

“你不用担心,我们都好好的。也不用让人过来守护,怪让人不自在的!”

跟班陪笑道,

“好,好!今日之事,我一定查个清楚!打搅二位英雄休息,真是过意不去!”

还要再说,七子把他往外推去,只道,

“你可别再这么客气了,自然一点,随意一点,就挺好的嘛!”

跟班只好出去,可口中仍是歉意连连,七子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到屋内,七子说道,

“大山哥,咱们不用换个屋么?”

大山道,

“我检查过了,除了那儿可以看着屋内情况,也再无异常之处!”

七子往大山手指方向看去,笑了,

“和那杯子一样,算不得完美无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