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六 一宅千亩已占半城,极品良驹千载难逢

二六 一宅千亩已占半城,极品良驹千载难逢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连两日在船上度过,那酒再好,喝得多了也就无味了,可那四十八位女子却是不同,换着花样来取悦二人,一连两日,都不带重复的!七子很是过意不去,想人歇息一阵,可跟班说了,她们表现越好,老爸的赏钱可就越多,于是虽然很累,倒也无人愿意歇着。二人也就只有顺着她们来了。头一晚的事情没能查清,这船儿上的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也不知那人是不是早藏在了船中,跟班表示定要给大山二人一个交待!

这第三日日落之前,船儿便靠了岸。跟班带着二人下来,已然有三五十个护卫守在岸边,排场着实不小!大山直摇头,不过还是跟着下了船,被众人护在了中间。

七子回头看那船儿,甲板之上多出数十条汉子,每人都是光着膀子,在这寒冬腊月里,却仍旧挥汗如雨!七子知道,这船儿这般大,行船定是要费上许多人力。他们这两日辛苦,七子也是招手向他们致意,算是感谢了。

没走几步,便有车马开门等候,看那马儿四肢强健,明眸皓齿,也是一等一的神驹,七子也不由对那马老爷心生好感!二人上了马车,前方还有一辆为其开道,行进速度却不算太快,众护卫保持着距离,跟在这车马前后。七子看那车窗外边,早有百姓在此等候,也许只是为了看个稀奇。可前方有人带头拍掌,百姓们也齐齐拍响巴掌,似是训练过的那般!

七子疑惑问道,

“大山哥,这些百姓也认得我们?”

大山笑道,

“还不是马家老爷干的好事!他这一出,也不知又要花掉多少!”

七子大笑起来,

“也亏他想得出来!我现在倒觉得这马老爷有些可爱了!”

大山道,

“哎,这有钱人的心思,哪里猜得着!”

只坐了片刻,那车马便停了下来。七子往外一看,又多了不少护卫,着统一服饰,齐齐抱拳说话,

“欢迎英雄大驾光临!”

七子哭笑不得,道,

“这么几步,也要坐马车,我都不好意思下来了!”

大山笑道,

“老大不小了,还这般造作!我看,他也没几年可挥霍了!”

有人轻轻拉开车帘,二人钻了出来,迎面而来一位老者,六七十岁的模样,紫色蟒袍,后背墨绿貂皮披风,一条白色狐裘围在肩上,黑色皮靴被擦得锃亮,头顶那帽儿好生别致,也是七子从未见过的款式。七子附耳问道,

“大山哥,这就是马老爷么?好像是个当官的,品阶似乎还不小呢!”

大山笑道,

“可不是么!人家可是实打实的王爷!想当年也是当过土皇帝的哟!”

这话故意说得大声,那马老爷听得呵呵直乐,只道,

“我这腿脚不便,没能亲自去迎,真是我的不对了!”

大山笑道,

“你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怕是为了多花钱吧!”

马老爷哈哈大笑起来,一时没喘匀,便干咳了起来。大山问他道,

“怎么,身子骨不中用了?”

马老爷喘过气后,又轻笑两声,回道,

“没事没事,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只是大夫说受不得气,所以现在从不听那烦心事!”

大山道,

“外边怪冷的,里边有火没有,让我们进去暖暖手先!”

马老爷立刻叫人让开路来,那跟班已然扶住他手,向二人使着眼色。

入了府中,才发现这里边宽敞无比,七子想象中的皇宫也没这般大的!之前那么短的距离也是坐车,进到院中,也早已有车马候着。众人上了车,走了许久方才到达目的地。七子下车一看,眼前一处厅堂,极宽极大,有些异域风情,几位女子低头立在门口,恭迎众人。

进了这厅,温暖非常,如此大的厅堂,也不知要烧多少炭火才能有这般温暖!正中一张大圆桌,已然摆满酒菜,菜肴似乎还未上完,仍有女仆进进出出。马老爷示意二人随意,自己则靠着大山坐下。他身子一抖,跟班已然把那抖落的披风接住,如此娴熟,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马老爷贴到大山身边,似乎有好些话要对他说来!

“你可真是厉害啊,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大事!这次倒好,各处人马都蠢蠢欲动,若不是我花钱办事,你们要想进长沙城,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啊!”

大山笑道,

“你这么有钱,不如花钱帮我把榜上名字划掉,这才是彻底解决问题!”

马老爷张大了嘴,良久方才回道,

“那可不是小数目啊!”

大山吃了一口酒,笑道,

“若是小数,那也不用你出手了,我自己就能解决了!”

马老爷咽了口唾沫,道,

“赔上我整个家底,也不知够是不够!”

大山笑笑,又道,

“也没这么夸张,你那儿有多少,我也是知道一二的!”

马老爷嘿嘿轻笑,回他道,

“那我先试试看吧!嗯,来了我这,就多待上一阵!船上可是见识过我那宝贝们的厉害了吧!”

大山笑道,

“见识了,见识了,大开眼界,真是大开眼界!”

马老爷又要招她们来,大山拦住他,道,

“这两日看烦了,也让她们歇息歇息!”

马老爷也不强求,几人一齐喝酒,唱得浑身大汗,马老爷叫过跟班来,对他道,

“让他们把火弄小一些,真是太热了!”

七子早奇怪这屋内未见明火,为何这般暖和,听马老爷这样一说,方才问他,

“马老爷,这里怎的这艉热和?也没见有明火呀!”

马老爷得意道,

“这屋子下边可都是空的,正烧着火呢!火太大,我让他们撤下一些!”

七子道,

“这么大的厅堂,已是极难建造,没想下边还有一层,马老爷,你也真是会享受的!”

马老爷笑笑,大山又接着道,

“这有什么!那岳麓山几乎就是马老爷的后山!”

七子笑道,

“了不得,了不得!马老爷一家便占了半个长沙城,以后便叫马半城得了!”

马老爷道,

“只怕不止半个城了!”

三人大笑起来,又接着喝酒打趣,不知觉间,七子双眼迷糊,醉得不省人事,他竟然被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灌醉,而且那老头看起来并非特别硬朗,他很受打击,终于醉倒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七子觉得有人在推他,慢慢睁开眼来,果见大山站在一旁,眼望着他。他揉了揉眼,问大山道,

“大山哥,我又喝醉了,真是太丢人了!”

大山却道,

“醉就醉吧!赶紧起来,马老爷家来了一队新马,个个都是神驹,让咱俩各挑一匹去!”

七子赶忙翻起身来,与大山一同出了门。刚一出门,便见着远处沙尘连天,好不吓人!

“大山哥,这场面也真够大的,还好这院子够大,否则真要吃土了!”

大山笑笑,下人便带着二人朝那方走去。出了院门,是一片草场,宽阔非常,因季节问题,草已枯萎,一片淡黄。听得马儿嘶鸣之声,紧接着便是杂乱的马蹄响动。那沙尘迷人眼,待到马儿停下奔跑之后,方才慢慢看清前方。七子只见迎面而来一人一马,还有三五十匹跟在后前。那人还未到近前,便下了马来,贴在马儿耳朵边上轻轻说了几句,拍拍马屁,那马儿回以响鼻,尾巴拍到那人后背之上,便慢慢往一侧走去。其余众马看它走了,也是乖巧的跟在后头。七子心也道,这马儿看起来虽然身上毛色杂乱,不比其余那些漂亮,只看那修长的四肢和紧实的肌肉,便知绝不一般。七子对马并不了解,但看其余众马对它的态度,也知道这必定是匹绝世神驹,看它那趾高气昂的模样,七子也忍不住轻笑起来。

那人近到前来,七子看他长相蛮横,眼中却是极其温柔。他带笑不笑对大山说话,

“你来啦,老爷,老爷说让你俩各挑上一匹!”

大山笑道,

“我不用挑,就你刚才骑的那匹!”

那人慌忙道,

“除了它,其他随便你挑!”

大山摇头道,

“留在这儿快把人给憋死,跟我一齐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多好!”

那人不语,大山又道,

“这么多年未见,你倒是得意得很哟!在马老爷这儿,应该赚得盆满钵满了吧!”

那人尴尬摸头,道,

“我,我也只是为了这些马儿!至于其他……”

大山笑道,

“顺带也把银子也给赚了,多好!”

那人红了一阵脸,这才回道,

“老爷真是爱马之人!”

大山笑笑,只道,

“你倒是为他说好话!好吧,咱们过去看看!”

那人点头,带着二人过去看马。他手指放到口中,轻轻一吹,一阵刺耳声起,那马儿便乖乖带着众马过来。七子叹道,

“这马儿竟通人性!难怪这位大哥不愿割爱!”

那人笑笑,牵过那马儿,把脸贴在马脸之上,又是一阵言语,七子虽然听得清楚,却是不知说的什么话。好长时间,那人带着那马儿走开,马儿几阵响鼻之后,众马竟然留在原地,不再跟在它后头,这“马皇帝”的气派可见一般!

大山随意找了一匹,倒是不太温顺,大山也不管它,揪住鬃毛便翻身上了马。身边马儿自动退了开去,场中便只剩下大山和那马儿。马儿嘶鸣起来,前腿高高飞起,几乎是直立起来,大山身子贴在马背之上,显得十分轻松。嘭的一声,马儿重重踩踏下来,大山全身贴到马儿身上,也并未受到太多影响。马儿嘶鸣起来,四蹄乱蹬乱踹,身子也是时起时伏,可无论它如何作为,大山始终贴伏在它后背之上。七子见状,也不得不退得远些。

马儿大怒,竟是张大了嘴,想要去咬大山,那嘴唇扯得老高,两排白牙十分扎眼,七子也不由大笑起来。与此同时,七子身后不远,有一女子也同样笑出声来。七子看那女子,三十多岁年纪,不似本地人士。她普通农妇打扮,可仍是娇艳非常。她鼻梁高挺,眼睛大得出奇,此时笑弯了双眼,睫毛便似是直接长到了眼球上那般。

七子听得马儿动静渐小,转过头去,大山整个身子伏在马儿后背,伸出双手轻抚马儿额头,口中还不时说着些什么。那马儿耳朵扇动起来,好似听懂了人话!它噗嗤噗嗤又打了几个响鼻,这才悠闲慢慢走动起来。

大山笑道,

“七子,刚才看清了么?你来试试看!”

七子道,

“大山哥,这些马儿难道都没有被驯化的么?这马老爷养马,难道都不骑的么?”

大山笑道,

“有人些喜欢骑马,有些人喜欢养马,有些人喜欢花钱看人养马,还有些人呢,喜欢养马的人!哎,人各有志,人各有志啊!”

那女子已然到到七子身边,指着大山笑道,

“怎么在这儿也能遇上你!”

大山笑着回他,

“可不是么,在这儿也能遇上你!”

二人一同大笑起来。大山示意七子自己去寻匹心仪的马儿,他转头向那女子示意,便去寻马去了。大山把马儿放开,马儿却只在他身边吃些干草,再不回马群中去。大山与那女子找了处干草地,席地而坐,大声聊起天来。之前驯马的男子也一齐过来,挨着大山坐下,三人一齐看向七子,轻声笑谈。

七子挑了一匹黑马,浑身毛发黑得发亮,也是十分健壮。他刚一靠近,那马儿侧过身来,后蹄飞起便是一蹬,还好七子早准备,身子往后,马蹄差那么一丁点儿才能够到。马儿刚一收腿,七子便趁机飞身上马。可他还没抓住鬃毛,马儿一蹦哒,又把他弹落下地。七子哪会放弃,又找机会上了马背。他从未遇过这样的马儿,好胜之力更盛,虽然反复失利了几次,最终还是稳稳趴到了马背之上。可七子还是小瞧了那马儿,又一次被摔将下来,弄得灰头土脸。大山向他招手,让他过去。七子把身上拍得干净,这才来到大山这边。

大山笑道,

“歇息一下,待会让这大哥多教上你几招,你这乱弄一通,倒是容易把自己给弄伤了!”

那女子取了些吃的出来,分递给几人。大山吃了两口,笑道,

“这马老爷家这般有钱,你们怎的还吃这玩意!”

七子嚼了几口,好像是些草根,味道也确实不怎么样!

那女子笑道,

“吃着这个,就好像仍在草原那般,也就没那么想念了!”

七子拿着这东西瞧看,只是普通的草根而已,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放入嘴中嚼嚼,还真不算难吃!

大山边嚼边道,

“不想回去么?”

二人一同回道,

“想啊!”

说完对视一眼,笑了起来,男子让女子来说,

“我们每日都想,只是始终放不下它们!”

大山道,

“好马多的是,何必执着于此!回到草原上去,还愁找不到良驹?”

女子轻叹一口气,道,

“这可是百年难遇的马神,你看这些,已经算是极品好马了吧?可在它面前,那就乖得像个孙子一样!”

大山笑笑,

“孙子这俩字用得不错!这马老爷姓马,弄来这匹马儿,应该也花了不少钱吧!”

女子点头道,

“是啊!足够买下几十个城了!”

大山笑道,

“那也只能算是小镇吧!对了,你们来这帮他养马,可有条件?”

女子道,

“当然有条件了!首先便是这马场,他倒也是尽力了,你看这一片,直到那岳麓山下,全都是我们的地盘!有时骑马走走,还真像个样子。不过,比起草原来,还是太小太小了!草也不行,我每日担心它们吃不饱!在这里待久了,马性也会消灭光,所以我们更要忙活起来!除了草场,我们只求能跟这些马儿待在一处,吃喝什么的,能活下去就是了!”

大山叹道,

“啧啧,这普天之下最有本事的训马人,竟是屈身在这小小草场之中,这马老爷可真赚大发了!”

女子笑道,

“马老爷答应我们,等这马儿生了崽子,便各送我们一匹!它已经快两岁了哦!只不过,它可不能随便找几匹母马配对,那也太委屈它了!”

大山道,

“你怎知道它不喜欢,我看啊,找上百十来匹母马,拉到它面前,任它自由选择便是!”

女子又道,

“我们也试过,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没办法,只有继续等着了!”

大山听得直摇头,

“哎,想不到这马儿也如此挑剔!若是这样,不如把它带回草原,没准立马就寻到心上人了!”

那二人又对视一眼,一齐摇头,

“我们也想啊,只是老爷……”

“老爷花了这么多钱,再把它放回去,岂不是要伤心死了!”

这接话人的声音很是熟悉,七子回头一看,马老爷站在身后,这身穿着,一看便知是为骑马准备!他撅起嘴来,道,

“虽然我有的是钱,但这马儿真不是小数目啊!我也会心疼啊!”

大山笑道,

“这儿住得烦了吧,你这么喜欢马,不如搬到草原上去,出门便是马场,岂不自在?”

马老爷竟然犹豫了!真是让七子意外!他呃了一阵,方道,

“考虑考虑,考虑考虑!”

那两人一听这话,直跳了起来,马老爷恢复之前模样,问道,

“要不要骑马玩玩?!”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