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九 烟云缥缈魂归梦泽,流水无尽多事之秋

二九 烟云缥缈魂归梦泽,流水无尽多事之秋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诗写得真是太好!再看这湖,当真是浩瀚无边啊,虽然再不见那云梦泽,但洞庭之水,也是无与伦比的存在!”

童陆立在船头,大发感慨。这红日似火,湖面之上还真像笼罩了一层薄雾。程辉淡淡一笑,说道,

“我为女儿取名梦儿,也是源自这云梦泽的传说。我们自小在这儿长大,一听到云梦泽这三字,心中便有强烈的亲切之感!”

童陆问他道,

“你又想起梦儿了吧!”

程辉道,

“每时每刻都想,我只愿快些查清一切,便去与她母女二人相见。可是,我做错了这么多事,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原谅我!”

童陆道,

“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来说,你想为她们报仇也在情理之中,即便真的错了,她们想必也不会怪罪于你。更何况,现在还有机会戴罪立功!”

程辉笑了笑,指着前方,说道,

“看,能见着水岸了!”

在船上飘荡了五六日,这才瞧见岸边。正好,程辉有这么个清静的养伤之所,也是恢复得极快。众人也不着急,反正离那武林大会尚有几日,便只当作在这洞庭水中散心了。程辉的伤势虽重,此时倒也能够行走自如,他教了小乙不少东西,小乙一一记住、练习,不过对于那剑法来说,真是难以驾驭得了。欧阳明对那剑法也有些兴趣,程辉倒也不藏着掖着,一齐教于了他,可说来奇怪,这欧阳明本来是一板一眼、极为刚猛的路数,可学这唯快不破的剑法,倒是学得有模有样,让程辉颇为吃惊。

船上虽然无聊,但众人也能寻些乐子,菲菲在这其中也起了重要作用。谁都能看出欧阳明和菲菲的关系,唯独琴哥儿依旧不肯放弃,小乙笑话他,他却只道人生在世,遇上一个真心喜欢的多么不易,她一日未嫁,他便等她一日!这样痴情,倒是让小乙对他另眼相看了!

那拜火教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现在要去的,是让小乙一直向往的武林大会。在那武林大会上,会有多少高手出现,会是怎样的精彩纷呈,又会有多少青年才俊脱颖而出,而自己,会不会是其中之一?!小乙看着前方水岸,想着想着,心中也是起了些波澜,

“小乙哥,你想什么呢!”

浪哥儿来到小乙身边,这般问他。

小乙回过神来,笑道,

“没什么,只是想想马上到的武林大会。”

浪哥儿笑了起来,

“我是说呢,难得见你魂不守舍,还以为和白青闹别扭了!我和陆陆商量了,等武林大会一结束,我们一齐为你们办个像样的婚礼!也算弥补曾经的缺憾吧!”

小乙笑道,

“难得你这般有心!嘿嘿,要不然,你和伊伊的好事也一齐办了,免得以后再麻烦!”

浪哥儿有些不好意思,回道,

“我和伊伊啊,不急不急!”

“怎么不急,怎么不急!你倒说说,为什么不急!”

浪哥儿大惊,回头一看,伊伊正眨着那又大眼瞧看着他。小乙刚才说这话,也是见到伊伊过去,故意逗弄浪哥儿。浪哥儿脸皮薄,又红成了一片。浪哥儿慌忙解释道,

“我是说,我们要好好准备一下,千万不能仓促了事!”

伊伊捏着他脸,笑道,

“我准备好了呀,随时都可以的哟!”

浪哥儿跟她说笑,小乙则识趣了退了回去。进了船舱,便见着白青双手托腮,坐在窗前。小乙过来陪她坐下,问道,

“青青,想什么呢?!”

白青微微眨眼,悠悠道来,

“小乙哥,这江湖好大,我怕我有一天走不下去,就只剩你一人了!”

小乙笑道,

“你走不动了,我就背你走,你若实在不想走了,我就留下来陪你,等你想走了咱们再走!”

白青回身靠在他胸口,竟是流下泪来,小乙心疼,问她,

“青青,你这是怎么了!”

白青道,

“经历这许多人事,亲见了这许多惨案,我真怕,真怕有一日恶运也会降临到我们头上,真怕……”

小乙抱紧她,在她额头轻吻一下,回她道,

“我不许你胡思乱想!在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你若真的害怕,那咱们就寻个地方住下来、以后再不入这江湖。”

白青抬眼看他,泪水不停涌出,她微微一笑,嘴角处浅浅的酒窝越发的好看,

“真的么!小乙哥,你说的是真的么!”

小乙为她拭去泪水,回道,

“当然是真的!”

白青幸福的钻进小乙怀中,像个小小猫咪一般!

“嗯,嗯!这儿还有人呢,你俩注意着点!”

小乙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端木清坐在不远处笑看他二人,在他身边,明了和尚也是盘坐起来,微微笑起。

“你俩什么时候来的!”

端木清白了他一眼,道,

“我们一直都在,你只注意你的青青,哪会看着我们!”

小乙看他们那边,正是舱中最为昏暗的角落,若不仔细看来,还当真不易被人发现!

小乙有些尴尬,换个话题问他,

“端木兄,你和明了怎的挨这么近,你俩什么时候这般要好了?偏偏挑个让人不易察觉的地方,难不成……”

小乙坏笑起来,端木清却没有一句解释,只道,

“不用说别的,你俩啊,看来还是赶紧把婚事给办了,免得卿卿我我之时,还会有所顾忌!”

小乙笑道,

“难不成成了婚就可随便了?”

端木清不善辩论,不知如何来接,明了和尚替他解围,

“端木也是想喝二位喜酒了!你们若是再晚一些,明了便无法亲眼见到你二人大婚了,的确会是个不小的遗憾!”

小乙大惊,问他,

“明了,你这就要走了?”

明了点头道,

“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就继续我的路途吧!”

小乙问他,

“那你又要去往何处?”

明了未作思量,回道,

“随心而去吧!咱们若是有缘,必能再见!”

小乙知道无法挽留,于是拍着胸脯道,

“咱们到了长沙城,置办一桌上等的素席,就算是和我青青的婚宴了!”

端木清直摇头,道,

“素席?一桌?你也太不靠谱了吧!好啦好啦,你也不用操心,把这事全交于我来处理,定会让你俩这大婚风光体面!”

小乙笑道,

“端木兄,你还有这本事呢!那好,就全权交于你来办了!”

几人说得热络,其余人等也相继进到船舱之中,于是小乙白青的婚事便引起大家热议。童陆与端木清争执不下,既然小乙已然答应了他,便只好让他二人一齐来处理,不过对于婚礼细节,他二人分歧过多,只怕一时半会定不下来。外边天黑下来,众人掌灯,又商议了许久方才散去。小乙靠在窗边,看着快要成圆的明月东升西落,竟是一夜未眠!

转过天来,只用了半个多时辰,船儿便行到了湘水之中,这湘水一路向北,船儿也只能逆流而上了。从那两岸留下的痕迹,也能看出这大水的威势,不过此时,水位已然降了太多,小乙几人一齐努力,倒也行得不慢!沿途不少村落,虽受了大灾,也仍旧是充满了生机。

如此这般行了两日,已然到了八月十四,船儿终于到了那长沙城!湘水穿城而过,将城划分了东西。众人行至西岸,寄存了船只,上了岸来。说来也怪,从下船之地向北,人倒是不少,可是往南,却是没见到几人!众人四方打听,方才知晓其中缘由。原来,这往南的商铺民宅,全被那马老爷占了,他也并非强占,只是花钱全买了下来,只供自己人使用。再往西去,更全是马老爷的地盘,那岳麓山也差不多成了他自家的后山!

童陆知晓后,也是羡慕不已,连声叹气,

“哎,瞧瞧人家!这半座城都是他家,办个武林大会还不轻而易举的事么!”

好长时间没有上岸,这刚一上来,也都有些发晕,于是随意逛逛,便要寻处客栈休整一夜。小乙有些好奇,按理说,这武林大会应当来了不少人,可这客栈之中却空房甚多,只两三个跑商人士。一问才知,原来马老爷早就为宾客准备好了住处,不论你有多大名气,也不论你是否收到了大会请帖,只要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那就好吃好喝供着。听说有人早来了半月,便长胖了十来斤,人家马老爷照样随他吃喝!此外,若是带了家眷,也自有人安排妥当。

众都不想去凑那热闹,便在这客栈住了下来,客栈伙计好不欢喜,忙前忙后伺候起来。小乙让伙计备了些吃食,众人围坐在一起,说着闲话,这天色渐暗,街上行人渐少,伙计为众人点了灯,然后把门给掩上。

仙翁路过长沙几次,可都未进过城来,其余众人皆是第一次来,对这古老城池了解不多。小乙看那伙计打着哈切,于是招他过去说话。小乙给他挪了个地方,又倒上杯酒递给他。伙计推辞一阵,还是喝了酒,这酒一下肚,话便多了起来。直把这长沙城从古至今的人和事尽数讲了一遍,听得众有大发感慨,伙计看众人兴致颇高,于是又说起这马老爷来,

“马老爷可是太祖亲定的王爷!不仅仅地位高,家里也是有钱,现如今,半个长沙城都归他一人了!你说厉害不厉害!他虽然有钱,倒也不欺负平民百姓,有时发发善心,还会救济一下相邻,所以在我们眼中,他也算得上个好人!”

小乙又给他递了杯酒,他抿了一口,又接着道,

“马老爷最喜欢马,紧挨他后院的,便是一大块马场。只要是好马,送来他也定会收下!有人专做这生意,从外边寻得好马,再转手加价卖给马老爷,这一来一回,可就赚大发了!听说有人为了赚这钱,竟是辗转去到草原,要寻那绝世好马!哎,也不知有没这运气!”

伙计还要再讲,这门外有些动静,似是一群官差四处巡视,还不时说话提醒附近居民。伙计跑到门处朝外张望一番,又才回来坐下,

“呸!什么黑狗白狗!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么!”

小乙问他,

“黑狗?难不成是那极有名气的采花大盗?”

伙计道,

“对,就是他!大约一个月前吧,长沙城里陆陆续续有女人遭人轻薄,听说对方完事之后,还要故意留下黑狗的名号!这下可好,这城中的大姑娘小媳妇,哪个不怕,就是白天,也不敢出来闲逛了!”

小乙道,

“那人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真是目无王法,当真可恶得紧!听刚才官爷口气,这黑狗还未被捉住么!”

伙计回道,

“要是捉住,哪里还会这般劳师动众。我听人说,那黑狗也被过路的侠士发现过一回,虽然被他跑掉,但也是重创了他!我想想,应该有个十来天了,这期间也没再听说有谁被他欺负了!不过啊,这黑狗狡猾的很,没准还在长沙城中,只是咱们一时还没发现他的踪迹!”

小乙点点头道,

“若是遇上他,定要将他捉拿,送于官府严惩!小哥,你可知他长甚模样?”

伙计回道,

“有人说他方脸大耳,长得英俊潇洒,有人却说他奇丑无比,比那猪狗都不如,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你说信谁才好?”

小乙干笑一声,道,

“这可就难办了!”

伙计还要再说,却被一位客商叫了过去,小乙几人便议论起这黑狗来。小乙问仙翁道,

“仙翁,你可曾听过这黑狗长相如何?”

仙翁回他道,

“听说长得丑陋不堪,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童陆打趣道,

“当然是长得丑啦,否则人家姑娘不得自己贴上去啊!”

话虽不好听,但也真是如此。小乙又问,

“我记得乌家别苑吃酒那日,有位先生说他女儿被黑狗掳走,是否已经找到人了?”

仙翁摇摇头,道,

“还没听说,这黑狗在长沙作案,只怕那女子已经被他放走,或是……”

明了和尚插话进来,

“我听说这黑狗虽然作恶,但从不伤及人命,似乎也未听说有女子因被黑狗轻薄而寻了短见!”

小乙道,

“这武林大会,天下英豪来聚,这黑狗怎敢在此时出来作恶!”

童陆笑道,

“怎么不敢,人家敢报上名来,就不怕被人抓住!而且,这武林大会来得都是什么人?只怕大多是滥竽充数来着!”

小乙道,

“哎,若是能将那黑狗引出来就好了!”

童陆白他一眼,道,

“这么冷的天,你再看看这三位,你觉得谁去比较好?”

小乙闭上嘴来,不知如何回他。童陆又道,

“不过,这倒是个思路!我猜想,越是困难,那黑狗越是想要挑战,所以,难度可不过低!”

小乙不住点头,同意他看法,又道,

“不错,这个,还是从长计议才行!”

明了和尚想起一事,问那仙翁道,

“仙翁,你可曾见过那被掳走的女子?”

仙翁点头道,

“当然见过!她父亲带她去过我那儿,还求了些东西走。只是那女子有些痴傻,被黑狗拿去,也不知还要要受多少罪!哎,可怜啊,可怜!”

明了和尚又道,

“以前从未听说黑狗将女子掳走,这次,倒还真是有些奇怪!”

小乙问他,

“有何奇怪的,明了你倒是说说看!”

明了和尚回道,

“我想,这女子身子定然有什么吸引黑狗的地方,否则他怎会费这么大力气将她带走!”

小乙叹道,

“你是说,咱们要想诱他出来,只需要寻个与这女子相仿之人!”

明了和尚点头,道

“正是如此!”

仙翁却是皱起了眉头,

“我这一时半会,还真记不真切,那女子除了有些痴傻外,倒是长得极为极美,不过是何种美法,我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形容!”

小乙道,

“仙翁若是能够画出来,那比什么都强!”

仙翁摆着手,道,

“我哪里会画,哎,若是能寻个画师,有个七八分像,那也不错了啊!”

小乙道,

“那我们明日便去寻个厉害的画师,到时候捉到了黑狗,仙翁便是头功!”

仙翁笑道,

“也不知道黑狗是否已经将那女子放走,哎,希望她无事才好!”

众人都在说这黑狗,端木清却是着急着小乙和白青的婚事,于是开了个头,众人又才把话题转移到置办婚礼上来。童陆与他又争论起来,众人也皆是莞尔。

这武林大会很是难得,所有人也都想要去看看热闹,因而这日子便定到了武林大会之后,至于地点,待会等那伙计回来,问到长沙城中最好的酒楼,花重金包上一日便是!

那伙计回来,对众着众人又量阵吹嘘,提到这武林大会,也是赞不绝口,直把那马老爷夸上了于!小乙心想,这伙计拍马屁的功夫着实了得,于是劝他去到马老爷那儿,没准能够寻个轻巧差事,好过在这客栈之中做个小小伙计。

竟然有敲门声!伙计赶忙奔走过去,众人也是好奇,这深夜之中,如何还会有人前来,于是都一齐看了过去!

伙计开了门,与外边人说谈了几句,然后一位带着斗笠的男子侧身进来,斗笠压得很低,再加上光线不佳,看不清他长相。还有个女子跟在他身后,与他同样打扮,也进到了客栈之中!

小乙并未觉察出异常,可仙翁却是暴跳如雷,指着那二人大喊,

“是他,就是他!”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