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十 巧遇旧识深夜会友,既是真情何必相欺

三十 巧遇旧识深夜会友,既是真情何必相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一听这话,立时飞身起来,难不成是那黑狗?不管其他,先堵住那人再说。他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那对男女身后,长棍横向拦在门口,以防二人逃走。

客栈伙计被吓了一跳,赶忙离得远些,

“客,客官,这是怎么?这是怎么?”

仙翁等人也来到近前,仙翁指着那女子,道,

“这身形,真是像极!”

原来仙翁也不能确定,小乙只道,

“可否把斗笠取下?”

二人不肯,男子将那女子护在身后,回他,

“只是普通小民,各位英雄发发慈悲,请不要为难我们!”

小乙道,

“姑娘,你真的太像我们要寻之人,是否可以?”

那女子往男子后背移动,显然是怕得很了!小乙不好动强,只好问仙翁道,

“仙翁,你可记得清楚?”

仙翁又仔细看了看,回道,

“是这个身形,只是还得看看相子!”

小乙只好解释道,

“姑娘,我们并无敌意,还请!”

那女子尖叫一声,那小伙计扶在一旁听着看着,却被这一下吓着,重重摔到了地上!女子大喊,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仙翁咦了一声,道,

“不对不对,这声音不是!看来,看来我们是认错人了!”

小乙好不尴尬,收起长棍,赔礼道,

“打扰二位,真是对不住了!”

那女子慢慢挪出身子,手上一弹,一薄片飞了出来,正对小乙胸口而来。只因这女子不会武艺,没多少杀伤,小乙轻轻挡下。将那薄片拿到手中,小乙仔细观瞧,当真是做工精良,不甚锋利,不像是伤人之物,倒似个精美的装饰!

那女子大喝道,

“把它还我!”

男子把女子手拉住,轻扯了两下,应该是示意女子不要多言,女子这才住了口。

大山把薄片递还回去,只道,

“是我们有错在先,这东西还你!”

那女子赶紧收了回去。

伙计见冲突解决,上前道,

“二位随我来,二楼上房已经为你们备下了!”

二人跟着伙计上楼。众人都有些遗憾,便回到桌上,继续说着闲话。小乙很自然往楼梯看去,那二人正在上楼,那女子略微抬头,竟是露出了真容,小乙眼神与之相对,看了个清楚。

童陆看小乙有些不大自在,于是问他,

“小乙哥,你这是怎么了?看清那人了?”

小乙微微摇头,

“只是一眼,没甚印象!”

众人又说谈一阵,这才各自回屋睡去!

小乙与童陆一屋,童陆很快打起呼来,可睡得正香,却被小乙弄醒,

“陆陆,跟我去见个老熟人!”

童陆稀松着双眼,问他,

“大半夜的,又去见什么人!等明早再去不行?”

小乙直把他拉坐起来,又道,

“见了你就知道了!赶紧的!”

这夜里有些凉,童陆收拾了好一会方才跟着小乙出了门来。二人很是小心,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摸索着到了一间,方才停下。童陆初时还在抱怨,此时却又兴奋起来,把小乙手臂抓得生疼!小乙拍拍他手,轻轻敲了那门!

里边人听到声音,也是有了动静。小乙知道那男子靠了过来,贴在门上听外边声响,小乙二人并未出声,然后便听得男子轻声说话,

“没事,没事!”

小乙忍住笑来,也压低了嗓音道,

“快开门!”

那男子耳朵贴在门上,被这一句吓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小乙又道,

“快开门,你小子倒是跑得远哟!”

男子问道,

“你,你是谁?!”

小乙回道,

“大理城中,你可是输得惨哟!”

男子咦了一下,道,

“你,你……”

小乙道,

“快些开门,别让他人听着!”

那男子轻轻开了门,小乙童陆一前一后钻了进去,他又把门给关上,继续贴在门上聆听外边动静,待到再无一丝声响,这才回身过来。

“小乙,是你么?!”

男子轻声问话,还好月色正浓,方才能够辨清方向。

小乙童陆找地方坐下,回道,

“当然了!铁石兄弟,你这带着美人出游,倒是安逸得很啊!”

小乙知他二人如此打扮,定是在躲避什么人,因而也是用极轻言语说话。

这人正是铁石,为何小乙会猜到,只因那女子上楼之时被他见着了容貌,许家的刁蛮小姐,他又如何能够忘记。许云儿也移步过来,道,

“哼,我看你们,没一个好东西!”

小乙笑道,

“对,对,我们不是好东西,那你干嘛还跟着坏人走!”

许云儿回道,

“铁石哥可不是坏人!我说你们两个!”

小乙道,

“我们若是坏人,马上就把你俩交出去!”

许云儿提高了嗓音,道,

“你敢!”

说完才知自己失言,于是赶忙捂住了口。

小乙问二人道,

“你们怎的来了长沙,又为何这般小心翼翼,是惹上什么厉害角色了?”

铁石轻轻叹了口气,道,

“云儿可是背着他家里人出来的,他们派人来寻,云儿怕得很,我们也只好躲起来了!”

小乙童陆互看一眼,都咽了咽口水,之后又盯着那许云儿,许云儿被他二人盯得浑身不自在,向二人挤眉,好似在求救一般。铁石却只是傻傻看着小乙,小乙笑了笑,对他道,

“原来这样啊。难不成,你们在长沙也遇到他们了?”

铁石回道,

“我们出了大理城,走了许多地方,还算比较顺利。在成都休整了一阵,却是差点被他们找到。于是我们又辗转到了襄阳,没待多长时间,又有人找上门来,在那儿差点被人抓住。我们一路往北,那些人竟似知晓我们行迹一般,又跟了去,没办法,我们只好转向南走,希望能够甩开他们!”

小乙问他,

“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来寻你们的?!”

铁石回道,

“云儿说的呀!而且我也亲眼见着了,一直都是那些人,不会有错的!”

小乙道,

“那接下来,你们又要怎么办?”

铁石道,

“我们本不想来住客栈,只是外边蚊虫太多,实在受不住!”

小乙笑道,

“依我看,不如投降吧,许大小姐只要低头认个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铁石道,

“云儿说,他爹可凶了,若是被人抓了回去,那就再也出不得门了!所以,我们还是继续躲开才是!”

小乙心道,这个铁石一点心机也没有,若是有天这许云儿把他给卖了,他还乐呵呵帮着数钱呢!小乙转过来问那许云儿道,

“你家势力也太大了吧,在这大宋的地界,也能这明目张胆的抓人?”

许云儿朝小乙噘嘴,又很快收了回去,只道,

“只要有钱,不论在哪儿都好用!”

童陆笑道,

“我看你家人还是挺关心你的嘛,真不如好好认个错,只要许老爷认可了这女婿,随便给上一点,那可就够普通人花上一辈子了!”

许云儿回道,

“没这么简单!所谓门当户对,我若回去,爹爹指不定要把我嫁到哪里去呢!我只要嫁给铁石哥,这辈子我都要跟着他,谁都不能把我们拆散!”

许云儿说的有些激动,提高了嗓音,小乙示意她轻声一些,又道,

“那你们就这样躲躲藏藏,哪有好日子可过!”

铁石笑道,

“我和云儿商量好了,若是能寻个世外之所,避开这一切杂乱,便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度此一生。若是寻不着,那我们就接着四处游走,正好看看这好山好水!反正有一点,一定不能让人捉拿回去!”

小乙笑道,

“那你这手艺,就此荒废了?”

铁石一时说不上来,许云儿接话过去,

“铁石哥也没闲着呀,若有条件,也会给我制作些小玩意!你们看看,这些东西多漂亮呀!”

小乙听她这般说话,好不失望,心气如此高的匠人,竟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对铁石道,

“这是你想要的生活么?难道就这样每日闲耍,度此一生?你怎么过活,难不成只靠她来养活?”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月色之下,铁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吞吞吐吐道,

“小乙,小乙兄弟,这,这……”

小乙又道,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那‘天下第一匠’,以为你只是个狂妄的家伙,没想你还真有些本事,我们也是高看了你一眼!你说你要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我们也从未有过怀疑。呵呵,没想才出来多久,你便把这些全都忘了,好吧,算我们看走了眼!”

许云儿跳将起来,怒道,

“你凭什么说我铁石哥哥!”

小乙也站起身来,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来,

“说的就是他,怎么了!你以为你是爱他,其实是害了他!他连去实现自己理想的勇气都没了,还谈什么生活,还算什么男人!”

二人说话一点没顾忌,竟是把其他住客惊醒了。铁石赶忙过来解围,把二人分开,示意他俩停下争执!

童陆坐在一旁笑了起来,

“怎么,许大小姐,你不怕把人给招来了?”

许云儿气性不小,低声怒道,

“关你屁事!”

童陆笑道,

“当然不关我事,你俩的事,你俩自己解决。我们啊,只是好心提醒。你喜欢你的铁石哥哥不假,可是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才是!”

许云儿泪眼汪汪看着铁石,铁石慌张起来,赶紧上前安抚,她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这客栈之中所有人都被她吵醒。铁石好不尴尬,可又没有太多办法,只是陪笑,细语劝慰,

“好云儿,乖云儿,你可别伤心了!”

童陆看热闹不怕事大,呵呵笑个不停。小乙被她哭得有些烦乱,大喝一声,

“别哭啦,你要把外边的人引来么!”

许云儿一听这话,马上住了口。

白青听到哭声,出门查看发生何事,听到小乙在里边说话,怎能不多想,她过来拍门,怒道,

“你们在做什么!”

小乙也慌了,看来是个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表现都差不了多少。他赶紧过来开门,门口却是堵了一堆人。小乙尴尬至极,不过还是强自镇定,只把白青迎了进去,琴哥儿等人也是够意思,拉着众人回各自屋去。

白青进到屋内,一见铁石,也是惊喜出声,

“咦,铁石,原来是你!”

再看看铁石怀中的许云儿,白青方才明白过来。

“许小姐也在呢,你俩这又是唱得哪出?!”

童陆笑道,

“唱得佳人才子私奔的好戏嘛!”

铁石心疼那许云儿,道,

“几位不如先回去休息吧,咱们,咱们等天明后再来说道!”

小乙笑道,

“那好,那好,你俩先歇着,不过外面有人,还是先不要下去得好!”

小乙指指窗外,铁石轻轻将许云儿放到床上坐下,慢慢移步过来,一看之下,也是大惊,

“哎呀,他们又来了!”

他赶紧把窗户关上。

小乙不住摇头,又道,

“那我们先走了!铁石兄,我曾经以为你会与众不同,可现在来看,哎,倒是我看走眼了。”

小乙三人一同出去,铁石送到了门口,欲言又止,小乙示意他无需多言,他朝门外望了几眼,方才转身将门带上。

回到屋内,竟是点着灯,所有人都在,让小乙大感意外,众人盯着小乙,眼神之中尽是疑问,小乙笑笑,回道,

“别多想,那屋里还有别人呢!”

小乙给众人介绍了铁石,众人这才放下心来,菲菲拉过白青,笑道,

“我们刚才还在担心呢,原来只是一场误会!”

众人散去,又过多时,白青竟又折返回来,说是怎么也无法入睡,要二人把铁石和许云儿之事说给她听。

没办法,小乙只好原原本本把刚才发生之事说了一遍,白青听得皱起眉来,说道

“这许云儿好生奇怪!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孩子,却是装作不受人待见,听她刚才表现,定然是有所企图!”

童陆回她道,

“我和小乙哥也想过,她虽然撒了不少谎,但对铁石应该是真心的!所以,哎,我们也没当面将她拆穿。”

白青叹了口气道,

“我们本以为铁石这一路出来,定会有一番成就,怎知与这许云儿在一起,便没了斗志,哎,真是可惜了!”

小乙道,

“是啊,我们都为他惋惜。今日说了这许多,也是想劝劝他,他的人生并不仅仅只有女人。他听了我们的话后,我能够感觉到,他有些动摇了!”

童陆也道,

“命中注定的东西,是任谁都改变不了的!”

白青咦了一声,又问,

“窗外那些人又是?难不成,是来保护二人的?”

小乙笑道,

“这也太过明显了,就是那傻傻的铁石到现在还没能看出来。不过那些人也真够笨的,这么容易便被人发现!”

三人说话,却听得有人敲门,小乙来到门边,轻声问话,

“是谁?”

外边人回道,

“我是云儿,让我进去说话!”

小乙慢慢打开门来,将许云儿让了进去。三人与她相对而坐,许云儿沉默一阵,方才开口说话,

“你们,你们都知道的吧!”

童陆故作疑惑,问她,

“知道什么?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许云儿咂了咂嘴道,

“别这样,我求求你们,不要告诉铁石哥哥,好不好,好不好!”

小乙道,

“你先说说看,我们掂量掂量再说!”

许云儿道,

“好,好!但是不管怎样,我对铁石哥哥是真心的,这点,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许云儿把玩着手指,慢慢说来,

“我确实不是没人管的小姐,爹爹最是宠我,我要什么,他无论如何也会想办法满足我!爹爹说,他真不希望我长大,若是长大了,我嫁人了,他可不要伤心死!那年哥哥被人杀害之后,爹就更疼我了。平日里,我调皮捣蛋,爱发脾气,不过也没人敢说我,于是更加骄纵了。有一次我逃出府去,正巧遇到了铁石哥哥,他正光着膀子晒着太阳,看到我后,那惊慌失措的表情,我现在都还经常想起。后来与他说话,觉得十分有趣,后来便经常过去找他玩耍。铁石哥哥那时在铁匠铺里做活,师傅好凶,我还和他吵了几次,他一怒之下,竟然一个人走了!不过只有铁石哥哥在,我来玩耍也是自在了许多。”

小乙给她倒了杯水,许云儿喝了一口,轻轻放下,

“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上铁石哥哥了!一日见不到他,我就茶不思饭不想的,连睡也睡不安稳。我把这事告诉了爹爹,令我诧异的是,爹爹竟然没有反对,还说只要是我喜欢的,他都觉得好!于是后来,我与铁石哥哥交往,也更没人来管了。”

“有一天,爹爹把我叫了去,说是要搬家走了,问我怎么办,要不要把铁石哥给带上,我当然说好啦!哦对,就是遇到你们的第二日!见着铁石哥,我还未开口,他却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怎的这么巧,我当然无条件支持他啦!爹爹听说铁石哥哥也想出走,便让我与他一齐去,他会暗中派人保护我们!于是我们一路走来,也是从未遇到什么困难!窗外的那些人,便是爹爹派来的,铁石哥见过好些次,所以我也只能撒谎了。”

许云儿说完,眨巴着眼睛,童陆却轻轻笑出声来,

“你们本是宋国人,还住在北方,不知是与不是?”

许云儿张大了嘴,惊讶道,

“你们,你们,都,都知道些什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