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四 不怀好意出言相激,以人为镜绝地逢生

三四 不怀好意出言相激,以人为镜绝地逢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众位看客又大声呼喊起来,好长时间没有发声,也都憋得慌了,此时出声大喊,声势更胜以往。

“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究竟能有几斤几两!”

那人嘴角上扬,轻蔑说道。

小柴却也不能失了风度,只道,

“前辈好功夫,在下佩服!”

那人又问,

“你这是认输了?”

小柴也只能使些套招,若真刀真枪来战,不出十个回合,便要落败。那之前打了这么久,别人看了,又会有何种想法?所以还是直接认输的好,既恭维了对方,又给自己一个台阶往下!

“哎呀呀!我刚来,就认输了?柴兄弟,你也太不自信了!”

小乙顺着这声音看去,只见一位素衣公子站到了擂台一边,他手持折扇,放到腰腹之上,轻轻摇动,微风起,把那齐肩的发丝撩拨起来。小乙见这人年纪较自己大上一些,不过也只是两三岁罢了。他肤色较黑,虽然不如小乙,但与小柴相比,可是要黑太多了。他看小柴犹豫不止,又道,

“哎,我听说柴兄亲自上场,本想过来给你鼓劲,可是不巧,一招半式都没看着!”

小柴脸色不太好看,忽红忽紫。小乙猜想,这二人之间,必然是有些瓜葛的,不过究竟如何,还得问问当事人才知晓。小乙想到一事,这二人如此大费周张,莫非就是做给这公子哥儿看?他越想越觉得对,好奇心又再次加重。

那公子的话虽然不太好听,但也没有十分过份,可小柴听了,满心不是滋味,在这擂台上进退两难,真是异常的煎熬!小乙招手让他下来,不就是一场比试么,输了又能怎样!小柴刚挪两步,可又一眼瞅见那公子的傲慢神色,他再受不住,狠狠踩下一脚,举起了剑来,对着那方剑士大喊出声,

“先生,小子再来领教你的高招!”

那人有些吃惊,当然是清楚小柴有几斤几两的,不过他这般挑战,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

小乙大喊道,

“小柴,你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楠也唤他下来,平日里他太听话了,可是此时,他却一点听不进去。小柴往几人方向转过头来,说道,

“小楠,我对不起你!”

说完,他便持剑攻了上去。那人一点也不担心,随意挥剑与之抗衡。小柴没了套路,不如何继续,打了两下,又会停顿下来,如此这般,让围观众人大为不解。小乙见势不好,大声对他说道,

“小柴,把之前剑招再重新使上一遍!”

他这般打下去,会输得非常难看,还不如让他把之前剑招再使出来,至少输也输得华丽一些!

奇怪的是,对手竟然只是微笑抵挡,轻松而惬意,看来二人的差距实在太大,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拼!这又一轮打完,小柴气喘吁吁,又不知如何作为。小乙无奈道,

“小柴,咱们认输吧,你打不过他的!”

小柴不肯,还是继续狂攻。小乙摇摇头,轻声对那小楠道,

“男人啊,好面子!你看看现在的他,像不像个英雄?”

小楠盯着小柴出神,想要说话,可也只是嘴唇微动,没有发出声来。小乙看看小柴,又道,

“不行,咱们再使一遍?”

小柴倒是听小乙话,又重新开始舞剑。一旁公子看出门道,大笑道,

“哎呀哎呀,柴兄,你怎的又使上相同招数了!不过闲来无事,看看你这剑法,消磨下时光也很不错!”

那公子的手下搬来座椅小桌,他竟然在一旁坐下,又喝起茶来,小乙看他那嘴脸,也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小乙能听出来,他这话也是对那剑士讲的,若没他的命令,剑士便不要真与小柴比剑,他要好好看看小柴那华丽剑法四处进击,可又碰不到剑士分毫的可笑场景。

欧阳明怒道,

“这也太欺负人了!我去找他理论!”

小楠叫住他,道,

“这人不是你我能够惹得起的!他高兴了,事自然也就了了!可是小柴怎会这般固执!”

小乙也没什么好办法,只道,

“他若不下来,最终被人用最笨的一招击败,那才是真是丢人啊!”

明了和尚叹口气,道,

“不如,我去与他说说?”

小楠道,

“还是不要了,我想通了,输了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以后再多多努力便是!”

二人这般又斗了大半个时辰,小柴又使完三遍,连力气都没剩下多少了!而他的对手,却仍气定神闲,一点儿粗气也无。那公子微笑着摇头,放下茶碗,站起身来,

“哎,无聊,真是无聊,本公子先上山了,柴兄,你慢慢玩啊!”

小乙知他这话,便是给了剑士出击信号。剑士轻笑一声,迎击上来,一剑便挑到了小柴的胳膊之上,桃木剑虽然不甚锋利,但也足够致伤。剑伤不深,也只流下一丝血来。紧接着又是一剑,划破了小柴胸前衣衫。再一剑,挑飞了小柴的头巾。

小柴哪里受过这等羞辱,疯也似的继续往前攻去。那公子却是停下了脚步,大发感慨,

“哎呀呀,这下才好看嘛!”

小乙听他这般说话,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不能出手,那样更是对小柴不利。

公子靠近了一些,要看得更加清楚。

小乙咬牙,大声叫唤,

“小柴,听我的,第五招!”

小柴愣了片刻,马上反应过来,他迅速使出了第五招,动作华美,又恰好能克制对手招数。剑士被吓了一跳,侧向跃开,将将好躲过了这一击。他往小乙这边一瞥,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子在那提点!

“第九招!”

小柴接着使出这招,身子偏转,斜斜挑了过去。剑士还没看清小乙面庞,小柴那剑已然到了眼前。他大惊失色,哪里还敢分神。小乙继续喊道,

“七十六招!”

小柴反应十分迅速,马上使出此招,竟是把那剑士逼退几步!小乙趁胜追击,又道,

“三十八,四十二!”

小柴想都不想,便连使两招,这两招虽未挨着,但却出奇的契合,两招使完,剑士已然是大汗淋漓,不是被他剑招吓住,更多的,只怕是被二人惊道!小乙小柴继续狂攻,小柴得了优势,体力竟然一点儿不成问题了!剑士不知为何,只作抵挡,未有还手之力,这倒让小乙有些奇怪!

一侧看官大声欢呼鼓掌,另一侧公子却是表情凝重,喝了一声,

“你在做什么!”

那剑士一听,终于回转过心神,集中精力应付小柴的剑招。小乙小柴不断出招,他虽初时还不习惯,可到后来,还是忘却了之前所有,重新与小柴对敌。小柴只能记下死招,哪里懂得灵活动用,小乙即便再有能耐,又如何能把信息传递到小柴心中!众人眼见小柴处于劣势,那剑士的桃木剑嗡嗡作响,已然笼罩了小柴全身!

小楠急得蹦跳起来,她怕小柴再多坚持,伤了自己,大声喊道,

“我们认……”

可这“输”字尚未说出,她却是惊得无以复加!小乙竟然取了根树枝,在她身侧比划了起来。明了和尚和欧阳明一看便猜到了小乙的意图,赶紧将围观众人拉开,给小乙腾挪出一大块空地。小楠一见,愣了一阵方才慢慢退后。

再看那擂台之上,小柴随着小乙一齐使剑,又是另一番情景!剑士偷看小乙一眼,再看小柴,好不惊讶,这小柴虽然实战不行,但学起剑招来,却真是有模有样,与小乙几乎是同步而出!真是叫人大开眼界!这场上忽生变故,众位看官也是齐声惊呼。连那公子也放下茶碗,起身看向小乙这边。

小乙左挡右接,小柴也是如出一辙,那剑士一会看向小乙,一会看向小柴,心神再次摇曳,性子一急,更是出招受阻。小乙平日虽然不太用剑,但这些年来也听过见过不少,再加上各位高人指点,剑法也是不俗。更何况,这一样兵刃使得好了,再接触其他,也会更加容易学些!小乙如今的剑法,也许比不上这位剑士,但也绝对差不到哪里去!这剑士呼吸紊乱起来,心气也是不足,再加上小柴这剑招使得极为顺畅,他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过强者毕竟是强者,即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会努力想办法解决,这剑士也是一样!他发现虽然二人出招速度相同,一致性极佳,但小乙总会稍稍早上那么一丁点儿,小柴的位置他自然熟悉,于是只看小乙,便能知晓小柴下一招如何使出!定好了计策,剑士便只看小乙剑招,不再理小柴究竟如何!这下可好,这场打斗变成了小乙和那位剑士,而小柴,则变成了传导之物了!哪里见过这样的打斗?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生怕错过了精彩瞬间!那公子也是来了兴致,竟然站到了桌上。

小乙毕竟不善用剑,那剑士却是几十年潜心钻研,小乙初时还能抵挡,可越打越觉得别扭,渐渐落了下风!众看官也全都转为小乙加油,连那公子也都攥紧了拳头!

这在场之中,也许还会有比剑士厉害的用剑之人,但能如此这般传递剑招给小柴的,也只有小乙一人,小乙敌不过那人,那小柴又如何能够抵挡!小柴慢慢支撑不住,那剑士脸上现出轻蔑之意,竟然还有空讲出话来,

“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他加速攻来,杀意见浓,众位擂主也是神色紧张,生怕他一不留神,整出乱子来,于是他们大喊,

“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可那剑士哪管这许多,继续猛击过来,桃木剑虽然不够锋利,但也足够杀人!

形势危急,小乙往后退走,避其锋芒,小柴也是一般,可稍晚上一些,差点被那剑尖戳中胸膛。小柴一阵心惊,可他不知为何,从见到小乙的第一眼起,便认定小乙是他一生的伙伴!他相信小乙,即便是被这剑士戳死,也是心甘情愿!

危险,危险!小乙小柴没办法使出的这招,避无可避,桃木剑已然从斜下方急速而来,而它的目标,便是小柴的喉头!这一剑若是中了,那小柴必死无疑!众位擂主急急往这边赶来,可是距离过远,剑招又是极快,如何能够来得急!

临危之际,小乙大喊一声,

“收招!”

可小乙仍旧没有停下舞剑,小柴听了他话,果断改变了剑招,用上了之前那剑招组合的最后一式!他双脚急速轮换,整个身子旋转起来,桃森剑从他衣领处穿过,在他脖颈之上留下了一条血痕!他身子顺着桃木剑绕到了剑士身后,然后轻描淡写的抬起剑来,正好对准剑士后脑!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除了那位剑士!剑士的双眼仍旧看着小乙,而小乙正抬起枝条,护在喉头位置,抵挡住了剑士的绝命一击!

那公子第一个大喊出声,

“好,好!精彩精彩!”

众看官更是喜不自禁,狂欢了起来!擂主们已然到了场中,抓住剑士的双手,夺下那沾血的桃木剑!剑士深受打击,久久不能动弹。再看他那双眼,皆是血红一片,胆小之人见了,也会被吓个不轻!忽的,他口中喷出一大口血来,然后仰天长啸,放声狂嚎,

“啊,啊……”

擂主们拉他不住,他不顾一切往山下奔去,两位擂主怕他出事,或是再伤到他人,还是跟着下了山去。

再看小柴,还是保持那般姿势,表情有些木讷,可又隐了有些惊喜。所有人都在为他和小乙欢呼,可他这个样子,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众人不去打扰他,只是一边看他,一边摇头轻笑。小楠跳上了擂台,抓住他的手,边哭边笑,

“小柴,小柴,人做到了,做到了!你可真是厉害!”

小柴听到小楠的声音,好似从梦中惊醒一般,他浑身打了个机灵,那举剑的一手已然酸痛无比,他咬牙放了下来,可是仍旧没有放开那只剑柄。他回头看向小楠,也笑了起来,

“小楠,我成功了!我,我也要做大英雄!”

小楠灿烂一笑,回他,

“大英雄,大英雄!”

这话说完,小柴表情极为难看,他一屁股跌坐在地,再也动弹不得,只是口中喃喃,

“好痛好痛!”

小楠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看你以后还敢逞强!”

小柴虽然只几处剑伤,但他此时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要想恢复,只怕得多花上几日了!

明了和尚过去帮忙,与小楠一道把小柴扶下擂台。小柴被放倒在一块石板之上,石板凉爽,倒是让他舒服了许多。小楠陪在旁边,给他喂些清水,他眯着双眼看着小楠,欣然接受美人的馈赠。小楠看他这般表情,也是忍不住呵呵轻笑起来。

小乙来到了二人身旁,将脖子伸了过去,小柴看到,好生感激,

“小乙兄弟,今日还好有你,我都不知怎么感谢才好!”

欧阳明在小乙身后,抱着一坛酒水,笑道,

“把这酒喝了,就算是谢过了!”

小柴艰难咽了口唾沫,回道,

“我可不会喝酒啊!”

小柴那双眼珠子有意无意转向小楠,小乙当然明白他心里怎么想,于是笑道,

“你累得厉害,喝些酒水,活活血,也能好得快些不是?”

小楠看着小乙半信半疑,道,

“酒还有这功效?我爹老是喝酒,每次都喝得大醉,站都站不稳!所以,我可讨厌别人喝酒了!”

小乙回她道,

“那是没节制,喝太多了,咱们啊小酌怡情,对身子反而是有好处!”

话不多说,小乙从背后取出一只长嘴酒壶出来,那壶嘴极细极长,喂给小柴酒喝,真是再合适不过!小柴张大了嘴,那酒水呈一条线,慢慢倒入他口中,看小柴陶醉表情,这酒应当不会差到哪去!

小楠噘起嘴来,喃喃细语,

“哼,看这丑样子,还说不会喝酒!”

这声音不大,可离得太近,小乙也是听得清清楚楚,他大笑起来,对小楠道,

“这男人啊,最怕被管得太严,你越是管得凶,他反抗的越是厉害,所以有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一种很好的相处之道嘛!”

小楠哼了一声,道,

“你们就是鬼话连篇,我才不信!”

几人说笑几句,气氛热烈起来,那边擂台之上又有人上去挑战,叫好之声再次响起。

小乙问小楠道,

“咦,对了,你的那场不用打了么?”

小楠笑笑,

“我本来就不用打的呀!我沾了师姐的光,哪里还用再出手?前边都是陪小柴打,他既然已经过关,我也没有再打的必要了!”

小乙又问,

“你师姐?很厉害么?”

小楠道,

“师姐当然厉害啊,她不论家世地位,武功智慧,都比我强上太多!所以她也一直是我的榜样!”

小柴补充道,

“师姐和小楠年纪相仿,只是入门稍早两年,所以比小楠厉害些,不过小楠的武功已经大有长进,我想用不了多久,师姐也不会是她的对手了!”

说到这师姐,小乙倒是来了些兴趣。正要再多问几句,却有一位不速之客前来,开口便问,

“小兄弟,你以后跟着我怎么样?!”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