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五 有的放失心想事成,无心笑言引火烧身

三五 有的放失心想事成,无心笑言引火烧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已然猜到是谁,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小乙倒是笑着回他,

“公子今日看人打擂,是否看过瘾了?”

公子把折扇收起,拍在手中,笑道,

“过瘾,太过瘾了!哪里见过有这样的比试!你不错,很不错,以后跟在我身边,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乙把酒递给他,他轻轻推却,只道,

“不喝不喝,你看我的这提议怎样?”

众人齐齐看向小乙,小乙摇摇头道,

“我自在惯了,让我跟别人走,哪哪儿都不会舒服。更何况,我这本事,比起那些大家来,可还差得太多!”

公子道,

“非也非也!你年纪轻轻,便能有这般作为,再过个几年十年,那还得了!”

小乙笑道,

“公子好意,我心领了,所为强扭的瓜不甜,还是不要再为难于我了!”

公子有些遗憾,不住摇头,

“哎,若是有天你想通了,便到东京来找我!”

公子把那扇子递了过来,又道,

“这便是信物!”

小乙打开折扇,上边画有龙虎,还有几行题字,虽然不懂,但也知晓必是书法高人所作。既然别人好意相送,自己收了大概也没甚影响。小乙谢过公子,又去喂小柴喝酒。

那公子转身欲走,可又折返回来,站到小柴身边,赞道,

“柴兄弟,你也不错啊,倒是我小瞧了你!”

小柴笑道,

“只是运气好些罢了!”

公子道,

“好了,不打扰你休息,我就先走一步!”

公子说完,往山上去了,他身后跟着数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习武之人,不过也是,保护这等人物,哪会用些寻常武夫!小乙看着他们走远,问道,

“这公子来头不小?”

小楠让小柴闭嘴好好歇息,由她来代为应答,

“至于他的身份,你还是不要打听得好!”

小乙无奈,把玩着那把折扇,说道,

“你说这公子,给了我信物,又与说他是谁,让我哪里去找他!”

小楠笑笑,只道,

“你啊,以后就知道了!这把扇子定要保管好,也尽量不要让他人知晓,待到绝境之时,没准能够用来救命!”

小乙咦了一声,又道,

“这么厉害!啧啧,那我得收好才是!”

小乙把折扇胡乱丢进背囊之中,把小楠逗得呵呵直笑。

小楠看无他人,她心中疑惑太多,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小乙哥,你怎会有把握击败那位剑士?”

小乙回她道,

“我也并无把握啊!起先看小柴不知如何挥剑,可他明明对剑招十分熟悉,因而叫他再重打一次,也能长点士气不是?”

小楠笑道,

“可小柴打完一遍,竟是一点奈何不得对方,但他又不知如何继续,于是再来一遍?”

小乙笑道,

“可不是么!不过,在小柴打完了第二遍时,我已然想到了对策!只是这招,要小柴多辛苦一些!”

众人坐拢过来,静听小乙讲述,

“小柴一连打了这许多遍,那剑术高手,已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小柴还没使完一招,那剑士便已经猜到了下一招,到后来,干脆想都不用想,便出手还击。这也是正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小楠拍起掌来,接话道,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所以那剑士完全没想到小柴会突然变换了招式!他心中早有的破解剑招,便派不上用场了,甚至还差一丁点儿被小柴给伤到!”

小乙点头道,

“不过那人身经百战,又怎会真真被小柴伤着!这出奇不易的一招,用上一次,也就没有太多效果了!这里,还要多亏公子,他给了咱们这么多时间,我们才有机会反败为胜!小柴也很厉害,我向他提点剑招第几式,他竟一一记得清楚,使出来也一次没差!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还有,他竟然能跟上我的剑招,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小楠道,

“是啊是啊!今日在那道观之中,我见着你俩舞剑,也是被惊得无以复加!小柴跟我练时,可是要差太多了!不知你俩是如何做到的!”

小乙笑道,

“兴许这就是缘分吧!哈哈!”

小楠又道,

“扯远了,小乙哥,快说说,接下来你又是如何思虑的?!”

小乙回道,

“单独剑招是绝对伤不到对方的,我曾学过些剑法,也只能将就着用了!于是我自作主张,以枝条作剑,教小柴如何应对。小柴马上领悟,便跟我一齐舞剑。那剑士看我二人如出一辙,心神有些纷乱,便是我们下手的好时候!可这机会也只是一瞬,未能把握得到,于是只能继续与他周旋!”

小楠接他话道,

“所以,咱们还是打了个出其不意!小乙哥毕竟是先手,稍稍早上那么一些,他便把注意力全转移到了小乙哥这边儿!打得久了,他便忘了自己真正的对手是小柴!小乙哥最后那一声喊,便是提醒小柴变换剑招,自己则继续保持对敌姿态!那剑士已然适应了这样打法,再加上最后他也起了杀竟,心境紊乱,于是才被我们一击得手!”

小乙笑道,

“正是如此!小楠,你聪明得很!”

小楠笑笑,

“我可笨得很呢!”

小柴努力想要坐起,小乙轻轻扶他,他却痛得嘴歪脸斜,

“小楠,你可一点儿也不笨,别听你师姐乱说!”

小乙笑道,

“怎么又是你师姐,看来遇上她,我得好好教训教训她才行!”

话音刚落,便有一女子说话,

“呵,好大的口气,我倒是想看看,你拿什么来教训我!”

小乙回头,只见一紫衣长裙女子立在身后,她脸上光洁无比,一头乌黑长发编成了数十个小碎辫,她右手持剑,用拇指顶开一小截,依稀能见得那锋锐剑芒。不用想,这人应该就是小楠的师姐了,小乙刚才那话被她听了去,后果不容乐观。

小楠一见她,赶忙站起身来,向她问好,

“师姐,你,你怎么也来了!”

那师姐只是瞥了她一眼,之后仍然紧盯着小乙,

“你若是能胜我,任凭你处置,但若是我赢了,哼哼,我要在你脸上刻上几个大字!”

小乙假装害怕,回她道,

“哎呀,不要啊,这‘大’字多难看啊,若是再多刻几个,那成什么样子了。姑奶奶饶命啊饶命!”

小乙这话表面上示弱,但这女子也知他是在胡诌,于是轻笑一声,长剑已然出鞘,紧握在手中。手中轻轻一晃,长剑便往小乙脸上戳来!小乙大惊,没想到一句玩笑话,便引来了杀生之祸!小楠已是绝顶高手了,这位是她师姐,也定然不会差到哪里,小乙也绝对不敢小瞧于她。

明了和尚欲来劝阻,却被欧阳明拦住,

“明了,小乙能应付得了,我看这女的也真是需要有人教训教训了!”

欧阳明贴到明了耳边说话,那声音却是大到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若说他不是故意的,又有谁会相信!小乙苦求道,

“我说欧阳兄,你不来帮忙就算了,怎的还要火上浇油啊!”

欧阳明笑道,

“我要来帮忙,成什么样子了,两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弱女子,赢了也没面子啊!”

这一声“弱女子”又把那师姐惹到,她略收一式,喝道,

“等我收拾了他,再过来割下你的臭嘴!”

欧阳明躲到明了和尚身后,一手挡在嘴边,大声对小楠说话,

“我说小楠,你这师姐真是太凶了!就她这脾气,天底下只怕是无人敢娶了!”

师姐大怒,

“闭上你的臭嘴,看我不把你俩撕成碎片!”

小乙趁她停下,赶忙说话,

“师姐,师姐我只是随意说说,他,他可是有意而为啊!你去找他,去找他!”

师姐略一犹豫,小楠已然奔到她向前,一把将她抱住,

“师姐,师姐,他们都是有口无心,你消消气,消消气,我让他们给你赔个不是!”

师姐更是恼怒,大喝道,

“给我滚开!”

小楠抱着她,死活不放,那师姐比小楠力大,三下两下便挣脱开来,小楠拉她不住,还被她一脚踢到腹部,往后倒出好远。小柴一见,连滚带爬过来将她扶起,小楠还要求情,却被师姐一语噎住,

“看见这姓柴的就心烦,让你别跟他来往,你偏不肯听,迟早有天要吃大亏!哼,我先收拾了这两个,再过来给你长长眼!”

小乙心头早就悔了,自己惹谁不好,偏偏惹到这个阎王!这不,这阎王的剑又一次突袭过来。这师姐虽然是位女子,但武功深不可测,小乙不敢大意,亮出了兵器!长棍在手,无论她多么厉害,也是丝毫不惧!

一不做地不休,小乙干脆把仇恨全转移到自己身上,

“我说你是聋子还是傻子?听不懂人话是不是!你若是个傻子,我就愿谅你,若不是,那就赶紧给小爷跪下磕头认错!”

师姐一听这话,哪会再去管小楠和欧阳明,发疯也似,剑花缭乱,要把人剁成肉酱一般!

小乙知这招的厉害,拔腿便跑,师姐那剑够不着人,气急败坏道,

“你这胆小如鼠的杂碎,快给我停下!”

师姐跟在小乙身后,二人追逐起来,小乙边跑边道,

“我才不傻呢,停下让你用剑捅啊!”

师姐大声怒斥,

“小贼,臭贼,恶贼!拿命来!”

小乙清楚听得身后嗡嗡作响,这师姐竟然抛剑过来,那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直往小乙后脑戳来!小乙大惊,没想这女的这般狠辣,竟是真要取人性命!小乙心头也是火起,长棍直立,急停转身,长剑已至,击中了棍子一端。师姐也已到达,剑柄不知何时已然握到了手中。

小乙怒道,

“你真要取人性命?!”

师姐冷冷道,

“就是要取你狗名如何!”

小乙听她说话难听,也是骂将回去,

“你个臭婆娘,你再过来试试!”

这下彻底没了讲和的可能,要打,那就好好打上一场!二人蓄力待发,一场大战即将上演,可二人还未交上手,却被一人呵止!

“瑶儿,你跟这黑小子较全什么劲!”

师姐听了这一句,竟然乖乖得像只小猫,

“师傅,他,他,他骂我,我要教训教训他!”

小乙看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人身形消瘦,一身素袍显得空空荡荡,他满头银丝,怎么也有个七八十岁,但乍眼看去,却是精神矍铄!那句“瑶儿”便是出自他口,他就是师傅了!

老头身边还有一人,正是之前送折扇给小乙的翩翩公子,他异常恭顺,陪伴在老头身边。

老头慢慢走了过来,

“瑶儿,把剑收起,咱们一同上山去。”

师姐不敢违意,赶忙收起剑来。小乙看她如此,也把长棍收到背后。老头看了小乙一眼,笑道,

“我这瑶儿被宠坏了,脾气坏了点,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

小乙看这师傅倒是通情达理,于是赶忙近前拜过,恭敬道,

“小乙拜见前辈,今日之事,都是误会,我也有过错,不能全怪她一人!”

老头点点头道,问道,

“我们可曾见过?”

小乙哪里见过他,只道,

“小乙未曾见过前辈!”

老头又道,

“看你面善,还以为在哪见过呢!哎,看来真是老了!”

小乙道,

“小乙可能长了张大众脸,前辈看了眼熟,也是正常。”

老头点点头,道,

“好了,好了,既然没事,咱们就上去吧!”

师姐乖乖点头。老头又来到小楠身边,轻声问道,

“楠儿,你可好些了?”

小楠细声细气回她师傅,

“师傅,楠儿没事!只是,只是……”

她看着小柴,师傅又怎会不明白,于是对她道,

“我刚听说这小子竟然打赢了擂台,啧啧,真是让人意外啊。那你就先照顾照顾他,我们上去等你!”

小楠给师傅叩头,

“多谢师傅!”

老头俯身摸摸她头,温柔道,

“傻孩子,可别逗留太久了!”

老头说完,向小乙等人略一点头,便带着公子和师姐去了。小楠和小柴一齐回到那石板,久久不愿说话。

小乙三人围拢过来,六只眼睛都在问话,小楠耸了耸肩,道,

“对啊,那公子,是我师兄!”

三人早就猜到,可他们想知道的,可不止这些!小楠见这四周无人,于是鼓起勇气开口,

“我说了,你们可千万别要说出去!”

三人急急点头,听她说来,

“我是师傅最小的弟子,师姐虽然和我年纪相仿,但比我早入门两年,而师兄则是更早了两年!我只是普通家女子,只因家中亲人相继离世,成了孤儿。师傅看我可怜,于是把我收作徒弟,而从那以后,他再没收过徒,我自然就是关门弟子了!你们也已经猜到,师兄师姐地位不凡,师姐还好,我这般叫她,她倒也没意见,可对师兄,我是万万不敢这么叫他,即便是在师傅面前,也是一样!”

小乙奇道,

“为何会这样?那位公子,难道还能是皇上不成?”

小楠小柴脸上表情有些不大自在,小乙张大了嘴,道,

“他年纪比我们稍长,若不是皇上,那就是以后要当皇上的那位了!”

这次换小楠和小柴张大了嘴,小楠问小乙道,

“这么容易猜么?!”

小乙摇摇头道,

“本来没想过,但看你们如此表现,也只能往这方面猜了!好了,这下没顾忌了吧!”

小楠再次强调,

“你们,你们千万不要跟别人说起师兄身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乙三人保证,她才敢继续说来,

“至于师姐嘛,她可是大将军的女儿,即便是师兄,也会多让她几分!听师姐说,当年师傅想要收我为徒,却是有些犹豫,第一是我资质一般,没有师兄师姐那种天份,二是师傅担心我被卷进这皇家势力之中。最终师傅决定收我为徒,只因师姐说想要有个一同习武的玩伴!”

小乙叹道,

“原来如此!小楠,你的天份可不比他们差!”

小楠笑道,

“我有多少斤两,我还是晓得的!”

小乙道,

“就我看来,你那师兄好似没甚武艺啊!”

小楠回他道,

“师兄需要学习与处理的事情太多,哪有这许多时间来习武,不过即便这样,他的剑法也是不俗!虽然比起师姐来稍稍逊色,但对上几个普通的武林人士,也是没有太多压力!”

小乙点头,又道,

“那这次你们一齐过来,也都是来参加这武林大会的?”

小楠摇摇头道,

“也不知两月前的大灾你们是否经历了?那惨状,真是……哎!师兄是受了皇命前来安抚百姓,巡视了很长时日,正好听说这八月十五有武林大会召开,便想着过来凑凑热闹!我和小柴呢,则只是陪同。师兄与小柴虽然自小认识,但始终不大对付。师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了句小柴连第一擂都过不得!小柴一时不忿,便让我帮他一把!师兄说得没错,小柴好好练武也只半年多,上了擂台,哪里会有胜算!还好他底子尚可,于是我们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小乙笑道,

“你是以师姐的名义买通了马老爷么?”

小楠笑笑,

“不是啊,他的面子也是不小呀!”

小楠指着小柴,笑得真甜!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