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六 岳麓之颠英雄相聚,老友自来往事成谜

三六 岳麓之颠英雄相聚,老友自来往事成谜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笑道,

“也是,能跟师兄一齐长大的,也必是极有身份之人!小柴,以后咱们行走江湖,你可要多照顾一些才是!”

小柴只笑不语,小楠替他说道,

“这其中恩怨难以言说!”

即然不便言说,小乙几人也不多问,这两个家族的事,又怎是几人能够说清。休息一阵,小柴稍稍好些,小乙将他背上,几人一齐继续往山上行去。

“这都过大半天了,武林大会好似没什么意思啊!”

小乙觉得无趣,这般说来。

“小乙哥,这武林大会才刚开始哟,七日之后才是终章!”

小楠笑道。小乙被吓得不轻,

“怎么?竟然要开七日?!那咱们得在上边开上待上七日?”

小楠又道,

“不是过了一擂就会发给一块小牌么?咱们出示这牌,就能随意上下了!若是不喜欢,那下山玩上几日再来也并无不可啊!”

小乙道,

“原来这牌子还有这用处!我差点当废物丢了!”

走不多远,便到了那峰顶,峰顶竟是异常的宽阔平坦,中间铺上红毯,四周装饰也极为讲究。红毯之上有人跳舞,小乙数了数,足有二三十位,每人都带长袖,往四周散开后又聚拢回来。场地周围有不少营帐,从另一侧向山下排开,足有百个不止!除此之外,蔬果酒食应有尽有,不少武林好手正在饮酒作乐,身边还有女子相陪。

小乙不由叹道,

“这马老爷场子布置得够大啊!竟然还有陪酒女!啧啧!从山下一路上来,待遇也是逐级提高!”

“可不是么!那边有陪酒的,你不去耍耍?”

小乙听到这话,马上回他,

“我可不好这口啊!”

众人回头,两位女子笑盈盈立在后头,正是白青和菲菲。小乙背着小柴,嘻笑道,

“这是小柴,他浑身酸痛,青青,你给看看吧!”

白青笑道,

“让菲菲给他看看吧,马上就好了!”

菲菲虽然穿得再寻常不过,可也难掩非凡气质,小柴一见菲菲,也是转不过眼来,听得白青这般说话,他这才将眼神收回,尴尬回应,

“我,我没什么事,多歇息一阵便好!小乙兄弟,你放我下来吧!”

小乙双手一放,小柴没有防备,双腿落地,但又痛得厉害,于是整个身子便瘫倒在了地上。小楠笑道,

“我还以为你见着了美人,就一点儿都不痛了!”

有人迅速赶来,将小柴扶住,

“公子,你没事吧!哎呀,让我们如何向老爷交待!”

小柴笑道,

“没事,没事,我只是累了,休息两日便好!”

二人见小楠也在,于是也没多问,应该早就习惯了这般。二人架起小柴,送回了不远处的营帐之中。

白青过来道,

“咦,这人来头不小啊!”

小乙回道,

“你怎知晓?”

白青笑道,

“我们来了大半日了,来头越大,安排的住处越是靠前。你们看那一间,他四周都被其他营帐包围起来,里边呀,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住在中间的那人,身份地位难以想象!”

小乙笑道,

“莫非还能是那天尊不成?管他是谁,我不去招惹他,他也千万不要来招惹我!”

白青噗嗤笑出声来,她早注意到小楠,于是问她,

“这位姑娘,你好,我一见你呀,就觉得亲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楠不住眨眼,回她道,

“姐姐,我也有种奇怪的感觉,好似我们就是一家一那般!哎,真是太奇怪了!”

小乙笑道,

“你俩没准上辈子是对姐妹,只是这辈子投到不同人家,今日相见,就是再续前缘嘛!”

两女相视一笑,自然而然换到一处,小乙完全无法理解这女子之间的相处之道。于是他回头看看明了,明了仍是那平淡如水的表情,再看欧阳明,一脸的不解风情,比小乙也好不到哪儿去。

白青笑起,道,

“马老爷给我们分了两个账,男女分开,你们人多,就挤挤罢!小楠,你要不要来我们这里,人多热闹些!”

小楠回她,

“好啊,好啊!不过我得过去知会一声!待会再来找你们!”

小楠说完,一溜烟跑远。白青呵呵看她离去,忽然想到一事,又回头对小乙道,

“在这儿,还遇上熟人了!嘿嘿,你去那边看看!”

说完,她便拉着菲菲躲了开去。

小乙随她手指方向看去,是个大帐,有烟从里边飘出,应该是个临时厨房。小乙心想,那边有熟人,莫非是姐夫来了?他大笑一声,对明了和欧阳明道,

“走,去吃好吃的!”

小乙带头进了厨房,厨房之中数十个小灶,几口大锅,厨子们都在忙活,见三人进来,便要赶将出去。小乙可不管他,寻了一阵,并未发现姐夫的影子,他好不失望,三人只好出去。刚到门口,两个胖子一齐进来,把门都给占满,三人侧身让开,两位聊得正欢,小乙却一把将二人抓住,

“哎呀,哎呀!我的哥,你俩怎么来了!”

胖子一看,也是一惊,

“小乙,呵,我就说白青她们来了,也定然少不得你!看看,我这特意去弄的好东西,要给你们加点小菜!”

小乙看他手中提着两只新鲜甲鱼,甲鱼的头伸出壳外,小乙伸手去拨弄,它却将头躲进壳中,再不出来。

“嘿嘿,这家伙,还挺厉害!对了,忘跟你们介绍了,这是我新识的好友,明了和尚、欧阳明,我们一路打擂上山,算得上是高手了吧!哈哈!”

小乙又向明了和欧阳明介绍两位胖子,

“这两位大厨,一个郝香,一个郝味,俩人合在一处,便是天底下最佳美食!”

四人相互致意,小乙又问二人,

“你们怎么也到这儿来,难不成是做菜做的好,于是被请来给大侠们做菜?”

两人一听这话,也是得意得很,

“可不是么,我们可是代表着大理来的,哎,咱们大理江湖死了太多人,皇上又四处收拢豪侠,叫得出名的可是屈指能数了!我们二人过来,也是希望能挽回一些颜面!”

小乙点头道,

“原来如此,那这面子是否找回了?”

二人脸色有些尴尬,郝香道,

“哎,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来这几日,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这四方厨艺皆有不同,百姓口味也是有轻有重,实在不好判断谁高谁低!不过我们也是学到不少好法子,回去之后,也要让大理城百姓饱饱口福!”

小乙笑道,

“你俩志向远大,小乙真是自愧不如了!对了,这东西什么时候能吃?”

郝味用个小玩意在那甲鱼头部晃动一阵,那甲鱼慢慢伸出头来,他眼急手快,一把便将那头握到手中。

“很快很快,你们住的地方我们认识,你们三个,回去等着便是!”

小乙笑问,

“真不用我们帮忙?”

二人齐道,

“去吧去吧,等着吃就是了!”

这一句,出自同胞之口,一点不觉奇怪。小乙三人道谢之后,便找回营帐去了。一进帐中,琴哥儿浪哥儿正在下棋,童陆躺在一边眯眼打着瞌睡,除此之外,都是女子,白青菲菲伊伊,还有小楠。小楠一见几人进来,赶忙拿了好吃的玩意过来,明了和尚见都是些果干,也是取了几块吃了。

小乙问道,

“仙翁和端木去了何处?”

伊伊回他道,

“被人请去吃酒了,我们也不便跟去,于是就待在这儿说说闲话!”

小乙三人找地方坐下,又问,

“今日这儿有什么好玩的么?我们一路打擂上来,倒是有点意思!”

伊伊回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唱唱跳跳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小乙笑道,

“对女人来说,是挺没意思的!”

伊伊呵呵笑了起来,正要说话,门外却是有人大声叫喊,

“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童陆一听到这声音,马上睁开眼来,小乙也蹭的站了起来,他奔至帐外,跨出两步,揪住了一人,

“瓜哥,你怎么也来了!哈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这人正是瓜哥,小乙出来,他正与另一人拉扯在一起,一见小乙,似见了救星一般,

“哎呀,小乙兄弟,你怎么也在,哈哈,真巧真巧!待会一定要多喝上几杯才行!”

他用手擦头,转而对另一人道,

“兄弟,这次哥哥就不陪你了,你自己去吧!去吧!”

那人见瓜哥见着熟人,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于是告辞往前边去了。小乙拉着瓜哥进了账中,一见账内这么些人,也是吓了他一大跳,

“嘿呀,这么多人!大家好,我是……”

“瓜哥”还是小乙开口说出,众人一听这名,也都会心一笑。童陆来到近前,对瓜哥道,

“瓜哥,你这头越发亮堂了!让我摸摸可好?”

瓜哥把头伸来,笑道,

“当然好啦,尽管来!”

童陆摸着瓜哥的头,笑得合不拢嘴!白青也来到身边,笑问,

“瓜哥,我也想摸摸呀!”

瓜哥回道,

“青姑娘,你也这般调皮!”

他把头递了过去,白青摸了两把,笑道,

“她们也想摸摸!”

瓜哥抬起头来,指着明了和尚说话,

“这里不是有个和尚么?怎的还对我这头感兴趣?我可是还有不少头发的哟!”

不过他也并未拒绝,还是把头伸来,众人挨个摸了,把腰都给笑弯了。欧阳明也来蹭了一下,瓜哥倒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总算结束,瓜哥开口问话,

“你们一行这么多人,可不是一路打上来的吧?!”

众人自找地方坐下,小乙回他道,

“我们三个是打上来的,其他的嘛,则是沾了大人物的光!”

瓜哥赞道,

“哎呀,厉害,厉害!我也去看了几场,那些守擂的,可是厉害得很,若是我上了擂台,那定是丢人现眼了!”

小乙笑道,

“瓜哥也别太过自谦了!咦,瓜哥又是何门何派,怎会能够直接上山?”

瓜哥笑道,

“这次武林大会广邀天下英雄,我也有幸得受邀。哎,也是我大理国人才凋零,这才轮到我来!对了,刚才那人,也是建昌府人士,我与他一前一后过来,刚才遇到,他便要拉我去喝酒!”

瓜哥缩起脖子,十分好玩,继续道,

“他要带我去找女子陪酒,我哪会干那事,所以才坚持不去。刚好遇到小乙兄弟,给我解了围!”

小乙笑道,

“瓜哥不爱美色,倒是难得!哈哈!瓜哥,你可认得郝香郝味两个大厨?”

瓜哥笑道,

“当然认识啊,我与他们一同过来的!怎么,你们也认识?”

小乙点头笑道,

“当然,当然。刚才还去捉了两只甲鱼,要给我们烧汤吃呢!”

瓜哥笑道,

“那两个胖子的手艺还真是不错,不过我还没吃过他们做的甲鱼,待会也定要尝尝才行!”

小乙笑道,

“这是自然,瓜哥,说说看,上次分别之后,一切可都顺利?”

瓜哥脸色微变,小乙心头一拧,难不成出了变故?瓜哥缓缓擦着头顶,道,

“哎,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众人都围坐过来,听他如何说法,

“我们分别之后,我留了下来,亲眼瞧见吴大哥惩治了那几人,那假货被打得半死,又用清水浇醒,再打昏死过去,他没甚骨气,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哼哼,果然犯事不少,够他死上十回的!吴大哥问我是否要送回大理国去,我想着他在大理国犯下的大罪,也该由大理百姓来惩处,于是同意了。我带着假货回大理去,一路都很顺利,可是,可那日到达建昌府,把人交到洪大人手中时,却是突然换了个人!哎呀,这把我给吓得!你想,一路之上,我始终用一根链索将他和我绑在一起,什么时候换了个人,我竟是一点儿也不知晓!更恐怖的是,洪大人刚要问话,那人便仰天栽倒,死得不能再死了!”

小乙奇道,

“这就怪了,难道有人将他劫走了?瓜哥你一路之上没有检查过么?”

瓜哥回道,

“当然检查过的,交于洪大人那日我也曾仔细看过,他那日表现倒还不错!那人是在何时将人换走,真是好难琢磨!”

小乙也想不出缘由,他叹了口气道,恨恨道,

“哎,好容易捉到了假瓜哥,却又让他跑了,他禀性难移,不知又有多少人要受他欺负!”

瓜哥也很惆怅,继续道,

“还不止于此!我再次回到成都,见着了吴大哥,他那也出了事!”

小乙问道,

“莫非唐肖和小吉也被人劫走了?”

瓜哥努力点着头,回道,

“没错!吴大哥说,他只是出门办事,离开了几日,那二人本在牢中待死,却又被人救了去。更神奇的是,那些守卫竟然没有见着一个人影,便把人给丢了!”

众人也都十分好奇,这大牢守卫森严,这死刑犯更是看管得严实,那二人怎会在不知不觉之中逃出生天,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童陆吸了一口气,道,

“这老毒物,便是毒神,他的弟子小吉与我们有仇,这里可是有毒神的势力在的,咱们可得多多小心才是!”

瓜哥问他道,

“怎么,这老毒物在此处还有势力?”

童陆点头道,

“这武林大会只怕还有不少阴谋,咱们可要时刻打起精神,莫要中了奸人的毒计!”

小乙也道,

“小吉被劫走,很可能与他师傅有关,这也就能够说得清楚了!可他又为何要去救那假瓜哥?!”

童陆回他,

“这很简单,这人嘴脸臭极,不过对付一些杂碎,可是管用得很,多多少少还有些利用价值!二人也算相识一场,给他些情面,以后也许还能派上用场!”

小乙笑道,

“这人心真是最难琢磨!”

瓜哥也道,

“之后再没听过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若真是老毒物把人给藏了起来,咱们要想抓住他们,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乙道,

“武林大会,来得门派不少,咱们也正好多多打听打听!更要防着有人前来捣乱!”

瓜哥道,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分头行事,若有情况,马上来报!”

小乙点头,

“这样最好!”

这虽然是江湖之事,可小楠的师兄师姐可不是一般人物,若是生出事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小乙让小楠回去给人带话,提醒他们多留些心眼!

小楠快去快回,回来之时一脸沮丧,

“说我们大惊小怪,那些护卫随便找一人出来,便能把下边的守擂人打得爹娘不识!你们说气不气人?!”

小乙笑笑,

“也是,他们那么多人,加上马老爷的手下,若真有事,也还轮不着咱们来操心!咱们啊,就等着吃肉喝酒,自在逍遥罢!”

众人闲聊起来,有瓜哥在,也是要欢乐不少。没过多久,那小柴也过来玩耍,他那身子稍稍好些,可还不能随意动弹,这次便是由两位下人一起合抱过来。他知道小楠在这儿,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回去,也没大碍,夜里大家伙儿挤挤便是!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