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八 人去楼空酒味留香,针锋相对习以为常

三八 人去楼空酒味留香,针锋相对习以为常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麓湘居中一桌客人也无,真是清冷至极,小乙三人过来,倒是让那伙计有些好奇,

“客,客官,你们是来喝酒吃饭的?”

小乙笑道,

“怎么,不欢迎?”

伙计连忙陪笑,引三人进到里边,

“哪有哪有!只是这武林大会太过招摇,东西都随便吃,从昨日起,我们这店就没招待过一个客人!”

小乙笑道,

“这也算得上马家老爷做好事了!”

伙计笑笑,回道,

“好是好,但就是苦了干我们这行的啊!”

小乙道,

“没办法,谁让人家有的是钱呢!还有六日,再坚持六日就好了!”

伙计带着几人上了二楼雅间,这雅间之中两面落地大窗,一边吃酒一边能看这大江,众此处看去,那江水又是另一番景致!

伙计又道,

“我们这儿最厉害的大厨也被请去武林大会了,所以,各位也只能将就一些,到时也可免些酒钱,你们看可好?”

小乙笑道,

“这倒无妨,不过你们这儿的留湘醉,可不能有一点作假哦!”

伙计笑道,

“这是自然,定然不会让几位失望!”

小乙也笑了起来,

“咱们这大师不吃酒肉,你得嘱咐一声,用单独的厨具为他烹制,可是马虎不得!”

点菜还是童陆拿手,手上银钱好长时间没有花出去,直点了十数样方才罢手!伙计欢喜去了,三人一边看景,一边闲聊起来。

小乙问童陆道,

“陆陆,你是不是觉得混入卫大哥的队伍之中有些不妥,若是被人察觉,可能会影响到卫大哥一行!”

童陆点头道,

“这是自然,即便是藏到货物之中,也多有不妥,还是不要卫大哥牵扯进来才是!这做生意的,最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可不要因为咱们,坏了人家名声。”

明了和尚道,

“陆陆说得对,咱们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小乙笑道,

“明了,你这出家人,也着实不太讲究,咱们要干的可不是光明正大之事,你也不假装劝阻一下!”

明了和尚笑笑,回他,

“我心底也始终存疑,只道这武林大会另有不法勾当,若是能够识破这局,也算是功德无量的好事!”

小乙道,

“不错不错,我与你想到一处去了!”

伙计端了酒来,又先上了几盘凉菜。童陆倒上两碗,取了自己那只,抿了一口,

“嗯,和山顶上的味道相同,应该没错了!”

小乙也喝了一口,香味浓郁,久久无法散去,口感中规中矩,回味绵长,要多喝一些,方才能够品得其中滋味。

“这酒好似越喝越有味道,不知觉间,就要被他醉倒!”

明了和尚闻着这味,说道,

“这酒香,也当真持久,如大江那般,连绵不绝!”

三人正说着话,却听得小二大声迎客,

“客官,你来啦,快快里边儿请!”

小乙站起身来,笑道,

“想不到卫大哥这么快,我去叫他上来!”

小乙出了门,到了楼下,却发现来人并非卫威,可这人他也面熟的很,他大喜过望,叫喊出声,

“前辈,前辈,我是小乙,你记不记得上次,我请你喝酒,你还救过我的命呢!”

那人年岁不小,至少有个六十往上,头上毛发尽是白色,不过他满面红光,精神尚好!小乙识得他的,金河边上,小小酒馆之中,曾经向自己要过酒喝,后来又暗中救过自己。

老头眯眼看着小乙,回他道,

“我记得你,小小年纪,满腔抱负,将来定会是个人物!”

小乙道,

“前辈过誉了,小乙只是有些心高罢了!我与同伴在上边吃酒,前辈不如一齐过来,让小乙再请你好生吃上几杯!”

老头收起刚取出的那小杯,站起身来,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请吧!”

小乙喜欢这样做派,毫不扭捏,直来直去,与之相处,也定然十分痛快。二人一齐回到雅间之中,小乙介绍几人认识,手中却是一点儿也没停下,话未说完,已经为老头满上了酒。

“前辈,酒泉可是这看家的好酒,你可千万别要客气!”

老头端起他那好似已经裂开的紫色小酒杯,鼻子放在杯檐左右一闻,之后便是一口饮尽。他闭眼体味良久,方才摇头晃脑回道,

“酒味几十年如一日,不错,不错!”

小乙问他,

“前辈,你可是这儿的老主顾?”

老头笑道,

“三十多年前就来过这儿的,今日再来,虽然酒味一点没变,可又是另一番体会了!对了,你们也是来参加这武林大会的?”

小乙点头道,

“我们恰好路过此处,便来凑凑热闹!”

小乙为老头斟满,老头又是细闻过后一口喝尽,又道,

“这马家老爷倒是挥金如土,以往并未有多大影响的武林大会,却是邀来如此多的武林豪杰,这动静,整个江湖也都为之一颤!”

小乙问他,

“前辈,你可知这马老爷为何要揽上这事,难道真是钱太多了没处花去?”

老头点头道,

“确实是太有钱了!他有一儿子,名叫马煜,从小立志学武,这马老爷可是花了不少钱请高手教导,不过资质太差,现已经二十五六了,那功夫还是上不得台面!不知道,他办这武林大会,是不是也与这儿子有关!”

小乙道,

“原来如此,兴许是要让这马煜,在武林大会之中展露头脚,若是不成,也与人结下情谊,方便以后行事!”

老头道,

“这就不好说了,我在他府上住了几日,他那功夫,最多也只能打上第三擂吧!出风头的事,他还差了不少!”

童陆奇道,

“前辈,你竟然住在那马府之中?”

老头点头道,

“我刚一到,就有人接我过去,好吃好喝供着。马老爷亲自相迎,倒是给足了面子。马煜那小子,有意无意在我面前现身手,只怕也是想要我指点指点。吃人嘴短,我也略微点拨了他几下,因而我才这么清楚他的实力!”

小乙笑道,

“前辈,也就是你才有这般待遇了!”

老头道,

“我也只是在江湖中多混了些年月,这江湖的未来与希望,也全在你们这些年轻人身上!像我这样,每日能有酒喝,那就够了!”

小乙笑道,

“前辈,我们前一阵遇到了老叫花,他也说起过你的!”

老头咦了一声,回道,

“你们也认识他?”

小乙把遇到老叫花之事,简略说于他听,老头恨恨说道,

“老叫花子,德性太差!”

刚一说完,楼下又有人来,还未上楼,便把楼板戳得砰砰直响,口中还不停叫嚷,

“老酒鬼,你竟跑这儿来了!想躲开我不成?”

果然是说曹操曹操到,小乙开了门,老叫花斜靠在了门口,身子迅速飘了进来。老叫花一见小乙,也是有些好奇,问话,

“咦,你们怎的也在?!”

小乙笑着回他,

“我们遇上前辈,便请他过来一齐吃酒!没想,又把你给招来了,正好,正好,今日好生聚上一聚!”

老叫花笑笑,

“原来如此!嘿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老叫花见满桌的酒菜,直接用手抓起,便往嘴里塞,那吃相好不难看,不过在小乙看来,这也是真性情的表现,他愿意怎么吃,那就怎么吃罢!

“瞧你这吃相,恶心得我快要吃不下酒去!”

老叫花一听,双手往桌上一擦,笑道,

“我吃我的,你喝你的,一个不打扰一个,你看我吃干嘛!我就喜欢用手直接抓了吃,有问题?”

老头闷闷不乐,酒也不愿喝了!老叫花又吃两口,道,

“这马老爷府上这样的酒多的是,你是有病还是怎样,还要特意跑一趟,不是吃多了撑的么!”

老头怒回他道,

“我就愿意过来喝酒,你管得着么!”

老叫花乐开了花,道,

“我逗你玩嘛,别这么瞪鼻子上眼的!”

童陆在旁看得呵呵直乐,明了也始终微笑他着二人,二人虽然嘴上斗狠,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作不得真。

小乙过来打个圆场,问道,

“前辈,老叫花说得我还真想问你,那马老爷府上可什么都有,这酒应该也不会少了,即便没有,那你一句话,便有人马上办好送来,为何你仍要亲自过来一趟呢?”

老头听他问话,也是消了些气,轻声回道,

“喝酒,不仅是喝这酒味,这酒杯,这桌椅,这酒楼,这风景,也都是必须的!你想,若是把那金河边上酒馆的酒水,拿到此处来喝,其中滋味,是不是大不一样了!”

还真是,小乙一听,也是同意他的看法!

老叫花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对我来说,哪里有吃的,哪里就是好地方!”

小乙笑道,

“老叫花,这些东西,比起我烤的腿子,又当如何?”

老叫花乐道,

“别说,你那日的烤肉还真是不错,嘿嘿,什么时候再给我烤上一腿?”

小乙道,

“这岳麓山上,有的是大厨,你去了,每餐都能换着花样儿来,何必贪恋我这一口呢!”

老叫花道,

“不一样,不一样,那儿想吃什么都有,多无趣啊!”

小乙摇头道,

“这不就是了,你和前辈呀,其实并不存在分歧!”

老叫花想了想,又看看那老头,很不自在,只道,

“什么前辈,前辈的,你叫他老酒鬼,比什么都强!”

老头也不看他,只是嘴中秃噜,

“总算说了句人话!”

小乙看老头并无不喜,也试探着问道,

“老酒鬼,叫起来很是亲切呢!”

老头笑道,

“对,对,以后就这般叫我,心里也舒服些!”

小乙道,

“老叫花,老酒鬼,你俩还真是一个性子,难怪能玩到一块去!”

二人齐道,

“谁会跟他玩到一处!”

众人大笑起来,童陆打趣那老叫花道,

“老叫花,你拍拍屁股走人了,我们可是被你害惨了!”

老叫花道,

“那那仙翁,不会为难你们了吧?!我只是,只是手抖了些,把他长眉给剪了!”

童陆噗嗤笑了出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剪人一条长眉不够,还把另一条也给剪了,还有,你剪得齐些那也好啊,竟是一边高一边低,叫人怎么办才好!还好有位手巧的姐姐为他做了遮挡,这才不至于叫人看了笑话!”

老酒鬼道,

“你这人,怎的这般不识好歹,人家又没惹你,你偏要去欺负人家!该死,该死!”

老叫花道,

“算我错了,我,我改明儿上山,当面向他赔罪便是!”

老酒鬼道,

“我看你这臭脾胃,还是切掉一半比较好,免得总吃不够,四处惹事生非!”

老叫花道,

“谁像你,没钱喝酒便只知道乞讨,连我这叫花子都不如!”

老酒鬼回道,

“你还是不用着其他叫花上供的银钱,有什么了不起的!”

“……”

二人竟是不顾他人存在,就这般吵闹起来,任几人如何规劝都不管用。小乙三人没什么办法,只好在一旁等待。良久,那二人终于停了下来,老叫花继续吃他的东西,老酒鬼又接着喝酒,二人又似没事一样,小乙三人互看一眼,也只能无奈笑笑而已。

小乙早就嘱咐了伙计,若是有人过来,问他是否已经有约,若是找小乙的,便直接请到屋内。此时有人进来,伙计询问一番之后,便听得卫威的声音响起,

“小乙兄弟,童陆兄弟,明了大师,稍稍耽搁了些,勿怪勿怪!”

伙计带着卫威上来,小乙开门相迎,他一进屋,见着还有人在,还有那一桌杯盘狼藉,不由奇怪问道,

“小乙兄弟,这两位前辈又是?”

小乙笑道,

“一个老酒鬼,一个老叫花,都是朋友,快来,咱们坐下说!”

卫威过去见过二人,小乙则吩咐那伙计,把这桌收拾好后,另置一桌过来!伙计见遇上了豪客,也是不敢怠慢,叫来帮手,匆匆收拾妥当。几人坐下,继续说话。

“卫大哥,你不是说半个时辰便能送完,怎的去了这么久?!”

童陆如此问那卫威。卫威喝了一口酒,回道,

“往常去的时候,直接便能进去,今日却是仔细盘查了好久,再加上府内好像还有重要之事,又让我们在门外等着。”

童陆点头道,

“原来如此,我说搬货卸货应该花不了太长时间!”

老酒鬼问道,

“是为马府送东西去了?”

卫威道,

“没错,送些我大理产的山珍,这可是马老爷亲自选购的!”

老酒鬼道,

“今日府内宾客众多,也许是怕扰了大家吧!”

卫威道,

“前辈怎的知晓?”

老酒鬼道,

“我刚从里边出来,又岂会不知!”

卫威道,

“哎呀,原来如此,前辈可是马老爷的座上宾客么?”

老叫花道,

“有屁的宾客,我怎的没见着?”

卫威又问,

“这位前辈也是?”

小乙回他道,

“他俩都是马老爷请来的客人,我们以前曾经见过,所以便同一桌了!”

卫威还有疑问,老叫花却是开口问他,

“我听说不论谁人,只要进了马老爷府上,都管酒管肉,不知你们是否也是如此!”

卫威摇头道,

“也许是送货人太多,马老爷觉得麻烦,所以未在府内安排。不过也是给了银子的,呵呵,还不少呢!”

卫威摇着那钱袋,装得满满,好似在说今日这一餐由他来请。

小乙听了他们对话,心中也是起疑,难道这马府之中,真的藏有不少秘密。老酒鬼口中提到的那些人,为何老叫花没能见着?这些人为何会在马府内出现,目的又是怎样?小乙更加坚定了要去马府探查一番的决心。

正想发问,童陆却已然抢先说话,

“我听闻这马老爷酷爱马儿,他那后院广阔无边,便是他的私家马场,嗯,也不知里边有没有真正的好马!”

老叫花笑道,

“那马儿,啧啧,真是个顶个的漂亮!腿又长又有劲儿,跑起来,那叫一个欢畅!我前阵子骑过几次,真是过瘾啊!”

老酒鬼道,

“这次老叫花说的没错,那些马儿确实个顶个的厉害,听说大都是从天山运来,单是这往来的运费也是不少!像我们这些习武的,遇上那马儿,又如何能够忍得住!”

小乙道,

“这好马我也骑过不少,也不知你们所讲的那马儿,骑上又是何种感受。”

老叫花道,

“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话正中小乙心坎,小乙只道,

“我们可是进不去的啊!”

老叫花道,

“马老爷很好说话,我去跟他说说,你们随我一同进去玩玩!”

老酒鬼也道,

“你们三人也不是坏人,这事,应该不难办的!对了,昨天夜里用餐,马老爷还提到过你,也不知你做了些什么,让他对你上了心!”

小乙摇头道,

“我也没做什么啊,只是与明了一齐打擂上山罢了,上去的人这般多,又怎会注意到我!”

老酒鬼道,

“这就不知了!等会吃好,咱们就一齐过去看看!”

新一轮的酒菜又已上来,老叫花吃得厉害,大都被他塞到口里。老酒鬼只顾喝酒,也没尝几口菜。卫威有些心不在焉,童陆多问几声,他才回答,说道,

“之前与你们分别之后,又遇到一位旧识,他非要跟我们一齐回去,我让他在这儿等候,可直到现在也没见他人来,也不知是不是已经走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