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六 再遇瘟神不欢而散,冷面拿人受教先生

四六 再遇瘟神不欢而散,冷面拿人受教先生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山顶之上,大大小小数十张桌子,此时也都已经坐满了人。四周火把连成一片,把这山照得如白昼一般!那桌子不止这些,看那另一侧山下,也是摆了一排又一排,来得晚的,也只能到下边吃去了!桌群中间有一片开阔之地,铺上了地毯,十余位舞者正在起舞,到了妙处,也是有不少人大声叫好!

小乙几人过来童陆这边,这桌都是熟人,菲菲、伊伊、白青、琴哥儿,还有那半秃子瓜哥,刚好有四们位置,于是挨个坐下。铁石显得有些拘谨,童陆笑着对他说话,

“铁石,你完全不必管他们,咱们只顾吃喝便是!看看,今晚这宴席,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吃得上的!”

铁石看这桌上,各式菜品,自己竟是一个叫不出名来!童陆一一为众人介绍,竟然还有卫威刚送来的山珍,可用这方法做出来,却是完全认不出来!铁石本是大理国人士,吃上两口,也觉得亲切。

小乙问童陆道,

“你们倒是积极,占据了这么好的位置!”

这桌紧挨着地毯,越有表演,也能瞧个清楚。童陆笑道,

“咱们关系好啊,和马老爷称兄道弟,和柴小哥打成一片,嘿嘿,咱们占了这桌,还有谁敢来抢!”

小乙笑道,

“看把你得意的!对了,小楠小柴还有仙翁他们哪儿去了?”

童陆回道,

“这种场合,他们是不太适合与我们一齐的,他们不在,咱们不是更加自在一些么!”

小乙道,

“也是,也是!今日晚宴,也不知还有多少节目?”

童陆道,

“这歌舞表演自是少不得的,听说还有力气摔跤,也是很有看头!小乙哥,马老爷的这些舞姬,个个身形婀娜,长相水灵,舞技也是千里挑一,咱们可千万不能错过哟!”

小乙看看场上,不住点头,道,

“果然不错,不错!”

白青噗嗤笑出声来,

“你知道什么!她们可都还没亮过相呢,待会到了时辰才会现身!”

小乙问道,

“怎的?这些不是你们口中的舞姬?”

童陆笑道,

“马老爷精心培养的舞姬,可不是这些庸脂俗粉能够相比的!你就等着看好了!”

小乙完全不能想象,虽然表情镇定,但心头却也起了些波澜!

吃喝一阵,这晚宴热闹起来,有那力士上台献技,各各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抱摔在一处,看点十足!听着众人大声叫好,可小乙几人却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童陆一直笑个不停,看看这边,又望望那边。那猥琐的小表情,小乙看了,也真想在他脸上抽一巴掌。童陆脸色一变,小乙也觉奇怪,往他眼神方向看去,小乙也是冷汗直冒,童陆低下头来,恶狠狠道,

“我的个神仙,这烂人还没完了没了了!”

小乙拉拉身边的白青,白青也看了一眼,找个东西挡了住了脸。

“表哥,表哥不是把他带到南海去了么,怎么,怎么又会过来参加武林大会!”

果然又有熟人,相隔七八桌,便有那么一人,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两眼异常犀利,就像是觅食的老鹰那般!没错,就是把小乙几人追得狼狈不堪的宁大人!

瓜哥也见了那人,心想着他也见过自己,于是把备用的帽子给戴上了。

“我说,这宁大人不会又要过来拼命吧!”

瓜哥这般问道,小乙回他,

“这人啊,死脑筋,根本说不通!咱们还是敬而远之,敬而远之!陆陆,你看我们先撤走还是?”

童陆当然也见识过宁大人的手段,若是再被他碰上,那可不是好玩的事!于是童陆轻声对众人道,

“这个杀千刀的,真是扫兴得很!看来,咱们是看不成舞了!”

小乙苦笑道,

“没关系,只要是马老爷有的,迟早都能看成!咱们先躲开那瘟神再说!”

小乙看众人不解,于是简单介绍一翻,小乙童陆白青,还有宁大人可能会识得的浪哥儿与瓜哥,挨个遁走,这一桌不多时便只剩下一半人,不少人眼红这位置,也是过来拼桌,眼见俊悄非凡的菲菲,那可不是坐下就不想走了!

小乙几人下了山顶平台,终于缓了一口气,童陆提高了嗓音,骂道,

“真是讨厌至极,这宁大人真是阴魂不散,这武林大会,咱们还是不要参和了!”

小乙道,

“若是他一直在此,那不参加也罢!”

白青问道,

“既然他回来了,那表哥现在怎么样子,不会被他欺负了吧!”

小乙道,

“这宁大人嫉恶如仇,但也分得清楚善恶的吧,表哥也没做什么坏事,应该不至于被他惩治!”

童陆摇头道,

“哎,本想把伊伊介绍给表哥认识的,可又被浪哥儿截胡,他帮了咱们这么大忙,再见到他,还不知如何去感谢呢!”

小乙笑道,

“感谢的方式多的去,可不止这一种!你少点话,咱们快些离开这是非之地才是正事!”

既然没了兴致,便下山去吧。众人连夜下山,没有一刻停留。直到了山下过了关卡,往那山顶看去,只觉半空之中都是红艳艳的一片,欢声笑语直到此处都能听到,此时上方的热闹程度可见一斑!

童陆直叹道,

“哎,看吧,看吧,咱们什么都没见着!可惜了这么好的节目了!”

小乙正要笑话他,却听得一人声起,

“既然可惜,不如跟我再回去看个清楚?”

众人大惊,那关卡处竟是站着一人,那人曾经不止一次出现在童陆梦中,每次一梦着他,都会被吓个不轻!此时虽在夜中,可那火光明亮,把那一张冷脸也印成通红。

“哎呀,宁大人来啦,赶快跑啊!”

童陆拔腿便跑!其余几人也是赶忙逃走,小乙大喊道,

“夜里休战了,休战了,几位兄弟,帮我拦下他啊!”

关卡处的几位认得小乙,听他这般说话,也是过来阻拦。宁大人可不是这么容易被人拦住的,双方推攘几下,竟是真动起手来!小乙回头一看,大声呼喊,

“兄弟们,多谢了,多谢!”

可他话音刚落,宁大人便踢翻了一人,另一人扑将上来,又被他顶到了肚子。小乙大惊,这童陆白青又跑不快,加上这四周又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要想甩掉宁大人,那可真是太困难了!

几人从书院旁经过,小乙灵机一动,对其余几人道,

“书院,书院,咱们进书院去,宁大人再不开化,也不至于在书院之中与我们动手吧!”

众人听他所言,一齐向书院院门赶来。院门足有两人多高,关得严实,几人便计划从侧墙翻进院中。瓜哥浪哥儿先上到墙头,小乙从下抬,他们向上拉,童陆白青也很顺利进到书院之中。几人贴在墙边,探听外边动静,好似没有人来,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小乙轻声笑道,

“待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儿,咱们走走看看,兴许能找个更好的地方藏身!”

几人当然说好。小乙刚一起身,头便撞到一堵肉墙之上,他伸手摸摸,还有温度,是个活人。小乙刚要伸回手去,手中却是中了一招,啪的一声,清脆悦耳,但又生疼生疼!几人听了也觉心惊,之后便听得一人喝骂,

“哼,几个小贼,大门不走,竟然翻墙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几人被吓得不轻,后背贴到墙上不敢动弹。里边人听到这声响,也是掌灯出来瞧看。这下可好,有了光影,几人一脸难堪,真想一齐钻到地下去。这师生数十位都围拢过来,当头一人,手持戒尺,一脸的怒容,正是今日上山之时,书院门口站立的那位夫子。小乙猜想,这夫子定然不是好惹的主,再一想,莫非他就是马老爷的对头吕夫子?若真如此,可千万不能在他面前提起马老爷,若不提起,兴许还不会死得太难看!

可是偏偏有人嘴快,瓜哥擦着头,开口便道,

“各位,我们都是马老爷的朋友,今日遇到些麻烦,只是想在书院之中躲躲,并无他意,并无他意!”

小乙几人似泄了气一般,那夫子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举起了戒尺,喝道,

“还敢跟我提那家伙,我呸,今日进了书院,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小乙心中叫苦不迭,想了很多办法,都行不通,总不能上去把夫子揪住,来个擒贼擒王吧!没办法,只能认错,说些好话。

小乙低声下气道,

“夫子,我们被人追杀,好惨好惨啊,他那可凶了,一见便要我们的命!这附近又无处可躲,所以,所以才到贵书院来避避祸。夫子,你大发慈悲,饶了我们吧!”

夫子哼了一声,道,

“我看哪个敢在我这书院放肆!你们五个,先把手伸出来!”

几人互看一眼,心道,若是挨上几下,便能解决问题,那可再好不过,忍上一忍,也就过了!小乙慢慢伸出手来,手掌向上,刚停稳当,戒尺已然打到上边。“啪”的一下,好大声响,众学子也齐齐“咦”了一声,平日里也应该是领教过的!

小乙脸上顿时青红一片,可这夜里光线不佳,其余几人倒也没看出什么。小乙开口说话,

“多谢夫子手下留情!”

夫子走到瓜哥身边,瓜哥看小乙挨了一下,似乎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因而坦然伸出手来,

“夫子,多有打扰,多有打扰!”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下,众师生又是齐齐吸了一口气,瓜哥被打得跳将起来,伸出手不住甩晃,大叫大喊起来,

“啊,啊,我说夫子啊,你这,你这也太,太……”

小乙拉他衣领,

“瓜哥,你忍着点,可别把那人再招来了!”

瓜哥用手按住痛处,表情十分痛苦,

“原来你小子是假装的,真是学坏了啊!”

再看夫子,来到浪哥儿面前,浪哥儿见小乙都被打了,也只好伸手任他作为。学子们始终十分配合,伴着这清脆手板声,又是一声惊呼。浪哥儿手上瞬间红肿大片,不过还是咬牙忍住了。小乙心头好笑,浪哥儿若是用力,把那金牙给挤掉下来,可是不好办了!

白青童陆早缩到了小乙身后,夫子喝道,

“你们两个,快些点!”

小乙道,

“女子经不住打,夫子,我替她挨打,你说好不好!”

众师生皆是摇头不止,像是在提醒小乙,那夫子冷笑一声,

“你先伸手出来!”

小乙乖乖伸手出去,在那红肿之处,又挨了一下,手上只剩下火辣辣的疼。

夫子淡淡一笑,却是渗人得很,

“好了,该你俩了!”

小乙道,

“夫子,我替她打了,只打一人便好了!你刚不是答应我的么?”

夫子轻笑一声,回他道,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你自己愿意再受一下,与我何关!”

小乙吃了个闷亏,童陆在他身上掐了一下,轻声道,

“你竟然不帮我挡一下!”

小乙正要回他,夫子却道,

“还敢交头接耳,快些点,否则一人多加一下!”

小乙哪敢再说什么,白青咬着嘴唇,慢慢伸出手去,小乙看她那手晃动不止,也很是心疼。夫子身后众师生之前也是提醒过的,只是自己没有理会罢了。夫子这一下,倒是手下留了情,兴许也是小乙为她挡了一下,于是只用了八成力道,可即便如此,白青也是疼得落下泪来。

终于轮到童陆,他不住吸气,脸上扭曲起来,慢慢伸手过去。夫子戒尺一落,他想要耍小聪明收回手去,可那戒尺来的太快,竟是全打到了手指之上!手指之上没多少肉,可更是要了他的命,他大声嚎叫起来。那手指青了一道,小乙看了,不知为何,心里却是一阵暗喜!

夫子挨个打完,这才把戒尺收回,又如这前那般,轻拍到自己另一手中,道,

“这是对你们不经允许,私自进入书院的惩罚!”

小乙道,

“多谢夫子手下留情!”

夫子道,

“哼哼,你们聚众争斗,大肆喧哗,影响我学子读书。还说什么有仇人追杀,有流血殒命之忧,这等谎话骗下三岁小孩尚可,竟然拿来与我说道!可恶,真是可恶!种种行为加在一处,你觉得我能轻易饶了你们?!”

小乙慌道,

“夫子,我们没有骗人,确实有人追杀我们,你可得帮帮我们才是啊!”

夫子正要说话,一个黑影从墙上跃下,正好落在小乙和夫子中间的位置。小乙张大了嘴,指着那人道,

“夫子,我绝不骗你,追杀我们的,就是这位了!”

这人便是宁大人,小乙这般说法,他也不回话,伸手便要来拿小乙。夫子暴喝一声,当场众人也都被吓了一跳,

“竟然在此放肆,还有没有王法?!”

宁大人稍稍回头,道,

“这是我与他们之间的事,还请不要插手!”

夫子喝道,

“书院之外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去管。但是在这书院之中,那就得我说了算!”

这话说得厉害,也毫无争辩的余地。

小乙赶忙道,

“对啊对啊,夫子,你看我们多懂事,自己做错了事,那就认错挨打。他可倒好,还这般厉害,夫子,你可不能轻饶了他!”

夫子道,

“转过身来!”

宁大人哪会理他,只是略微回头致意,道,

“夫子,还请不要插手!”

夫子冷笑一声,

“还是个硬骨头?我好话可不说三遍!转过身来!”

宁大人背对着他,道,

“我拿了人,马上就走!”

夫子怒道,

“敢在书院放肆,好大的胆子!”

宁大人也没好脾气,回他道,

“我也不说三遍,我拿了人便走!”

夫子暴怒起来,把那戒尺拍得啪啪直响,

“还敢还嘴,真是无法无天了你!”

宁大人也怒了,半转身过去,喝道,

“快给我滚开……”

然后听得一声巨响,宁大人嘴上被那戒尺击中,嘴唇一下隆起,红润至极,眼看着就要流下血来。

众人一见,也都捂住了嘴,看着都觉疼啊!小乙奇怪,这宁大人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如何连夫子这一招也躲不过!夫子喝道,

“再犟还打!”

宁大人可不会屈服,双手攥成拳头,便要回身与夫子计较,口中还在说话,

“找打!”

可夫子却是丝毫不惧,挺身而前,倒让宁大人有些畏缩了!他一犹豫,夫子的戒尺又来,再次击中宁大人的嘴巴!这一下与之前那记换了个朝向,在宁大人的嘴上打出了一个十字。宁大人嘴上肿成了一片,之前还未流血,此时已被打破,血流不止,更是吓人!众师生惊呼起来,更是心疼宁大人。小乙几人缩到一处,看了宁大人受夫子教训,心头不知怎的,竟然有种舒爽的感觉!

宁大人竟是张不开嘴了,只是呜呜低嚎,他抬手欲打,可那拳头刚抬到半空,又被戒尺击中,手背之上迅速肿了起来,另一只拳头也没能躲过,连中两下,被打得一点还手之力也无!

小乙心惊不已,没想这夫子也是个高手。打宁大人这几下,可不像是打自己的那几下,应该是用上了全力,宁大人受此大辱,暴怒起来,竟是忘记了自己要来干嘛!他飞起一脚,正正朝夫子身上踢去,夫子戒尺再次发威,听得一声巨响,夫子仍旧站在原地,宁大人却是扑到了地上。再看他身边,那戒尺落到地上,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